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罢免“印度太子”后,63岁的孙正义后继无人

来源: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 作者:小满 编辑:尹磊

19岁时,还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读书的孙正义,给自己立下了这样的人生规划:

“无论如何,20多岁的时候,正式开创事业、扬名立万;30多岁的时候,至少要赚到1000亿日元;40岁的时候,为干出一番大事业,开始出击;50多岁的时候,成就大业;60多岁,交棒给下任管理者。”

现年63岁的孙正义,掌舵着年净利润(2020财年)高达4.9879万亿日元的软银集团,而他本人的最新身家也达到了416亿美元,位居日本首富。

扬名立万、成就大业、赚够1000亿日元……这些写在青春狂想里的人生目标,如今已经一一实现。

对于孙正义来说,寻找一位合适的接班人,成为了自己往后10年面临的重要课题:

“最难的是选接棒人,最初设想的是60岁的时候锁定接棒人的人选,如果可以,60岁并不是直接隐退,现在医疗技术也这么发达,如果自己健康,即使到了70多岁、80多岁,我还是想以另一种形式,比如软银集团会长等形式,继续参与着。”

孙正义的接班人必须具备这样的条件:“能够共担使命,非常关注科技,还必须懂融资。”

其实早在7年前,孙正义就曾为自己确立了一位接班人:曾长期担任Google欧洲运营副总裁的印度人尼科什·阿罗拉。

为了让新加入的阿罗拉能够顺利接班,孙正义甚至将追随自己多年的软银总管宫内谦,从副总裁直接降为了普通董事。

但最终,这场雄心勃勃的接班计划,只进行了两年就彻底流产。

2016年,阿罗拉被迫请辞软银总裁的职位,这也让时年58岁的孙正义真正看清了自己的内心:

“我曾考虑在我年满60周岁时交出我的CEO位置,但现在觉得我还是有点太年轻了,还有精力继续我的工作。”

01软银:走出漩涡中心

近日,软银集团发布了2020年财报,业绩实现了大幅提升。

截至2021年3月31日,软银的净销售额为5.6282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32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4%,归属于软银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9879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948亿元)。

这不仅创造了日本企业的盈利记录,也让软银一举成功超越微软,成为了继苹果和沙特阿美之后,全球第三大最赚钱的公司。

在隔天召开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孙正义说:

“两年前虽处于摸索阶段,但(作为投资公司的)结构已经形成。对我而言确实有很多遗憾,比如对WeWork、Greensill和Katerra的投资失误……在很多方面我们还缺乏系统性的投资方法,这些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

孙正义的“自我检讨”并非空穴来风,仅仅在一年前,软银集团交出了自1994年上市以来的最差成绩单:年度营业亏损高达130亿美元。

2019年,软银旗下愿景基金的88个投资项目中,有多达50家公司的估值出现下滑。

其中,愿景基金重金投入的Uber和WeWork出现大幅亏损,WeWork及其三家关联公司估值下降46亿美元,Uber的估值更是直接下降了52亿美元。

在总结财报时,孙正义表示向WeWork投资数十亿美元之举是极其“愚蠢的”。

2020年突然爆发的新冠疫情,更是直接加重了软银集团的营收危机。

为挽救软银股价,软银出售了高达4.5万亿日元的资产进行股票回购,与此同时,孙正义还向多家银行质押了多达60%的软银股份。

即便如此,孙正义还是展现出了乐观主义者的本色:“愿景基金遇到的困难就像小孩子的游戏,和上一次危机相比,我现在像从上面向山谷底部望去,在情况变好之前,我们会努力活下去。”

一年后,孙正义果然如愿挺过了危机。

软银不仅抹平了去年的债务窟窿,甚至还创造了盈利新高,这得益于愿景基金投资项目的密集IPO。

2017年5月正式成立的愿景基金,是由孙正义和沙特公共投资基金等机构联合发起,目前一期、二期共投资了125家公司。

去年全球央行的集体放水,愿景基金乘势为软银创造了6.29万亿日元的年度投资收益。

这其中,最大的一笔投资回报来自于韩国版阿里巴巴Coupang,软银在这家公司中持股近40%,获得了245亿美元的投资回报。

去年8月,软银曾注资13.5亿美元的“贝壳找房”,在赴美上市后股价一路飙升,11月股价达至最高峰时,给软银带来了高达375%的投资回报率。

到了年底,美国餐饮外卖平台DoorDash又成功上市,孙正义再次获得了约110亿美元的盈利。

近年来,愿景基金开始在中国密集投资,从自如、满帮,到滴滴自动驾驶、字节跳动等企业,都获得了来自软银的资金支持。

愿景基金财务主管纳夫尼特·戈维尔在财报会上表示,这些来自中国的独角兽企业,都是“巨大价值有待释放的大手笔投资。”

