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对话新荣耀CEO赵明:友商现在天上掉馅饼,但背后暗藏致命风险

作者:马圆圆     编辑:康晓

来源|深网·腾讯新闻(ID:qqshenwang)

2020年11月25日下午四点,华为深圳坂田总部的荣耀送别会现场,赵明没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当全员合唱《共青团员之歌》时,赵明和许多在场的华为高管一样泪流不止。

“我个人坚持知行合一、内外统一,我曾经说过荣耀是我的最后一份工作,我坚守住了诺言,但没有想到离开了华为,换了一个身份。在华为公司二十几年,我的成长和人生经历伴随着华为在全球市场的发展,这个过程对于我而言不是简单的事情,不是很轻松的事情。”

赵明接受《深网》专访时透露,当时自己心里“五味杂陈。”这是荣耀从华为独立后,他首次面对媒体谈及分拆前后历程。

去年11月17日,华为正式官宣对外出售荣耀,华为在一份简短的声明中表示,对于交割后的新荣耀,华为不占任何股份,也不参与经营管理与决策。作为新荣耀CEO,赵明将带领8000名员工从华为公司独立。

赵明从2015年开始担任荣耀品牌总裁,五年多时间,荣耀从一个华为旗下的互联网手机品牌,发展成覆盖全渠道、多品类的消费电子品牌,到2020年年中,荣耀手机国内市场份额已仅次于华为。

然而随着制裁危机爆发,荣耀手机业务几近停滞,苦心经营多年的渠道亦日渐干涸。

现实的紧迫没有留给赵明等新荣耀管理层太多时间感伤,“我肯定也有情绪,但我们都非常职业化,抚平这种情绪的最好方式是带着兄弟们活得更好、发展得更好,去赢得站在我们面前的所有对手,不管是三星还是苹果,这才是最有意义的事情。”

尽管荣耀拆分的工作一直在秘密进行,但从去年9月开始,还是陆续有荣耀将被出售的消息传出,赵明也收到越来越多的信息询问情况,当然,他没有做任何回应。“我是亲历者,新公司的BP(商业计划书)我做的,但是那个时候你只能保持沉默,因为你说什么都是错的。”

最终,深圳国资背景的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多家大型渠道零售商联合收购了荣耀。赵明解释,之所以找到渠道零售商参与,是因为希望快速完成交易过程,而他们对荣耀足够了解。

事后来看,这样的选择的确加速了新荣耀的独立速度,距离拆分不到两个月的2021年1月1日,荣耀完成了与华为的切割完全独立运作。

过去几个月,赵明等新荣耀管理层忙于公司内部运作体系的建立和外部资源的整合,期间鲜少对外发声,直到3月31日,赵明对外宣布新荣耀各方面的整合已全面完成,还表示荣耀定位高端的Magic系列手机“将超越华为Mate和P系列”。

走出华为的荣耀明确要超越华为。

“国内最大的创业公司”

为了不与华为“藕断丝连”,新荣耀独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搬离原来的办公楼。官宣之后,新荣耀董事长万飚和赵明带着团队到福田区新一代产业园看新的办公楼,看完之后就决定搬迁,一个多月便完成了办公室的装修、通风和搬迁。

离开原本熟悉的工作环境,许多意料之外的小问题开始出现:卫生间拥堵、突然之间停电、会议系统奔溃······由于财经IT系统尚未搭建,一位在市场体系临时办公室的女员工甚至自己预付了数十万买回办公家具,这让赵明非常感动。

“你能想象到吗?你有这样的团队和员工,还有什么战胜不了的对手?”赵明告诉《深网》。

在赵明看来,新荣耀不仅仅是做了资产和股份的剥离,而是购买资产之后,再重新搭建一个全新的公司治理体系。

他把这个刚独立就有8000名员工的新组织,定义为“中国最大的创业公司”。

每个新组织都需要经历重建与整合才能稳定。荣耀独立过程中,部分员工经历了较大的心理起伏,比如,许多应届毕业生为华为的光环而来,但拆分时,他们必须面对是否要加入一家前景尚不明朗的新公司的抉择。

