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被嫌弃的35岁中年人?

来源:吴晓波频道(ID:wuxiaobopd) 作者:巴九灵

人生不期老,华发谁能避。感此惜壮年,壮年少为贵。

——鲍溶《秋思》

 

孔夫子说他自己的人生轨迹是“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如果在当下,可能“吾十八而上大学,三十五而失格(失去资格)”更符合实际。

前阵子,合肥市发布了一项住房摇号的规定。其中提到,合肥市市区范围内登记购房人数与可售房源数之比大于等于1.5的楼盘,要通过摇号的方式进行销售。

而摇号得坚持刚需购房人优先的原则。房地产企业需要提供30%以上的房子用于刚需购房人选房,另外70%的房子给非刚需的购房者摇号。

那么,什么样的购房人算刚需购房人呢?

有一条标准是购房人的年龄在35周岁以下。

合肥市《关于新建商品住房公证摇号公开销售有关事项的通知》

如果你的年龄在35周岁以上,即使在合肥市没有房,也不属于刚需购房人。

当然,路并没有堵死。35岁又想买房的人,还可以参与剩下70%房源的摇号。

只不过,从政策中可以明显看出合肥对35岁以下年轻人的偏爱,因为他们能贡献更久的税收。

买房对年龄的限制可能是某地的个例,但落户对年龄的限制就比较常见了。

比如,深圳的在职人才落户政策,有一项标准是全日制大专35周岁以内;

杭州的人才引进落户政策,要求全日制大专学历者年龄在35周岁以下(不含35周岁),在杭落实工作单位并由用人单位正常缴纳社保;

天津的技能型人才落户政策,要求年龄在35周岁以下并持有三级技能证书(具有更高级的技能可放宽年龄要求);

成都,35周岁以下的普通全日制大学专科学历毕业生,可在成都东部新区、近郊区落户……

互联网从业者有这样的段子:程序员35岁被优化之后可以去送外卖;产品经理可以去开滴滴;运维工程师可以做淘宝;市场专员可以卖保险。

网友对互联网从业者的调侃

其他行业的人同样面临35岁危机。许多招聘文案的任职资格会提到年龄不超过35岁,高校招聘青年教师、公务员考试,也都要求年龄不超过35岁。

招聘平台上的招聘文案

对中国人来说,35岁成了一道槛,稍不留神就会被奔涌的后浪拍倒在沙滩上。

对年龄的限制从何而来?

一个可能的诱因是公务员考试。

1994年6月,人社部发布《国家公务员录用暂行规定》,其中第四章第十四条规定,报考国家公务员,必须具备的基本条件是:年龄为35岁以下。

*2019年11月,中组部修订《公务员录用规定》,明确报考公务员的年龄要求为十八周岁以上,三十五周岁以下。

此后,这一标准被公务员以外的职场不断引用,逐渐成了一个社会规则。

比如,有网友在“人民网(16.650, -0.27, -1.60%)领导留言板”上询问兰州文理学院招聘博士对年龄的限制,甘肃省人社厅做出回复:该省全面实施事业单位公开招聘制度较晚,2011年以前一直参照招录公务员设定的年龄条件招聘事业单位工作人员。

2011年以后,用人单位有了一定的招聘自主权,招聘条件一般为本科及以下不超过30周岁、硕士不超过35周岁、博士不超过40周岁。

这样设置招聘条件主要考虑到:

◎干部队伍年轻化。优化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学历、年龄梯次结构。

◎与养老保险政策有效衔接。甘肃省的养老政策为:参保人员养老保险缴费年限累计满15年以上,符合规定的退休年龄和其他条件的(男性年满60周岁,一般女干部年满55周岁、女工人年满50周岁),可办理退休(职)手续并按月领取养老金。

以50周岁退休计算,缴满15年养老保险,需要女工人在35周岁入职。

一个原因是人类智力体力的自然规律。

通常认为,智力体现了大脑对外界刺激的理解、评估和反应的速度。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智力会逐渐衰退。

在体力方面,据腾讯体育统计,在1947-2010年之间,由于体能下降、伤病的原因,NBA球星的平均退役年龄小于31岁。

不同时期NBA球员结束职业生涯的年龄一览

还有一个原因,则与我国的劳动力结构有关。

从1998年大学扩招以来,每年高校毕业生的人数都在创出历史新高——今年高校毕业生总量预计将达到909万人。

图源:兴业证券图源:兴业证券

中国长期以来的人口红利,让企业习惯了优中选优的用人方式,而要承担家庭责任的35岁职场人士往往败给无事一身轻的年轻人。

35岁危机,难道无解吗?

有种办法是加强立法。

1967年,美国出台《就业年龄歧视法》,禁止对40岁及以上者的就业歧视。

该法规定,如果雇主在招聘、解雇、晋升、裁员、报酬、福利、工作分配及培训等方面,因为年龄原因而歧视老年雇员,是非法的,并可能被起诉。该法适用于雇员达到20人以上的所有雇主,包括州、地方政府及联邦政府。

*一些特种职业除外,如军人、联邦执法人员、飞行员和空中交通管制员、森林或国家公园的护林员或消防员等。

因此,在美国找工作,并不需要进行“年龄披露”。年龄属于个人隐私,简历上通常只需要标明教育背景和工作经历。

对欧盟国家来说,欧盟理事会于2000年11月27日通过了《关于建立就业与职业平等待遇总体框架的第2000/78/EC号理事会指令》,旨在反对工作场所基于残疾、性取向、宗教和年龄的歧视,要求所有欧盟成员国在本国的法律中实施。

2006年德国和英国先后颁布相关法律,对雇佣场合发生的年龄歧视进行规制。

除了采取积极有为的立法措施,解铃可待系铃人。

年轻的劳动力结构催生出35岁危机,那么当劳动力结构发生变化时,35岁危机也会得到缓解。

中央财经大学人力资本与劳动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人力资本报告2020》显示,1985-2018年间,全国劳动力人口(包括学生)的平均年龄从32.2岁上升到了38.4岁。

*劳动力人口年龄定义为男性16至60岁,女性16至55岁。

中国大陆地区劳动力人口的平均年龄

国家统计局每年都会发布《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2008-2019年,农民工的平均年龄从34岁上升到40.8岁。

无论是《中国人力资本报告》还是《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都说明年轻劳动力的供给不是无限的。

当劳动力人口的年龄逐渐上移,35岁危机也将得到缓解。

“人不会永远年轻,但永远有人年轻”。这句话的重点以前是后半句,以后会是前半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