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思考者张一鸣

来源丨燃财经(ID:rancaijingapp) 作者 | 林文龙 编辑 | 饶霞飞

5 月 20 日,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发布内部全员信,宣布卸任 CEO 一职。" 我决定卸任 CEO 的角色,放下日常的管理工作,作为公司创始人,聚焦到远景战略、企业文化、社会责任等长期重要的事情上去。"

谈及卸任原因,张一鸣明确表示,对自己去年的工作挺不满意的。" 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成熟管理者,我也不是很擅长社交,我更喜欢研究组织和市场原理来减少管理,喜欢自己上网、看书、听歌、发呆。" 但公司当下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到更好,他希望有比他更合适的人来改进日常管理,保障公司的健康发展。而新任 CEO,字节跳动联合创始人梁汝波是不二之选。

在张一鸣看来,持续的深度思考和大胆的想象是创新成果得以实现的基础。" 在毕业之后到字节成立之初,我自学了很多东西和思考了许多的问题,比如如何更有效的分发信息,如何把产品和技术结合,如何把公司当作一个产品来改进等。这些思考对字节跳动的创立发展都有帮助,而创业的经历又丰富和验证了思考。"

但他现在正在丧失这种能力,张一鸣表示," 我的签名档一直是喜欢发呆,我所说的发呆,不是放空,是自己思考一些非常无边无际和少有人讨论的点子。但在忙碌的工作中,越来越多的情况是,很多事情在现实中已经发生,但我并不知道。我感觉过去几年很大程度都在’吃老本’,比如,在 2017 年之前我还能保持关注机器学习技术的新进展,近三年已经没有太多学习了,我在头条、西瓜上收藏了很多专业视频和文章,但是断断续续的阅读,进展非常缓慢,在技术讨论会上也难以跟上进展。"

张一鸣曾多次强调,认知就是一个人或一个公司的核心竞争力。而思考是认知的重要来源。

过去一年,字节跳动遇到了很多麻烦,也要求张一鸣有更多的时间来思考。一位熟悉张一鸣的人士称,张一鸣卸任 CEO 的做法,并不让人意外。因为,张一鸣多次强调,要和优秀的人做有挑战的事。他如果认定一件事情很重要,但自己不擅长,就会把优秀的、擅长的人找来,一起做这件事,并做好它。

显然,梁汝波是张一鸣眼中更擅长当 CEO 的人。在内部信里,张一鸣说,"3 月份的时候,我在小范围讨论了(卸任 CEO)这个想法,并提议让汝波来接手 CEO 的工作,大家都非常理解和支持,同意了我的提议。"" 公司创立以来,从采购安装服务器,接手我写了一半的系统,重要招聘、企业制度和管理系统建设,很多事情是他协助我做的。未来半年,我们两个会一起工作,确保在年底时把交接工作做好。"

公开资料显示,梁汝波是张一鸣的大学同学,两人自 2009 年共同创办垂直房产搜索引擎 " 九九房 " 起,即成为长期创业伙伴。2012 年,梁汝波与张一鸣共同创办字节跳动。此后至 2016 年,梁汝波一直担任字节跳动产品研发负责人,负责早期多个重要产品和业务,包括今日头条、头条号、广告系统和用户增长系统等。

2016 年起,梁汝波负责飞书和效率工程,飞书作为一个企业沟通与协作平台,先应用于字节跳动内部,后对外开放。2020 年起,梁汝波负责集团人力资源和管理等工作,推动了字节跳动的组织建设和人才发展。过去一年,字节跳动全球员工数从 6 万人增长至 10 万人。

下一个会是谁?

北京星空时间创始人周自强发朋友圈称,以前做投资的时候,我们反复教育创始人要学会让贤,但新一代的创始人是不是让得太快了?

不久前的 3 月 17 日,拼多多创始人黄峥宣布卸任董事长,在去年 7 月 1 日,他已经卸任了 CEO。卸任的原因之一,是因为疫情等原因导致的外部环境的剧烈变化,加速了拼多多内部业务和管理的迭代。黄峥认为是时候逐步让更多的后浪起来塑造属于他们的拼多多了。

黄峥与张一鸣是同龄人,都是 80 后,黄峥生于 1980 年,张一鸣小一些,生于 1983 年。管理研究专家李丽称,新一代的创业者,更关心自我实现,对于牵扯精力过大又不能带来成长的事情,比如管理,大都持排斥态度。

此前,张一鸣曾在一档节目中提到了他屡次创业的原因," 成功与否并不是我屡次选择创业的根本原因,成就感才是,我希望每一次的成就感都要比前一次创业的成就感更大才好。"