赵明觉得员工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很正常,甚至他自己离开时也有各种各样的思绪。赵明说,荣耀在独立前后,一直保持着开放的流动通道,员工可以在华为和荣耀之间做出选择,充分尊重员工的意愿。对于被新荣耀愿景所吸引加入的员工,公司也设立了很好的激励机制,包括股权激励计划。

赵明和管理层经过多次讨论,把“消费者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简单高效,开放创新,追求卓越”确定为新公司的价值观。“以奋斗者为本”沿袭了华为“财聚人散”的理念,赵明说,荣耀未来的发展成果不止是核心创业团队的,也会分享给为这个体系做出贡献的所有员工和合作伙伴。

在原来的荣耀体系内,很多员工喊赵明为“明哥”,每次出差,赵明也很喜欢与员工在一起交流,喝酒、撸串,如今在新荣耀,这些习惯都保留了下来。

清明节前,赵明到西安出差期间没有跟高管团队和骨干座谈,而是安排了两场员工座谈会,一场面向入职荣耀的新员工,讲新公司的文化、战略和公司对员工的要求,另一场面向来荣耀两年的老员工。赵明近期还在内部尝试了线上直播,接受员工各种各样的提问。“(因为)核心价值观潜移默化的做起来,我们的管理工作也会越轻松。”

作为一家大股东为国资的公司,新荣耀享有极大的独立运作空间。赵明说,大股东不参与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团队在企业运营上有充分自主权,在业务战略、投资等方方面面也都有绝对的自主权。

在建立内部运作体系的同时,新荣耀也在同步整合外部资源,其中最关键的是恢复供应链合作关系。据赵明介绍,1月22日开荣耀V40发布会时,已基本恢复了与供应链的合作,到目前几乎100%供应商都全部恢复了。

梳理供应链的工作主要由荣耀董事长万飚负责,在原本的华为体系内,万飚亦负责相关工作。赵明与万飚相识多年,赵明刚进入华为工作时,与万飚就在一个项目组,两人有强烈的信任和默契。

作为新荣耀的两位主要管理层,万飚目前更多负责内部平台的建设,赵明则更多负责产品开发与市场体系。“万总(万飚)是掌舵的,冲锋陷阵就是我多干。我们互相信任,往前冲锋的时候可以把后背留给兄弟。”赵明说。

“超越华为Mate和P”

在原本的华为体系中,荣耀一直定位为中低端手机品牌。尽管近年来,荣耀数字系列和V系列在性能和设计方面都进步明显,但其售价一直需要避开华为P和Mate系列旗舰,且与华为定位精品手机的nova系列也存在竞争关系。在这种情况下,荣耀做高端就天然存在无法逾越的门槛。

“以前华为和荣耀是两个品牌,各自有定位,我们在做的时候考虑这边别碰到,那边别碰到,我们今天没有这个顾虑了。”

独立为荣耀“松了绑”,上探高端成了自然而然的选择。3月31日,赵明发布一条微博,宣布荣耀将重启Magic系列作为高端旗舰产品。荣耀公司近期也频繁对外发声,显示冲击高端手机市场的决心。

荣耀靠什么赢得高端手机消费者?赵明说,“最核心的还是创新和技术”。荣耀目前8000名员工中4000多都是研发人员,原华为终端北京、西安等研发基地的员工整建制地加入荣耀,包括影像、芯片、软件研发、架构设计等团队。

以往华为和荣耀手机的强大得益于华为自研的麒麟芯片,但如今,新荣耀与小米OV等国产品牌使用相同的供应链,同样的芯片、同样的屏幕,荣耀凭什么能比友商更“高端”呢?

