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五大行齐“踩雷”,宝能被63家金融机构追债700亿

来源:市值观察(ID:shizhiguancha) 作者:市值观察

“君以此兴,必以此亡。”《左传》中的这八字箴言,放在当今的宝能系和姚振华身上,似乎再合适不过。

他曾以气吞山河的气势创造资本“神话”,积累上千亿身家,铸造庞大产业帝国。而如今,却因资本无序扩张,最终酿下苦果,宝能帝国已然开始分崩离析。

最新的一份诉讼资料暴露出,宝能系所处的困境,可能要比市场预想的还要触目惊心。他费尽心机三十载搭建的宝能产业王国,已沦落至四面楚歌风声鹤唳的境地。

01 超700亿诉讼金额压顶

企业风光无量时,资本助其直上青云;而在产业下行周期时,一着不慎,金融债务就会化身为“催命符”。

姚振华执掌的宝能系,终究要为过多年的大肆多元扩张而买单。据深蓝财经的统计,截至2022年一季度,至少有63家金融机构起诉宝能,仅涉案本金就高达723.22亿元。

这批“踩雷”的原告几乎涵盖了所有金融机构的类型,包括国家政策性银行、五大国有银行、四大AMC,乃至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还有信托、融资租赁、商业保理、私募公司等,覆盖面之广触目惊心。

梳理发现,涉案本金最高的金融机构为中航信托,高达94.59亿元,平安银行深圳分行、民生信托分别牵涉89.77亿元和86.76亿元,位居第二和第三位。

被告方面,更是囊括了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宝能控股(中国)有限公司、宝能地产股份有限公司、宝能物流集团有限公司、宝能百货零售有限公司、宝能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观致汽车有限公司、深圳市钜盛华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华利通投资有限公司、中山润田投资有限公司等宝能系核心经营主体和融资平台,宝能系旗下地产、汽车、物流、零售、上市公司等板块均牵涉其中。

宝能系产业板块正濒临全面崩塌、全线溃败的窘境。中炬高新信息披露显示,宝能集团截至2021年12月末,有息负债合计为1918亿元(包含银行贷款、信托贷款、理财产品及发行的公司债券),对外担保余额308亿;截至2022年3月24日,姚振华涉及的案件达17条,需承担连带责任的债务金额总计218.33亿元。

大厦将倾,狂澜既倒,狂人姚振华终究要吞下资本恶果。

02 满目疮痍,持续失血

债务压顶,节流无望;产业失血,开源亦是难上加难。

钜盛华是姚振华仰仗的“钱袋子”,是整个宝能系融资扩张的基点,更是宝能帝国的基石支柱。

通过钜盛华,姚老板涉足三家上市公司——南玻A、中炬高新、韶能股份。

▲数据来源:钜盛华2021年度报告

可如今,这个“钱袋子”破了个底掉。2021年,钜盛华暴亏115.23亿元,较2020年盈利81.37亿元,减少了196.6亿元,同比下滑241.61%。

更令外界关注的债务问题,已是满目疮痍。至2021年末,钜盛华有息负债822.91亿元,其中有360.44亿元要在今年内到期。而该公司对外担保总额更是达到惊人的572.89亿元。但截至7月29日,钜盛华已爆出无法履行担保责任的情况。

相比金融,地产则是姚振华的起家之根,但这个根基已经开始腐烂,沦为变卖还债的“救命草”。

比如,深圳宝能总部中心,目前处于整体转让状态;广州宝能金融中心,恐已卖给广州黄埔区某国资企业;深圳宝能城的484套一手房更是被法院强拍。

各地的宝能地产项目也不容乐观,贵阳、哈尔滨、郑州、南京、无锡、沈阳等地许多项目被迫停工,拖欠工资、工程款的消息不断。

两年前的4月20日凌晨0时30分,宝能顶着被上海申鑫足球俱乐部老板徐国良公开举报的压力,用7吨多炸药爆破拆除从徐国良手上接盘的上海知名烂尾楼百联中环,风光一时。尘埃落定后,该项目目前仍未开工,恐难逃再度烂尾厄运。

汽车是宝能转型之匙,也是持续融资的秘诀,只不过这把钥匙已经开始生锈,无力解开宝能这道债务难题。

姚振华对汽车产业寄予厚望,宝能曾以66.3亿元拿下了观致汽车控股权。2017年,姚振华曾放出豪言,未来五年,每年投入100亿元用于观致汽车研发新车。用10-15年,将宝能汽车打造成媲美BBA的全球汽车集团。

然而5年之后,宝能汽车梦碎。砸下的百亿元,名为造车,实则更像是搜刮地皮和驱动融资。时至今日,宝能汽车销量惨不忍睹。

▲数据来源:太平洋汽车网

今年前七月,观致销量只有可怜的218台。对解救宝能之危,毫无益处。姚振华的汽车梦最终化为泡影。

几大支柱产业相继溃败,或沦为行业笑柄,或成为反面教材。使劲折腾,最终一地鸡毛。宝能各大产业不仅无法创造利润,更在持续失血,可以说,宝能翻身几乎无望。

03 高光不复,余晖难在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他曾是令外界震惊的商业大佬,奇袭万科,举牌格力,血洗南玻A,招揽中炬高新,姚振华曾让整个中国资本市场为之侧目。

他主导“万宝之争”,并因此载入中国资本市场史册。投资万科,他创造了4年收益400亿的资本“神话”。但最终遭到监管重罚,被叫做“野蛮人”、“破坏实业的罪人”。

风光鼎盛之时,姚振华位列胡润中国富豪榜第4位,身家达1150亿;如日中的天宝能,旋即开始疯狂的多元化扩张之旅。

而如今,宝能陷入危急存亡之秋,债务违约、股权冻结,甚至姚振华个人也被列为被执行人。宝能系的资本拼图开始失控。

当前,宝能通过钜盛华、华利通持有的中炬高新、韶能股份、南玻A的股份绝大部分被质押,待强制执行,市值超过70亿元。

此外,宝能系造血功能迅速湮灭,欠薪额度惊人。据一份流出的宝能集团欠薪表显示,2021年7月至2022年4月,宝能各事业部拖欠薪水及社保公积金等共计高达13.36亿元。

正所谓,“月满则亏,水满则溢”,荣辱自古周而复始。宝能也曾鲜花着锦,烈火烹油,而如今萦绕宝能的多是失败、内斗、风波等字眼。

成于资本运作,败于资本扩张,姚振华虎兔相逢大梦归,光环尽失,惨淡窘迫。宝能最终也将无奈走向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