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跌倒华为,吃饱苹果

出品|虎嗅(ID:huxiu_com) 作者|Odin Asgard

苹果又一次把华尔街吓坏了。

先前我们提过,苹果在2020年的疫情里逆势增长,把一众不看好分析师的脸都打得老肿。在2021年第一季度,苹果业绩再创出历史新高;在疫情渐渐缓和、以及最大对手华为受到限制的情况下,一众分析师对苹果新一季度也相当看好,本来估计最多会出现32% 的巨大增幅。

但没想到仍然是低估了苹果的吸金能力。

在2020年第二季度,苹果再创历年第二季度的业绩新高,并创出了自2012年以来的最高增长率。

惊人的增长率

先来看看概况;苹果在这年度,所有关键的业绩指标均超出华尔街预期,几乎可以说是毫无死角。

营收高达895.8亿美元,而由于毛利和运营利润也达至新高,所以苹果本季度的盈利能力也同样创出第二季度的历史新高。历史新高并不吓人,吓人的是营收金额已远高于前年(2019年)的第一季度,而毛利润和运营利润,更高于去年(2020年)的第一季度。

要知道苹果历年的第一季度(九至十二月),属苹果最旺的一季,往往一个季度就占了苹果全年营收大约40%;而每年的第二季度(一至三月)业绩,往往就会大幅下滑,出现约40% 左右的环比下跌。

可是苹果这一季度的盈利能力,居然比去年的旺季还要赚钱。

苹果历年业绩(2012~2021),请注意这里仅罗列第二季度的业绩。

关于苹果的利润率,有两点相当值得一提。首先,苹果的毛利率,在2012年以降一直相当稳定地保持在38%~40%,但今年却出乎意料地飙升4.2%,突破40% 的大关。其次是先前Odin曾提到,苹果近年研发支出激增,一直挤压著其运营利率;但没想到本季度的利润率止跌回升。

荣耀的赵明曾说,中国硬件公司综合硬件净利润率能够达到5%的公司,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但苹果的硬件毛利率已进一步增长达到36.1%,而运营利率高达30.7%。

想象一下,苹果的吸金能力有多可怕。

苹果历年业绩同比(2012~2021)

更惊人的是增长率。从上图可见,在2012年以降,苹果的增长明显放缓,近年虽然重拾增长动力,但仍然只是10~20% 左右的同比增幅。不过,本年苹果营收增幅达到53.7%,运营利润增长达114%。这个增幅是自苹果在2012年以来,最大的一次增幅。

为什么苹果这一季度实现如此惊人的反弹?我们先前提到,去年1~3月全球各地分别爆发疫情,所以去年同期苹果的业绩其实不算很理想,特别是iPhone业绩更出现同比下降,逼使他们急忙在二月发出盈利警告。但本季全球疫情开始缓和之外,消费市场略有改善,使业绩出现大幅增长。

另外,还有两个原因:苹果各项业务的大爆发,以及大中华地区的快速增长。

各项业务大爆发

首先我们看看苹果各项业务的表现。

苹果历年业绩(2012~2021)(百万美元),请注意这里仅罗列第二季度的业绩。

第一个关键,在于iPhone业绩大幅反弹(上图),增长率高达50%,是2012年以来最高的增幅。为什么iPhone突然在本季度大爆发?库克在财报里归功于5G的换机潮 (I do think that the 5G cycle is important)。Odin无法判断5G对iPhone销量有多大影响,但估计我们先前提到iPhone 12延期,也会一定程度上使iPhone的销量旺季,往后略为延后,导致本季度iPhone 12的销量大爆发。

但更有趣的情况,是iPhone的销量和平均售价。

iPhone历年销量与平均售价(2012~2021),请注意2019年以后的数据,均基于IDC的报告。

在苹果发表本季度财报不久,多家调查机构也发表了本季度智能手机销售数据,IDC预计iPhone销量约5520万台,同比增长50.4%;而Canalys预计增幅较低,约为5240万台,同比增长41%。Odin以较乐观的IDC数据作为基础,计算iPhone的平均售价;尽管IDC的基数较高,但本季度的iPhone的平均售价竟然高达868.44美元,是iPhone发表以来的历史新高(上图蓝线)。

库克在财报会议里曾提到,本季度最好卖的iPhone,仍然是中端的iPhone 12,但他表示高端的Pro系列,需求依然强劲,从上述iPhone售价数据看来,Pro的需求真的相当惊人。苹果本季度的毛利率大幅提升,看来也与高端手机卖得太好有莫大关系。

iPhone、iPad和Mac历年业绩同比,请注意这里仅罗列第二季度的业绩。

可是,尽管iPhone大卖,但iPhone的营收仍然仅占苹果53.5%,以往的“iPhone依赖症”并没有复发,个中最大原因,是Mac和iPad的销量也同时大爆发(上图)。

