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大厂竞逐游戏手机

文 |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 作者丨陈彬 编辑丨园长

卢伟冰决定带着红米加入游戏手机混战。

4月13日,他和雷军一同在微博上宣布“Redmi”即将推出游戏手机产品,并提及已经与《使命召唤手游》达成合作,成为其职业赛事的官方指定用机。而在上个月,卢伟冰方才在社交媒体上替新款黑鲨4游戏手机背书。黑鲨同样是小米旗下手机品牌,也是国内游戏手机市场最早的玩家。

近一个月,华硕等厂商也扎堆上线了各自的新款游戏手机,场面十分壮观。

厚重且设计感十足的造型,高刷新率的手机屏幕,以及“肩键”等专为游戏设计的机制,构成了游戏手机区别于其他产品的特质。但尴尬的是,游戏手机市场一直不温不火,近期的新品“轰炸”也未能在舆论场上掀起太多波澜。

小米决定“双管齐下”的今天,游戏手机还是一门好生意吗?

再现“游戏本”辉煌?

相比于手机厂商,华硕、联想等电脑品牌同样对游戏手机市场饶有兴趣。他们的信心和动力,来源于游戏本的成功。

“游戏本”这一概念推出之际,本是针对小众垂直用户的笔记本电脑产品。伴随着游戏用户不断扩大,以及各大电脑品牌长期的市场教育,现今大众在选购笔记本电脑时,已经很少再会将“游戏本”视作一种特殊产品,其销量也并不逊色于其他类型的电脑。

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曾参与了ROG游戏手机3的媒体发布会,彼时华硕相关负责人曾表示,通过长期市场教育,游戏手机将有机会复制游戏本的成功。

这也是华硕在推出游戏手机品牌时,干脆直接沿用“ROG系列游戏本”名称的原因。

ROG游戏手机

但从当前发展态势来看,游戏手机厂商们或许没法盲目自信。电脑游戏与手机游戏之间的巨大差异,决定了游戏手机注定无法照搬过去游戏本的经验。

其中最关键的差异体现在对硬件配置的依赖程度不同上。

不同电脑游戏对配置要求很可能天差地别。一台能够畅玩市面主流网络游戏的电脑,很可能运行不了最新的3A级单机游戏大作;而一台数年前的廉价办公用笔记本电脑,甚至或许都无法流畅运行高画质的《英雄联盟》。

极客玩家们在选购电脑时,甚至会自己购买相关配件,其开销也远超市场平均价格。单是一张2020年话题度十足的英伟达RTX3090显卡,其价格已过万元。而对更多学生、白领等身份的游戏玩家来说,性能尚可且能够便携式携带的游戏本自然是不错的选择。

相比之下,不同手机游戏对配置需求也差异巨大,但市面上主流的旗舰手机依旧能完美运行绝大多数手机游戏,游戏手机也无法通过硬件拉开差距。

例如由联想推出,4月13日开售的拯救者电竞手机2,在硬件上运用了全新的骁龙888处理器,以及144Hz高刷新率显示屏等顶级配置。但从2020年开始,144Hz屏幕已经开始被最新款安卓旗舰机采用,而2021年推出的安卓旗舰机也都清一色换上了相同的处理器。

多数手机游戏玩家并不像电脑游戏玩家一般,需要解决“玩不了”或者“玩得卡”等问题。因此当前游戏手机厂商,更多将注意力对准了解决“如何玩得更好”这一问题。

但从目前来看,这一问题解决得并不理想,又或者对手机游戏玩家来说,这一问题本身都不见得成立。游戏本的“痛点”,到这儿变成了“痒点”,最终导致了游戏手机沦为小众爱好的局面。

尴尬的定位

为了提供更好的游戏体验,游戏手机厂商对如今设计日渐同质化的智能手机做了不少调整。

联想新推出的拯救者电竞手机2,就更改了手机布局,将主板集中在手机中间部分,两侧各放置两块电池。此番设计,可以让运行游戏产生的手机发热尽可能集中在手机中间,改善手持时的触感。

除此之外,各大品牌的游戏手机还将充电口由底部移动到了手机侧面,以保证充电时的游戏体验。

拯救者电竞手机2

从用户视角来看,这些细节之处确实改善了游戏体验,但仅凭于此依旧难以让消费者买单。相比之下,游戏手机在“肩键”上的创新,或许才是目前最有市场潜力的创新。

“肩键”这一设计来自于游戏掌机以及主机游戏的手柄,指掌机(手柄)两侧顶部边缘的按键。加入肩键以前,游戏操作器设计只有分布在左右两侧,由两个大拇指操作的6个按键(4个方向键以及确认、返回键),玩游戏时只能同时用2个手指,实现2个纬度的操作。

