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那些疯狂打零工的年轻人

来源:直面派(ID:faceurhart) 作者:邢思远

目前我国有超过2亿的灵活就业人口。预计到2036年,这个数字还要翻一番。

阿里研究院报告指出,中国正在步入零工经济新时代。尤其在疫情影响之下,诸如线上兼职、共享员工等零工理念还曾一度登上话题热搜榜。

来自某招聘平台发布的《职场人兼职情况》调查报告显示,有将近40%的人从事了两份及以上工作,其中95、00后占比超过一半;中底层收入群体占比高达80%以上。

这些在主业之外还疯狂打零工的年轻人,被外界形象称之为“斜杠青年”。钱和自由是助其诞生的两大重要因素。

互联网是造就当代年轻人化身“斜杠青年”的主要力量:一方面,不涉生产的互联网,通过交换个人的技能、知识和时间,为个体成为独立服务提供商创造了条件;另一方面,互联网改变了以往只能集中在固定时间和场所的工作组织方式,取而代之以自由协作新形式。

借助互联网,拥有一技之长的年轻人,在职场之外开始有了更多选择,如兼职公众号自媒体、美妆达人、知乎答主、付费咨询师、店铺插画师……

直面派采访了几位多年坚持副业,并取得一定成绩的年轻人,以下是他们的口述实录。

01

谢梦,女,27岁,未婚

4年存款百万买下老破小

我是上海人,生活在重组家庭,曾经跟母亲和继父生活,家里四个孩子,我还有两个弟弟,父母非常重男轻女,从小就偏爱弟弟更多。

因为我是女生,母亲对我一直很冷淡,继父也希望我快点离开这个家。在这样的家庭氛围之下,我一度想到了自杀。

最终还是没有自杀,我拖着行李箱,以断绝关系的决绝心态离开了家,等到他们葬礼我可能会参加一下。

所以我离开家时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了,从此没有退路,一切都要靠我自己。

有了这样的想法,我在赚钱上自然不敢怠慢。下班以后,当同龄人还在逛街聚会,我则想方设法做兼职:美妆自媒体、化妆师、理财……虽然对我来说,不存在完整的休息天,但只要有活儿干,我自己就觉得很幸运了。

我主业是在一家私企做文职,月收入只有几千,但我自媒体的广告收入一个月有几千,做化妆师,基本是400-500元一场,一个月能达到大几千,还有当媒介、接项目、联系品牌方和KOL,中间赚差价,最多的一个月靠这个也能赚到小一万。

多方面开源的同时,我又比较节俭,所以每个月大概能存两到三万。

就这样过了4年,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的存款居然过了百万,那一天,可以说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天。

房子原本没在我的人生计划里,但储蓄到了一定程度,我开始有了买房的念头。

我是上海人,有购房资格,买房相对还是容易一些。我花了很久时间挑选房子,中介带我看了好几套,最终我买下了5.4万一平的老破小:

30年房龄、40平,每个月要还贷8000元,房子不大,但交通还算方便,两站路就可以到市中心徐家汇,旁边500米还有新地铁。

虽然跟“人均大平层”的互联网有钱人比不了,但我总算是找到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空间,一个没有任何人来PUA我、控制我的地方。

买了房,也是我人生独立的又一个重要标志。虽然这些年忙于各种副业几乎没有什么娱乐,但我一点也不后悔。

02

程晋,男,29岁,身兼多职

“时间是可以挤出来的”

从一所985工科毕业以后,我顺利被某个一线城市的国企录取。

然而工作一段时间后了解到,那些工作几十年的前辈,年薪也不过20万。

照这样的工资速度,一辈子买不起房子。我有了很强的危机感,想在这个城市立足,单靠国企这点工资根本不可能。

促使我做副业的,还有另一个直接刺激:我跟女友计划年底结婚,但我俩都是在国企工作,工资都是六千左右,对方的家人对我的工资耿耿于怀,始终觉得女方跟着我受委屈。我家境贫寒,家里也支持不了买房。

结婚也意味着一笔不小的支出。当时各种疯涨的开支已经把我压得喘不过气了,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多赚钱。

后来在一位师兄的启发下,我决心做自媒体,就写我的考证经验,每天下班后辛苦写作,运气使然,某天一条回答突然爆了,获得上万赞,开始有机构找上门来。

有找证书兼职的,有做渠道引流合作的,还有租用账号的。

接了一单,我终于赚到了人生第一笔网赚的钱:去年6月还是几百,借持续勤奋输出,从9月开始每个月都在几千以上,在副业高峰期,一个月赚了1万8千多,相当于工资的两倍多。

