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X分钟看电影”:全网200万粉丝,一分钱也没挣到

作者|常涛  来源|中新经纬 (ID:jwview)

“我们该怎么办?”在一个影视短视频创作者群里,不时有人跳出来发问。电影解说账号“悬疑MOVIE”创始人刘传也在这个群里,每每看到这样的疑惑,他总要焦虑一会。“大家都在观望,这件事虽然与自己切身相关,但我们没有能力解决,只能等一个结果。”

刘传口中的“这件事”与最近备受关注的影视剧二次创作侵权有关。即将结束的4月,包括行业协会、视频平台、影视公司、明星艺人在内的多机构群体先后联合发布倡议,抵制网络短视频侵权现象,引发舆论广泛关注,影视短视频背后的创作者也被推至台前接受外界的打量。

一条“X分钟观影”短视频是如何生产出来的?短视频二次创作者靠什么挣钱?他们如何看待近期爆发的短视频版权矛盾?中新经纬记者近日对话刘传,试图从他身上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影视剧剪辑工作台,受访者供图

“15分钟的短视频要做两天”

刘传的入局时间并不算早。

2019年8月,有门户网站电影频道编辑工作经验的刘传注册了以讲解悬疑、惊悚类电影为特色的短视频账号“悬疑MOVIE”。目前,包括抖音、B站在内,“悬疑MOVIE”全网粉丝量接近200万,其中抖音粉丝130万。

说起为何要做电影解说账号,刘传表示主要有三点考虑。“首先自己对电影非常熟悉,也喜欢这个行业;其次是用户对电影解说或电影短视频化有很大的需求;最后是自己一直想拍摄、制作电影,电影剪辑、解说是相对低门槛的创业方式。”

刘传目前有一个五人小团队,分别负责文案、配音、剪辑等工作。据刘传介绍,他们做的电影解说视频视频时长一般在10分钟到18分钟之间,如果发在抖音上,往往会剪切成三到六段来发。而制作一条这样的电影解说短视频,五个人需要工作两天。

“悬疑MOVIE”目前基本上保持着两天更一次的频率。“每次找电影大概需要三四个小时,有时甚至需要半天时间,找到电影需要从头到尾看一遍,然后还要搜集电影的相关素材,包括一些花絮,进而形成自己的观点,并在脑子里捋清楚文案的逻辑。接下来才是编写文案、配音、剪辑等工作。”刘传介绍,“最后呈现出的视频看上去很简单,但其实操作起来相当麻烦。要最大限度降低用户对电影的理解门槛,而且要讲得跌宕起伏,让用户有获得感。”

将一部120分钟甚至时间更长的电影,变成仅有十几分钟的短视频,他们一般会进行哪些操作?刘传透露,一是把电影故事浓缩一下,二是加一些背景,三是加一些简明扼要的点评。“电影解说视频是远不能替代电影原片的,很多用户是看了电影解说或电影剪辑视频,才去看原片的。”刘传说。

短视频平台重度用户小莉向中新经纬证实了刘传的上述说法。“近期看的几部电影都是被‘X分钟看电影’之类的视频安利的,感觉这种更像是一个旅行指南,没有人会因为看了旅行指南就不去目的地旅游了,除非这个旅行指南本身是一个避坑指南。”

“靠平台补贴养活团队”

目前影视短视频创作或剪辑账号的变现方法无外乎做广告、直播卖货、有偿传授技巧等。不过刘传称,虽然“悬疑MOVIE”在全网有200万粉丝,但他不仅一分钱也没挣到,还要偶尔买一些流量做推广。

“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找到太好的变现模式。”刘传说,“比如教别人如何剪辑、解说电影,是忽悠人的。只能说一些皮毛,运营、文案等不是靠教就能学会的。比如在解说途中做广告,非常生硬,我也不愿意做。直播带货来说,是针对强人设的,我们还是一个内容账号,而且粉丝量级还没达到。所以至少在抖音,目前没有盈利,就看着粉丝一直在涨,做我们喜欢做的事挺好。”

刘传透露,目前他们团队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头条、B站等平台的补贴。“每个月补贴加起来能有几万的收入,刨掉支出以后就不赚钱了。我们团队还是看得比较长远,凭自己爱好长期做,粉丝积累起来,我们还是希望能做原创的视频节目。”

