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连年亏损、资金告急,爱回收告诉你3C二手生意不好做

文 | 连线Insight(ID:lxinsight) 钟微 编辑 | 子夜

计划多年,爱回收终于正式向上市发起冲击。

近期,爱回收品牌母公司万物新生集团在美提交IPO招股书,计划于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RERE”。

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万物新生全平台成交的二手商品超过2610万件(不含京东备件库业务,下同),同比增长46.6%;全平台GMV为228亿元,同比增长66.1%。

另外,公司整体营收达到56.8亿元,同比增长49.4%;公司整体毛利率从2018年的14.1%提升至2020年的25.7%。

可以看出,这是一门极其赚钱的生意,但较为残酷的事实是,万物新生已经持续三年亏损,累计亏损已经达到13.8亿元。

万物新生财务情况,图源招股书

在国内二手电商市场,顶着闲鱼、转转等竞争对手的压力,万物新生没有强大的线上流量入口,用户增长放缓、线下业务成本高昂,需要大量资金持续投入。

如今它的资金问题难掩,现金流已经走到危险的境地。招股书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万物新生账目上仅剩余1亿美元现金及等价物。

在这种情况下,上市成了一个自然的选择。尽管它目前的状况,并不一定能够靠二手电商支撑起市盈率与高估值。按照其创始人兼CEO陈雪峰此前的表示,40亿美元到50亿美元的估值是公司进行IPO的基本线。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爱回收品牌已经正式替换成万物新生,提交上市申请前夕公司名称也正式改为上海万物新生环保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结合当前全球“碳中和”概念、“ESG”(环境、社会和公司治理)概念大热,万物新生急迫地换上了“中概股中的ESG第一股”的“新衣”,而这又能获得多少认可?

1、连年亏损,万物新生烧钱凶猛

万物新生冲刺上市充满着争议,一个核心话题是:二手电商是一门赚钱的生意,但为什么万物新生依然入不敷出?

其招股书披露的多项指标显示,万物新生的亏损困局与其背后模式有关。

财务数据显示,万物新生的收入处于逐年上升的趋势。2018年-2020年,该公司的收入分别为32.6亿元、39.3亿元、48.6亿元。

但至今它还未走出亏损,2018年-2020年,该公司净亏损分别为2.1亿元、7亿元、4.7亿元,三年累计亏损13.8亿元。

万物新生财务情况,图源招股书

在二手电商行业,万物新生属于重资产运营。回到2013年底,当时陈雪峰背负着投资人与公司内部的反对声音,决定让爱回收转型门店模式,他将这个决定称为影响爱回收命运的重大决策。

这几年,万物新生从线上走到线下,从一二线城市扩张到下沉市场。截至2021年3月末,万物新生在国内有755家线下门店,其中733家为爱回收门店,2家为拍拍店。

如今看来,这条路径背后也有诸多考量,万物新生一方面想要撼动华强北、中关村等电脑城的线下产业链;另一方面,也面临竞争对手的夹击:背靠阿里的闲鱼、背靠腾讯的转转都有天然的流量渠道,而万物新生只能向线下出发。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吸引用户,爱回收很多门店都开在大型商超之中,这自然也决定了万物新生要承担高额的成本。

陈雪峰曾在接受采访时提到,一家店的一次性硬件投入为7万,每月的运营成本约为3万,按照755家门店计算,每月光成本就要投入7550万元。

另外,万物新生主营二手3C产业,这更考验供应链控货能力,万物新生必须打造一条覆盖产业各环节的产品回收、质检定级和销售链条,为此要不断投入成本。

可以发现,近些年万物新生一直在努力改善亏损状况。招股书显示,2018年到2020年,万物新生集团的平台收费率从0.5%上升至4.1%,带动公司整体毛利率从14.1%提升至25.7%。

25.7%,这一数字超过了小米2021年第一季度18.4%的整体毛利率。

如今,万物新生旗下除了爱回收外,还有拍机堂、拍拍及AHSDevice四大业务线,覆盖C2B、B2B、B2C三种模式。

万物新生商业模式,图源招股书

万物新生从诞生之日起一直在垂直领域做C2B模式:通过爱回收这个二手3C产品回收平台,将用户和回收商连接起来,这一模式较依赖用户和流量增长。

拍拍代表了万物新生的B2C模式,平台上有大量合作商家提供产品,吸引消费者购买。

拍机堂则是B2B模式。招股书提到,拍机堂是全国最大的二手3C产品B2B交易平台,在这一平台上,批发商通过竞拍的方式购买产品,这些产品则来自拍机堂的合作商家国美、乐语等。

这几大业务之间已经形成一个闭环,而这个闭环的良好运行,还需要依赖于线下门店的流量,店要继续开,钱要继续投。这也导致万物新生的现金流一直处于比较匮乏的状态。

2、现金流吃紧,万物新生需要一个IPO

万物新生一直是二手电商赛道里不可忽视的玩家之一。

2011年,万物新生正式做起二手数码回收平台的生意,创立之初便吸引到资本的关注,五源资本、京东数科都是其早期投资者。截止目前,该公司已经获得共计7轮、总金额超过8亿美元的融资。

最新的一次融资消息出现在2021年4月,有媒体报道称,万物新生完成了2亿美元Pre-IPO融资。据招股书,除了战略股东京东,快手也于2021年5月投资了万物新生集团。

