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水滴上市之际,换个角度理解“社会企业”

来源:泰合资本 作者:蒋科

5月7日,水滴公司(NYSE:WDH)正式登陆纽交所。这也是泰合资本服务过的众多顶尖企业中又一家成功IPO的公司。

成立9年来,泰合资本协助了一家又一家怀有远大理想的公司快速成长,同时也见证了许许多多企业家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开辟新赛道。在此过程中,我们不断总结、迭代自己的认知与思考,以求用实实在在的交易能力、研究能力和赋能能力陪伴他们走得更远。

下面这篇文章,即是泰合资本管理合伙人蒋科写在水滴上市之际的一篇随笔。与诸位分享这些感悟,以及他对社会企业及保险领域的新思考。

社会企业何以获得越来越多的系统性优势?

水滴是一家企业价值和社会价值并重的公司。

在一家公司上市时,它的商业价值往往会被大书特书,而在水滴IPO之际,上述两种价值的聚合反而值得被强调,因为这是绝大多中国企业今天还不具备的,也是其长远企业发展和投资价值的一个重要动因。

伟大企业的成功与延续,背后往往都是必然性和偶然性的结合,缺一不可。必然性决定了事业的前提条件是否具备,而偶然性常常指向了差异化与不可复制性。

水滴是一家年轻的公司,但已经快速发展成为了中国最大的独立保险平台,其中的必然性来源于中国健康险和补充医疗支付体系的巨大需求和快速发展,以及移动互联网化带来的技术进步;同时水滴也业已成为了一家出色的社会企业,这是偶然性的来源,也是在时代大势下水滴的差异化优势所在。

今天,社会企业的价值正在快速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企业的ESG属性在发达国家的资本市场已经成为Alpha的一种来源。我想这并非仅是商业伦理或是投资者声誉的表面原因引致,更多源自于当正负外部性逐渐被监管力量和消费者行为内化到企业的收入/成本结构中时,ESG企业将获得越来越多的系统性优势。

水滴筹从创立至2020年末,已经帮助超过170万的患者完成了370多亿元的医疗资金筹集,影响了超过3.4亿人的捐款群体。水滴将利他主义机制化、组织化,不仅为病患、捐赠者、医疗体系创造了价值,也同时反哺了水滴的商业成功。在中国最大医疗筹款平台的基础上,长出了中国最大的独立保险平台。这是难以被复制的路径。

这来自于创始人的初心。沈鹏儿时烧伤住院所目睹过病友看病难的经历,加之父辈作为中国最早一批保险业者带来的耳濡目染,很早就在他心里种下从事保险的发心和利他主义的种子。若非这些经历,可能他在离开美团之后的创业选择不会是这个方向,又或者不是以筹款互助的方式切入,又或者无法吸引如此多优秀同时又被利他主义所打动的人才与合作伙伴。

这个初心从未被水滴和沈鹏忘记,这一点殊为可贵。我们自己也有体会,在2020年初的疫情中,泰合和水滴一起向全国免费派发了10万份在线问诊,并且共同资助了清华大学疫苗开发的课题。在这些过程中,水滴多年来积累的高效组织体系、流量储备、品牌背书以及数据化能力,使这一切得以发生。

当然,在保险赛道,社会企业这一点更加显得特别。人寿保险和殡葬是世界上唯一事涉“生老病死的生意”(Marketing Death),这对于商业要素的影响和其他行业有着本质的不同。

成为商业和利他主义的平衡者

很多人常常会挑战水滴慈善和商业的双重身份,但其实从人寿保险诞生的第一天起,这一点就一直存在。泽利泽(Viviana A. Zelizer)在《道德与市场》中记述,美国第一批保险机构大多都是由慈善互助机构转型而来,第一批保险代理人都是由牧师和传教士转型而来,全产业从慈善机构向纯商业企业的转型从未也不会彻底完成。因为纯粹的商业组织和纯粹的慈善组织,其两极都无法有效解决当前社会面临的问题。而社会企业提供了一种新的范式。

诚如墨顿(Robert C. Merton)所言,人寿保险提供了一种制度层面结构的原型,与此同时,商业和利他主义的目标,难以避免地造成了两者内在的需求矛盾和期望之间的持续张力。

水滴在过去、在未来也会继续遇到这样的挑战,但历来伟大的保险公司都是经历了这条路径才得以更好地发展。例如,水滴保险很快就渡过了早期依赖水滴筹贡献流量的阶段,而发展出了第三方流量和复购自有流量并重的格局;水滴也主动关停互助业务并且将用户完全免费地转为保险用户。这些都是平衡与融合商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的课题挑战,但也更好磨炼了公司的能力、积累了经验。

这引出了水滴的另一个特点,水滴是一家快速迭代、战斗力极强的公司。

我们服务保险科技赛道以来,已经见证了四、五代保险科技企业模型的更迭,从最早的纯平台电商模型到后来的MGA模型,到基于微信社交流量的模型,到基于短视频流量的模型,再到借鉴联合健康的HMO、PBM模型。水滴从中间时段切入保险赛道之后,也捕捉了后续的每一波机会,这得益于公司快捷反应能力和能打仗、善打仗的组织能力,我想这些离不开沈鹏从美团带来的优良经验与文化。

如何看待保险科技的未来?

在我们看来,由于政策监管的不同,中国的保险科技公司未来还需要继续探索自己的道路,我们以一横一纵两种模型发起展望。

所谓横,亦即拓展资产类别。从意外险到健康险,从短险到长险,这还只是产品的拓展,但保险作为国民财富管理和配置的一个资产类型,未来还有更大的延展空间。面对愈发同质化的流量来源,除了用精益化运营继续提升效率外,未来更多的效率提升可能会来自于给用户更多资产类型的选择,从而提升前效转化和后效留存。再进一步从宏观角度看,如果说现在保险科技处在红利的中段,那么资管新规推出以来,下一个十年的系统性结构性机会已经展开,而保险天然是其中的重要参与者。

所谓纵,亦即产业链的延展。向上游,流量的来源拓展最终还是会回归到ABCG上(Agent、Business、Consumer、Government),在扩展2C流量和配合地方政府推出惠民保的同时,向代理人端、团险端的拓展一定会成为题中之意;向下游,借助保险作为医疗补充支付的重要手段,延展医疗和药品的支付控费体系,并通过或轻或重的模式掌控医疗服务光谱体系的一部分供给,迎接更大挑战的同时也一窥更大的产业链价值。

这些并不是痴人说梦,上一代保险科技的代表众安在横与纵上都已迈出了脚步;可以看到,水滴也已在这些方面展开了布局。其实早在2019年我与沈鹏的一场长达数小时的深度对话中,他所提出的水滴四阶段愿景都已包含上述方向。创始人心怀清晰的发展愿景,加之团队出众的战斗力,两年之后,水滴第一阶段愿景——“成为百亿美金价值的保险科技公司”已然在实现的路上,相信他们后续的每一步也都值得期待。

泰合资本管理合伙人蒋科:水滴上市之际,换个角度理解“社会企业”

泰合资本管理合伙人蒋科:水滴上市之际,换个角度理解“社会企业”

再次祝贺水滴迈入发展新阶段。在成就未来商业领袖的征途中,泰合资本愿与更多渴望创造独特价值、渴望用商业力量改变世界的企业家并肩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