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剑指生鲜第一股?叮咚买菜前途未卜!

来源|互联网那些事

半年完成6轮融资,4年建成1000个前置仓库,服务全国3000万用户的叮咚买菜一度被认为是生鲜“第一股”的最佳种子选手。不过,伴随京东阿里等巨头的赛道涌入,以及每日优鲜和多点等老对手的围追堵截,估值近200亿的叮咚买菜最大“软肋”终于曝光……

01,叮咚买菜“前世今生”!

叮咚成长史充满了几分戏剧色彩,其创始人梁昌霖的经历颇具传奇性,企业的发展天花板与创始人的综合素质密不可分,因此,在剖析叮咚的软肋前,有必要回顾和了解:

2021年是梁昌霖在上海创业的第19个年头,这些年,他赔过钱、卖掉过房子,甚至还卖了公司,直到创造出叮咚买菜,他才真正找准人生的方向。

安徽兵哥哥,上海创业18载,做出200亿叮咚买菜

会写代码的兵哥哥

梁昌霖1972年10月出生于安徽一个小县城的农村,18岁那年入伍当兵,当的是技术兵种,2002年转业后,他拎着行李,离开了安徽老家,只身一人来到上海张江,开始了创业之旅,他干的第一创业项目是开发视频剪辑软件,得益于部队里12年的技术积淀,写起代码来是得心应手。

仅用了几个月时间,他完成了全球第一款视频剪辑软件的开发,并且在半年内卖出了近5万份正版授权许可,赚了80万美元,是为其人生第一桶金,这也成了梁昌霖继续创业做项目的资本和底气。

教宝妈带孩子的技术男

本来梁昌霖想继续做软件开发,不过,他是个擅于捕捉风口的人,当时,他看到了母婴社区的潜力,2003年,梁昌霖创立母婴社区丫丫网(妈妈帮),这是一个基于互联网的母婴平台,主要的业务思路是教宝妈带孩子,凭着一股韧劲,在最初亏损的状态时愣是坚持了多年。

2008年,妈妈帮成了中国最早盈利的母婴平台,随后几年,妈妈帮的规模与影响继续扩大,并引发了资本市场的关注与兴趣,2014年,梁昌霖拉到了一笔投资,有了钱后,他继续逐梦之旅。

创业项目首败

安徽兵哥哥,上海创业18载,做出200亿叮咚买菜

当时,梁昌霖设想把一个社区里的邻里邻居都集中在一个可控的互联网社区中,就像他的妈妈帮那样,不仅可以讨论育儿经,还能交流宠物与购物买菜信息等,他将这个基于丫丫网的社区项目命名叮咚小区。

不过,擅于赶风口的他却错判了趋势,他所谓的社区项目,其实一个微信群就能搞定,压根无需开发专门的APP,再地推让社区用户下载安装那样繁琐的流程,果然,这个项目最后黄了,员工从高峰时的700人暴降到最后30多个。

亏了钱又折了兵,梁昌霖并没有死心,可是继续干项目就要源源不断的资本,钱从哪来?无奈之下,他忍痛割爱,将一手创立的妈妈帮卖给了学而思。

ALL IN叮咚买菜

2016~2017年,不服输的梁昌霖又折腾了一批项目,上门洗车、上门美甲、上门保洁……等都尝试了个遍,结果铩羽而归,梁昌霖意识到,吃喝面前,这些休闲与美容项目都是“伪需求”,于是心一横,ALL IN 买菜项目。

2017年5月,叮咚买菜正式上线,主打“移动端下单+前置仓*配货+29分钟配送到家”的业务模型,并承诺“0起送费和0配送费”来吸引用户使用。经过初期艰难的地推与用心服务,叮咚在上海终于立稳脚跟,随后2年,梁昌霖携叮咚一路南征北战,屡建奇功。

安徽兵哥哥,上海创业18载,做出200亿叮咚买菜

(*注:前置仓即通过将生鲜产品存放于人口密集的居民区附近的前置仓库)

截至2019年12月,叮咚已实现单月7亿的营收,日均订单量超过50万单。

最新数据显示,叮咚买菜前置仓已达1000个,SKU累计超10000个,服务网络已开通包含北上深杭在内的30多重点城市,全国已有3000万用户。而且,备受资本青睐,从成立至今,已获9轮融资,目前总估值更是逼近200亿。

安徽兵哥哥,上海创业18载,做出200亿叮咚买菜

从技术兵转业,商海浮沉十余载,梁昌霖一路走来,有过成功,也有过多次失败的回忆,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个安徽老兵,曲折创造了商业奇迹。现在也不得不面临一个严峻的现实问题——

过去几年,烧了百亿,大本营上海,运营了几年的叮咚前置仓才刚刚实现盈亏平衡,全国绝大多前置仓而处在亏损状态,急需输血如何盈利?何时盈利?成了创业19年的老兵梁昌霖亟待解决的最大难题!

