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杭州第一个新造车IPO,市值400亿

来源:天天IPO(ID:pedailyIPO) 作者:刘博 纪桂子

当年国产手机残酷厮杀的一幕,即将也在新能源汽车上重演。

杭州第一个造车IPO诞生了。

投资界-天天IPO获悉,今日(9月28日),浙江零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零跑汽车”)在港交所上市,成为第四家IPO的造车新势力。零跑汽车此次IPO发行价为48港元/股,开盘破发14.58%,最新市值400亿港元。

零跑汽车的背后是一位60后连续创业者——朱江明。出生在浙江义乌,朱江明1990年毕业于浙大电子工程专业。早年,他曾创办了一家安防上市公司——大华股份,至今市值500亿。2015年,已实现财富自由的朱江明偶然一次在西班牙旅游,发现街边有许多雷诺电动车,他隐隐感觉到新能源汽车风口要来。随后,48岁的朱江明决心投身造车,零跑汽车应运而生,总部坐落于杭州滨江高新开发区。

国产造车江湖依然热闹。不止零跑汽车,哪吒汽车、高合汽车、威马汽车等第二批造车新势力也在开足马力奔赴IPO。还有小米雷军、百度李彦宏、小牛创始人李一男、石头科技昌敬、甚至滴滴程维也在埋头造车。当年国产手机残酷厮杀的一幕,即将也在新能源汽车上演。

01 55岁浙大校友造车人生第二个IPO,市值超400亿

零跑汽车,是朱江明人生第二次创业。

1967年出生于浙江义乌的朱江明,从小对拆装零部件感兴趣,后来成功考入了浙江大学电子工程专业。1990年7月毕业后,他被分配到浙江省电子工业学校一家校办企业,从事通信设备电源产品开发设计工作。

一次偶然的机会,朱江明结识了日后的创业搭档傅利泉。两人一拍即合,决定辞职创业,拿着仅有的5000元,在1993年创办了大华股份的前身——杭州大华电子设备厂,主营通讯调度产品。后来,公司拓展远程图像监控业务,转型安防市场。2008年5月,大华股份成功登陆深交所,朱江明收获人生第一家上市公司,最新市值400亿元。

实现财富自由后,朱江明为何还要辛苦造车?那是2015年的时候,朱江明去到西班牙旅游,发现街边有许多雷诺电动车,他真切感受到新能源汽车的风口,判断中国将拥有更广阔的市场。

于是,48岁的朱江明萌发了造车的念头。2015年12月,浙江零跑科技在杭州成立。回忆创业的初衷,朱江明曾表示,就像火车历经蒸汽机、内燃机,再到现在的电动机车时代,汽车从环保、舒适、智能这些需求出发,也必然会过渡到智能电动汽车时代。

然而很快,朱江明遇到了挑战。在没有接触造车之前,朱江明以为跟安防行业一样,把产品送到相关部门做个检测,合格了就能卖。他没想到的是,没有生产资质,连工厂都不能建。随着造车进度的深入,他才发现这是一个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型的行业,“当时要知道会这么烧钱,再多一些理性分析,可能就没有勇气迈出这一步了。”

但朱江明与团队坚持了下来。零跑从智能轿跑切入,于2019年7月正式交付了S01,这是基于自研的S平台打造的首款量产车型。朱江明曾对外透露,对于首款量产车的选择,零跑团队曾讨论了两天两夜,最终在本田S660的启发下,决定先发布轿跑车型。

随后,零跑在2020年开始交付智能纯电动微型车T03;2021年7月,零跑经过股权重组、自建厂房后,宣布金华AI工厂获得整车生产资质。与此同时,朱江明对外发布了零跑汽车2.0战略——即到2025年,实现年销量80万辆。

去年年底,朱江明在内部信中表示,“即将到来的2022年,零跑是时候主动冲出来加入争冠组了。”今日,零跑汽车终于最终成功登陆港股,最新市值400亿元,成为国内第四家实现IPO的造车新势力。

回顾这次创业,朱江明曾说过:“汽车应该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创业,希望零跑能成为汽车行业一家头部企业。”

02 三年卖10万辆车,爆款售价6万元起去年进账30亿

零跑究竟靠什么撑起一个IPO?

我们可以从招股书略窥一二——弗若斯特沙利文资料显示,零跑是中国目前唯一一家具有全域自主研发能力的新兴电动汽车公司,实现了智能电动汽车所有核心系统和电子部件的自主研发设计与生产制造。

过去三年多时间,零跑汽车已推出四款车型,并计划未来以每年一到三款车型的速度,于2025年底前推出八款新车型,涵盖各种尺寸的轿车、SUV及MPV。

在交付成绩方面,零跑正迎头赶上。从2019年发布首款车型开始,截至今年上半年,零跑三年半时间已累计交付104829辆车,迈过了十万大关。其中,零跑在去年第三季度,实现季度交付量首次突破1万辆;去年全年的交付量则为43748辆,包括634辆S01、39149辆T03以及3964辆C11。

