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贝壳40亿?是安居客的正义,还是姚劲波的算计?

科技自媒体 / 互联网那些事

阿里刚被开出182亿天价罚单,姚劲波后脚就呼吁“对贝壳找房罚款40亿”,并称已掌握贝壳“二选一”实锤。在反垄断大潮下,此消息一出,迅速引发热议,作为安居客的实控人,姚劲波此举,究竟是出于正义?还是对老对手贝壳的算计?抑或背后另有隐情?

01,“宿敌”之争,趁势发难?

一切争论,到人为止,此次事件也不例外,安居客是58同城旗下房产中介平台,58创始人姚劲波是实控人,贝壳找房是另一家著名房产中介平台,其创始人左晖一手缔造了链家神话,尽管贝壳和安居客盈利方式有差异,但都做着房产中介生意,而且,这几年以来,安居客和贝壳更数次对簿公堂,是业界公认的“宿敌”。

罚贝壳40亿?是安居客的正义,还是姚劲波的算计?

正因此,姚劲波对左晖的此番发难,才被很多网友理解为,是趁国家反垄断的热度,打着公平正义的幌子,行打压竞争对手之实,那么,真相究竟是怎样?贝壳真的是冤枉躺枪吗?

早在2016年,上海链家(贝壳的母胎)就因不规范经营被上海住建委调查,链家创始人左晖更是公开道歉并公布整改措施且对12名涉事的管理层员工做出降职等处分才最终平息了舆论风波。

2017年,姚劲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有过一句著名发言:“中国这么大,为什么一定要有个敌人呢?”,如今,我想最适合回答这个问题的,便是姚总自己吧。

2018年4月,贝壳找房正式上线,是为链家从中介转型做平台生意的标志,当时,为了打造贝壳的“公平公正”形象,左晖为打消市场对链家“即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顾虑,宣布链家自家旗下产品,也不能在贝壳平台上享受任何特权。

2019年,安居客诉贝壳找房盗用其6万张房源图片,索赔9000万,贝壳不紧不慢,反诉安居客,并要求58安居客赔偿1个亿,不过此事后来也难觅下文。但姚劲波跟左晖的梁子也算结下了。

罚贝壳40亿?是安居客的正义,还是姚劲波的算计?

2020年,热播大剧《安家》强势霸榜各大卫视收视榜单,有心的观众赫然发现,明明姚劲波的58同城和安居客才是安家的首席战略内容合作方,但播到后面,出现了一个“不速之客”,没错,贝壳找房也通过层层关系成了该剧的内容植入广告赞助商,连营销都充满了电光火石之味,毫不相让,也是奇观。

2020年,有关贝壳的明显有违市场公平竞争的报道,层出不穷,包括但不限于利用房主与购房者信息差,人为操控房价,高价挖其他公司(姚劲波投资的公司赫然在列)墙角,垄断市场“二选一”。

罚贝壳40亿?是安居客的正义,还是姚劲波的算计?

图源:楼市晓声

不过,扒完了贝壳的“黑料”,你们以为安居客就能全然无恙?不谈58同城上令人眼花缭乱的难辨真假的招聘信息,就单说58的安居客,随便一搜,关于房源真实性的质疑声就从未断过。

罚贝壳40亿?是安居客的正义,还是姚劲波的算计?

回到本次事件争议的焦点垄断上面,如果回溯过往5年,我们即便不能认定姚劲波的58有垄断之实,但至少其种种行为也难掩垄断排挤之嫌。

据公开资料,2018年6月,彼时链家的贝壳找房刚上线2个月,58安居客CEO姚劲波就发起了一起惊动业界的全行业真房源誓约大会,当时参会的有世联行、同策地产、21世纪不动产、中环地产、58控股公司我爱我家等,堪称“反贝壳联盟”。

不过好景不长,2019年4月,21世纪不动产首先携全国6000家门店大举倒戈贝壳,成立不到一年的反贝壳联盟名存实亡,彼时怒火中烧的姚劲波开始了对21世纪不动产的“封杀”。4个月后,中环地产又反水,与贝壳找房达成深度合作,全国近3000家门店又进了贝壳的腰包。姚劲波真的,令58封杀“接贝者”,这大约是“二选一”在房屋中介行当最早的雏形。

