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万卡车司机撑起一个IPO

来源:投中网(ID:China-Venture) 作者:王满华

福佑卡车有望成为国内“网络货运第一股”。

京东物流之后,它的公路货运供应商也要上市了。 

近日,福佑卡车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招股书,拟在纳斯达克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募资金额尚未公布,高盛、瑞银和中金公司担任联席主承销商。 

福佑卡车成立于2015年,以大数据和AI技术为核心构建智能物流系统,为上下游提供从询价、发货到交付、结算的全流程履约服务。 

招股书显示,迄今为止,福佑卡车累计货物交付量约为320万件,2020年营收近36亿元。根据投资咨询平台灼识咨询的数据,按2020年收入计算,该公司是目前中国最大的技术驱动型公路货运平台。 

目前公路货运行业头部玩家满帮、货拉拉均未上市,福佑卡车有望成为国内“网络货运第一股”。 

7年9轮融资,半数收入来自京东顺丰德邦

福佑卡车背后资本阵容可谓星光熠熠。 

2015年成立至今,福佑卡车共完成9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钟鼎资本、梅花创投、君联资本、经纬中国、普洛斯等众多知名机构。今年4月,福佑卡车签署了规模为2亿美元的E轮融资协议,投资方包括大湾区共同家园发展基金旗下实体、经纬创投、君联资本等。 

招股书披露,IPO前,钟鼎资本持有福佑卡车12.2%的股份,为最大机构股东,君联资本、中银、盈信资本、京东物流和经纬中国则分别持有9.4%、9.2%、7.3%、6.3%和5.2%的股份。 

福佑卡车定位是一家专注整车运输的科技物流平台。简单来讲,就是通过搭建一个智能物流平台将货主企业及卡车司机连接起来,货主在平台上发布需求,平台通过算法对下游运力进行订单分配,并把控整车运输的全流程。 

福佑卡车称,截至2021年3月底,约有90.6万名承运司机在平台注册,超58.1万名司机在平台完成订单,覆盖了中国所有城市,累计交付了约320万车货物。 

客户方面,主要分为两类,即KA托运人(重点客户、大客户)与SME托运人(中小企业)两类客户共有11174家,数量上看,其中SME客户为主要组成部分,其在今年3月底突破了10000家。 

尽管SME客户众多,但福佑卡车的营收主要来源仍是KA业务。根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及2021年第一季度,福佑卡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3.91亿元、35.66亿元、 11.83亿元,其中KA业务营收占比分别为98.9%、96.6%、89.7%。 

KA业务中,前三大客户德邦快递、京东物流和顺丰又占据了营收的大头。数据显示, 2020 年和 2021 年前 3 月 ,三大客户分别贡献了总收入的 55.8% 和 45.3% 。 

据福佑卡车在招股书中介绍,公司通常会与托运人签订为期一年的框架协议。换句话活,若一年期满后,托运人选择减少订单或是更换其他运输服务提供商,福佑收入将会骤减。 

福佑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拓展SME业务即是降低对KA业务依赖的一个尝试。 

2020年7月,福佑卡车拓展了SME业务。9个月后,该业务就贡献了总订单量的22.8%。这增强了福佑的信心,招股书披露,福佑将会把此次IPO募得资金的50%用于SME业务。 

但值得注意的是,与KA托运人相比,SME托运人的需求相对分散,营收上也就意味着更大的不确定性。此外,福佑要求对货物预付款的政策,对于现金流本不宽裕的中小企业来说并不算友好。 

像很多O2O企业一样,福佑财务上仍在亏损状态。2019年、2020年福佑卡车的净亏损分别为2.34亿元、1.16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净亏损5450万元,上年同期为亏损5016万元。 

福佑卡车在招股书中表示,随着继续发展业务,扩大地域,以及对技术基础设施进行投资和创新以及进一步扩大服务范围,公司的收入成本和运营支出将会持续提升,因此,公司扭亏为盈尚不明朗。 

万亿赛道遭机构哄抢,竞争者扎堆IPO

福佑身处的公路货运行业,无疑是个极其庞大的市场。 

中投公司的数据显示,按物流支出计算,中国的公路货运市场是全球最大的市场,2020年达到6.2万亿元人民币,到2025年,这个数据将增加到8.2万亿元人民币。 

这样一个万亿市场,资本自然不会忽视。据投中网不完全统计,仅过去半年,该领域的融资总额超50亿美元。 

除福佑卡车外,2020年11月,满帮宣布完成约17亿美元新一轮融资,由软银愿景基金、红杉、璞米和富达(Fidelity)联合领投,包括高瓴、纪源、光速、云锋、襄禾、Baillie Gifford、全明星、CMC、腾讯等在内的现有股东参与跟投。 

随后12月,货拉拉也宣布相继完成了由红杉中国领投,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老股东跟投的5.15亿美元E轮融资以及高瓴领投的15亿美元F轮融资。 

今年1月,滴滴货运完成了15亿美元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Temasek淡马锡、中信产业基金、idg资本、碧桂园创投、云锋基金等。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公司也在近期悉数被曝出有IPO计划。其中,满帮计划通过在美IPO筹资约15亿美元,估值在200亿美元-300亿美元左右;滴滴货运作为滴滴出行的业务之一,公司整体估值在700-1000亿美元左右;货拉拉F轮融资后的估值则超过100亿美元。 

三家计划上市的企业中,满帮与福佑的业务模式最为接近,区别于福佑卡车 “匹配+承运”的全流程履约,满帮则更像是一个线上撮合平台,平台本身不参与定价,而是由货主发布运输信息与期望价格后,等待司机线上沟通协商价格。 

盈利模式上,福佑卡车作为承运平台,主要靠赚价差,即向货主收取的运费与支付给承运人之间的差值。而满帮的主要收入则是向货主和物流商收取会员费,以及向货车司机收取的增值服务费(包括ETC服务、保险、维修汽配等)。 

此番两家企业接连递交招股书,将两种模式同时呈现在资本面前经受检阅,哪种模式更受到青睐,哪种模式走的更远,二级市场即将用钱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