目前,与他们是同龄人,又是创始人,还兼任 CEO 的互联网新贵,还有快手宿华和美团王兴,宿华出生于 1982 年,王兴大一些,出生于 1979 年。

那么,下一个卸任 CEO 的,会是谁呢?也许,王兴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王兴与张一鸣是龙岩老乡,也是朋友。在 2016 年底接受《财经》采访时,其中有一个问题," 王兴是你比较好的朋友。你和他的相似之处、不同之处是什么?" 张一鸣的回答是," 都比较有好奇心,也都爱信息。他的好奇心比我更大,知识面比我更广。但我比他更懂技术。我们看问题有时候角度不完全一样,我感觉他更系统,我更灵活。他对什么事都关心,而我觉得对我不重要的事情我就不那么关心了。"

一位接近王兴的人士说,王兴是一个极其重视思考和战略的人,在他看来,只要战略方向是对的,做事情就没有风险,谁来做都可以做成。从这个角度来说,王兴是否当 CEO,没那么重要。"CEO 要对业绩负责,王兴退出来,反而更有利于美团的发展。"

张一鸣其人

就如同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不同的人眼里,张一鸣也呈现出不同的样子。

2017 年,王兴在与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对谈时说,他和张一鸣两人父母的房子就差十几公里,甚至家里亲友还有相互认识的。但王兴与张一鸣是在 2006 年前后结识于北京。王兴对张一鸣的评价是理性,并认为自己没有张一鸣那样专注。

另一位老乡赖华对于张一鸣的专注也深有体会,他回忆,有一次,他去找张一鸣," 他正在打电话,打了一个多小时,看到我的时候,还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跟张一鸣聊天的时候,如果他脑子里在思考问题,就会经常走神。

但在更多老乡的眼中,张一鸣的主要形象是拘谨与不善言辞,参加老乡活动时,他总是很沉默。

前同事对此有不同的体会,梅花天使创投创始人吴世春曾回忆,张一鸣虽然说话不流畅,但思维清晰," 他技术很好,是那种大家都觉得很聪明的小伙子,一点就透。"

吴世春曾是张一鸣的领导,2006 年,吴世春和陈华一起创立了酷讯,张一鸣是酷讯的第一位工程师。

在 2012 年前后,两人还经常在微博互动,比如,2012 年 2 月,吴世春说," 创业期最需要有担当的人才。" 张一鸣转发," 还记得酷讯初创时候世春曾经说的,在创业公司吃亏是福。分享给大家。"

张一鸣不擅长社交,也不喜欢搞圈子。在业内的口碑,也两极分化。

2016 年,TMD 成为互联网新贵,在 2017 年的一次节目中,包凡问张一鸣," 你们会不会觉得你们是一个 Group,BAT 是另一个 Group?" 张一鸣的回答是,"Group 不是按年龄或年代来划分,用志同道合来划分比较好。我们年纪相仿,公司阶段也更接近,交流的话题也更多接近的,所以交流会更多一些。社交圈子可以这么划分,但阵营不是。"

在 2017 年的乌镇饭局中,张一鸣列席了 " 东兴局 ",与马化腾一起吃饭,但在 2018 年 5 月 8 日,张一鸣在朋友圈发了两张抖音的图,庆祝抖音 Tiktok Q1 在苹果商店下载量全球第一,配文对腾讯并不友好," 微信的借口封杀,微视的抄袭搬运,挡不住抖音的步伐。" 朱啸虎、包凡等人点赞,马化腾也不客气,评论称," 可以理解为诽谤。"

众所周知,字节跳动的崛起,是一部挑战史,目前,腾讯、百度、快手是其公开的敌人,阿里、美团和字节跳动虽然有合作,但也是竞合关系。

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对张一鸣评价不错,在 2018 年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张勇说," 在 80 后这一批企业家中,张一鸣还是不错的一个。" 张勇还说," 我比他大,跟他比我太老了。他能把企业在这么短的时间带到这个高度,同时产品创新力十足,确实不容易,值得我们学习。一个企业做一个好产品不难,难的是短时间持续创新。这需要很深刻的洞察力,以及果断。"

腾讯高级副总裁、微信事业群总裁张小龙的看法有所不同,在 2018 年腾讯员工大会上,张小龙有些演讲语录被流传出来,如 " 大部分产品都在欺骗用户,你做各种滤镜,你说‘记录美好生活’,但生活其实是不美好的。" 在外界看来,这是张小龙在暗讽张一鸣。

字节跳动会如何?

