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华大基因汪建:我贪生怕死才开基因公司,如今身价几百亿

来源 | 和牛财经(ID:heniucaijing) 作者 | 华大基因汪建 整理 | 穆清

我对自己的描述很简单,贪生怕死,自私自利,贪婪懒惰。贪生怕死的跟我来,勤劳勇敢的一边去,我说你笑你不信,我干你看你怀疑,我好你学你交钱。

汪建是国内少有的狂放派企业家。他的前半生在科研,后一直在产业里“混迹”,他为自己做了一个墓碑“1954-2074,汪建,精彩人生”。在他的未来规划里,“万物生长不靠太阳,立体农业不靠土壤,掌控生老病死不是梦想”。

20世纪90年代,继原子弹曼哈顿计划、阿波罗登月计划之后,人类史上第三大伟大工程“人类基因组计划”启动,此时的汪建在美国深造,期间接触的就是基因科研领域。1999年人类基因组计划第五次会议在伦敦召开,汪建卖掉之前的公司,与好友一起自费参与这项计划的1%,同时,成立了华大集团。2007年,华大基因研究所在深圳成立,2017年华大基因上市,目前市值514亿元。

如今华大基因已是全球最大的基因组学研发机构,在基因科技行业占据龙头地位,也是国内基因检测行业的“黄埔军校”,不少从华大基因出去的人,后来都成为了能与其抗衡的实力选手,例如诺禾致源、贝瑞基因。

华大基因被大多数人熟知,很大程度得益于汪建乖张的性格,他狂妄:“跟我谈大数据,老子是祖宗的祖宗辈”;又过分坦白:“我就是贪生怕死,自私自利,贪婪懒惰”,冯仑评价他“活在未来,混在当下”。

汪建称自己是“土匪”,华大基因的员工曾说起过他的故事:汪建14岁下乡到湘西的山沟里,因为年龄小,在乡下老受人欺负,汪建觉得自己必须要当老大,他天天捉摸怎么让人家服气。汪建想起了当时炸山的雷管,他就跟旁边的人提议说,“我们来比赛,把雷管放到筐底下,大家坐筐上,捻点燃后谁坚持到最后不离开筐,谁就是老大。”其实他之前测试过,一个雷管最多把筐抬起来一下,筐都不破,屁股肯定也没事。所以最后大家吓得尿裤子,就汪建坐得住,老大的江湖地位也坐稳了。

几年前,华大基因时常负面缠身,汪建在公众场合的发言经常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外界一度将他们称为骗子、疯子、傻子。甚至有华大投资人认为,汪建是华大最大的风险。

一面是顶尖技术的科学家,一面是张扬的“危险分子”,在见证时代发展的巨变中,汪建看似天马行空下依靠的底层逻辑是什么?他如何理解这个世界?他的思考维度是怎样的?

和牛财经(ID:heniucaijing)整理了近年来汪建的专访及演讲,将带给我们更多思考的视角,以下为内容整理:

一、人类进步就是一个工具决定论

我是汪建,在别人眼中,我异类、出位,与社会总有那么点格格不入,那只是不了解我的人的看法。我自我感觉挺好,不严肃,没架子,说话直来直往,偶尔自嘲、戏谑,充满了美国式的恶作剧。你会觉得这样的老人是异类吗?

年轻人都追求个性,我也学着时髦个性了一把。名片上,我只写了“华大基因”、“汪建”、“深圳,梧桐山”,外加一个邮箱和网址,清晰明了,没有那么多头衔。太多的头衔,会让人有一种工作报告的感觉,多乏味!

