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挡不住了:51岁李一男杀入造车!

来源丨投资界(ID:pedaily2012) 作者丨刘博 苏舒

下一个造车的大佬出现了。

投资界多方核实,曾一手创立小牛电动的李一男,已投身造车大军。一位接近李一男的VC/PE圈人士对投资界透露:“男哥正在造车,只是他个人比较低调。”

更多的细节显现出来。最近,江苏牛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江苏牛创”)收购了北汽新能源常州工厂。经过层层穿透,江苏牛创背后的掌舵者正是李一男,这家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新能源汽车研发和销售。

“我起起伏伏的人生,如同过山车一样”。这是李一男人生的真实写照。15岁考进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后来加入华为,27岁就坐到副总裁位置,李一男一度被视为任正非的“接班人”。然而世事无常,李一男离开华为后经历了创业、职业经理人、投资人等多重角色的变化,还曾身陷囹圄。目前,李一男在梅花创投担任合伙人一职。

关于造车,李一男多少有一些渊源:当年他一手创办了小牛电动车。今年以来,造车江湖风起云涌,一位位财富自由的大佬前赴后继造车,李彦宏、雷军、程维.....而最新消息称,周鸿祎也要下场造车了。

51岁李一男,加入了新造车运动

又一位科技新贵投身造车。

投资界独家获悉,曾一手创立小牛电动的李一男,已投身于造车大军之中。一位接近李一男的知情人士对投资界透露:“男哥正在造车,只是他个人比较低调。”

投资界就此消息联系了梅花创投方面,目前李一男仍在该机构担任合伙人一职。梅花创投表示,对于李一男造车消息不予回应。

实际上早在去年9月,就有传闻称李一男的新能源汽车项目已经启动,团队规模有一百多人。今年3月,一度传出小牛电动收购北汽新能源常州工厂的消息,但被小牛电动CEO李彦否认,“这个跟小牛电动没有关系,属于误传。”但根据最新消息,北汽新能源常州工厂仍会被李一男收购,只是收购主体变为江苏牛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江苏牛创”)。

天眼查APP显示,江苏牛创成立于2020年12月3日,注册资本5000万美元,杨敬一为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方卿任监事。该公司控股股东为Niutron Technologies Group Limited,持股比例100%。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新能源汽车整车销售、换电设施销售、汽车零部件研发制造等。

透过天眼查进一步发现,杨敬一目前共任职包括江苏牛创在内的4家公司,其中包括常州牛创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常州牛创”),该公司第一大股东、最终受益人便为李一男,持股比例59.41%,而方卿同样在常州牛创担任监事。

由此可见,尽管江苏牛创公开信息中并未出现李一男的身影,但经过关联,可以判断该公司背后的掌舵人即为李一男。

那么,李一男为何会选中北汽新能源常州工厂呢?

作为国内新能源汽车的长期领跑者,北汽新能源却在去年遇到了困境。今年1月29日,北汽新能源母公司北汽蓝谷发布业绩预告称,预计2020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为60亿-6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亏损62亿-67亿元,该亏损额已经超过公司上市以来的盈利之和。

与此同时,江苏发改委前不久发布的一则通知中,也曾针对北汽新能源常州工厂等车企产能利用率持续多年偏低的问题点名批评。不过,北汽新能源的生产制造技术仍处于头部梯队。因此,联手北汽新能源常州工厂或是李一男的最佳选择。

也许是因为与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交情颇深,长期耳濡目染,李一男的新能源汽车项目据悉也将采用增程式技术方案。据36氪去年报道,李一男的首款车为SUV,定价在20万元左右。

当然,增程式电动汽车也有其独特的优势所在。与纯电动汽车相比,增程式电动汽车的续航里程更优,可以解决消费者对于新能源汽车的里程焦虑焦虑问题;此外,相对于结构复杂的插电混动型汽车,增程式电动汽车没有复杂的传动系统,可以进一步降低车辆因为复杂的结构所发生故障的可能性。

时间回到2015年6月1日,李一男骑着刚刚出厂的小牛电动车,在751北京时尚设计广场亮相。当时,站在台上的他,声称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创业。如今,51岁的李一男应该是违背了自己的“承诺”,很快就要带着“四个轮子”的新作品出现在聚光灯下。

从天才少年到入狱

  他的人生如同过山车一样

无论创投圈还是科技圈,“李一男”这一个名字都并不陌生。

15岁考进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天才少年”李一男的标签自此传开。1992年,李一男还在读研究生二年级就得到了进入华为实习的机会,毕业后便正式入职华为。

李一男在华为的升迁速度就算到现在,仍旧无法被超越。两天升任华为工程师,半个月升任工主任工程师,半年升任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两年被提拔成华为公司总工程师/中央研究部总裁,27岁的李一男,成功坐上了华为副总裁的位置。

