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贾跃亭又给投资人“画饼”了

来源:连线出行(ID:lianxianchuxing) 作者:周雄飞  编辑:子夜

继完成上市后,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FF”)又有了新消息。

9月19日,FF在美国洛杉矶总部和中国北京联合举办了名为“919未来主义日”的年度活动,在活动上FF全球CEO毕福康简单介绍了目前的一些进展,同时还透露了FF 91 Futurist交付计划

相比之下,FF中国高管团队首次的亮相,成了活动的最大亮点,这其中就包括FF中国区CEO陈雪峰,其将主要负责造车相关项目的落地,生产策略和用户构建等业务。

陈雪峰在活动上也对FF与吉利的合作进展、FF未来销售模式和中国总部落户等方面进行了简单的解答。并表示“FF 91对标迈巴赫S级、法拉利等超豪华车型,未来FF 91的销量目标是做到‘塔尖用户’也就是细分市场的第一名。”

作为FF首席产品及用户官的贾跃亭,也出现在活动现场,并在活动举办的两天后,在其个人微博中发表了一大段感言,其中除了对于活动的总结,更多的是对于FF 91 Futurist这款车型的鼓吹,甚至表示在一项投票中,该车型战胜了奔驰S迈巴赫、劳斯莱斯库里南和兰博基尼野牛等超豪华车型。

贾跃亭所发表的感言,图源贾跃亭个人微博

贾跃亭所发表的感言,图源贾跃亭个人微博

在这篇感言下面,毕福康也帮着打配合,他表示“感谢所有未来主义者!FF努力让每一个人更好地移动、互联、呼吸和生活!”

从举办活动,到相关高管透露进展,再到贾跃亭发表感言,这一切似乎都表明着FF造车已走上正轨。但就已透露的信息来看,无论是中国总部落地、还是与吉利的合作,再到量产的具体时间表,都是模棱两可。

以至于在业内看来,FF的这场活动,以及之后贾跃亭的感言,都还是在给市场、给投资者“画饼”,毕竟投资者对FF和贾跃亭的信心已然没有那么充足了

7月22日,FF顺利通过借壳上市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但上市后股价就惨遭破发,当日收盘价为13.98美元/股,比开盘价跌去了16.98%。而这之后,FF的股价虽然有涨有落,但总体趋势却是一路下滑的,截至发稿前FF股价为10.67美元/股,总市值为34.61亿美元。

那么,FF和贾跃亭这次的“画饼”,还有人会相信吗?

贾跃亭和FF依旧在“画饼”

“怎么大风越吹,我心越荡……”

近日,一首《野子》的歌声在FF的“919未来主义日”上响起,只不过唱这首歌的不再是贾跃亭,而是一位FF的粉丝。据FF介绍,该活动是FF与用户共同打造产品和服务的重要平台,通过这一活动FF管理层会展示FF 91的新进展。

时任FF中国区CEO及FF全球合伙人的陈雪峰,在这场活动上也完成了他的首秀。今年3月,FF宣布前奇瑞捷豹路虎执行副总裁陈雪峰正式加盟来领导FF中国区业务,直接向毕福康汇报。

彼时,贾跃亭表示,欢迎陈雪峰加入“FF英雄联盟”,他将助力FF 91尽快量产、推动FF中美双主场战略的全面落地,跟FF全球合伙人一起携手推进互联网智能电车产业变革。

FF中国高管合影,图源Faraday Future官微

FF中国高管合影,图源Faraday Future官微

FF 91要量产,怎么造成为了首当其冲的问题。

早在今年1月,FF与吉利共同宣布,双方计划在技术和工厂方面展开合作,并探讨吉利与富士康的合资公司为FF提供代工服务的可能性。

8个多月过去了,对于与吉利合作的进展,陈雪峰在活动当日对外宣布,FF与吉利的合作取得了实质性进展,实现了技术合作的第一阶段。目前双方技术团队正在紧密对接,进行平台技术的验收及开发准备

与此同时进行的,还有造车团队人员的组建。据FF中国团队相关负责人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FF中国区团队人数已由去年裁员后留下的108人增至140余人,主要分布在北京和上海两地。

“前两年因为资金困难,部分员工都离职了,而随着近期FF对国内的关注,许多工作都可以开展了,大家也就忙起来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FF中国区员工5月底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这样表示。

对于与造车相关的另一大方面——FF中国生产基地和总部落地上,也有了新的消息。

今年初,据新浪科技报道,在FF的新一轮融资中,珠海国资会参与投资20亿元。此外,珠海市相关部门与FF已经在就投资后生产基地的建设等问题,加紧进行各项前期准备工作。