很明显,从数据中可以发现,零跑依然是靠着零跑T03打天下。这是一款补贴后售价在6.49万元至8.49万元的电动微型车,尽管零跑将其定位为高端智能小车,但却被网友调侃为“老头乐”。也正是由于畅销车型单价低,造成零跑的单车利润并不高。

为此,主攻20万元市场区间的零跑C11也在持续发力。这款号称“半价Model Y”的纯电动SUV,截至2021年12月底已收到超过两万份订单。但因为C11正处于交付爬坡阶段,目前月交付为5至6千台,占比在50%左右。

但亏损仍是零跑汽车最不容忽视的问题,甚至是卖一辆亏一辆。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2021年、2022年Q1零跑汽车分别实现营收1.17亿元、6.31亿元、31.32亿元、19.92亿元,净亏损分别为9.01亿元、11亿元、28.46亿元、10.42亿元,经调整亏损分别为8.1亿元、9.35亿元、26.29亿元、9.69亿元,合计53.43亿元。

这意味着,零跑每卖出一辆车就净亏损约7万元。与“蔚小理”对比,今年上半年,小鹏卖一辆车亏损6.4万元,理想卖一辆车亏损1.1万元,蔚来卖一辆车亏损9万元。当然,随着交付规模的扩大,零跑的单车亏损也在不断下降。例如在2022年一季度,平均每卖出一辆车的亏损已降至4.8万元。

与此同时,零跑还在亏本销售。招股书披露,2019年、2020年、2021年以及2022年Q1,零跑的毛利率全部为负,分别为-95.7%、-50.6%、-44.3%、-26.6%。相比较下,“蔚小理”三家的毛利率均在2019年由负转正。

而零跑研发投入较少,也引来了外界一些质疑。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2年Q1,研发支出分别是3.58亿元、2.89亿元、7.4亿元、2.43亿元,合计16.3亿元。仅拿理想汽车而言,其去年全年研发费用为32.9亿元,且是“蔚小理”中最少的一家。

对此,朱江明曾回应称,2019年至2021年公司花费14亿元研发出三款汽车,这是在高效规划下的合理费用区间。但显然,想要摆脱低端市场标签的零跑,为了布局高端、补全短板,仍需在研发方面下更大的力气。

03 融资8轮,VC/PE云集杭州国资一举重注30亿

一路走来,零跑背后集结了一支庞大的投资方阵容。

据投资界不完全统计,自成立至今,零跑已至少完成8轮融资,总额累计超过100亿元,其中不乏红杉中国、上海电气、兴证投资、中国中车、国投创益、浙大九智、歌斐资产、国信证券、合肥轩一、中金资本、杭州国资、中信建投资本等知名VC/PE的身影。

众所周知,零跑的初创团队从大华走出,但不只是技术支持,大华在零跑创立之初便一口气投了4亿元,并在后续多轮融资中持续加码。此外,大华的人工智能研究院、大数据以及云计算的研究院、芯片研究院都给予了零跑不断的支持。朱江明曾说过,零跑继承了很多大华的基因,既有吃苦耐劳、求真务实的精神,同时还传承了大华注重技术创新、注重节奏和速度的IT企业文化。

2018年1月,零跑正式完成Pre-A轮融资,由红杉中国领投,后者也成为零跑当时除原始股东以外唯一的投资方。截止目前,红杉中国连续加持了零跑的Pre-A和A轮融资。

朱江明彼时坦言,自己是工程师出身,更希望零跑注重技术上的创新。“在对外融资方面,零跑一直都非常的谨慎,希望我们所融进的,不仅仅是外界的资本,还有外界成功企业家们的智慧。”

随后在2021年1月,零跑完成了43亿元B轮融资,且是超募逾10亿元。本轮融资的投资方包括国投创益、浙大九智、涌铧资本等。其中大华股份董事长傅利泉、朱江明本人也继续增持。此外,被誉为“国内最牛风投”的合肥市政府也抛出了橄榄枝,参与投资了2亿元。

仅仅7个月后,零跑又完成一笔重磅融资——融资金额达45亿元,由中金资本领投,中信建投和中信戴卡等携手入股。值得一提的是,这笔融资还出现了杭州国资的身影。零跑官方透露,此次杭州国资投资金额为30亿元,旨在通过资金支持推动零跑快速发展,加速零跑向国内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进发,实现共赢发展,强化杭州作为数字经济第一城的优势。显然,杭州对于生长于当地的零跑寄予了厚望。

朱江明此前曾豪言,蔚来、小鹏、理想上市之后的表现,让很多投资人觉得在新能源汽车上的投资机会不错。“零跑很可能是他们(资本方)最后的一张门票。”如今,朱江明正将自己的这句豪言付诸于行动。