自此,李一男成为外界公认的任正非“接班人”。在职华为的7年时间里,华为市场营收从4.1亿狂增50倍,达到了200多亿元,而李一男几乎是全程参与了华为的关键节点。

但少年成名,也成就了李一男的不可一世。在最风光的时候,李一男迫切地希望摆脱华为的光环,所以离开也成了必然。

2000年,世纪之交,李一男离开华为,用股权折价兑换了1000万的设备创立了港湾网络。任正非为李一男送行,既是为这位华为曾经的太子践行,更重要的是确实叮嘱李一男不要和华为“对着干”。后来证明,任正非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李一男最终还是走上了和华为“对着干”的道路。尽管港湾网络成立之初一直安稳地扮演者华为代理商的角色,三年时间内营收额升至10亿元。但李一男也急于摆脱华为带来光环,港湾网络开始和华为“抢食”。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在华为的“围剿”中,港湾网络落败,李一男重新回到了华为。回归华为副总裁的位置,李一男却不再享有副总裁的权利,甚至连办公室都变成“透明”。

自此,李一男开始频繁更新履历,从华为副总裁到百度CTO,再到中国移动CEO,甚至后来去了金沙江创投当合伙人,李一男停不下脚步,却逐渐从“天才”的神坛跌落,消失在外界眼中。

小牛电动车让李一男回到了聚光灯下。最初的“小牛电动车”商业计划书却没能打动投资人的心,随着李一男的加入,牛电科技(以下简称“小牛”)迅速受到资本市场的热捧,“华丽的职业背景,强大软硬件技术能力。”李一男成为了投资人口中最合适创业的人选。

“创业者”李一男似乎又迎来了顺风顺水的阶段,可这一次却如同过山车一般从高处急速下滑,顶峰的快感一瞬即逝。

李一男在一年之内组建了核心团队,挖到了出身KKR的李彦,甚至于很多互联网大厂员工慕名跳到小牛。

2015年儿童节,也正值李一男45岁生日之际,小牛第一款车N1发布。站在发布会舞台的聚光灯下,李一男说道,“我起起伏伏的人生,如同过山车一样。”。转而又笑笑,像是自我安慰一般说道:“只要有足够的任性与执着,即便是到了我这样的年纪,依然有无限的可能。”

然而两天后,李一男在深圳机场被带走,罪名是在金沙江创投期间的“内幕交易”,被判刑两年六个月。

李一男锒铛入狱,一时风光无限的小牛也逐渐沉寂。2017年12月,李一男刑满出狱,却再也回不到小牛的最初的位置。第二年,小牛上市,李一男站在远处,看着这个曾经带有自己印记的企业敲响了纳斯达克的上市钟声。

一个个大佬前赴后继造车

  挡不住了:还有几家大公司在内部讨论

这段时间,造车似乎成了中年男人们的一剂精神“春药”。

李彦宏率领百度先行进场。今年1月11日,百度与吉利控股强强联手,官宣组建一家智能汽车公司,百度也将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正式进军汽车行业。随后,集度汽车有限公司在3月2日正式成立,法人为夏一平,原摩拜单车联合创始人兼CTO。

紧接着,雷军高喊“为小米汽车而战”杀入赛道。3月30日,雷军正式宣布小米进军智能电动汽车。“这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重大的创业项目。” 在4月6日的直播中,雷军还向外界勾勒了小米汽车的大致轮廓——定位中高端,价格大概在 10-30 万区间;轿车或SUV;但要3年后发布。

程维与滴滴也不甘落后。据《晚点 LatePost》此前报道,滴滴开始启动造车项目,负责人是滴滴副总裁、小桔车服总经理杨峻。目前团队已经开始从车厂挖人,但尚未明确滴滴造车的具体形式和路径。投资界就此曾向滴滴方面求证,对方表示官方不予回应。

科技大佬们造车的脚步远未停下,李一男绝不是最后一个。最新入场的有望是360创始人周鸿祎。

昨日上海车展揭幕后,周鸿祎低调现身哪吒汽车展台。随后,有媒体曝出,360筹划造车已有一段时间,正在和合作伙伴哪吒汽车进行最后的敲定。据悉,360在2020年年初就已将造车事宜提上议事日程,现在该项目组约有10名人员。对此,360方面回应称:“无可奉告”。而手机厂商OPPO也筹划杀入造车。

对于眼前这般景象,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成为“智能汽车全新的春秋时代”。他此前表示,过去五年中国大概累计有300家左右新造车企业,今天还有10家左右。“未来5-10年全球造车企业会缩减到10家主体汽车企业。”据他透露,还有好几家大型公司内部讨论,没有到立项阶段。

看着电动车今天的火爆状态,经纬中国则并不意外。捕获了理想、小鹏两家造车新势力,经纬中国一直坚信智能电动车肯定是下一个十年,将对人们生活产生巨大变革的领域。随着电池成本的快速下降和电动车量产规模提升,临界点预计会在2022-2023年到来,届时将实现电动车与燃油车的全生命周期平价。

“就像智能手机带动了消费电子产业链的黄金十年,智能电动车将引领一条更庞大的新汽车工业。”

眼下,所有人都在争抢一张入场门票。不知下一位宣布造车的大佬,又会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