这之后双方虽然均未公开确认过此消息的真实性,但据天眼查数据显示,这笔融资已在今年1月底完成。在这之后,还传出了珠海市政府将参与FF的上市,并作为基石投资人以1.75亿美元入股FF。

FF以往融资信息,截图自天眼查

FF以往融资信息,截图自天眼查

殊不知,就在FF美股上市当日,珠海市方面却终止了对FF的入股,彼时一位国资背景人士告诉IT时报,珠海市只是与FF接触沟通,没有实际行动。

对于这一变动,FF方面第一时间也做出回应表示,珠海市方面并非终止入股FF,而是因外汇原因导致无法完成此次投资,其拥有的投资额度目前已转让给相关投资机构。

而就在前两天的活动上,陈雪峰透露了最新的境况,“双方此前确定的合作内容,因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的成立,而发生了变动。由于政府层面的相关流程标准还在制定,所以双方合作仍在沟通中。”

与此同样还没着落的,还有FF中国总部的落地。

由于FF与珠海市有着此前的“绯闻”,在外界看来FF很有可能将其中国区总部也放在珠海,但陈雪峰在活动上仅表示,“现在还没有确定的答案,未来当地政府在土地、资金方面有可能都有投入。”

据每日经济新闻援引知情人消息,FF中国在正与包括珠海在内的多个地方政府进行商谈,目标省市已有5-6个,正在加速寻找FF中国总部落地城市。而对于未来FF总部落地何处,预计今年内会有答案。

除了这些,陈雪峰还在活动上介绍了FF 91量产交付的最新进展。他表示,生产和技术保障人员开始大规模招聘,以及生产制造副总裁Matt Tall的加盟,将加速实现公司上市后12个月内量产交付FF 91的承诺。

FF 91之外,未来5年内,FF将推出FF 81和FF 71。其中,FF 81预计将于2023年量产上市,FF 71预计将于2025年量产上市,三款车型的售价区间为50-200万元左右,主打豪华市场。

为了之后的卖车,FF对于销售渠道的布局也在进行着。

据陈雪峰介绍,目前FF已打造了线上线下融合的O2O直销模式,通过在线平台、FF自有门店、合作伙伴自有门店和展厅,形成轻资产的销售网络。“我们对FF生态旗舰店选址已经完成,第一批确定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地。”

这也是继FF在美国纽约曼哈顿落地全球第一家体验中心后,开始对中国市场销售渠道进行布局。

法拉第未来FF 91纽约体验中心店,图源Faraday Future官微

法拉第未来FF 91纽约体验中心店,图源Faraday Future官微

“919未来主义日”活动的两天后,贾跃亭也出来开始“画饼”。

贾跃亭在其个人微博中表示,经过数十位真实用户、股民和FPO的评选投票后,在“性能、奢华和科技”三大领域的对比中,FF 91战胜奔驰S迈巴赫、劳斯莱斯库里南和兰博基尼野牛。

此外,他还表示要全力以赴把FF 91按时高品质、高产品力地交到全球塔尖用户手中,实现对迈巴赫、法拉利、宾利等传统超奢华汽车品牌的颠覆,达成全球塔尖市场行业第一的占位

在业内看来,无论是FF通过举办“919未来主义日”,还是贾跃亭之后发出的微博,虽然看似透露出了一些进展,但没什么确定性的实质信息,而这或许是在给众多投资人、债权人和市场“画饼”和表决心,以增加这些群体对FF的信心

毕竟,自FF开始造车后,其可信度已渐渐损失殆尽。

失去信任的“造车梦”

“FF就像我的孩子,我永远为此自豪。”

作为FF创始人的贾跃亭,于今年6月曾在其个人微博中写下了这句话,正当众人为之好奇之时,却不料在一个月后,贾跃亭成功将FF送到了纳斯达克,后者顺利登陆美股

7月22日,许久未曾露面的贾跃亭出现在FF上市的直播画面中,他与毕福康一同驾驶FF 91去往纳斯达克交易所,在直播中贾跃亭操着浓重的“中式英语”介绍FF 91性能优势,虽然满脸笑容但也能看到他眼中泛着泪光。

贾跃亭和毕福康在纳斯达克交易所门口合影,图源贾跃亭个人微博

贾跃亭和毕福康在纳斯达克交易所门口合影,图源贾跃亭个人微博

FF的敲钟仪式如约开始,在六位FF全球合伙人共同按下敲钟键后,FF就此通过借壳顺利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FFIE”。