就在日前,叮咚买菜宣布完成3.3亿美元D+轮融资,由软银愿景基金领投。

至此,叮咚买菜累计融资金额达10.3亿美元,有消息称,叮咚买菜预计最快于今年赴美上市。

成功度过疫情时期的财务危机后,软银正在实现全面复苏,孙正义甚至谦虚地表示,去年5万亿日元的利润“并没有成就感”,计划还将进一步扩大投资。

伴随着孙正义野心不断扩张的,是他已经年过六旬的年纪。

自“储君”阿罗拉被废后,孙正义也罕见地再次提及接班人的问题。

熟悉软银内部政治的人都知道,在权力即将交接的时刻,总会掀起一阵阵狂风巨浪。

02阿罗拉:太子覆灭记

1968年,尼科什·阿罗拉出生在印度北方邦。

由于家庭种姓地位并不高,所以想要出人头地,阿罗拉的选择并不多,在当医生和工程师之间,他最终选择了后者。

从印度工科大学毕业后,21岁的阿罗拉拿着一张单程机票,只身前往美国求学,那时候他全身只有100美元现金。

和许多初来美国的人一样,阿罗拉寄宿在朋友家里的沙发上,他一边求学,一边打零工赚取生活费。

毕业后,他先是在美国一家投资公司工作,后来加入了刚成立不久的谷歌,正是在这里,他结识了自己的“伯乐”:孙正义。

孙正义后来回忆道:“阿罗拉是一个很顽强的谈判者,我通过谈判了解了他的实力。看他谈判时的眼神和肢体动作,我就觉得这个人不简单。”

在加利福尼亚的日式餐厅,孙正义第一次正式邀请阿罗拉加入软银,并承诺他将会以后接替自己,成为软银集团的权力核心。

结果,这一盛情邀请被阿罗拉婉拒。

后来二人在洛杉矶再次相遇,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孙正义,这次为阿罗拉开出了总额300亿日元的天价合同,最终才成功将阿罗拉收入麾下。

对于印度人尼科什·阿罗拉来说,前往位于东京汐留的软银总部工作,不仅需要过人的业务本领,也需要平衡人际的灵活手腕。

显然,阿罗拉把一切都想得太过简单了。

阿罗拉正式加入软银后,公司公布了新一期的人事名单:

阿罗拉以代表董事的身份就任副总裁,原先副总裁宫内谦被降为了普通董事,刚刚成为董事的财务总管后藤芳光,以及战略官藤原和彦都被直接剥去了董事职位。

在公司内部看来,这样的人事安排,完全是为了让阿罗拉坐稳二把手的位置,但孙正义却遭到了后藤和藤原的直接“逼宫”。

后藤芳光质问道:“如果公司需要我,那么我会全力以赴。如果不是那样,请直言相告,到时候我就走自己的路。我想一直为软银和孙先生效力,但是如果这是我的一厢情愿,那就没办法了。”

这让孙正义感到了巨大的压力,对于软银集团来说,后藤和藤原都是拼杀多年的老臣,他们如果离去,软银必然会受到重大打击。

与此同时,阿罗拉带来的外籍管理层和软银本部元老之间的重重矛盾,也逐渐摆上了台面。

在宫内谦等一众元老看来,阿罗拉不善于和人交流,需要进行决策时“经常见不到他,即使见到了也不会认真听你讲话”。

2016年1月底,孙正义收到了一封发自美国的举报信。

信的内容是软银集团的多位股东,集体指控阿罗拉涉嫌内幕交易,要求软银对其进行调查。

原来,阿罗拉在2014年9月加入软银以后,没有卸任美国“银湖伙伴”投资公司的高级顾问。

巧合的是,银湖也投资了中国的阿里巴巴,而软银正是阿里巴巴的第一大股东。

2015年1月,阿里巴巴的股票突然暴跌20%,但在此之前,银湖却抛售了所持有的阿里股票,避免了巨额损失。

信中表示,从银湖的操作时机来看,在两家公司同时任职的阿罗拉有内幕交易的嫌疑,其所处的重要职位,很可能让他事先知道这一系列的事态。

随后,软银委托了两家外部律师事务所,成立了特别调查委员会对此进行内部调查,并在最终完成了数百页的调查报告。

关于报告的内容,软银集团从未对外披露,只是轻描淡写地表示“这份报告毫无价值”。

在软银为阿罗拉“洗脱嫌疑”的同时,阿罗拉也正式与软银宣布告别。

加入软银的两年时间里,阿罗拉拿走了2亿美元的高额薪酬,他也成为了全球收入最高的公司高管之一。

他说:“在软银,孙正义让我帮他寻找将来事业的种子。我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以我自己的方式,当然跟他不一样,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我一直在做自己该做的事。”

这场短暂的“交接”风波过后,软银内部很少再有人谈及阿罗拉。

孙正义众望所归的继续领导,他也不再动60岁完成交接的念头,软银这艘列车也重新步入正轨。

03孙正义:野心没有边界

日本佐贺县鸟栖站附近的无番地,这里是孙正义出生的地方。

为什么叫无番地?

