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为了混“圈子”,年轻人有多敢花钱?

文丨深燃(ID:shenrancaijing) 作者丨魏婕 王敏 黎明 唐亚华 周继凤 李秋涵 编辑丨魏婕

最近,13岁女孩找画师约稿,半年内偷刷父母70万一事登上微博热搜。同时将背后的小众“设圈”带向大众视野。“设”指的是人设,“设圈”的玩法是,买主找画手根据二次元人设画图,创作理想的“纸片人”并持续约稿“养设”;越有名气的画师报价越高,高昂的价格之下,有些人还会选择多人“共养”一设。

事件中13岁女孩大手笔消费被家长发现后,家长找画师要求索回画款,引发争议。

无独有偶,几天之前,#饭圈集资量力而行#登上微博热搜,一个网友求助到,因为追星“打投”(指为偶像打榜和投票),把家里放在自己这里的2万存款花得只剩200元,务农的妈妈连买种子的钱都没有了。

来源 / 微博

漫画、汉服、玩具熊、兽装、盲盒、手办......一些年轻人,为了自己的爱好、为了混圈子,就像中了魔咒一样,不停地进行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消费。

有的人刚拿到1500元的实习工资,就买了一套1300元的洛丽塔裙子;有的人大学一年花3万多追星,翘课跑遍韩国泰国日本,甚至途中与家长失联;也有人因为爱好过于烧钱,把爱好发展成了赚钱的副业。

本期小酒馆,我们和6个小众圈子里的年轻人聊了聊,看他们如何在爱好上“烧钱”,而这些爱好又究竟能给他们带来什么。

1500元实习工资到手,立刻拿1300元买Lo裙

马茗,24岁,研一学生

我是从2015年上大学开始入了Lolita(洛丽塔指一种服饰风格的总称,主要风格为甜美、古典、哥特等)的坑。迷上Lolita是因为自己上大学后经常刷B站宅舞区的视频、参加一些漫展,每次看到身穿华丽精致Lo裙(Lolita风格裙子)的漂亮小姐姐时,都会很激动,于是也开始自己买Lo裙。

一套Lo裙便宜的两三百,当然也有高奢款,一些日本品牌一套近3万。刚入这个圈时,我看到什么都很新奇,什么都想买,还经常盯着一些品牌店家的新款上新,抢限时优惠款,一年下来,我在Lolita方面的消费能达到2-3万。

来源 / 受访者供图

爱上Lo裙的时候我还是大学生,当时没有太多零花钱,但为了买Lo裙,我会努力拿奖学金、还经常打工实习赚钱。最狂热的时候,有一次暑假实习了10天赚了1500元,工资到手后我立马下单了一套1300元的Lo裙。

在Lolita上花多少钱,我认为跟个人的消费能力有关系。我身边也有一些比较“疯狂”的“同好”(有共同兴趣爱好的人),可能家里条件也比较好,她们有的一年会买好几套日牌Lo裙,每套裙子都在两万以上,还有人会一种版式的Lo裙买好几套同款不同色的。

我们家人不怎么反对我买Lo裙,某种意义上说,还是比较支持的。因为我妈妈是英语老师,她非常喜欢欧洲古典宫廷服饰,自己也会买一些cla系(古典优雅系)裙子。

于我而言,穿Lo裙确实是可以提升气质的。只要穿上Lo裙,自己就好像变成了优雅的公主,内心会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不能再和往常一样大大咧咧了。穿Lo裙走路时也会不由自主地挺胸抬头。为了给华丽的Lo裙搭配精致的妆容,我也不得不在B站、小红书上认真学化妆。穿着Lo裙,和同好们一起去漫展打卡集邮,大家互相拍照交流穿搭技巧和妆容技巧,非常开心。

2015年刚接触Lo圈时,会感觉这个圈有隐形鄙视链,比如一些穿日牌的,看不起穿国牌的。因为当时日牌需要海外代购,比较稀缺。不过现在,快递很方便,日牌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东西了,这种鄙视也就没有那么强了。

但在这个圈子待久了,也还是能感到这个圈子一些不好的风气,尤其是在闲鱼上。我感触比较深的是,闲鱼上的Lo裙h价(high价,高于原价)以及打包捆绑销售。一些小红款(较受欢迎的款式)Lo裙发布时是需要抢的,会有一些黄牛专门抢下来然后在闲鱼上高价卖出。

我曾经特别想买一套草莓裙,原价在280-320元之间,首批仅仅发布了几百套,我没有抢上,最后在闲鱼上花了600块,还打包买了一些其他周边才收到这套裙子。

另外,闲鱼上还有一些男用户,会经常主动来打招呼:“妹妹,我这里有稀有的小红款,感兴趣的话面交呀!”如果真的去面交了,可能就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我的同好们也都受到过类似的骚扰。我们能够判断他明显是骗子,但对于一些辨别是非能力不强,又非常想要某套Lo裙的初高中生而言,还是蛮有风险的。

来源 / 受访者供图

入坑6年,其实我已经不像最开始那么狂热了,在微博上刷Lo圈动态的频次明显降低。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提升,我有了更多的爱好,精力也被Lo圈之外更多的事情所分散。但现在看到喜欢的Lo裙还是会买,去年考上研究生后,我就奖励自己买了一套近2000块的Lo裙。