看起来万物新生融了不少钱,但仍然处于缺钱的状态。

回溯2016年,二手电商火热,闲鱼、转转开始大肆扩张。陈雪峰曾对媒体提到:“一旦大量资本涌入,很容易把市场搞坏。”

他以二手车市场作为例子,“大规模资本进来后,市场都残了,玩家早期把力气用光,后面就没有力气了。”

尽管如此,他不得不跟进。这一年,万物新生也拿了一笔4亿人民币的D轮融资,加入战场中。

万物新生的重资产模式的确需要烧钱,加入战争后,万物新生也像大部分互联网公司一样,陷入烧钱、缺钱、再融资的泥潭。

爱回收线下门店,图源万物新生官网

陈雪峰曾在两年前的一场发布会上提到:“我(万物新生)不需要融资,我的现金流非常漂亮,万物新生周转速度只有两到三天,并且整个公司是盈利的。”

但目前来看,万物新生的现金流并没有陈雪峰所说的那么乐观。招股书数据显示,从2018年至2021年1-3月份,万物新生的经营现金流分别为-3.58亿元、-4.11亿元、-4.13亿元和-3.03亿元。

截至今年3月底,万物新生账目上剩余1亿美元现金及等价物,在2020年底,这一数字是1.4亿美元。

疫情期间,万物新生也曾被曝资金问题:在内部强推“让薪”制度,即全员“让薪”10%-30%,同时取消员工的五险一金等一系列福利和补贴,且要求员工平均每天必须在公司工作12个小时。

这也导致缺钱的万物新生,一直着急上市,在过去数年屡次提到上市的计划。

2016年底,万物新生宣布完成4亿元人民币D轮融资,当时陈雪峰提到,他们将从2017年开始全面准备A股上市。相比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万物新生的商业模式和业务特点,更加符合国内资本市场的要求和预期。

两年后,万物新生宣布公司未来的三个战略方向是进入智能化、平台化、国际化。此时万物新生的上市目标也变了。

陈雪峰曾提到,万物新生进行了商业模式转变,万物新生有了速度和爆发力,更希望在香港或者美国纳斯达克市场上市。

如今选择冲击美股的万物新生,也是想抓住获得更多融资渠道的机会。

3、靠“ESG概念”包装,能让万物新生更有想象力吗?

目前,万物新生依然面临着不少挑战。

主营业务之一的爱回收,在二手电商市场很难突破,闲鱼和转转已经抢占绝大多数的市场份额。

根据申万宏源发布的数据,闲鱼和转转已经占据二手电商90.9%的市场份额,渗透率分别达到72.9%和33.1%。

相比于闲鱼通过建立“鱼塘”等措施提升社交氛围,以增加用户活跃度,爱回收的流量焦虑一直难以解决。此前转转通过广告代言和微信的九宫格入口来获取流量,但之后也陷入了流量下滑的困境。爱回收没有巨头的流量扶持,更是容易掉队。

在线下市场,万物新生也有不少隐忧。一方面,2019年闲鱼推出线下店“闲鱼小店”,宣称未来三年闲鱼将在全国20个城市建立闲鱼基地。

另一方面,万物新生看似繁荣的门店数量背后,却是无法与之匹配的服务。消费者反馈的门店工作人员服务态度、诸多门店“压价”、商家保管不慎、售后维权难等问题充斥投诉平台。

图源万物新生官网

没有强大的线上流量入口,线下业务又存在诸多问题,万物新生如何说服资本市场?

除了C2B的爱回收外,万物新生也尝试了B2C的生意。

近些年,头部玩家逐渐扩展到B2C业务,闲鱼正式上线闲鱼优品频道,转转已经推出转转优品,都是为了布局B2C赛道。

两者是在完成流量积累后,进一步打造供应链。在该模式中,解决消费者的信任问题是关键,这涉及标准统一、定价能力、质量保障、增值维修、销售渠道、交易效率等。想要做成B2C模式,对流量和供应链都有极高的要求。

早在2019年,万物新生收购了京东旗下的拍拍平台,以此寻求B2C模式的突破,获取来自京东的流量,但此后拍拍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

比达数据显示,2021年3月,二手电商APP月活跃用户数中,闲鱼与转转分别是5734万人与1461万人,拍拍的月活以32.2万位列第9,爱回收以51万排名第7,与头部平台的差距十分悬殊。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在业务层面万物新生还没有太多突破,但此前的品牌升级却让外界争议颇多。

爱回收品牌改名为万物新生后,公司名称也由上海悦易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更名为上海万物新生环保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公司名称变更,图源企查查

爱回收转身穿上了“ESG概念”的华丽新装,被定位为一家“互联网+环保”类型的循环经济企业。

ESG概念最早由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在2004年提出。近些年,ESG投资风潮在全球兴起,在考虑公司财务因素外,ESG投资也将环境、社会与公司治理等因素作为投资的重要考量。碳中和与新冠疫情的背景下,更是催熟了这股风潮。

二手电商涉及的回收生意,可以作为循环类经济的代表,但万物新生的业务是否帮助资源回收产业提升回收效率、是否为环保作出贡献等问题还很难判断。

万物新生的品牌升级,似乎瞄准了“ESG概念”,而这一切能帮助它完成估值的跃升,还是仅仅只是一场“治标不治本”的挣扎?

未来万物新生想要获得资本市场认可,还得靠真本事。寻找新的流量、构建良好的供应链体系、尽快实现盈利,都是其发展的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