因为这里是非法占用土地,每家每户都没有门牌号。

当地居民长期住在简陋的棚屋里,空气中时常弥漫着牲畜和猪食的味道,孙氏一家就靠养猪为生。

每到夏天,这里散发的气味浓度都会增加数倍,即使路过都会觉得恶臭难当,而孙正义就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

上初中时,父亲孙三宪做起了弹子房和消费信贷生意,没想到一举成功,从此一家人搬到了北九州,过上了富足的生活。

在升入高中不久,受到父亲的影响,孙正义也暗下决心:“一定要成为企业家。”

一次偶然的交流之旅,让孙正义坚定了前往美国读书的信念,还没等到高中读完,他就递上了退学申请,踏上了前往加州的飞机。

关于孙正义的在美国刻苦求学经历,在被人们的加工中不断神化,如今已经变成了励志鸡汤的经典案例。

比如:他两年读4000本书、高中读了三个星期就跳级毕业等等……

孙正义本人如此描述中那段时光:

“在大学里,可以不夸张地说,没有一个人比我学习更用功。吃饭的时候都是右手拿书,左手拿叉子,那时就想,要是能用双眼看着吃,一定会更好吃。”

在努力读书的同时,孙正义每天还要逼自己构思一个新发明,虽然只会花费五分钟时间,但坚持的力量,让他最终积攒了250个发明之多。

后来,他以1亿日元卖给佐佐木正的“有声电子翻译机”,也正是这250多个发明中一个。

在掘到人生的第一桶金后,孙正义回到日本,在1981年正式创立了软银,意思就是软件银行,当时公司的主营业务是推销套装的软件。

后来软银全面转型为投行的重要原因,自然少不了孙正义押宝阿里巴巴带来的巨额收益激励。

新世纪刚刚开启,在北京市东方广场的UT斯达康总部,马云第一次见到了孙正义。

在此前,刚刚拿到500万美元高盛投资的马云,已经拒绝了38家想要入股的投资商。

两个人原本计划1个小时的对话,只进行了6分钟就被孙正义打断,他激动地对马云说道:“我决定投资你的公司,你要多少钱?”

马云先是吃了一惊,然后缓过神来说:“我没有打算问你要钱啊。”

就这样,马云拒绝了孙正义的投资计划。

虽然吃到了闭门羹,但孙正义依然不愿意放弃,20多天后,他亲自邀请马云前往日本商谈软银注资的事宜。

最终,在孙正义的盛情之下,马云同意了软银投资3500万美元,这是此前高盛投资的7倍之多。

回国后,马云又觉得3500万太多了,又“砍价”砍到了2000万美元。

截至今日,软银对阿里巴巴依然持股25.9%,价值高达将近1500亿美元。

在今年的财报会上孙正义表示,阿里巴巴股权占软银净资产的43%,软银愿景基金一期和二期占净资产的25%。

如同不断膨胀的资产数字,孙正义的野心也没有边界。

早在2010年,孙正义就拿出了一份长达133页的PPT,这其中包含着他耗费6年时间研究的300年愿景规划。

在孙正义的规划里,信息革命将引领300年后的人类未来进程,而软银的使命,就是“致力于增加人类的欢乐”,要在这300年期间,成为“引领人类信息革命的领军企业”。

为什么是300年?

孙正义十分仰慕日本幕府时代的志士坂本龙马,作为日本存在时间最久的政权,德川幕府在历史上持续了265年,但最终被坂本龙马推翻。

而孙正义的愿望,就是要建立一家比德川幕府存在更长久的企业。

他说:“企业是有可能超过我的寿命继续存在的。所以从创业的第一天我就想,必须要打造比江户幕府更长寿的企业。国外有很多持续时间超过300年的组织,就像东罗马帝国一样。所以我觉得自己也可以做到。”

虽然只有一米五的身高,但孙正义的锐气和野心从不输给任何人。

无论是学生时代,还是创业时期,他一直都是彻底忠于自我的判断,为达目的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软银的总部曾经多次更换地址,目前驻扎在东京汐留地区,和美国希尔顿集团旗下的顶级酒店 Conrad Tokyo在同一座大楼里。

今井康之被称为软银的“销售三剑客”之一,他曾经向孙正义提议:“软银现在也壮大了,是不是可以考虑建一栋总部大楼?”

但孙正义的回答让他觉得万分意外:

“我是不会建那种东西的,为什么要建总部大楼呢?那不是自己给自己的公司设定边界吗?软银的边界今后会越来越广,即使建了大楼,很快就会满得装不下的。”

听了这番话,今川康之觉得异常失落。

但是后来细想想,他说:“这确实也符合孙先生的个人风格。”

在孙正义接受的最近一次采访中,接班人的问题依然悬而未决。软银接下来的300年大计,他还没有找到接棒的第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