赵明不认为荣耀与同行使用相同的芯片是一种障碍。“使用同样的芯片,技术上能力的比拼反而变得更加清晰和明显,原来用麒麟或者是其他芯片反倒是你说你的好,我说我的好,现在用同样的芯片,比如MTK天玑1000+芯片,我的产品玩游戏的性能就是比别人快很多。”

按照赵明的说法,荣耀的特点在于拥抱全球顶级合作伙伴的同时,也加上了自身优化能力的输出。赵明说,荣耀技术团队相较于同行对芯片底层技术有更深刻的理解,有能力向芯片厂提出更多要求,从而让芯片性能更好的释放出来。

除了技术和产品层面的准备,品牌形象是荣耀冲击高端需要迈过的另一道坎。以往,许多消费者购买荣耀手机是因为认可华为品牌,彻底独立后,新荣耀还能维持、以至提高品牌认可度吗?这个问题也是外界对新荣耀最大的质疑之一。

赵明给出的解决方案,是去开发出超越华为Mate和P的产品。“Mate和P也是我们这些研发人员开发出来的,无非就是系统、结构设计、Camera技术、通讯技术以及整个系统的综合调校,万飚和我都是做通信出身,以前负责华为和荣耀Camera多媒体规划的顶级专家也在荣耀,华为有的技术我们都有,没有说我们一定做不出来的东西。”

“我们有这个信心还在于,目前荣耀的体系和机制更加灵活高效,我们可以自由去选择全世界最优和最佳的解决方案和技术。”赵明补充说。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荣耀官宣独立之后,分别在今年1月22日和3月23日,发布了荣耀V40和V40轻奢版两款手机。综合渠道信息来看,这两款产品都比较畅销,但是因为出货量有限,渠道商很难拿到货。

赵明接受采访时坦言,“虽然供应协议已经全面恢复,但是供货还要有一个过程,所以现在在市场上发货量很少,荣耀的市场份额有所下滑。”

据《深网》了解,荣耀V40和V40轻奢版两款手机的零配件,大多来自去年9月17日禁令生效前的库存,目前,这些有限的库存消耗得越来越少,而新的供货却仍处于爬坡阶段。

赵明说,接下来几个月对于新荣耀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

过去一年,华为遭遇禁令下的中国手机行业乾坤突变,小米OV们抢占了华为、荣耀留出的空白市场。面对市场份额下滑,新手机仍然产能不足的局面,赵明看得比较开。“中国市场上你看一看,过去这20年手机行业起起伏伏的多了,这一点定力还是有的。”

赵明把今年手机市场的格局定义为“吹尽黄沙始见金”,最终鹿死谁手还未可知。赵明说,部分同行今天的市场表现,是“没有经过自己努力的情况下,天上掉馅饼了”。

“每天中国市场上大概是90万到100万台手机出货量,当荣耀重新回到舞台中央,对于他们来讲,分的就不是90万到100万台了,你说到底对谁风险大呢。”

赵明认为友商的最大风险在于库存。“我们肯定会快速崛起的,他们压那么多货不就成库存了?这个市场上20多年,没有饿死的,只有撑死的。”

一位业内人士曾告诉《深网》,华为刚进入手机行业那几年,任正非会经常到仓库看库存,库存积压对公司发展来说是致命的。

当然,新荣耀能否如赵明所说快速崛起抢占友商的份额,对产品竞争力和战略都是巨大的考验。

新荣耀目前在同步推进产品研发和线下渠道的拓展。赵明透露,他们会在今年年中推出新款荣耀数字系列和荣耀Magic手机,折叠屏等产品也“该有的都会有”。

赵明说,荣耀在建的线下门店有上千家,这些门店大多集中于核心商圈,有最好的位置和足够大的面积,比以前荣耀的标准大幅度上升。渠道商在年中左右就能大规模拿到货。

赵明说,新荣耀的目标是要成为全球标志性的科技品牌,“希望留下让全球消费者能够记住的、能够影响这个时代的产品。”

这个目标自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以前,荣耀作为华为子品牌时的slogan是“勇敢做自己”,独立后,新荣耀将slogan调整为“笃行致远”。赵明解释说,“它的核心含义是要足够自信,踏实前行,知行合一,面向未来要规划长远、做出持久成功的东西。”

荣耀独立是商业史上鲜有的案例,其背后根源早已脱离商业本身,夹杂着太多不可控因素。作为这一事件的核心亲历者,赵明等管理层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赵明说,荣耀独立之初,他用了八个字以勉励自己——“不忘来时,不惧前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