基于对基因缺乏了解,我的研究总给人一种神秘感。人人都对不了解的事情有觊觎之心,而我何不成人之美?这也是我成立公司的初衷,让更多的人了解基因,了解基因技术以及我们所做的事情,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80年代我做科学很厉害的,我在1987年的时候,参加湘雅医院的副教授竞争,我十几篇第一作者文章,在那个时代几乎没有人是我对手。我悟出来一个问题,其实还是工具的问题。我八十年代初那么牛,是因为世界银行贷款给了一个电子显微镜,别人跟我抢我就晚上做,他晚上做到10点,我从晚上10点做到天亮。

实际上人类进步就是一个工具决定论。

2000年,大规模计算开始应用,数学方法能够把基因拼起来,也就是计算技术和大规模工业技术联合起来。那个时候日本没有反应过来,英国不跟计算机来往,美国有两派,一边是数学计算导向派,一边是生物学导向派。我当时想的就是把这两个结合在一起一定赢。

华大有个很重要的脑科学计划和时空组计划。回溯脑科学的起源,我们可以发现,整个工业革命时期的社会进步,实际上可以按人类对温度的不同掌控来划分。石器时代人可以用火了;陶器时代和青铜器时代,人们可以掌握1000-1500度的火了;铁器时代掌握的火大约1500多度,农业时代就进步了,工业时代掌握温度到2000多度,再到人造小太阳,3亿多的温度,什么都能制造得出来。

人类发展史,就是一部人类对能量、温度、物质转化和信息处理的认知及应用的进步史,这是关于认知和掌握温度的故事。

我们想想看,有一张元素周期表,有一个有机分子,有一个DNA的双螺旋,细胞就产生了,从而有了人类。那么,宇宙从哪儿来?生命从哪儿来?意识形态从哪儿来?精神从哪儿来?我们是否有能力和意愿解决这些问题?这些都是华大目前正在做的事,华大正在致力于解决这些问题。

二、如何让大家过得好

我在《天下无贼》里找答案

技术变革必然带来科学和产业的双重机会,工业的崛起,是农业支撑的。我通读了两次鸦片战争这段历史,又通读了明治维新,从德川幕府一直走过来。它做了三件事情,第一,主张大力发展水稻,所以甲午的时候,6个新品种使整个日本水稻产量翻番,它支撑了农业的增长;第二,培植了功勋产业:丝绸,甲午的时候,70%的军费是桑产业、丝绸业支撑的;第三,确定海洋战略,先是近海捕捞,然后是远洋捕捞。这三大农业支撑了后面的工业发展。

我悔恨的,着急的是,它一定是我们的参照物。我们要反省自己,百年屈辱从哪来?是我们自我保守造成的。

时代一直在变迁,从“农业时代”到“工业时代”再到“信息时代”进而到“生命时代”,时代变迁的历程,大家应该有共识了。今天我们处于信息时代,再往前就会往“健康、长寿”方向走,这是未来的一大趋势,因为健康问题也牵涉到国家发展的根本问题。

我认为现在这场生物科技基因组科学的革命,可以堪比两个世纪前的亚洲工业革命,这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核心内容。

我曾经参加微软CEO全球大会,黑石的苏世民组织了一个主题叫中国的机遇与挑战,他说一百年内美国的工业发展产出效率是向上走的,美国一百年的就业率是向下走的,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历史趋势。

它实际上提出的问题是,要从工业和信息的思维中跳出来,去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目标。

最终就是人人摆脱疾病,人人有公平的受教育机会,最大的发展机会只有在生命时代,这个时代智能化也好,信息爆炸也好,一定是效率越来越高,受益人群越来越大。

随着时代的发展,要不了几十年,物质的生产和富足目标基本可以得到满足。那么,如何让大家过得更好一些?我追求的是“天下无X”的生产生活方式。

电影《天下无贼》我看了两遍,“天下无贼”就是一种对未来的希望,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了这种希望。现在小偷越来越少,各处也都安装了摄像头,人们生活更富足了,小偷不敢偷、不能偷也不想偷了。在这个基础上,我们是否还能继续努力,进一步做到“天下无险,先天无残,天下少病,天下无农”?

