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途牛复苏乏术?

一年一度的高考过后,旅游市场将迎来流量高峰,为此在线旅游平台悄悄打起了营销战。

携程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今年暑期(7月1日-8月31日)机票均价已达到1150元,相比2020年、2019年同期分别上涨93.6%、25%。显然,随着端午节、暑假的临近,机票、酒店和各类旅游产品价格都呈现上涨态势。

其实,综合交通、住宿、景区等行业情况来看,2021年上半年在线旅游市场已恢复疫情前增长速度。只是,一季度业绩有人欢喜有人愁,在反复的疫情环境中,途牛、携程、飞猪等平台业绩均受到了影响。

OTA平台晒成绩单

2021年过半,在线旅游平台纷纷献上一季度财报数据,揭开了抗疫一年后的成绩单。

5月17日,同程艺龙发布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报。财报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同程艺龙实现收入16.14亿元,同比增长60.6%。其中,住宿预订服务收入4.59亿元,同比增长100.2%;交通票务服务收入10.23亿元,同比增长49%。经调整后同程艺龙净利润为2.9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79.5%。

5月19日,携程网发布截至2021年一季报。财报显示,携程网第一季度净营收为41亿元人民币,与2020年同期相比下降13%。其中,住宿预订营业收入为16亿元,同比增长37%;交通票务营业收入为15亿元,同比下降37%;商旅管理业务营业收入为2.52亿元,同比增长101%。

6月3日,途牛旅游网发布了一季报。财报显示,途牛2021年第一季度净营收为7740万元人民币,同比下滑55.5%。其中,打包旅游产品收入为4540万元人民币,同比下滑62.3%。其他收入为3200万元人民币,同比下滑40.5%。

在利润方面,2021年第一季度途牛毛利润为2870万元人民币,较2020年同期下滑69.0%。净亏损为4160万元人民币,而上年同期净亏损2.052亿元人民币。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3760万元。

从财报数据来看,途牛无论是整体营收还是业务情况,都与携程、同城艺龙有很大的差距。

携程、同程艺龙、飞猪背后都有资本支撑,而且携程酒店、机票、旅游业务全包综合实力强劲,同城艺龙专注交通票务和酒店业务构建了护城河,飞猪也有流量和资源优势。相比下,途牛仅靠旅游产品创收且惨遭疫情重击,自然会慢慢掉队。

在旅游市场环境不理想的情况下,途牛与携程、同程艺龙、飞猪等平台间的差距越来越明显,未来途牛是否可以弥补差距,持续与老对手们抗衡成谜。

节节倒退

途牛的“败”不只是失去市场份额和业绩下滑,更直接的体现是市场口碑下降,用户信用度大大降低。

此前,途牛因违规收集个人信息、过度索取权限、强制用户使用定向推送功能等问题被通报,触动了“隐私敏感用户”的神经。根据工信部通报称,在近期检测中,发现天涯社区、大麦、途牛旅游、VIP陪练、脉脉5家企业在APP不同版本中反复出现同类问题,将依法暂停其违规行为,予以直接下架处理。

大数据杀熟、软件侵权违规问题屡见不鲜,没有可替代软件的时候用户只能忍气吞声。随着用户数据隐私意识的提升,人们对侵权问题越来越重视,保障用户隐私安全也成为在线旅游平台的责任,途牛违规收集个人信息也是在侵犯用户隐私安全,长此以往用户信用度必然降低。

除了口碑不尽如人意之外,途牛核心高管纷纷流失也在一定程度上消耗了资本的投资信心和耐心。

据21世纪经济报道,途牛联合创始人、创始团队核心成员、CTO等均离职的情况出现,5月31日,途牛CFO辛怡宣布正式离职至今,还没有公布新人选。截至目前,除途牛创始人于敦德之外,谭涌泉、王童、文心、王继平、严海锋、王海峰等股东均退出南京途牛科技有限公司。

公司高管频繁离职会直接影响工作的推进,也间接透露出途牛内部管理和经营出现了问题,且频繁“换将”也会影响其他员工的情绪。种种负面事件影响下,途牛市值急剧下跌,多次面临退市危机。

上市7年途牛股价直线下跌,在艰难的2020年途牛股价一度跌至1美元之下,面临退市警告。截至6月9日收盘,途牛股价为2.85美元/股,和上市发行价9美元相比,跌幅超70%,市值从30.84亿美元跌至3.52亿美元。

在投资人眼里,途牛的大诟病还有营收结构单一、重营销轻业务以至于盈利能力不足,而且在疫情影响下,途牛各类旅游产品营收萎缩,未来发展不容乐观。

早期,在线旅游市场开启烧钱大战,途牛为获取更多流量投入了巨资成效却不明显。在扩张的几年里,途牛营销费用高企导致入不敷出。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2020年,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分别达到24.27亿元、7.73亿元、1.88亿元、7.29亿元、13亿元。

不仅如此,途牛寻求新经济增长点的道路也坎坷难行。目前途牛主营产品包括跟团游、自助游、公司旅游定制服务,在传统旅行社、OTA的攻势下,旅游行业个性化、定制化服务越来越多,途牛定制服务优势逐渐消失。

抓住旅游小风口

从最近的五一假期出游人数来看,我国旅游业正在不断复苏,相信暑假、端午节假期将迎来新一轮旅游高峰。

根据文化和旅游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五一假期期间的出游人数达2.3亿人,同比增100%,较2019年的1.95亿人增17.9%;2021年五一期间的旅游总收入达1132.3亿元,同比增138.1%,较2019年的1176.7亿元降3.8%。

面对旅游业持续复苏的态势,途牛、携程、同程旅行等在线旅游平台卯足了劲,争取再创疫情前的高速增长巅峰。

即将到来的端午节只有三天假期,大多数游客选择短途游、周边游。携程的数据显示,当前近五成游客报名 300 公里内的周边游;超六成游客选择省内游。西北前五名周边景区为: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大唐不夜城、华山、大唐芙蓉园、莫高窟。

为了满足消费者端午节短途游的需求,携程推出了一系列端午主题亲子营,意图通过丰富多彩的主题活动,吸引即将放暑假的学生群体。据悉,携程“山野少年 • 端午野趣 ”夏令营将短途和传统文化充分融合,为消费者提供全新的旅游消费体验。

同样的,途牛也从跨境游转战国内游,并不断深耕周边游市场。途牛在春节、清明、五一等假期期间都推出了相关的周边游产品累计超2万多个,算是成功打入国内周边游市场。而且,途牛积极升级周边游产品和旅游服务体验的成效颇丰,多个热门路线旅游产品受用户欢迎。

其实,消费者对周边的生活环境很熟悉,因此在线旅游平台提供的周边游服务必须要有新创意。而这样的需求途牛来说是有利,因为途牛一直走“小而精”差异化路线,精而专的产品模式很适合发展周边游服务。

不过,国内周边游市场空间有限商业化潜力相对小,而且在线旅游行业营收大头在交通票务和酒店市场,途牛只专注旅游产品很难拼得过携程、飞猪、同城艺龙等竞争对手。不仅如此,线下传统旅行社对驻地周边环境更为熟悉,同样是途牛发展周边游市场的劲敌。

总而言之,途牛从第一阵营掉队后,积极调整业务重心、进行产品升级并开拓更多周边游产品、探索新兴渠道,但计划不如变化途牛的转型的效果并不理想,其复苏之路依旧任重道远。

文/金融外参,ID:jrwaic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