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昨天,欧洲近10年最大的IPO诞生了

来源:东四十条资本(ID:DsstCapital) 作者:喜乐

豪车被拆分独立上市,同属一个朋友圈的法拉利打了一个好样。

关于保时捷的标签有很多:买不起系列的豪车、跨经济周期的产品、每卖出的3辆中就有一辆是中国人买的、大众的利润奶牛……

时至今日——2022年9月29日,这家成立于1931年的豪车品牌正式在德国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上市,保时捷股票发行价为82.5欧元/股,开盘报84欧元/股,市值为750亿欧元(约合720亿美元),成为欧洲自2011年来最大的一笔IPO,也是德国史上第二大IPO和欧洲史上第三大IPO。

此次IPO出售了保时捷总股本12.5%的股份,保时捷股份被分为50%的普通股和50%的无投票权优先股,投资者认购25%的优先股。

在这次IPO中,作为大众集团主要股东的保时捷-皮耶希家族,再购买保时捷12.5%的含投票权股份,价格较大众向公众发行的股票价格高出7.5%。大众也通过这次IPO筹集到了94亿欧元的收益。

豪车的朋友圈:前方队友法拉利7年前就IPO了

豪车被拆分独立上市,同属一个朋友圈的法拉利打了一个好样。

自2015年首次公开募股,法拉利的股票就没怎么下过高速,从52欧元的发行价到今天截至发稿前的193欧元,翻了近4倍。

法拉利的模板也被套用到了保时捷身上。国外有个投资顾问Patrick Kronemam在《寻找阿尔法》(Seeking Alpha)一书中这么评价保时捷IPO:大众汽车可以通过保时捷IPO释放法拉利类似的价值,“阿涅利家族清楚地表明了如何从其汽车集团中释放价值的方法。大众汽车现在正追随这些脚步,并将把一个传奇品牌的跑车带到证券交易所。”

他还说:“保时捷公司的利润率较低,可能不像法拉利那样难以捉摸,但每年生产的汽车要多得多。有了这些,就有钱了。”

虽然保时捷的营业利润率没有法拉利的高,前者在17%-18%之间,后者是24%,但毕竟保时捷的出产量多过了法拉利。根据公开资料,法拉利2021年一共交付了1.1万辆车,营收为42.7亿欧元,利润8.33亿欧元,整体规模还是要比保时捷更小一些。

因此可以想象,如果这次保时捷IPO进展顺利的话,大众旗下其它的产品(比如奥迪、宾利、布加迪和兰博基尼)离上市还远吗?

每三辆保时捷,有一辆卖给中国

熟悉保时捷的朋友对这样一个数据应该不陌生:每三辆保时捷中有一辆是卖到中国地区的,而在2021年,中国市场连续第7年蝉联保时捷全球最大单一市场。

2021年,保时捷中国市场的交付量近96000台;美国市场的交付量超过70000台;欧洲市场的新车交付量近29000台。

保时捷CEO奥博穆(Oliver Blume)是这么说的,“中国对保时捷而言,意义重大。”

根据招股书,2022年上半年,中国市场销售收入为56.4亿欧元,在总销售收入中占比高达31.47%,超过了北美地区的49.68亿欧元和整个欧洲的54.92亿欧元。

在长达820页的招股书保时捷对这样的现象进行了解释:中国的增长主要受越来越多的高净值人群推动的,包括越来越多的女性以及千禧一代(1980年-1995年出生的人)。

不止如此,招股书中还进一步表示,女性在高净值人士中所占比例越来越大,预计这一比例将继续增长。在接下来的两代人中,所有财富阶层的女性预计将继承70%的全球财富。

有意思的事,根据凯捷最新数据,到2030年女性很可能管理三分之二的家庭财富。例如在中国,截至2022年,该集团女性客户的比例为50%,比2017年的47%增加了3个百分点。

女性日益增长的经济实力使她们在个人奢侈品市场上成为越来越有吸引力的人群。因此保时捷预计,鉴于客户群的扩大和家庭收入的相应增加,女性在个人奢侈品市场的参与度将增加需求。