再后来,世联行和同策地产也退出了反贝壳联盟,姚劲波终于发现,到头来,千亿乃至万亿级的中介市场,只剩自家的58系在跟左晖的链家系做对抗。在令吃瓜群众不解的同时,也徒生一丝悲壮的味道。

到这里,我们大抵能看出,安居客也好,贝壳也罢,在彼时的发展壮大过程中,或多或少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谁也不能说自己没有“黑历史”,而这一次,姚劲波的主动发难,更像是一次为安居客上市前的造势。

为何姚劲波力推安居客冲刺IPO?从58的负债规模与安居客的年报数据中,或许能找到答案。

02,58同城跌落神坛!

作为中国最大的在线房产平台与最大的新房及二手房在线营销平台,安居客光环背后,皆是隐忧!

罚贝壳40亿?是安居客的正义,还是姚劲波的算计?

还没完全从58退市阴影中缓过来的姚劲波,其第一大心病是安居客高居不下的负债率,据公开资料,公司因负债率高达92.74%,负债总额飙到了133.9亿元,还被北京市住建委约谈。

姚劲波的第二大心病则是安居客的收入来源单一,以2020年财报为例,安居客总营收80.524亿元(仅为贝壳的12%),其在线营销服务收入为78亿,营收占比超过了96%,反映出安居客仍依赖传统的流量端口收入,没有找到业绩突破口(增长点)。

罚贝壳40亿?是安居客的正义,还是姚劲波的算计?

此外,近几年,安居客母净利润也出现浮动,尤其2020年,净利润下降近4亿元,降幅达6%。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加剧了姚劲波的焦虑。

为了拓宽业务面,提升收入水平,安居客迫切希望能从单一的在线营销服务供应商朝开放型房地产交易服务平台转型,而后者,恰恰就是贝壳模式,也因为此,姚劲波一直视贝壳为最大竞争对手。

不过,走贝壳模式,可不容易,需要能盘活以房屋中介服务为核心延伸出来的系列家居服务、家装业务甚至金融交易等一整套闭环生态链。

目前的安居客尚不具备打通的实力,所以,姚劲波迫切需要通过上市融资来达到圈城掠地的目的。或者,更直接点,安居客成功IPO或是缓解58债务危机的最有效途径。

2021年4月8日,安居客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此次IPO冲刺,某种程度上承载了整个58集团“翻身”的希望与姚劲波的商业理想。

罚贝壳40亿?是安居客的正义,还是姚劲波的算计?

梳理到这,看客们也就明白了,为何在关键节点,姚劲波会突然向贝壳开炮了,不过还是要回归本质,“二选一”的狭义定义是互联网巨头平台们过于强势,它们推出的具体经营条款或直接损害到消费者与整个平台利益的时候,认定其垄断才更合理。

而安居客对贝壳的“举报”,更像是两企业在B端因为竞争原因引发的指责,这种指责带有理想主义气质,但姚劲波却欲将这份“开怼”裹挟民意,蹭热度为自己的营销造势,这也让其单方面的垄断认定,变了味儿。

后记:

反垄断国家势在必行,对阿里的重锤仅是开始,2021年4月13日,相关部门联合召开互联网平台企业行政指导会,会议明确指出,强迫实施“二选一”、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烧钱抢占“社区团购”市场,实施“大数据杀熟”等违法行为必须严肃整治!

在当下,反垄断不仅成了全民意识,更应成为所有大企业的底线,如若不加重视,不从根本上解决,正义铁锤虽迟必到,一个都跑不掉。

原创不易,你的支持是对我们的万分鼓励。如果你喜欢我们的原创文章,记得阅读完以后点赞转发哦。坚持是一种态度,加油,奥利给!

参考资料:信源综合安居客招股书,topmarketing,国际金融报和楼市晓声等报道,部分图片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