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我进不去大厂,花38块钱买个工牌过把瘾”

来源丨中新经纬(ID:jwview) 文 | 常涛 闫淑鑫

最近,某互联网大厂工牌火了,甚至一跃成为年轻人身上的“潮流单品”。有人调侃:这个大厂的工牌简直就是他们的第二层皮肤,不然怎么会通勤路上、购物逛街、乃至旅游打卡,哪哪都能偶遇戴着这个大厂工牌的人呢?

但大厂是有门槛的。部分心生羡慕的年轻人选择跳过努力和奋斗,直接网上定做高仿大厂工牌,还因此诞生了专做大厂同款工牌、月销量300+的“四年老店”。

“有大厂工牌谁还看得见爱马仕?”

大厂工牌引发关注和讨论,并不是最近才有的事。早在2018年就有人在知乎发布话题,你怎么看杭州某大厂员工带着工牌逛街?

近期某新势力互联网大厂工牌引发巨大关注,则与网上层出不穷的段子有关系,甚至引发了网友脑洞大开。比如,员工炫耀自己带孩子去海底捞吃饭,结账的时候亮出自己的工牌,服务员愣了一下,最后减免一盘羊肉。又有人称,曾在一位小哥坐地铁过闸机时,无意中瞥见隔壁的人刷的不是交通卡,是工牌。

还有更高阶版本,比如,一个小伙将大厂工牌插进了ATM机里,一顿操作之后就从ATM机里取了一万元。比如,丈母娘本来要30万元彩礼,看到大厂工牌后,直接倒贴30万元。再比如有了大厂工牌,谁还看得见爱马仕啊!

这些调侃背后折射出的是这届年轻人择业时对互联网大厂的向往。相较金融等高薪行业,互联网员工拥有期权股权的概率更高。近年来,不少互联网大厂奔赴资本市场,一轮轮造富神话羡煞旁人。

招聘平台拉勾发布的《2020年互联网人才招聘白皮书》显示,2020年度中,互联网大厂在人才需求和投入上依旧势头迅猛,相比于2019年,字节跳动人才需求量增长66%,阿里巴巴增长65%,腾讯、美团、滴滴的涨幅分别为33%、31%、17%。从薪资来看,阿里巴巴平均月薪29440元,排名第一。字节跳动薪资涨幅12%,人才需求量及简历投递热度均排名第一,成为“涨薪最快最受欢迎”的大厂。

有网友认为,工牌是一家公司文化的体现,大厂员工喜欢展示自己的工牌,是企业自信的表现,“有些人是出于对这个公司的喜欢、崇拜、仰慕,带着都觉得是种骄傲。”据新华网(23.360, -0.20, -0.85%),2011年时任沃尔玛全球高级副总裁、中国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陈耀昌就表示,“作为公司总裁,我每天进办公室大楼也要刷卡。大家会直接叫我们的名字,不会说什么董事长什么的。这个工牌是我们的骄傲,而且我这个工牌我到今年11月的时候就会标一个‘5’,因为我来中国工作五年了,未来我的希望就是这个号码越来越大。”

但不是所有的大厂员工都这么想。“一般走出园区我就摘掉工牌了,更不会戴着去逛街,感觉是种束缚。”北京某人工智能大厂员工说,“大厂员工太多了,我们都是螺丝钉,你只看到大厂的好,没看到大厂的996。”也有大厂员工称,“有时候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经常下班就忘记摘。”

进不去大厂,我做个工牌过把瘾还不行吗?

一心炫耀也好,一时忘记也罢,不可否认的是,大厂工牌在段子手们脑洞大开下火出圈了。有网店卖家也从中嗅出了商机。在一些电商平台和二手交易平台上,都不乏叫卖大厂工牌的卖家。

中新经纬记者实际体验发现,在电商平台上,只需要提供姓名及生活照,就可以花钱定做一个大厂工牌。以某新势力互联网大厂工牌为例,卖家报价150元一个,3个起包邮,下单当天就能做好。

该卖家称,最近指定要该大厂工牌的人比较多,现在店里的现货已经没剩几个了,而卖完这几个可能会涨到260元一个。

“这种材料不好搞。现在(卖工牌)算违规,(平台)不让上架了。”不过,上述卖家称,他们还能继续做,“要多少,付钱,我们办,就这么简单。”

同样是大厂工牌,卖家盼盼(化名)报价远低于小杰。“单个35元,包设计、PVC双面印制、卡套绳子,绳子默认纯色的,印制需要再加3元,1-2天能做好。”盼盼称,最近看到大厂工牌比较火,才跟风做了这个。

一家已经营业4年的店铺专门定制各大厂工牌,月销已达300+,80元一个。卖家表示,只需要提供生活照、姓名和花名即可,“做出来的和真的一样”。

律师提醒:买大厂工牌玩玩可以,但做这些事犯法!

针对工牌引发的讨论,有些大厂也进行了回应。例如,字节跳动文化官方公众号“字节范儿”发文回应称,字节工牌并没有那么多特殊功能,最特殊的在于个性化的工牌照以及数据线挂绳。至于为何字节跳动的同学总是戴着工牌?文章称,除了忘记摘,不少同学确实习惯于随时佩戴工牌,即便在离开办公楼时。仅在北京,字节跳动就有39处办公点,办公楼之间的通勤便成为常态。若是搭乘穿梭车,大家需要向司机师傅出示工牌;若是选择溜达着通勤,也不会刻意摘下工牌。

“在一些年轻人看来,大厂工牌隐藏的信息很多,比如社会地位、收入以及素质较高的交际圈等。此外还可能意味着一些隐性福利,比如免费丰盛的午餐。这些都是大厂工牌引发热议的原因。”劳动法专家、中银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杨保全接受中新经纬记者采访时说。他认为,如果定做大厂工牌纯属为了娱乐,对公司没有伤害性,那么这种行为并不违法。

但杨保全同时提醒,如果利用定做的高仿工牌,假冒公司职员身份,去骗取一些合作、优惠、实际利益,或者做一些有悖公序良俗的事情,这样做对公司是有损害的,也是违法的。

“一般企业的工牌会印上企业logo,而这些logo一般都被注册成了商标。定做高仿工牌,如果是为了娱乐,没什么问题,但如果定做这些工牌的商家出于商业目的,则构成侵权。”杨保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