不再是CEO身份的贾跃亭,并未站在台上与FF合伙人一起敲钟,而是选择站在台下、与所有到场嘉宾一起鼓掌见证这一重要时刻。“今天是FF历史上一个全新的篇章,也是我们的创始人贾跃亭先生7年前在加州创造公司的崇高愿景和使命的阶段性成就。”毕福康在现场这样表示道。

彼时贾跃亭的心情,或许与七年前创立FF时一样激动,以至于在FF上市的次日就在个人微博中写下长文来表达喜悦之情。

相比之下,投资人们对FF的上市却显得无比冷静。

上市当天FF美股发行价为13.78美元/股,盘前涨幅一度高达50%,最终开盘报16.8美元/股,较发行价上涨了22%。但不到半个小时后,FF盘中股价就跌破发行价,截至当日收盘股价最终报13.98美元/股,总市值45.11亿美元。

这也意味着,彼时FF虽然登陆美股,但股市和投资人或许对其并不看好,毕竟FF一直以来都处于“PPT造车”的质疑之中。

2017年1月,在美国拉斯维加斯CES展上,法拉第未来正式发布了首款量产电动车——FF 91。由于该车型性能和续航里程等方面,相较于彼时特斯拉Model X更胜一筹,以至FF 91备受业内关注。

当时,站在镁光灯下面的贾跃亭曾自信地对外宣布:两个月后,会发售300辆梦想合伙人版本,普通消费者已可以在官网上预定该车型,预计将会在2018年实现发售和交付

2017年CES上展出的FF 91,图源Faraday Future官微

而到了2018年,由于资金限制FF 91的量产首次“跳票”,并将量产时间推迟到了2019年一季度。

这之后,FF的处境并未好转起来,反而随着恒大“金主”的离开,陷入高管离职、大规模裁员的困局之中,已逃亡美国的贾跃亭甚至迫于压力,申请了个人破产,由此2019年一季度的量产就此成为泡影

FF 91量产再次“跳票”后,贾跃亭不得不辞去了FF全球CEO的职务,转而担任FF首席产品和用户官(CPUO)。而法拉第未来CEO的位置由前宝马副总裁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接任。

毕福康到任后,面对FF的困境,进行了包括产品交付规划调整、研发及运营成本削减、组织架构调整以及融资策略调整等在内的一系列举措,并且宣布了下一阶段目标——“FF最重要的工作是聚焦FF 91量产上市,我们要保证在2020年9月底前完成交付。”

在当时外界看来,毕福康相比于贾跃亭在造车、管理方面有着更多的经验,通过他对于FF的调整,应该可以如约实现对FF 91的量产。但事实证明,FF 91在去年依旧跳票,并未实现所承诺的量产。

或许正因为这样一次次的量产“跳票”,已经让市场和投资人对于贾跃亭和FF的信任慢慢减少,更不要说用真金白银来为其站台。

随着FF登陆美股之后,贾跃亭和毕福康再次做出承诺,表示将在上市后12个月内交付FF 91。有了资金,FF确实有了一些进展。

上月20日,FF宣布已开启了全球招募工作,其中就包括制造、工程、供应链、设计、营销、品牌、销售和其他领域的职位,以及潜在的高级别管理职位。“我们重点招纳对改变汽车行业和未来出行充满热情的精英,来支撑公司业务的高速发展。对于合适的候选人,我们会提供大量机会。”毕福康曾这样表示。

同在上月,FF宣布FF 91已完成穿越美国66号公路的道路测试,这条公路全长为3653公里。而在此之前,FF 91也已在各种条件下进行了多种测试,包括穿越沙漠的极端高温和不同海拔的多种路面实测。

参与路测的FF 91测试车,图源Faraday Future官微

参与路测的FF 91测试车,图源Faraday Future官微

而就在此前多次失信的负面影响下,即使目前FF在路测和团队组建方面有了一些进展,资本市场对FF的态度依旧没有改善。

根据老虎证券数据显示,自7月22日FF上市后,股价虽有涨有跌,但整体股价走势却呈现一路下滑的态势。正因如此,为了提振已陷入颓势的股价,“919未来主义日”和贾跃亭的“画饼”应运而生。

FF“画饼”,还有人相信吗?

