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资本逼着所有人造车

来源:半佛仙人(ID:banfoSB) 作者:半佛仙人

1

昨天看到新闻,说大疆都要准备介入汽车行业了。

没想到五年前还被戏称为 PPT 细分产业的互联网造车又成了主流赛道。

牛夫人又重新变回了小甜甜,贾老师哭红了脸。

果然未来又是历史的一再重演。

互联网公司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上一次闹出动静还是大家一股脑都去卖菜卖水果,搞社区团购。

现在都一股脑去造车了。毕竟造车听上去更符合科技公司的尊贵身份。

卖菜和造车在某种程度上是相同的。

如果跑通了模式、占有了市场地位,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体量,过千亿的市场规模。

同样都是星辰大海的生意,但也同样都是需要长期烧钱、烧大钱。

几年前,著名造梦大师贾会计本来可以用花里胡哨的财技继续维持 " 生态化反 ",但由于造车烧钱烧得太厉害,直接把这个梦都烧破了。自己肉身也只能一直维持在 " 下周回国 " 的状态了。

都怪贾老师跑了,不然现在要是乐视还在,其他几家视频网站涨价也不一定会这么放肆。

蔚来汽车也是因为烧钱濒临险境,如果不是合肥地方政府果断出手援救,蔚来也没有未来了。

这是一个高赔率低胜率的赌博游戏。

虽然互联网公司也习惯于烧钱游戏。但烧钱和烧钱还是不一样的,造车这门生意实际上确定性要远远低于互联网的 " 传统 " 生意。

中国互联网公司从 2000 年始,大多数商业模式集中在广告、游戏、电商、金融。

讲白了就是流量生意。

所谓流量经济,就是拿用户换钱,一旦确定了市场地位,携流量以令市场,赚的就是 " 过桥费 "、" 买路钱 "、" 流量税 "。

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里,用户本身是可以不需要花真金白银去购买服务的,用户本身就是互联网公司的生产资料和变现手段。

但互联网公司想要卖车的时候,这套路子就不好使了。

因为车很贵。

你可能会因为营销广告做的好而成为某个品牌的狂热粉丝,也可能会用真金白银支持,但这个真金白银不会是十几万的购车款。对于大多数中国家庭来说,买车都是需要深思熟虑尤其老婆深思熟虑的大件。

客单价太高了。

吹牛吹得好,粉丝相当于听了场精彩的脱口秀。他愿意付张门票钱就了不起,但你要卖他几千块的手机他都有可能翻脸。

朋友们," 下次一定 " 才是人类的本质。

罗老师当年就是信了粉丝一张嘴,后来还债跑断腿,不过开启了直播带货又一春,人生也算柳暗花明吧。

其实传统汽车已经很难有重大技术突破了,人类在烧锅炉这个技术上已经做到了极致,容不得太多的花里胡哨。

但智能汽车实际上把自己从稳定赛道逼上了高速赛道,它已经从 " 机械产品 " 变成了 " 消费电子产品 ",而消费电子产品又是出了名的产品迭代速度快。

在这个赛道不可能一劳永逸,是一个完全的竞争市场。飞利浦在家用电器,诺基亚在手机上的败局都是这个市场残酷的体现。

互联网公司通常没有这样的耐心,他们习惯高举高打,烧一段时间钱就希望能够坐享其成。

汽车行业,不存在。

造车这门生意风险高、周期长、容错率低,对互联网公司来说是很重的生意,即使是找代工厂也需要高额的资本性投入,产业链变得更长,商业模式也并不相同,过去的成功打法和经验也不能复制。

原有的研发人员并不能直接用,需要再重新招,无论是组织、供应链都需要重新搞。

除了钱以外,什么都要推翻重来,曲线也不能短平快。

但还是要造车,不愿造车也要造车。

只能造车。

为什么?因为互联网公司没办法。

除了造车和卖菜以外,已经没有什么能拉出足够陡峭的增长曲线的机会了。

新的性感的故事,没有了。

而且放眼望去,真的没有什么可以轻松赚钱的市场了。

电商业务已经内卷成麻花了,各大平台恨不得天天给用户发券,穷尽一切手段。

广告更是存量市场,在线教育和游戏更是出了名的内卷赛道,密集投放抢用户,还动不动就有政策的风险。

市值过百亿美金的互联网公司手里都有大量的现金,无论是赚的还是在二级市场上募集的,总归要花出去获得更好的收益的。

当故事不好讲的时候,手里的现金就烫手了。

二级市场的公众公司上市是要有代价的,要持续在经营期间对自己的股东解释现金如何用。

如果现金太多了,对个人来说要飞起来,但是对一个商业组织而言,这是跌下去的前兆,因为公司没有了想象空间。没有想象空间股价就只能被低估值。

资本永不眠,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资本永远在焦虑。

对于资本来说,摸鱼就是犯罪,总得干点啥吧。

而且这个事情还不能小,既要能吸收资金,又能讲故事抬股价,还要能适量制造合适的亏损来让市场接受。

你看,造车这事儿就特别给劲儿。

造车不是小风口,是台风口,是龙 " 卷 " 风口。

不好意思,连风口都 " 卷 " 了。

即使卷,也足够性感。

不想做,但不得不做。

互联网公司新业务的扎堆,也离不开背后资本的周期。

什么叫资本的周期。O2O 泡沫破灭的核心难道是业务模式不行吗?

不完全是,有一个看不见的周期是,很多私募风险投资基金并不是永续存在的,他们的募集投资期往往是五到七年的时间。

O2O 泡沫破灭之时,刚好是很多基金存续期到期清退之时。

很多朋友疑问了,说好的长期主义呢?这要说明一下,头部基金是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的,很多头部基金有很多国外养老基金、高校教育基金这样长线的钱,另外他们还可以募新基金来接老基金的盘。

但大多数私募基金并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他们拿了银行理财的钱去做风险投资,刚好赶上了监管收紧,钱续不上了。

O2O 这种需要靠钱续命的产业,就这么死掉了。

成也资本,败也资本。

而现在这个时间节点,刚好是新一波募资,资本正是要踩油门冲冲冲的时候,七年之后才需要给投资人交代投的好还是坏,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投不投得出去。

踩油门不可怕,可怕是脚底下有胶水,有胶水也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低头发现胶水要把脚拔出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开车。

所以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油门踩到底,加速,加速,加速。

对于投资机构和其他的主导者而言,现在能投出去就是业绩,投出去就是胜利,投出去就是给自己的简历绣花。

反过来,如果募集的钱投不出去呢,就要和 LP 解释,为啥还没有花出去,花不出去下一轮募资就会加大难度。

你看,资本也被资本绑架了。

这也是为什么头部机构不愿意碰早期案子的愿意,一期基金就被塞了几百亿,再看几百万的案子(投资标的)就显得有些过于劳动密集型了,过于不体面了。

要看大案子,像造车这种动辄需要上百亿才能开始量产的生意就非常适合。

对于以募资为生意起点的投资机构来说," 投 " 虽然胜率不知道但赔率大," 不投 " 肯定是为自己的生意添堵,该怎么选择,早有定数。

投出去、造一波势,让下一个机构接盘,在七年到来之前泡沫只要不破就能接着奏乐接着舞。

不要以为人家傻,人家非常聪明的看到了这一切。

更看到了泡沫年代,或许拥抱泡沫才是唯一正确的决定。

然后,就是比谁跑得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