而肩键只需要玩家使用食指就能操纵,再加上两个拇指,玩家可以实现更多纬度的操作,游戏设计也可以更加复杂,因此至今都被广泛应用于各大游戏主机的手柄设计之中。

而对手机游戏用户而言,肩键最大的意义降低射击手游的操作门槛。

《和平精英》《使命召唤手游》等射击游戏中,若想进阶高手通常都得学会“三指操作”:由三个手指同时操作角色移动、瞄准以及开火。而在《使命召唤手游》中,由于许多枪支腰射稳定性太差,玩家射击前通常还需要多一个“开镜”操作,进一步提升了游戏的操作纬度。

对不习惯射击手游的玩家来说,“三指”显然不太符合正常游戏习惯。不论《王者荣耀》等MOBA手游,还是《原神》等二次元游戏,玩家通常都更偏好通过两个拇指来玩游戏。

但如果依旧用“两指”玩,难免由于“慢半拍”导致在对枪中陷入下风。但通过引入肩键这一机制,就可以更好地解决玩射击游戏时操作纬度过多的问题。不仅如此,肩键的加入还可以降低玩家的练习成本,更容易使出“拜佛枪法”(指对枪时突然趴到地上以减少中枪)等高阶技巧,被不少玩家誉为“物理外挂”。

最早一批尝试在游戏手机中引入肩键的产品,是通过传感实现这一功能,并没有实际的按键。例如2020年7月发布的ROG游戏手机3,就在手机边缘加入了运动传感器以及触控传感器,会自动识别出玩家按键的动作并给出反馈。

随后出的各种游戏手机外设,更是直接提供了实体肩键,游戏手机进一步向游戏手柄贴近。

ROG游戏手机3的外设

但仅靠肩键设计依旧不足以将游戏手机市场撑大,因为这一设计仅在射击游戏中有较大用处。市面上其他类型游戏依旧以“两指”为标准进行设计,在更多类型的游戏面前依旧略显鸡肋。

而更游戏向的设计,也注定了游戏手机在游戏之外功能的体验上,显然不如其他大牌旗舰手机。因此对更多用户而言,游戏手机并不像游戏本一般适合日常使用。而这最终使得市场普遍将游戏手机视为每个人的“第二台手机”(备用机)。

但游戏手机本身价格却并不便宜,顶配版价格通常与大牌安卓旗舰机持平。花3000-5000元购买一台只用于玩手游的手机,对更多普通消费者来说自然不是一个那么高性价比的选择。

便携式游戏消费需求

从某种程度来看,游戏手机更像是一种“复古”的产物。

不论是肩键的引入,还是各种外设的诞生,游戏手机正在一步步向曾经的游戏掌机靠近。而索尼等厂商放弃掌机业务线,又恰恰是源于智能手机的冲击。

游戏掌机当初能够走红,正是切中了许多人,尤其是白领对便携式娱乐的需求。1989年,任天堂推出的产品GameBoy凭借《俄罗斯方块》等经典游戏,成为历史上第一款成功的游戏掌机。彼时人们商务出行时,GameBoy几乎是必备用品。

但随着手机游戏越来越普及,游戏掌机反倒日渐定位模糊,越发不受欢迎。

比起游戏主机和电脑,掌机的沉浸式体验显然略逊一筹;但若用于满足碎片时间,掌机携带上也不如智能手机方便。因此在近几年,索尼直接停止了掌机业务线,而任天堂则将掌机和主机业务合二为一,推出了任天堂Switch。

不论是掌机还是智能手机,其兴衰背后源于切中当时用户的便携式娱乐需求。而游戏手机的诞生,本质上是笃定用户在移动端的游戏消费需求将迎来升级,认为越来越多移动端玩家将追求更好的游戏体验,甚至不惜为此再购买一台设备。

但若此番消费升级真的到来,游戏手机会是最优解吗?答案或许也不一定。

刚刚过去的2021年3月,腾讯申请的一项游戏掌机专利曝光,在游戏玩家间引起不小话题。尽管多数舆论都对这一“复古”行为表达了不看好,但从游戏手机的逻辑出发,这一决策看上去似乎也没那么糟糕——比起手机,专为游戏而生的掌机自然能在游戏消费升级下提供更优质的体验。

更何况当云游戏技术成熟之后,不同载体之间的差异可能将被大幅度抹平。届时,用户不论在手机还是电脑上都能体验到同样的游戏。此时体验越好的设备,也容易更加收用户青睐。

因此对各大游戏手机厂商而言,当前赛道依旧值得深耕。但若是保持如今的产品模式,游戏手机依旧难逃小众的局面。当然,游戏手机厂商们仍在试图给出自己的解法。卢伟冰在个人微博上谈及了红米游戏手机的一些设计理念,将最大程度上满足手机的日常需求,并将提供更低的价格。

竞争之下,游戏手机正在快速迭代。待到一款成熟的游戏手机产品,或许用不了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