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智能台灯拯救在线教育?

来源|商业评论   作者|响马 

一盏智能台灯,照亮了整个教育硬件赛道。

华为、腾讯、小米、字节跳动等巨头,或亲自下场,或依托代工,相继布局智能台灯业务,推出了相关产品。

另一方面,教育巨头也纷纷入局。

据媒体报道,作业帮正计划在今年8月前后推出旗下首款智能台灯;好未来为硬件业务成立了单独的部门,据称目前正筹划智能台灯项目;新东方同样计划推出类似产品。

“头部玩家”扎堆进场,媒体称之为“千灯大战”。看起来,这些企业的热情与干劲,堪比火爆的“造车”赛道。

造车玩家大多想追赶特斯拉,而智能台灯玩家能否在多方角力中胜出,进而打造传统教育硬件小霸王、步步高那样的时代传奇,可谓“千灯大战”最大的悬念。

当然,传奇从来都不是凭空而降,而是形塑于厮杀之中。

万亿级刚需

在很多网友看来,小霸王、步步高似乎过气了,但其实,因为紧紧抓住消费者需求,且成功转型,小霸王、步步高的一些产品仍然影响深远。其中,步步高尤为抢眼。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1年热门学习机型号排行榜显示,包括小天才在内的步步高产品占据了前十名中的五个席位,小霸王也谋得一席。

这些传统教育硬件之所以能穿越周期,长期获得消费者的青睐,除了自身的积极创新、不断调适,教育行业本身的巨大需求,也是不容忽视的原因。

如今,互联网和教育巨头们加速切入智能台灯业务,教育行业这一刚需市场,同样是它们背后的主要驱动力。

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报告显示,2025年中国教育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4.5万亿元左右。其中,K12(5~18岁)领域机会最多,到2025年,中国K12教育市场规模将达到9468亿元左右。

K12教育市场规模庞大,一个显著特点是,作为决策者的家长,越来越舍得为孩子花钱。

公开数据显示,近年来,国内家庭对于K12在线教育的消费意愿逐渐增强,乐意付出1万~2万元为孩子报培训课程的家长已达到46%,2万及以上的家长达到15%。

具体到智能台灯,不少产品既有护眼功能,还能从台灯上的屏幕连接到相关的作业辅导App,替代父母陪伴,完成交作业、检查作业、错题解答等步骤,对孩子和家长都颇具吸引力。

其中,护眼功能直指消费痛点。

据国家卫健委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高达53.6%。2020年,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和2019年相比,疫情期间中小学生近视率增加11.7%。

从这个角度看,智能台灯以去有害蓝光等方式护眼,满足孩子健康用眼需求,再次切中刚需。

对家长来说,辅导孩子做作业,一直是公认的“痛点”,正所谓“不写作业,父慈子孝;一写作业,鸡飞狗跳”。

而智能台灯能让孩子自己规划写作业的顺序、时间等,甚至将每日的家庭作业设置成闯关模式,从而提高孩子自主作业的兴趣,也能让家长通过作业辅导App向智能台灯发起音视频通话邀请,接通后即能进行远程辅导,大大释放了家长的时间、精力乃至压力。

刚需叠加刚需,痛点连接痛点,消费意愿自然暴增。现实情况也是如此,智能台灯受到大批家长的欢迎。

以字节跳动推出的大力智能台灯为例,上市不到一年,就成为业内黑马。在天猫上,大力智能台灯T5和T5 Pro的月销量超过了12000台,总销售额接近一千万元。

据天猫家装小二刘士达表示,在台灯领域,大力智能教育灯的销量已经处于行业中上游水平。

字节跳动这样的“战绩”,显示出互联网巨头在教育硬件领域的彪悍能量。一位推出绘本阅读智能台灯的企业负责人直言,“目前主要的竞争对手集中在互联网企业”。

这是因为,互联网巨头自带“杀手锏”——流量。

流量争夺战

都是做智能台灯业务,又都切入孩子学习、读写场景,互联网巨头却成为了其他企业有力的竞争对手。

对此,大材研究首席分析师邓超明认为:“主要原因在于,做灯的公司多,照明企业也有龙头,但是在细分领域里,比如护眼、小孩读写学习等方向,没有哪个公司可以做到最强的认知。”

确实如此,坐拥海量流量的互联网巨头,不仅能极大提高品牌声量,强化品牌认知,还能快速转化流量,通过网销变现。

换句话说,智能台灯业务对接万亿教育市场,正是流量不可多得的“用武之地”。

而且,互联网巨头并非只切入智能台灯业务,而是在整个在线教育领域“跑马圈地”,将资本与流量的作用发挥到最大。

比如腾讯,从2020年3月开始,相继投资了猿辅导、百家云、火花思维等头部教育企业,动作相当积极。

字节跳动则加快打造自己的教育生态,不仅投资建立了你拍一、大力智能、极课大数据等教育品牌,还整合出“大力教育”综合独立品牌,囊括清北网校、GOGOKID、瓜瓜龙启蒙、开言英语、极课大数据、AI学及教育硬件等子品牌。