我大胆地理解了一下,在中国那批爱买保时捷的人中,有很大一股中坚力量来自于女性。

保时捷——一款能够跨越经济周期的单品

对于保时捷能不受经济周期影响,我并不意外。

在招股书中有这样一个数据,2021年保时捷的销量仅有大众集团总销量的3%,但它依然为大众贡献了近30%的利润——利润奶牛,不是说笑的。保时捷也因此被大众集团视为最优质的资产之一。

这几年大环境艰难众人皆知,但保时捷的销售并没受到大环境的恶劣影响,甚至大环境越恶劣,买它车的人就越多。

根据招股书,2019年至2021年,保时捷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85.15亿欧元、286.95亿欧元、331.38亿欧元;经营利润分别为38.62亿欧元、41.77亿欧元、53.14亿欧元;销售利润率分别为15.4%、14.6%、16%。

保时捷2021财年营业收入331亿欧元,较2020财年同比增长15%。销售利润较上一财年增加了11亿欧元,达到53亿欧元,增幅为27%。保时捷在2021财年创下了16.0%的销售回报率(上一财年为14.6%)。

到了2022年上半年,保时捷没有减速,实现销售收入179.22亿欧元,同比增8%;经营利润34.8亿欧元,同比增24.64%;销售利润率为19.4%,远远高于去年。

招股书数据显示,2021年,保时捷向全球客户交付了301915台新车。其中,中型SUV Macan是保时捷最畅销车型,官方售价55.4万元起,Macan GTS的价格为84.8万元起,该款车型去年的全球销量达到88362台,同比增长13%。

Third Bridge高临咨询的海外分析师就认为,“豪车厂商几乎可以什么都不做,就能持续完成销售,这就是为什么像玛莎拉蒂这样的公司最终仍然可以生存下来的原因,因为一直会有足够多的富人想买,并且这个数字还在持续上升。”

也无怪乎大众这几年一直在为保时捷IPO做铺垫。

不过对于这次IPO,有不少业内从业者认为大众是希望能通过保时捷上市筹集更多的资金,为它转型电动汽车铺路。虽然保时捷已经是大众的利润奶牛,但大众还需要为全新的车型线及其软件和至少六家新电池厂提供资金。据外媒报道,大众集团已承诺在无排放车型上投入520亿欧元(589.8亿美元)。

而这次保时捷IPO交易里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细节是,只有一半的销售收入(约100亿欧元)留在了大众集团,用于投资它的未来。另一半则是分配给股东,其中53%分配给保时捷股份有限公司。因此,保时捷Piech家族获得了保时捷股份公司的额外所有权和控制权,而这只需它最初投入的资本的一半。

大众对电动汽车的野心昭然若揭,大众曾公开宣布过保时捷到2030年将使其80%的汽车实现电动化。而对于这一野心,很多金融大师至少是买单的。

爱马仕联合会(Federated Hermes)欧洲股票投资组合经理Chi Chan就告诉路透社,“肯定有很多人想投资一家纯电动汽车公司,这家公司不是初创企业,也不是像特斯拉那样估值过高的电动汽车。”

目前看来,似乎在保时捷被独立上市这一案上,市场买单的情绪颇为高涨,甚至有金融分析师行为独角兽品牌的保时捷同法拉利一样,也有“X因素”。

SquareFinancial的执行主席兼创始人菲利普·加纳姆(Phillippe Ghanem)就指出,法拉利在其历史上大部分时间都是一家私人公司,当它推出了许多对该品牌充满热情的产品时,证明了它的成功,因为“他们80/90年代的标志性汽车具有巨大的价值。人们想要投资,并接触到坚实的资产,而这一份额也会被视为一种资产。这些股份将被视为资产,人们会自夸‘他们拥有一些保时捷’。”

Ghanem的话有些拗口,其实说白了很简单:买不起一辆保时捷,我还买不起一张它的股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