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互联网烧钱战争:10年6.7万亿,谁是赢家?

来源丨Tech星球(ID:tech618) 文丨王琳

2011年8月16日,800人挤爆了北京798艺术中心。

他们为售价仅1999元的小米1沸腾,欢呼声穿透了屋顶。雷军内心隐隐约约觉得,也许这一天是改变命运的日子,但他或许没想到改变如此巨大。

这是一个真正具有历史性意义的时刻,小米的出现让山寨机无处遁形。2011年至2020年,中国互联网的故事大都离不开巴掌大的手机。紧接着,一堆又一堆的APP诞生于此,随后又被抛弃。资本的热钱造就了张一鸣、王兴这样的梦想家,也让戴威、贾跃亭成为沙滩上的裸泳者。

如果用一个词概括过去的10年,烧钱或许是最形象的。外卖大战、网约车大战、共享经济大战、生鲜电商大战、社区团购大战……无一不以补贴起步,而后慢慢涨价。

战局已定,烧钱的时代已经过去。站在5G爆发的时间节点上,我们不妨来看看,过去10年,热钱都烧到了哪里?

6.7万亿流入,造车最烧钱

移动互联网的10年是颠覆与被颠覆、新王与旧王的故事,更是钱的故事。

2009年,国内原本只有500家VC/PE,如今已经暴涨至4000家。他们将6.69万亿元投入一级市场,用热钱打造了一个有一个振奋人心的故事。6.69万亿相当于2020年北京GDP的近2倍,杭州GDP的4倍多,腾讯2020年营收的近14倍。

BAT用互联网完成了人与信息、人与商品、人与人的连接。新的玩家想打破这种格局,他们最先想要的是创造新的连接。

2010年,创业失败四次的王兴再次发力,他从团购起步,希望通过串连人和服务打造BAT之外的第四极。于是,一场耗时近10年的O2O大战拉开帷幕,巅峰时期,有5000多家团购网站参与补贴大战。

2018年上市之前,美团一直在横向发展,希望尽可能连接一切服务,他涉足团购、外卖、酒旅、两轮出行、网约车、充电宝等多个赛道,当然他的主战场是外卖与团购。

围绕人与服务,互联网公司们展开了共享经济大战、网约车大战、OTA大战、O2O四场大战,创造出了滴滴、美团这样的超级独角兽。

当然,创造互联网的新一极,有时候需要的仅仅是改变连接的方式,比如同样是连接人与信息,当路径由搜索变成推荐,字节跳动便诞生了。抖音与快手之间不停的短视频战争,曾经是互联网最热闹的话题之一。

成为甚至超越BAT,还可以直接跳出“连接”的框架,比如手机大战和新造车大战。

这七场战争中,最烧钱的莫过于新造车。企查查发布的《近十年新能源汽车投融资数据报告》显示,2011-2020年,新能源汽车品牌共披露投融资金额3841.1亿元。其中,2017年是次数最多的一年,达185起。而2020年投融资金额是近十年来首次突破千亿元,披露的融资金额近1292.1亿元,同比大涨159.4%。

这其中,蔚来汽车分别以13次的融资次数,以及327.8亿元的融资总额位居榜首。

由滴滴参与的出行大战耗资规模仅次于新造车。据Tech星球统计,截至目前,滴滴、快的、Uber中国、易到、神州优车、首汽出行、曹操出行七家企业在一级市场的募集资金就超过了270亿美元(约合1723亿元人民币),这其中滴滴以超过220亿美元的融资稳居榜首。

在并购Uber中国之前,滴滴的融资就已经接近100亿美元。据悉,激战最酣的时候,滴滴和快的在4个月烧光了20亿。2015年,滴滴在中国市场损失100亿元人民币,Uber损失10亿美金。

由美团、饿了么、大众点评这三个主要玩家引发的O2O大战和短视频大战,融资规模均在千亿元人民币左右。共享经济大战,虽然玩家众多,但是其规模却远远逊与上述几场战争。

新巨头的资本平衡术

在BAT帝国的裂缝中,诞生了字节跳动、美团、拼多多、快手、滴滴出行、小米集团、蔚来汽车七家超级独角兽。在登陆资本市场之前,他们在一级市场的融资金额超过514亿美元(约合3246亿元)。这其中,滴滴融资最多,拼多多最少。字节估值最高,滴滴最少。拼多多上市最快,美团上市最慢。

