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这家低调的老牌VC,一笔投资爆赚70亿美元

来源:东四十条资本(ID:DsstCapital) 作者:龚小贞

2018年,一家名为UiPath的科技公司拒绝了孙正义10亿美元的投资,把2.25亿美元的投资份额分给了硅谷的红杉资本和Alphabet旗下的Capital G。

当红的科技公司根本不缺顶级机构的支持,同时创始人还掌握很大的话语权,态度强硬。即便投资人口袋深、钱多,也不意味着必胜的竞争力。

精彩的故事还有。

UiPath上市前,它的早期投资人已经被红杉挖走了。去年红杉在伦敦新设了欧洲办公室,一位叫卢西亚娜(Luciana Lixandru)的女投资人成为了第一位官宣的合伙人。

没错,卢西亚娜这个名字同样充斥着陌生感,但她就是UiPath的A轮投资人。而在此之前,她是硅谷老牌风投Accel的欧洲办公室合伙人。

这也曾掀起一阵波澜。

而今年4月底,更多人知道了UiPath。它正式在纽交所敲钟,市值超360亿美元。

这个数字是什么水平?《金融时报》评价,全美软件行业第三。而在更细分的研究机器替代人工的RPA(机器人流程自动化)行业,UiPath是龙头老大。去年,它的营收超6亿美元,服务客户超8000家机构。

当初UiPath创始人拒绝了孙正义,孙正义转头便用3亿美元投资了其竞争对手,也即是RPA行业老二Automation Anywhere,但这并未动摇UiPath的行业地位。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公司是从欧洲小国罗马尼亚起家,但走了国际化战略,顺利成为了少见的在美股市场迎来大爆发的欧洲公司。上一家是谁?早在2018年上市的瑞典流媒体公司Spotify。

所以,UiPath这家公司还可以用稀缺、不可多得来形容。它上市后,爱买科技股的华尔街新股神Cathie Wood也迫不及待下注了274万股。

在这家公司恩怨情仇的资方角力背后,真正的赢家是Accel。但这还只是Accel在企业服务投资赛道上的冰山一角。

投资1.72亿美元,回报近70亿美元

过去Accel最知名的案例是Facebook,一笔赚了近百亿美元。现如今,他们投2C公司的巨额量级回报在2B公司上也实现了。

Accel共投资UiPath1.72亿美元,IPO稀释后持股19.45%,为UiPath外部最大股东。按最新市值粗略计算,账面回报近70亿美元。另外相比短则3年,长则10年的陪跑时间,这等待的周期也不短不长,恰好5年。

对Accel来讲,这个案子无疑树立了一个新的里程碑。

横向一比,这个单笔投资金额在企业服务投资赛道也足够惊艳,超过了红杉。截止一季度末,红杉投资游戏引擎开发公司Unity的单笔回报约为58亿美元,投资云计算公司Snowflake的单笔回报为54亿美元左右。

来看具体的投资过程。

Accel先是在2017年投资UiPath A轮2000万美元。毫无疑问,这就是投得早,又投得准的经典操作。

但他们做这个决定也和支持刚刚冒头的初创公司略有不同。UiPath成立时间早,2005年,也就是说,在开启A轮融资时,已经经历了十几年的生存考验。并且从投资的角度来讲,也存在参照物。2016年,伦敦已经出现了一家机器人流程自动化的上市公司Blue Prism。

所以很明显,这中间少了些冒险的成分。

而对UiPath来说,这笔投资也非常关键,这是支持他们迈出国际化这一步的重要资金。在这之后,UiPath把总部从罗马尼亚首都搬到了纽约。

后续,Accel也持续看好,在B、C、E轮均加码投资,UiPath也受到了其他顶级机构如老虎基金、中国财团腾讯的支持,估值水涨船高。

但问题又来了,这是怎么投到的?《福布斯》的资料显示,UiPath A轮投资人卢西亚娜和创始团队有一个共同点,罗马尼亚人。

卢西亚娜毕业于位于华盛顿的乔治城大学,曾在摩根斯坦利做过2年分析师。2011年开始,她进入了Accel,很长时间在伦敦工作。而UiPath创始人呢,他2001年搬去了西雅图,在微软当工程师,2005年,又回到了罗马尼亚首都创业。

他们第一次联系上是2016年11月,电话里聊的。

一连串截然不同的收获

就目前来看,UiPath是Accel在企业服务投资领域最大的一笔收获。但你会发现,Accel在这个赛道深耕多年,押中了一连串企业服务公司。

比如当前市值超540亿美元的Atlassian、调查软件公司Qualtrics,还有“美版钉钉”Slack。

这三家公司为Accel带来最高回报的是Slack,Accel的这一笔投资赚了约30亿美元。这家公司是Flicker创始人在做游戏产品不受欢迎后在2013年转型成立的,它的每一轮融资都获得了Accel的支持。Accel在这家公司的持股比例也很高,约为23.77%。

但有意思的是,通过Accel的这三笔投资你也能看到,除了要投得早、投得准,退出的时机也非常重要。

先拿Qualtrics来举例。这家公司成立于2002年。Accel首次对其投资是2012年A轮,后续在B轮、C轮,Accel也连续加码。但2018年,这家公司被千亿欧元市值的德国软件巨头SAP收购时,估值是80亿美元。而今年,SAP将其独立分拆,送上了纳斯达克。目前,市值为166亿美元,翻了至少2倍。

更鲜明的是Atlassian,它的市值变化完整地体现了企业服务行业大爆发的趋势。这家公司2002年成立。2010年,其开启天使轮轮资,Accel参与。2015年Atlassian上市时,Accel持股11.2%,但当时上市后这家公司的市值不到60亿美元,而如今,翻了整整近10倍。

如果Accel晚一点退出,回报或许又是另一番风景。但现实没有如果,并且充满了不确定性。

但就像那句被说了很多遍的话,好公司是不会一直被低估的。比如Atlassian,去年收入为16.1亿美元,比2019年增加了4.1亿美元。它的股价也明显在上涨,已从去年初的120美元涨至现在的217美元。

而深耕一条赛道的结果也证明了,即使会有截然不同的回报,但依然不会错过最好的时候。比如Accel就在UiPath这个案子上获得了绝佳的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