“版权争议我们无力解决,只能等一个结果”

刘传之所以立志做原创视频节目,是因为目前影视剧二次创作、剪辑遭遇到了猛烈的版权侵权挑战。“我心里一直有版权的焦虑,我希望尽快把版权的问题解决掉。”刘传说。

最新的消息是,4月28日上午,国家电影局网站发布消息称,近日,针对部分影视行业协会、影视公司和演员等倡议的抵制短视频侵权问题,国家电影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保护电影版权是维护电影产业健康良性发展、激发创新创作活力、推动电影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

针对当前比较突出的“XX分钟看电影”等短视频侵权盗版问题,国家电影局将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全面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安排部署,配合国家版权局继续加大对短视频侵犯电影版权行为的打击力度,坚决整治短视频平台及自媒体、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未经授权复制、剪辑、传播他人电影作品的侵权行为,积极保护广大电影版权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此前4月23日,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等国内超70家影视传媒单位,以及500余位影视从业者联合发布倡议,抵制网络短视频侵权现象。4月9日,包括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在内的53家影视公司、5家视频平台及15家影视行业协会发表首份联合声明,宣布将对网络上针对影视作品内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行为,发起集中、必要的法律维权行动。

刘传也承认目前电影解说短视频或影视剧剪辑存在版权争议,但他认为创作者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首先,创作者没有能力和渠道解决这个问题,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比如我的账号做了两年,共解说了100部电影,这100部电影可能涉及几十家电影公司,依靠我们团队几个人是无法去沟通和解决的。其次,创作者没有动力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从商业模式上行不通。我花10万去买一个电影的版权,最后做出来带来的收益可能仅有500块钱。没有人愿意去做这个事。”刘传说。

刘传认为,多机构群体联合抵制短视频侵权实际上是长视频平台的防御战。“短视频平台不仅严重分流长视频,还改变了用户的娱乐习惯。我认为还是要形成一种导流模式,怎么让电影、电视剧片段在短视频平台上巨大的播放量,导流到长视频平台。事实上,短视频平台是很多影视剧重要的宣发渠道,一些新上映电影甚至在短视频平台开通官方账号,通过传播短视频吸引观众。”刘传说。

目前对于如何平衡版权所有人与二次创作者之间的关系,业内已有颇多讨论。北京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常务副院长张平接受中新经纬记者采访时认为,保护影视版权没毛病,但也要为二次创作留有空间。如果在创作中需要引用他人在先作品,也要符合著作权法有关合理使用的要求,并注明出处加以说明。

《著作权法》指出,为了介绍评价某一作品或说明某一问题而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发表的作品,属于合理使用,不构成侵权。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则进一步解释了“合理使用”的标准,即应遵循“三步检验法”的原则:第一步,只能在特殊情形下作出;第二步,与原作品的正常利用不相冲突;第三步,没有不合理地损害原作品权利人的合法权益。

张平认为,在法律上可以尝试扩大著作权集体管理机构的权限,引入延展代理,也可以用版税机制,即不用事先获得授权,但使用别人的作品后就需缴纳版税等方式让权利人的投资得到回报。

此外,张平还提到了一种模式。“还可以鼓励著作权人开放授权,比如软件的开源许可,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多年前提出的版权自助许可模式,这些开放许可模式有利于版权作品的流通,当然这些许可都是在著作权人自愿的基础之上,类似于现在有些作品传播时附上的打赏功能,著作权人为了广泛传播可以采取明码标价的方式。”

赵占领也认为,短视频账号与著作权人合作比较困难,因为双方处于不同的地位。与此同时,长视频著作权人维权短期内也难以看到效果。“起诉短视频账号,这些创作者可能最后没有执行能力,而且不可能起诉所有的创作者;起诉短视频平台,因为‘避风港原则’(平台在收到侵权通知后删除相关侵权内容即可免责),只有在个别情况下才会追究平台的法律责任。”

在短视频平台未采取进一步行动前,刘传表示仍会坚持更新。“我们按播放量赚取平台收益,没有更新,就没有收益,更没法养活团队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刘传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