04 一边中国新造车,一边欧洲保时捷一场攸关未来的竞赛

零跑汽车IPO背后,中国造车江湖依然热闹。如今二线造车新势力集体冲刺IPO,造车新玩家纷纷争抢最后入场券。

比如去年被推到聚光灯下的哪吒汽车。公司成立于2014年10月,创始人为方运舟,他曾担任清华大学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中心副主任、奇瑞新能源项目主持人。

虽然哪吒汽车成立时间比“蔚小理”还稍早,但此前更像是一个被忽视的存在,直至销量摆在眼前,开始成为了资本竞相追逐的对象。

2021年全年,哪吒汽车累计交付量在新造车新势力中排第四,增速同比达 362%。今年势头依旧,销量甚至跻身造车新势力前三。比如今年1月,交付量破万台,这是哪吒汽车连续3个月交付量破万,在造车新势力中排名第三。

哪吒汽车去年完成了D+轮和D轮融资,出现了宁德时代、360等产业资本的身影。今年2月,哪吒汽车已完成超20亿元的D++轮融资,投资机构为中车基金和深创投,该轮融资结束后,估值约250亿元。

消息显示,哪吒汽车计划今年内启动赴港IPO。不久前,哪吒汽车已启动目标估值约450亿元人民币即70亿美元的Pre-IPO轮融资。

同样正在奔赴IPO的还有电动汽车制造商华人运通,即高合汽车。高合汽车算是后来居上,在豪华电动车细分市场中脱颖而出。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曾担任上海通用汽车总经理、上海市浦东新区副区长以及乐视汽车联合创始人,公司成立于2017年,旗下有高端SUV高合HiPhi。目前高合HiPhi X共有6款车型在售,售价区间为57.00—80.00万。

2021年全年,高合汽车累计销量4237辆。中汽中心数据资源中心零售数据显示,高合汽车在50万元以上豪华品牌电动车细分市场中销量位居高位。如2022年一月,高合HiPhi X 车型共售出550台,排名第一,高于奔驰汽车、红旗汽车。

此前丁磊曾高调表示不融资,“华人运通有来自美国的原始资本,还有政府投资,暂时没有启动社会私募的计划,也不会有A、B、C、D数轮的投资。”但消息流出,传高合汽车考虑最快于年内在香港上市,募集约3~5亿美元,正就IPO事宜与瑞银和摩根士丹利合作。

还有正处于风口浪尖的威马汽车。2020年9月,威马汽车完成百亿元D轮融资,且曾申报科创板,甚至曾有望成为科创板造车新势力第一股,但后来意外搁浅。去年10月,威马又获得超3亿美元的D1轮融资,很快再获1.52亿美元D2轮融资。威马汽车成立于2016年,时间几乎也和“蔚小理”同步,累计已完成11轮融资,融资总金额超350亿元。

广汽埃安IPO也在路上。今年8月底,广汽埃安增资项目在广州联合产权交易所正式挂牌。广汽埃安投前估值近850亿元,投后估值预计达千亿元,这将是IPO前的最后一次融资。

东风岚图也不甘落后。9月,岚图汽车已开启增资,这是自2020年岚图汽车成立以来首次进行的外部股权融资。据悉,东风集团已讨论岚图独立上市的可能性,已进行相关部门专门对接。

中国新能源车企集体IPO,这是在全球其他地方看不到的景象。

另一边,全球豪车品牌保时捷IPO此时正在轰轰烈烈进行。零跑上市前夕,保时捷的IPO价格终于敲定,母公司大众汽车将其上市价格定为每股82.5欧元,估值达到750亿欧元(约合5200亿人民币)。根据流程,保时捷将于当地时间9月29日正式登陆德国法兰克福证券交易所,将是过去10年来欧洲最大IPO。

成立于1931年,保时捷已经走过了90年风雨历程,如今中国已经成为其最大的单一市场。诞生于传统汽车工业时代,保时捷见证了欧美燃油汽车的崛起路径。

如果说在燃油车时代,起步晚的国产品牌迟迟难以走上国际舞台。那么在电气化时代,国产自主品牌弯道超车的机会来了。

曾经面对来势汹汹的特斯拉,蔚来、理想、小鹏可谓是“三英战吕布”。如今随着又一波新势力的快速崛起,依然是一幅群雄逐鹿的画面。除了这一群二线造车新势力外,新玩家也正在争夺最后的入场券——小米雷军、百度李彦宏、小牛创始人李一男、石头科技昌敬、甚至滴滴程维都在埋头造车。

为什么中国企业疯狂造车?投资圈有一个普遍的观点:智能电动汽车将会是未来非常重要的终端,如同手机一样。所以,我们才看到了当年国产手机残酷厮杀的一幕,即将在新能源汽车上重演。

造车不止于车,这是一场攸关未来的竞赛。回望人类历史中,从柴火到煤炭,从煤炭再到油气,人类社会每次巨大的进步,都是伴随着能源革命而来。如果要告别石油时代,削弱石油霸权,势必要发展新能源,而新能源汽车无疑最大的应用场景。

说到底,新能源汽车背后是一场时代之战,可能远远超出了汽车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