字节跳动是互联网新贵,无论从营收、用户数量,还是公司体量等角度来看,均已经是仅次于阿里、腾讯的巨头。而几乎覆盖了我们生活方方面面需求的产品,也大多由这三家公司打造。

按美团创始人王兴的说法,互联网一直在解决人的四大需求,分别是娱乐、信息、通信、商务。目前来看,做得最好的相关产品,就是淘系电商、微信和抖音了。

最新财报显示,2021 财年,阿里巴巴中国零售平台年度 GMV 达到 8.119 万亿元,较上年再增长 1.066 万亿元。用户方面,全球活跃消费者(AAC)超过 10 亿,其中 8.91 亿来自中国零售市场、本地生活和数字媒体及娱乐平台,约 2.40 亿来自海外。

最新数据显示,微信的月活跃用户数已经超过 12 亿,达 12.25 亿,已然成为我国互联网史上用户数量最多的应用,也是目前互联网最大的流量池。字节跳动则手握 6 亿日活的抖音,是目前国内仅次于微信的第二大流量池。

相比淘系电商和微信,抖音的发展曲线是最陡峭的。很多人想要探究字节跳动的成功密码,在内部信中,张一鸣说的很清楚," 我们有幸抓住了时代发展的机遇,基于机器学习技术在移动端和视频上进行创新与实践,取得了一些成绩。"

这个观点是一以贯之的,多年前,他就曾经说过," 历史上有很多沉闷的年代,如果我生于那个年代也做不了什么,因为整个格局、整个社会或者整个知识技术都是波澜不惊的。"

在张一鸣看来,跟不上时代的发展,就会被惩罚,比如,互联网上半场最重要的一个决策就是移动化。在所有团购网站里,美团在移动化上是最坚决、投入力度最大的,所以美团跑出来了。相反的例子是,百度转型移动端不够坚决,之后便从 BAT 中掉队,如今百度的市值,大约只有 AT 的十分之一。

在 2017 年,与包凡的对话中,张一鸣在复盘字节跳动的崛起原因时,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当初各个互联网公司都在围绕一些旧战场或过渡站场在竞争,没有往前看。现在看来,应用商店、PC、传统的搜索引擎业务等都是过渡战场,他们还是太迷恋旧的战场或者旧的事物。现在也是一样,他们倒回来跟头条竞争,是不是大家太没有想象力了?应该是往前看。"

无论如何,字节跳动的今天,是张一鸣亲手打下来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从 2012 年字节跳动成立以来,张一鸣的每一步,都走在深深的红海里。张一鸣在一次参加央视节目时说,在字节跳动创立的前一年半,其实整个业界没有这么看好。" 在我们第二轮融资的时候不是这么顺利,印象中,我应该一个月见了 30 多位投资人。我记得有一段时间说话太多了,后来都失声。"

今日头条跑出来后,腾讯曾推出了天天快报,试图阻击;抖音跑出来后,腾讯除了重启微视,还陆续做了十几个短视频产品,包括企鹅看看、闪咖等,围追堵截,但都未能成功。

如今,除了短视频和社交,在阅读、游戏、内容、搜索,甚至电商上,字节跳动与腾讯,都在交锋。

中国互联网公司都横着长,业务越来越多,边界越来越大。按滴滴创始人程维的说法,美国的互联网公司可以纵向发展,把单一业务做深做透,因为它们一出生就是全球化公司,可以做全球化的布局和发展。所以,美国公司横向发展并不多,就是多元化的诉求不是那么强烈,相对而言,中国互联网的不安全感更强,这个不安全感,有一部分是来源于国际化的不成功,越长越胖也是不得已。

字节跳动本来有希望跳出这个怪圈,张一鸣在 2015 年就开始布局全球化,并打造了中国互联网公司近年来最成功的全球化产品 TikTok。

大观资本创始合伙人韦海军曾经很兴奋的认为,字节跳动正在一步步成为全球生态级的企业,这对整个中国的创业者来说,都是一件利好的事情,也会带来极大的示范和加速效应。" 目前只有谷歌、Facebook、苹果等公司拥有全球生态,国内互联网与科技公司还在全球成长的路上。"

可惜,逆全球化的浪潮在去年达到一个新的高峰,TikTok 在美国、印度等国家受到打压,字节跳动的全球进程受到挫折,随后,张一鸣把眼光转回国内,相继加码电商、教育、游戏等业务,在旧战场中寻找新机会。

近年来,各大互联网公司互相挖人的新闻不断,业内人士称,字节跳动要做搜索,就去挖百度的人;要做电商,就去挖阿里、拼多多的人;要做社交或游戏,就去挖腾讯的人;与此同时,百度、腾讯等公司要做短视频,就去挖字节跳动的人,这本身就说明,人才是有限的,业务也没变。各个公司都在用旧人做旧事,说明现在的互联网在创新上是存在问题的。

张一鸣是互联网思想家之一,也是国内最好的产品经理之一,很多人期待,他卸任 CEO 后,能为字节跳动找到一条更有价值的发展道路,因为字节跳动有了新的路,也意味着中国互联网有了新的路。

参考资料:

《字节跳动没有朋友,张一鸣有吗?》,猎云网

* 文中李丽、赖华是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