与此同时,字节跳动不只利用自身包括抖音在内的流量池为品牌发声,还烧钱争夺外部流量,冠名《快乐大本营》《乘风破浪的姐姐》《妻子的浪漫旅行》和《奇妙小森林》等热门综艺节目,并在一二线城市的地铁站、公交站、小区电梯间投放广告。

当互联网巨头利用资本与流量向前进击之时,教育巨头也争先恐后,加入“战局”,为的是缓解获客焦虑。

要知道,学而思、猿辅导、跟谁学和作业帮的获客成本分别高达400元、555元、333元和500元。

在新东方创始人俞敏洪看来,获客成本高企,是在线教育首个难以解决的问题——大班模式获客成本普遍在3000~4000元左右,而每个学生一年能收到的总费用也不过三四千元。

第二个问题是续班率。俞敏洪坦承:“续报不超过70%,意味着每续班一次学生就要流失25%,一年续报两次流失50%,一年后学生交的所有钱一分都不剩。所以现在的在线教育没有一家不亏本的。”

这两个问题,本质是一个问题,即流量饥渴。

为了获得更多流量,教育机构四处寻找新的出路,比如在淘宝天猫开店,而智能台灯作为线下场景,也被寄予厚望。

接受媒体采访时,网易有道CEO周枫表示:“长期看肯定是可以成为流量入口,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公司对硬件都有兴趣。”

不过,周枫特别提到,硬件应该“脱离”课程有独立价值,硬件和课程是并列的、满足用户学习需要的两种形态。

另一位业内人士也认为,“真正进入K12之后,是要完全回归教育内容和服务”。

不难看出,相比于流量争夺,教育内容和服务的比拼进入了“深水区”,这是一场更难打却又必须打的“战役”。

更难的部分

不管是互联网巨头,还是教育巨头,教育硬件的生产制造,并不是他们的“护城河”。

在刘士达看来,大力智能虽然产品有亮点,但相比飞利浦等老牌玩家,其在台灯上的技术沉淀还有欠缺,供应链上也有短板,“这给了竞争对手追赶和弯道超车的机会”。

至于智能台灯的AI技术,包括语音操控、感应、产品联动、护眼技术的提升等,是产品的关键所在,但这是科技企业的强项。

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大力智能台灯不仅成为了业内黑马,而且向行业证明了新品类的价值。这意味着,互联网巨头、教育机构也好,传统照明企业龙头、科技企业也罢,都有可能争夺这一块“蛋糕”。

如此一来,智能台灯硬件方面的缠斗将越发激烈。

要做出领跑业界、获得消费者肯定的教育硬件,难度可见一斑,但是,打造内容被认为是更难的部分。

面对媒体,宾果智能CEO闵海波称:“内容要符合教育体系及儿童发展原则,同时又与产品交互技术、视觉设计等相互适配,软硬件一体结合。这当中涉及对教育、儿童心理学和人机交互等多学科的理解,我认为其难度甚至要超过技术研发制造层面。”

举个例子,字节跳动曾运营过AI少儿英语在线平台AIKID,如今已经放弃。

这是因为,打造教育产品,不能只有流量的加持,更要有教学、教研等服务能力,这是字节跳动此前并不具备的。

现在,从智能台灯提供的内容服务来看,一些内容确实能激活孩子的学习兴趣,但也会强推各类付费课程等内容资源。一位网友“测评”某款智能台灯后,对强推内容的行为,直呼“不太喜欢”。

家长购买了付费课程,自然希望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比如帮助提升成绩,但这有可能会成为孩子新的负担。

正如一位网友所言:“我特别害怕,我妈妈给我花799元买了智能台灯,然后跟我说她花了三支口红的钱给我整一灯回来,让我期末好好考试。”

可以说,智能台灯作为教育辅助工具,需要“对教育、儿童心理学和人机交互等多学科的理解”,需要真正解决孩子学习上的痛点,提高学习效率的同时,又能在学习的过程中拥有获得感,才能提高孩子的使用频率和黏性。

否则,新鲜劲过后,智能台灯很快就会蒙上灰尘。

这一新品类能否“大力出奇迹”,复制步步高们的往日传奇?结果还不得而知,但可以确定的是,硬件的技术提升与内容、服务的深耕,决定着智能台灯业务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