要知道近年Mac和iPad的业绩并不太理想,但我们曾提到去年疫情爆发后,在家上学和办公的需求激增,导致电脑和平板设备销量大爆发。与此同时,去年苹果发布新版的M1芯片版的Mac发布后叫好叫座,但销量要到这季度才进入高峰期,也进一步促使苹果的业绩增长。

至于近年备受华尔街关注的两大增长业务:服务与可穿戴,相比之下就没有这么亮眼。服务板块还好,今年的营收已接近170亿美元,吸金能力不但可以与十年前的iPhone相比,而且每季度还在保持15%~20% 的环比增长幅度。

可穿戴历年业绩同比(2016~2021),请注意在2017~2019年的数据被记录为“其它产品”。

问题在于可穿戴业务。苹果在2016年推出AirPods,旋即大受欢迎,成为苹果业绩增长的另一重要引擎。可是,自从进入2021年开始,苹果的可穿戴业务开始明显放缓;尽管本季度的可穿戴业务收入,仍然高达78.36亿美元,但增长已由早年的双位数字,回落至单位数字。

早前有消息指出,苹果已感到AirPods增长放缓,所以调低了产量;此外也一直有消息指出,苹果正在准备推出一款廉价的AirPods。从这个角度看来,真无线耳机野蛮增长时代快将过去,还在纠缠于耳机市场的安卓厂商,看来不得不提早准备。

中国与海外市场

苹果本季度快速增长的另一关键,在于大中华地区。

苹果在不同地域的历年业绩(2012~2021),请注意这里仅罗列第二季度的业绩。

从上图可见,苹果在本季度也是各地开花,全球爆发性增长。增幅最大的亚太地区,录得94.2% 的增幅,而增幅最小的北美,也录得34.7% 的增幅。

无疑,苹果在全球各地开花,固然与疫情放缓有一定关系,但当中更值得注意的是大中华地区。

虽然亚太地区增长同样急速,但毕竟体量太小,难以与大中华地区相比;虽然苹果在大中华地区业营收,仍然比北美和欧洲等已发展国家要小。毕竟Odin也曾提过,苹果在去季开始已扭转近年在大中华地区的劣势,恢复增长。大家还记得Odin去季说过,苹果在2021年第一季度业绩超出华尔街预期接近80亿,而这80亿就出自大中华地区的业绩,从下滑转为增长。

苹果在不同地域的历年业绩(2012~2021),请注意这里仅罗列第二季度的业绩。

苹果在本季度进一步扭转大中华地区的跌势,从去年同比 -7.5%,激增至今年的87.5%,凭空为苹果增加了82.73亿美元的营收。而苹果本季度总营收895.84亿美元,增长312.71亿美元。本季度大中华地区的营收,仅占苹果营收不到1/5,但营收增长幅度,占了苹果本季度营收增长的1/4以上。

大中华地区增长急速,除了是因为去年中国疫情爆发,导致苹果去年在大中华地区的业绩不振,另一个重点,同样也是众所周知的华为。去季我们就曾提到,华为在9月受限后销量急跌,跌倒了华为,吃饱了苹果。

在这季度也是一样,但情况更为特殊。

数据整理自:安乎都护府长史

Canalys今天发表的中国手机市场占有率里,iPhone在大中华地区的销量为1200万台,虽然同比激增49%,但仍然比不上vivo、OPPO和小米。从另一个角度看,由安乎都护府长史在早前发表的“中国手机市场2021年3月零售挡位情况”看(上图),去季度苹果在中国主要抢去华为在4000~5000元档位的手机市场,而在今季则抢去华为最高端的5000元以上手机市场。

那是怎样的情况?5000元人民币约为770美元,而8000元人民币约等于1200美元。换言之,为什么本季iPhone的平均售价大幅度上涨?为什么苹果的毛利率突然飙升?估计华为无力守护大中华地区的高端市场,而其他国产手机也无力填补空缺,结果全被苹果收割。

从这里可见,大中华地区的80亿美元增长,很可能均来自高毛利的高端设备。

One more thing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现金流。

早前高调宣布要造车、但又表现出有很多现金造车的小米,他们的期末现金流约为1130亿人民币。

苹果历年期末现金流(2012~2021)

库克在财报里表示,本季度苹果“仅有”830亿美元(约5380亿人民币)现金流,同比下跌了11% 左右(上图);与此同时,苹果宣布会推出900亿(约583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方案。但另一边厢,苹果在物业、厂房及设备的投资上,资金同比增长5%,但增长算不上很明显(下图)。

苹果历年在物业、厂房及设备的投资(2012~2021)

苹果很明显有资金造车,但钱都拿去做回购,而没有要烧钱的迹象。他们真的要造车吗?仍然是一个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