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黑马实验室5周年:我们改变了什么?

黑马实验室承载着我们对创业者更深的承诺。我们希望创业者在获得认知升级的同时,得到资源和资本的加速。我们为每个创业者匹配最恰当的解决方案,让他发生改变。

1

你不是来学习的——从创业营到加速器

有人说, 来创业黑马开设创业实验室,已经成了很多早期投资机构的标配。这种说法对我们是很大的褒奖,虽然它有一点儿玩笑的意思。

这说明,我们5年前的设想基本得到了实现。

2015年左右,“双创”正接近高峰,创业营(包括我们的黑马营)这种创业服务方式非常受到大家的欢迎:平时百闻难得一见的企业家、投资人、专家导师就站在大家面前,创业者在获得商业新知的同时,还能与很多优秀的创业同路人一起迭代升级。不过,还是有一些创业者觉得“不解渴”,好像一个美梦,刚开始就醒了。我们想,我们要让创业者的梦继续,并且要让它成真。

怎么做呢?我们必须给这些导师,这些有经验有资源的企业家、投资人和专家,开发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产品,成体系,尽可能包涵他们所有的资源。

创业者接受的也不再是传统的“培训”,而是从认知到资源和资本的全面加速。我们和导师一起建造这个加速器,一个虚拟加速器,能够在一个公司最关键的发展阶段帮它突破瓶颈,实现升级,上一个大台阶。所以,我们的黑马实验室一开始就是围绕那些有特定行业经验、有企业特定发展阶段辅导能力的投资人导师开设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能提出 “让每一个创业者都有一次加速机会”这样的口号—— 黑马实验室是为创业者量身定制的产品;你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一个实验室能得到解决。

在这个意义上,黑马实验室输出的,除了课程和培训,还有产业加速和投后服务;我们的导师不是老师,而是给创业者提供专业服务的人。我们反复跟创业者讲,大家不是来学习知识的,是来谋求认知、资源以及资本升级的,是来寻求改变的,最重要的是发生改变。

黑马实验室在2015年底推出,受到了创业者的热烈欢迎。同时,我们过去的导师尤其是投资人导师,也都希望建立自己的实验室——不管是不惑创投还是梅花创投,成立实验室后,它们的基金募资金额都有显著增长,在学员中找到的优秀项目也越来越多。导师们在精准获取创业者用户的同时,他们的投资能力和投后服务能力也在黑马实验室这个社区化的加速器里得到了很好的磨炼。

5年过去了,黑马实验室已经开办60多个,累计加速创业者1778人次,成就了锅圈食汇、众能联合等诸多新“独角兽”项目。

2

明星导师和他们的学员

5年前,黑马实验室初创的时候,我们要先和导师讲,你应该怎么开设实验室、怎么辅导学员;还要跟黑马学员说,你应该选择上什么样的实验室。现在这些工作都不需要做了,因为这5年来,我们有了一批明星实验室导师和明星学员。

先说导师。最著名的是李祝捷、吴世春和卫哲。

不惑创投的创始合伙人李祝捷导师号称“中国TO B之王”,多年深耕企业服务和供应链领域,特别善于发现没被投过的“传统行业中的聪明人”。他在黑马开办实验室4年,为198位创业者提供了加速服务,投资实验室学员企业总金额超过5亿元。黑马明星项目锅圈食汇和众能联合,不惑创投都是最早的投资人。锅圈从A轮到D轮融资,李祝捷导师连续投资达3.5亿人民币;众能联合从A轮到C轮,他累计投资1.75亿元。

梅花创投的吴世春导师是中国投资回报最好的天使投资人之一。他已经开办了10期黑马实验室,为214位学员加速,直接投资其中23位,总金额近亿元。

嘉御基金的卫哲导师曾任阿里巴巴B2B总裁,给黑马实验室带来了更宽广的眼界,那些有可能做到100亿甚至1000亿市值的企业,才会进入他的视野,得到他的加速。

360集团的周鸿祎导师,分众传媒的江南春导师,天图投资的冯卫东导师,峰瑞资本的李丰导师,润米咨询的刘润导师,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导师……我们的明星导师,真的是不胜枚举。

至于明星学员,这里也举两个典型的例子。首先是锅圈食汇。创始人杨明超在郑州开过火锅店和烧烤大排档,2017年创办锅圈,意图让火锅食材走出饭店,进入“到家吃饭”的场景中,但是具体怎么做,他不清楚。从进入有“创业板猎手”之称的深创投集团执行总经理刘纲的“深蓝创业资本黑马实验室”开始,杨明超及其合伙人连续报名4个实验室,一个地方性食材连锁店,由此被升级为涵盖B端供应链和C端到家服务的“新消费独角兽”。从未接触过资本的杨明超,相继获得不惑创投、嘉御基金、天图资本等黑马实验室导师所在机构的投资,目前总融资额已经近30亿元,公司也按照导师的建议从郑州搬到了上海。杨明超对黑马实验室导师的评价是:“刘纲老师给了我另一个视角,从战略的角度怎么看这个行业、这个项目,把我们带到了一个新高度。李祝捷老师讲战术和策略比较多,他告诉我应该走哪条路。而卫哲老师讲的重点是效率,他给我们剖析2c、2b的商业原理,特别是他在阿里巴巴和外企的管理经验,对于我们提升组织效率帮助很大。”

另一个例子是众能联合。这家公司创立于2016年,主营高空平台设备租赁,总部在南京,业务网点遍及全国。创始人杨天利想通过互联网提升行业效率,但是囿于种种因素,这个行业很难用传统互联网方法整合。在李祝捷·模式进化黑马实验室和特劳特·战略定位黑马实验室,杨天利的困惑得到了探讨和解答,众能联合开始品牌化和资本化,先后获得源码资本、不惑创投等机构总计超过30亿元投资。

从黑马实验室走出来的明星公司还有很多,鲨鱼菲特、宝宝馋了、捷会易、聚杰微纤、新素食、易售、箱信、小熊U租、悠桦林…… 不完全统计,目前黑马实验室已经促成了80余笔、总额超过20亿元导师直投。

3

从实验室到平台

有一位黑马导师说:“所谓‘黑马实验室’,本质上是把创业培训、咨询和投资这三个行业打穿,做了一个跨界设计,让改变当场发生。”

如果只是评价黑马实验室,的确是这样。但是我们的野心很大,我们想把这个产品做成一个由与创业相关的各种机构和创业者共同建设、维护的创业服务平台,最终实现海量供给方和需求方的快速精准匹配。

跟这个目标相比,过去5年,我们只能说是做了初步的尝试。不过,从早期投资到后期投资,从互联网投资到产业投资,从投资机构到产业龙头上市公司,从大企业家到专家, 我们为创业者的升级、加速聚合了日渐丰富的资源,随着平台化战略的全面实施,创业服务机构和创业者各取所需的时代一定会到来。

同时,黑马实验室也正在从虚拟走向具体的城市,走向具体的物理空间,走出北上广,走到更多的产业城市群中,和中国的产业升级、数字化升级以及“双循环”国家战略结合在一起,真实地帮助城市和高新园区升级加速。

我们梦想建成中国最大的产业加速云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初期能接入100个城市,每年能服务1万家以上的中小企业和创业公司,这样,我们就能够成为改变传统产业、改变“小镇青年”命运的一家机构。

我们改变创业者,创业者改变世界。

▼扫码申请加入黑马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