知乎成为我第二家公司,我上个月在知乎赚了差不多8000元,目前做自媒体已经成功超过了自己的主业收入。

闲鱼也是我目前尝试的副业,不需要交保证金,也不用烧钱做推广,也不用垫付资金,不过目前收益还不稳定。我还在多个平台尝试自媒体,不过目前其他的副业收入还很有限。

此外我还找到了一个能变现的活儿——论文修改,一单几百块钱,一个月能接两三次,长期下来也是一笔收入。

我现在生活非常充实,下班以后,在网上一边继续写问答,一边做付费咨询,一边在闲鱼卖东西,一边和多家淘宝店家做推广合作,一边修改论文,一边和多家机构合作推荐课程……

这些副业都不需要怎么耗费时间,共同点就是流量和信息差。抓住这两点,可以做非常多的事情,我从去年9月份开始几乎每一天都有副业收入,最多的一天挣了七百多。做副业这一年多来,累计也变现了6万。

成年人的世界,还是搞钱最快乐。

03

陆军,男,23岁,副业炒鞋

一年赚了50万

我一直是潮鞋爱好者,2017年靠差价卖出第一双YeeZY,尝到甜头以后,就一直在得物上卖鞋。

但炒鞋看运气,前些年鞋圈行情大涨,尤其是2019年,月流水上千万,一年赚了50万。这个行业就是时涨时跌,有亏有赚。炒鞋风口退去之后,我已经从炒鞋套利者,转变成正常的球鞋买手。

卖鞋这些年让我充分见识到信息差的优势,我想把球鞋电商平台的影响力转换成自己的影响力。这两年我还做了一个自媒体,粉丝不多,只有几千,目前也没有盈利,会定期分享潮流穿搭信息,先为了聚集人气。

我的主业是在一家奢侈品电商公司做运营,每天朝九晚五打卡,而且我所在的部门最近有些业务变动,上级的脾气阴晴不定,动不动吼人,感觉每天上班都要上抑郁了。

我是一个向往自由职业的人,非常讨厌坐班,甚至一度梦想通过副业实现财富自由,这样我就可以潇洒地炒掉老板的鱿鱼,再也不用看上级的脸色了。

最近炒币正热,我也用这两年卖鞋的积蓄,趁机买了不少狗狗币,之前赚了小几千,不过后来币圈大跌我又亏了几千,这么一来回,基本等于没赚。

感觉币圈比鞋圈还魔幻,你根本搞不懂价格涨跌的原因。目前炒币也算是我一个副业,虽然这个副业的收益极不稳定,还占据了我大量的时间。

现在在主副业之外,我还在备考雅思,未来两年我想去美国学Marketing,目前觉得市场方面的知识还是比较欠缺。

我最大的梦想还是能够拥有自己的网红品牌,以后打算开个淘宝店,圆了穿搭梦的同时,再多赚一些钱。

我的偶像是村上隆,终极梦想是成为他那样,在时尚领域有真正建树、给后辈无数灵感启发的人。

04

晓琦,女,25岁,毕业两年

主副业累计存款20万

我大学学的是化学专业,还在上学时,老师就说过这行没前途,我自己对这个专业也毫无兴趣。大学空闲时间多,大二的我正刷着B站,突然看到一个广告,标题我记得很清楚,“大学生在校也能兼职月入过万”。

当时我也正处在迷茫状态,就点了进去,是一个教插画的职业学院,比较幸运的是,不是骗子公司,学院的老师很负责,我在线上认真学习了几个月,就能画相对比较简单的人物卡通头像了。

我们是在一个训练营里,我当时比较勤奋,最后还拿到了优秀学员的荣誉。老师按照事先约定,也帮我找了一些机构陆陆续续接单,开始还只是个位数的报价,但也好过没有,靠画画,我在大学也渐渐有了生活费。

有了这些成绩,我一度想毕业后成为全职插画师,但我妈看不上这份工作,她就希望我能找一个安稳工作。

最终胳膊拧不过大腿,我还是听她的话,在老家当地找了份银行工作,但插画这份工作我还是保留了下来。

我会在周末接单,除了机构给我派活之外,我还与淘宝上的一个商家合作成为签约画手,设计人物头像。

上班以后我一直与这家公司合作。时间长了,我与这个商家成了好友,我们之间也非常信任,只要有单,那边就会派给我。

虽然每个单价格都不高,但胜在量比较大,有时候最忙一个月能赚到上万,而且这个活儿也不像我想的那么不稳定,目前每个月固定的收入也在五六千。

为了不耽误主业,我把自己的时间做了「7-2-1」的分配,70%时间是“最简单难度最低”的单子,20%则是给“薪酬中等,接单难度也中等”的任务;10%则是最难但费用最高的单子。

周末是我最忙的日子,工作日没时间做的工作量,我也会推到周末,加上我平时花费也比较节俭,周末一整天都在画画,也没什么多余时间去消费。

毕业两年下来,主业和副业加起来,我已经有了20万存款。

我现在还在报班学习一种更高阶的插画类型,学费大概要2万,如果学会,以后开单的价格也会更高,副业的收入也会更多。

相比很多还在啃老的同龄人,还是小有成就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