BAT都曾想涉足他们的业务(这三家都做过手机操作系统,参与了外卖大战、短视频直播大战、电商下沉之战),但最终都未能阻挡新生力量的崛起。

今天的格局之所以能够形成,一个不可避免的因素,便是新巨头的独立发展意识以及训练有素的资本平衡术。

最典型的是字节跳动和小米集团,他们不是BAT任何一家的代理人,也未获得任何一家的投资。

王兴曾试图做在阿里和腾讯之间做一个双选题,但与大众点评的合并让事情发生了变化。一个对被投企业强控制的巨头,和一个独立发展意识旺盛的CEO就此出现了裂缝。这让阿里对美团的投资看上去更像一笔财务投资而非战略投资。

滴滴参与了过去10年间几乎是最烧钱的出行大战,它融了最多的钱,也有着最复杂的股东结构——BAT、央企、海外资本、传统车厂全部在列。出行大战中,滴滴先后并购快的和Uber中国,他试图也必须要在这种复杂关系中找到微妙的平衡,据悉腾讯和阿里各拥有滴滴董事会一席。

融资最少、上市最快的拼多多虽然只拿了腾讯一家投资,但黄峥坚决否认自己得到了微信的扶持,他甚至表示拼多多作为腾讯生态中交易量最大的组织,微信对我们的管控是更严厉的。他也否认自己是腾讯系,他更愿意相信腾讯对拼多多的投资只是一笔简单的财务投资。

三巨头都不在字节跳动的股东之列,但是他们不能错过短视频的风口,因此百度支持了他的老员工宿华。良好的数据表现让腾讯对快手的态度从拒绝变成了邀请,而阿里巴巴则因为快手是微博扶持的秒拍平台最大的敌人,以及时任阿里大文娱总裁、阿里投资决委会委员俞永福的不看好等错过了快手。

当创业者成为巨头后,他们并没有躺在功劳簿上。

字节跳动靠信息流起家,但是在张一鸣眼中,字节跳动和百度的交集,只会在非常短暂的时间,因为搜索引擎不在信息流的上游。而信息流的上游是人,即社交关系的大佬腾讯。为了寻找下一个增长点,它还在一步步靠近阿里巴巴和美团的大本营。字节跳动如今的4000亿美元估值是挑战完一个又一个巨头的硕果。

从“苦生意”里爬起来的美团靠连接人和服务,成为互联网的新型巨头,王兴希望自己的App可以连接一切服务,他与携程在酒旅开战,和滴滴在出行PK,如今又和拼多多、滴滴卷入了社区团购的激烈竞争中。

增长的需求,让他们将业务触角不断延长交错,和原有股东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美团和阿里在本地生活的巷战连绵不绝,而腾讯和百度纷纷做了自己的短视频直播产品,投资了蔚来汽车的小米自己开始下场造车。

在技术没有大突破之前,巨头们纷纷陷入了内卷化竞争。

最费钱的战争刚刚开始

但烧钱肆意补贴终将属于过去。

投资了滴滴、ofo、饿了么等企业的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在第15届中国投资年会上表示,自己特别感谢《反垄断法》,“反垄断法后大家没法补贴了,不能去做价格的恶意竞争,这样创业公司也不需要融很多钱,也烧不了很多钱,融大几十亿美金甚至大几百亿美金的时代已经过去。”

竞争最凶猛的时候,为了保证股份不被稀释,VC必须投入更多资金。如今,这样的情形再难发生,移动互联网的故事也接近了尾声。

中国互联网从1995年中关村的那块“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还有多远”的广告牌起步,到如今可以蜚声国际,企业家们让信息、人、商品、物流、资本几乎全部搬到了网上。

一个共识是,移动互联网的故事更多的是商业模式的创新,而非技术本身的巨大变革。红利消耗殆尽后,互联网开始变得越来越平静,新的财富故事蕴藏在科技创新里。

它可能是一枚小小的芯片。2020年7月,中芯国际成为A股近9年最大IPO,遭遇566倍超额认购,即便它的工艺水平远远落后于台积电。

也可能是一辆新能源汽车。小米首期投入就要100亿元。而蔚来、理想、小鹏则在去年中概股大热时,从二级市场获取了近百亿美元融资支持。这是今年最热闹的,也是所有科技企业都纷纷涌入的赛道。

也可能是自动驾驶技术的突破。从2007年街景地图起步,谷歌旗下的Waymo已经坚持了14年。百度也已经坚持了6年,是国内投入力度最大的企业。

在滴滴出行CEO程维的眼中,自动驾驶技术可能是未来30年,对人类改变最大的技术之一。当然,这项技术的突破堪比造火箭。

它需要足够多的钱和耐心。独立之前,谷歌母公司Alphabet 每年为Waymo投入达到 10 亿美元。仅仅2020年,百度在自动驾驶上的投入就有200亿元,而这样的投入还需要10年乃至更长。

一个无需争论的事实是,他们会比移动互联网时代创造更多的财富故事,消耗更多的钱,当然伤亡也会更惨烈。

备注:数据来源于清科研究中心、招股书及天眼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