2捏脸师月入4.5万背后:元宇宙热催生职业需求,简单作品两小时可完成

来源:时代周报(ID:timeweekly) 作者:齐鑫

随着互联网行业发展,越来越多新兴职业如雨后春笋。

Yusei(昵称)是一名大二学生,但她还有一项“副业”——捏脸师。

所谓捏脸师,是指虚拟形象创作者,他们通过出售自己创作的虚拟形象获得一定收益。靠“捏脸”,Yusei赚到了自己上学期间的零花钱。

此前,“上海捏脸师月入4.5万”的新闻曾引发讨论。随着互联网行业发展,尤其是元宇宙概念升温,当下各式各样的新需求不断涌现,越来越多年轻人投身新职业,捏脸师就是基于此诞生的新兴事物。

“其实捏脸师这个职业的诞生很正常,因为这是元宇宙发展的一个必然结果。元宇宙千人千面,每个人都需要有自己的形象。”9月27日,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捏脸师这一类新职业的出现,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也是整个互联网进入元宇宙时代后的一个必然体现。

捏脸师是什么?

Yusei成为捏脸师颇为偶然。闲暇时,她无意中在小红书上刷到其他捏脸师的作品,觉得好看便尝试解捏脸师工作,并产生兴趣,由此干起了捏脸师的工作。

“我觉得这行比较小众,接触的人不是很多,但是看着一张一张被捏出来(的作品),让别人满意,我觉得很开心。”Yusei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平时,Yusei会将自己的作品发布在小红书,喜欢她的作品且有需求的顾客可以通过小红书和Yusei联系,她会根据顾客发来的描述设计出头像。“如果哪里不太满意的话,我会修改一下。”

Yusei告诉记者,自己不售卖成品,都是根据顾客需要“私人订制”,简单的一个小时内便可完成,复杂的需要几个小时。平常自己还要上课,因此并没有花费特别多的时间接单。

田佳明(化名)与Yusei不同,虽然同为捏脸师,但他只售卖成品。一个简单的作品2小时左右就能完成,复杂的作品则大约需要2天。

“我不做定制,我只做我想做的,做好了放上去,有人买就卖。”田佳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觉得捏脸师的第一任务是艺术创作,随性而为,第二才是赚钱。”

田佳明认为,不能为了赚钱给客户定制,去捏自己不想捏的形象,在捏脸的同时,他始终保持着自己的目标追求。

和Yusei相同的是,田佳明成为捏脸师也是一个偶然。2021年,田佳明偶然接触到一款名为《永劫无间》的游戏,由此发现了“捏脸”的商机。他开设了一家名为“格子捏脸”的淘宝店,挂出自己的作品,价格多为19.9元或25元。

凭借“捏脸”,田佳明的月收入能达到6000元左右。

在不少外行人眼中,“捏脸师”是一项技术要求较高的工作,但Yusei和田佳明都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行门槛并不高。

“我觉得大部分人应该都可以。”Yusei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做捏脸师和美术功底没有太大关系,审美才是最重要的。

“(做捏脸师)没难度,不需要美术功底,对技术也没要求,谁都可以捏脸,只要有人喜欢就行。”田佳明告诉记者,对于“捏脸师”而言,审美和灵感是关键。

“你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胃口,你只需要对得住自己,自己觉得合适。时间久了,自然会吸引和你审美一样的人。”田佳明说道。

互联网催生新职业

捏脸师新职业的出现,反映出互联网环境下的市场新需求。

去年6月,用户多为“Z世代”群体的社交平台Soul上线了“个性商城”板块,多名捏脸师入驻并上传了自己的作品,受到不少喜欢个性头像的用户的支持。

据报道,Soul产品负责人车斌表示,上线个性商城将有效连接双方的诉求。一方面,用户可以在平台获得更丰富、更个性化的头像商品;另一方面,捏脸师可将作品上传个性商城,用数字化工具在“社交元宇宙”中创造价值。

年轻人有着更强的“捏脸”需求,需要通过虚拟形象实现不同情感需要。田佳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购买自己作品的顾客多为喜欢求新求异的90后、00后。Yusei发现自己的顾客大多喜欢哈利波特,寻求捏脸服务多用于“HP自设”。

“HP自设”是指假设自己是哈利波特世界里的人物,为自己设定一系列人物特点。而捏脸师所创造出的形象能让设定更为具体。

“其实捏脸师的走红也代表了整个市场现在开始进入一个更虚拟化,每个人都需要更多元、自由、个性化、虚拟形象的情况。”江瀚表示。

作为新兴职业,捏脸师存在的时间还不长,尽管有从业者从中赚取了丰厚报酬,但这种情况并不普遍。

田佳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游戏刚推出时热度高,能赚钱。随着游戏进入平缓期甚至走向下坡期,有捏脸需求的顾客数量也会随之减少。

除《永劫无间》,目前田佳明没有发现其他适合做捏脸的游戏,因此他的全职捏脸师职业维持了半年左右就因为收入减少不得不终止。现在,他在郑州一家企业从事平面设计类工作。

谈及捏脸师一行的发展,田佳明表示作为新兴职业,当前行业内存在复制抄袭作品、同行随意降价、市场无序竞争等问题。

尽管入行时间不长,Yusei对上述乱象也有所耳闻。

“这个行业如果不能对版权进行严格保护,对侵权者进行有力制裁,那么这个行业注定像快餐一样。”田佳明认为。

“其实任何一个新职业,甚至于一个新事物出现,必然会经历一个混乱的时代,这个时代是产业各方试错的过程,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和不断的试错,市场就会进入逐渐规范的状态,包括监管的策略,也是如此。”江瀚认为,这种由乱到治的过程是每个产业发展的必然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