02,叮咚IPO“续命”真相!

在万亿级的生鲜江湖,又怎可能只你叮咚取一瓢饮?前狼后虎,叮咚还能风光多久?

早在1月份和2月份,坊间就多次传出叮咚欲冲击IPO的消息,而来到了3,4月份,抢占生鲜第一股,几成定局,叮咚买菜着急忙慌筹备的背后,也佐证了梁昌霖的焦虑。

安徽兵哥哥,上海创业18载,做出200亿叮咚买菜

摆在叮咚面前的问题,除了盈利能力,就是如何突出重围,甩开劲敌。

叮咚的老对手,成立于2014年的“前置仓”头号玩家每日优鲜,在2020年7月透露,前在2019年底已实现百亿规模的盈利。攻破了生鲜电商企业第一大盈利困局。

目前每日优鲜拥有1500个前置仓,比叮咚多出1/3,SKU在3500个左右,比叮咚少近2倍,不过,每日优鲜的选品周转周期极快,平均达到了1.5天,生鲜损耗率不到1%,这也是其相比叮咚有优势的点。

此外,叮咚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可怕对手,成立于2015年的多点,是专注于做数字零售方案的服务商,其品类充分覆盖生鲜日百等消费品,并且背靠大型商超物美集团。

截至2020年10月数据,多点已与120多家连锁商超达成合作,覆盖门店超1.3万家。正是基于这庞大的线下商超体量客群。多点拿下了生鲜电商APP月活的TOP 1。

安徽兵哥哥,上海创业18载,做出200亿叮咚买菜

拥有线下大商超的稳健客流与无争议的月活量,是多点强于叮咚和每日优鲜的差异化竞争优势,在融资能力上,尽管前置仓玩家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更受资本青睐,但多点Dmall也不是吃素的,截至2020年10月30日,多点估值130亿左右,截至目前,每日优鲜估值达已超200亿,而叮咚买菜则接近200亿。

所以这一轮老牌对手角逐中,叮咚无论盈利能力还是用户基数甚至估值规模都无法拔得头筹,而随着业务的持续开展,叮咚还得源源不断的烧钱,钱从哪来?此外,已经全面盈利的每日优鲜已经有精力和金钱从前置仓“泥潭”抽身,转而去做产业链的核心环重仓的深耕了,相比之下,已经快“掉队”的叮咚能不慌吗?

除了每日优鲜和多点,叮咚还面临着京东到家和盒马鲜生的直接威胁

京东到家和盒马这些背靠巨头的互联网玩家一不缺钱二不缺流量,更重要的是,依托各自电商围城的庞大用户群,转化成生鲜用户的获客成本远比叮咚的艰难地推效率高得多,后发先至的京东到家和盒马鲜生已经分别创造了1020.1万和807.9万量级的月活,这两巨头加上每日优鲜,都甩了叮咚买菜远远不止一条街。

安徽兵哥哥,上海创业18载,做出200亿叮咚买菜

老对手还没解决掉,新劲敌又驾到,还有社区团购类代表美团买菜等黑马涌入,这就是当下生鲜电商江湖的白热化态势。前狼后虎的夹击之下,叮咚买菜的最大短板也大白于天下,也正因此,叮咚才加快了IPO的节奏,生鲜第一股代表的不仅仅是名头,更是实力与资本市场信赖度的最好反映。

而对于叮咚,更现实的是上市融资,或成延续梁昌霖生鲜梦的“独木桥”!

后记:

世界是公平的,也就意味着,机会不是平等的,比你先入局,也同样优秀的前辈在持续发力,比你晚入场,但含着金钥匙出身,更懂大数据的后辈也在紧追不舍,叮咚的综合竞争力一下子就被消解了大半。

安徽兵哥哥,上海创业18载,做出200亿叮咚买菜

反垄断呼声高起的当下,这些新老巨头们对传统菜贩的“霸凌”,会不会萌生新的不确定性?在生鲜电商江湖终局战打响前,在“第一股”尘埃落定前,我们期待着奇迹的发生,笑到最后的,会不会是叮咚这个“老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