贾跃亭和FF画的这个“新饼”虽然很大,但事实证明投资者并不买账。

就在“919未来主义者日”结束的次日,FF的股价并没有按照预期的那样有所增长,反而在当日收盘时下跌了3.89%收于10.37美元/股。或许是看到这一颓势,贾跃亭在次日发微博,来试图提振股价。

结果表明,贾跃亭发微博当日FF收盘价虽有所增长,收于10.48美元/股,但相较于前一日收盘价10.37美元/股仅增长了1.06%。次日开盘价虽达到了11.03美元/股,但收盘时股价又下滑至10.55美元/股,相较于前一日仅增长了0.67%。

而这样的趋势还在继续。截至发稿前,FF的股价为10.67美元/股,相比于上市发行价已跌去22.6%,总市值为34.61亿美元,相较于上市当日市值,更是已蒸发了10.5亿美元。

FF股价情况,截图自老虎证券APP

FF股价情况,截图自老虎证券APP

“对于投资人而言,目前对于FF和贾跃亭的态度除了谨慎之外,更多是在思考FF是不是一个值得投资的标的,因为现阶段在投资人面前的造车项目已经有很多了,如果要投资肯定会选一个比FF经历简单些,看似风险小一点,或者合作方实力更大的项目。”奥纬咨询董事合伙人张君毅对连线出行这样表示。

而对于FF而言,目前最大的风险就是缺钱。

据FF此前向SEC提交的上市文件来看,2019年至2021年一季度,FF的净亏损分别为1.42亿美元、1.47亿美元、7552.5万美元。截止2021年3月31日,FF账面上的现金仅有4752.5万美元。

另据此前披露的路演文件来看,FF预计从2021年到2023年将持续亏损,分别亏损为2.27亿美元、7.22亿美元和2.68亿美元,直到2024年或许才能实现盈利。

一边是连年亏损的趋势,另一边是还未敲定的合作。在张君毅看来,摆在珠海市面前的新能源造车标的同样不只是FF一家,同样也在选择,因此最终是否会选择投资FF还有不确定因素。

对于这点其实也好理解,因为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国内各省市也想通过投资优质造车企业,以便来抢占未来发展的优势“高地”。连线出行曾在《给补贴、争车企、抢资源:谁能成为“新能源汽车之都”》一文中对此做过详细诠释。

FF目前虽然通过上市已拿到了10亿美元的融资,但其之后不仅要补上亏损漏洞、同样还要兼顾FF 91制造、供应链和测试、还有FF 81和FF 71研发等方面,可见这点资金的注入明显是杯水车薪

FF车型研发计划,图源cnBeta

FF车型研发计划,图源cnBeta

据陈雪峰在活动中介绍,FF 91目前在中国已经收到了400余张订单,全球300台邀约制度限量版FF 91 Futurist Alliance Edition已经售罄。但基于缺钱的困境,再加上汉福德工厂生产能力薄弱和国内生产基地尚未落地的现状下,可想而知明年量产交付FF 91的难度。

即使FF 91最终实现了量产,在业内看来也很难做到颠覆迈巴赫、法拉利、宾利等品牌的目标。

首先面对的就是品牌力之间的差距。

“迈巴赫、法拉利和宾利等品牌经过十几年乃至一百年的发展,其品牌的影响力已深入人心;但对于FF,在品牌力的积累上并没有这样的深度和广度。打造一个超豪华品牌需要故事、性能和文化的支持,还有时间的沉淀。”张君毅这样说道。

正因为在品牌力方面的薄弱,再加上高达100多万元的售价,能否在量产后卖出车,就成为另一个需要审视的问题。

虽然贾跃亭一直拿技术优势来作为FF的卖点,但不可否认的是,就在FF这些年陷入泥沼的同时,新能源汽车行业却在快速的发展,同样走高端路线的特斯拉、蔚来和理想在技术方面同样有着快速的迭代

连线出行在《FF今日上市,贾跃亭这次能圆造车梦吗?》一文中对于FF与这些车企在技术上的差距进行过详细分析。由此,很难说FF 91就能占到多少优势,更不要说让消费者为此来买单。

26

最后,鉴于此前贾跃亭和FF其他高管的公开讲话,可以看到FF并不会放弃中国这样一个广阔的新能源汽车市场,或者说会将发展的重点放在国内市场中。

但不能回避的是,在贾跃亭本身失信和FF 91接连跳票等负面舆论的影响下,势必会降低市场和消费者对其FF产品的好感度。

事实虽是如此,但在业内看来,贾跃亭的“画饼”或许还会继续做下去,毕竟只有这样才能拿到资金,以实现之后的车型量产。不然,等待贾跃亭的只能是“为梦想而窒息”了。

本文头图来源于Faraday Future官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