怎么能做到“天下无险”?如果我们能精准预警、预测、预判,精准诊断、治疗、康复,怎么还会有“险”呢?这是科技发展带来的完全不同的思路。

“天下无农”是什么?它是一种从“现代农业迈向未来、从高效能源到超级物种”的一劳永逸的思路。这些听起来很玄,但是要真正实现马斯克所言的“火星计划”,移民火星并实现可持续发展,就要考虑到传统农业、医药如何处理,因为这些都无法带到火星,这就需要一个全新的社会发展模式。

三、我先拯救自己,

世界是为活得长的人准备的

未来10年到20年的大方向,医疗和健康是非常清晰的,还有就是对生命的掌控,对信息农业的掌控。万物生长不靠太阳,立体农业不靠土壤,掌控生老病死不是梦想。冯仑说我是活在未来,混在当今,这话我爱听,世界是为活得长的人准备的。

我是为了拯救自己和拯救人类来的,我先拯救自己。我对自己的描述很简单,贪生怕死,自私自利,贪婪懒惰。贪生怕死的跟我来,勤劳勇敢的一边去,我说你笑你不信,我干你看你怀疑,我好你学你交钱。

我错把国事当家事,做出了太多啼笑皆非的事。从一个国家项目迅速变成全球的项目,是多么激动人心的事,我们却要天天跟吃瓜群众说我是对的。

面对争议,你该批评批评你的,我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这件事可能会带来负面影响,但是我不能因为这种可能不动,什么前沿的事情都是双刃剑,你必须面对这样的事情。

我觉得我每天都在往前走,精神上的东西要靠自己化解,当社会上的问题解决不了的时候,你换种活法。像文革的时候,我下乡去了,我跟农民在一起,无忧无虑,唯一的事情就是填饱肚子,那不是一种活法吗?大家都出国的时候跟着一起出国,跟着墨西哥人学英语,觉得很累,但是我有一份工资,又可以吃饱,比起我们的前辈,我们太幸福了。

我14岁的时候下乡,当时最大的困难就是挨饿,我最大的本事就是“监守自盗”。我们当时粮食上盖的是灰印,有的人拿钥匙,有的人拿印,三个人才能开粮仓。我晚上饿得实在是受不了,就在下面捅一个洞,谷子就漏下来了,然后把它舂成米,当天晚上就得吃,第二天收拾得干干净净,不然监守自盗就暴露了。后来觉得不好,干脆弄点粮食,找个空房子,到晚上放几粒在里面,然后老鼠就会进去,大概十几只老鼠,然后门一关,把它们全部消灭掉,煮一顿吃了,那是吃肉。

所以说真正的痛苦就是吃不饱穿不暖,大部分的痛苦一定是来源于把自己的思想强加给别人,别人不听你的,你就痛苦,我根本不想你怎么想我,我怎么会痛苦。

四、把钥匙环当戒指,

什么是生命的真谛?

我曾经戴了一个……钥匙环(当作戒指),1块钱的。因为那个时候,华大员工都戴戒指,我也戴了一个。我3个月换一次。你戴一个钥匙环,或者你戴一个塑料的,谁看得出来,只有你自己知道。我自己知道,我戴这个是炫耀,我为什么不戴一个塑料的呢?我已经够炫耀的了。

这种很贵的东西,它的价值在哪里?能救命吗?能吃吗?能延长生命吗?满足了虚荣心。我造一个新的虚荣心行不行?我救助了多少孩子,我让多少癌症病人复活了。那你虚荣心不是更满足吗?为什么要在物质上找呢?物质上够了就是够了

生命的真谛是它的质量,是它的长度,它的内涵,它的价值,它的意义。而不是说,那种拿物质包裹起来的东西。

2017年华大基因上市,我身家几百个亿,但我始终认为这是个虚幻的东西,它跟我有关系吗?我是中国最富的穷人,我是最穷的富人。我想有什么都可以有,我想没什么就什么都没有。我那个房东跟我说,看你人比较憨厚,把房子租给你我比较放心。我就说希望你能不能签个三年、五年的合同,你不要老赶我走,我一会儿就被人赶着搬家了。

生下来是一个多么荣耀的事情,你来到这个世界上,潇洒地走一遭有什么苦的。你要把生老病死掌控在自己手里,哪有多么多苦?我的东西永远不会那么负面,叫苦不迭的。

 参考资料:

【1】汪建,《超级脱口》,财视传媒,2014年

【2】汪建特辑·财约你,腾讯新闻,2017

【3】许知远对话汪建,十三邀,2017

【4】汪建专访《汪建:怎样让中国人多活10年》,网易财经,2019

【5】汪建主题演讲,2020年第7届深商大会

【6】汪建主题演讲《“生命时代:生命的终极追求”》,中国企业家峰会,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