为追星翘课跑遍韩国泰国日本,途中还与家长失联

晓欣,22岁,大四学生

我是99年的,现在大四,从高中就开始追星,追的是韩国偶像男团The winner。

韩国这边追星首先是买专辑,一般是100多块钱一本,通常我会买四五张。但是签售有这样一个规则,可能会从买专辑的人中抽30个人去参加现场签售会。专辑买的越多,被抽中的概率越大。这种签售,我会同时买三四十张,也就是一次花三四千块钱。如果没有抽中,这笔钱就打水漂了。

我们粉丝也会集资买专辑,每个人一次出十块二十块的,在韩国当地买,不用运回国内,比如放到公共场所或捐给学校。粉丝集资我基本每次都会参与,因为饭圈有这种风气,大家常说“省一杯奶茶,你哥哥就能多一些销量”,非常有鼓动性,你很难不参与。集资一般会提前几个月开始,而且不是一次性的,会分很多批,中间会有人不停催你去打钱,到最后出专辑的时候,你可能已经投了两三千了。

另外就是演唱会。正常票价本来不贵,但靠前的位置正常渠道买不到,得找黄牛,一张票四五千。有一次演唱会在韩国,连续两场我都参加了,其中一场票价是4500,另一场是3000多。那一趟我大概花了9000多块钱。

来源 / Pexels

最疯狂的一次,是去泰国。那是去年1月份,演唱会在泰国,我妈不同意我去,于是我就找了一个义工组织,去泰国做义工,用这个幌子绕过了我妈。义工活动是七天,但其实只有三天。那个时候正是疫情爆发前几天。我刚到泰国,就出现了几例疫情。

我的这个追星计划本来看起来天衣无缝。但谁知道那几天我正好有点感冒,我妈知道后非常担心,隔三差五就给我打电话。有一次给我打电话,我正好在演唱会现场,手机开飞行模式了,然后我妈联系不上我,电话打到辅导员那里去了,她通过辅导员又联系上义工组织,然后拆穿了我的计划……

泰国演唱会也是两天,一天3000,做义工没有工资,那一趟加起来我大概花了8000多。

为了参加演唱会,我还翘过很多次课。有一次去韩国,连续一周的课全翘了,还有一次在日本,演唱会结束后的第二天就是期末考试,我周五出发去日本,看完演唱会马上飞回来参加考试,非常惊险。

追星这几年,我大概总共花了六七万,最多的一年花了3万多。高中那会没钱,大学实习挣了点钱,另外靠攒生活费。我不会去借钱,我的原则就是我刚好能承受。

演唱会我不是每场都去,但去的每一场都买的是前排,前排我觉得挺重要的,氛围不一样,你能看到你的偶像,能互动,他们也能看到你。我比较在意那种能让我有亲身感受的,所以即便是几千块钱一张的门票我也会毫不犹豫去买。

买了18个棉花娃娃,被爸妈吐槽“同龄人都自己生娃了”

橙子,28岁,互联网从业者

棉花娃娃是娃圈里比较大众的一种,与bjd(拥有球型关节的人偶)或者无属性(不以明星为原型制作)棉花娃娃不同,有属性的棉花娃娃更像是一种明星衍生周边,一般会有某个明星比较明显的脸部特征,多由粉丝组织制作售卖,购买者也基本都是粉丝。

我“入坑”是因为喜欢的一对cp粉丝圈里有一个画手,她笔下的cp漫画形象非常可爱,经常画各种小剧场,受到很多粉丝的喜欢。后来这两个漫画形象被制作成棉花娃娃限时售卖。那是我买的第一对娃娃。当时这对娃娃非常火爆,开售的时候我和朋友提前蹲守,第一时间卡点进去才买到,买到后超级开心。

入了第一对娃娃后,我逐渐地发现了更多可爱的娃娃,也关注了一些售卖娃衣的商店,他们上新的时候我基本都会购买。这些娃娃都很可爱,每只都有不同的发型、发色、表情,还可以自己搭配各种各样的衣服,出去逛街或者旅游的时候可以带出去拍照。

橙子的棉花娃娃

对我来说,棉花娃娃这个爱好,与其他爱好没啥区别。我以前喜欢写手账,就会买很多纸胶带、贴纸;喜欢看足球比赛,就会买一些喜欢的俱乐部球衣;就像也有人喜欢买手办,有粉丝喜欢购买photobook等其他明星周边一样,就是一个让自己开心的兴趣而已。

作为一个未成年人比较多且相对小众的圈子,娃圈会有一些大家默认的规则。

比如,因为棉花娃娃生产制作周期比较长,购买后需要等待三个月、半年甚至一年。但是娃妈一般需要在生产前给娃厂提交货款,因此购买后买家需要提前确认收货。

也就是说,卖家能否遵守信用,将娃娃或娃衣交付,完全基于买家的信任和卖家的信誉。我们付款确认收货后,是没有什么资金保障的。这也导致了,圈子里有时候会发生娃妈卷钱跑路、买家追责无门的事情。

另外,万物皆可炒。有些抢手的娃娃因为限量出售或者因为贩卖时间有限,价格就会被炒高。有人在闲鱼上加价求娃,也就有人高价转手从中赚取差价。有些“娃贩子”会故意去抢一些热门的娃娃,再转手卖个高价。比如售价为60元左右的一个娃娃,有可能被炒到500元乃至更高。

还有一些非常热门的娃娃,也可能被“山寨”,比如有人利用已公开的娃娃画稿,另外联系工厂制作出售,买家可能被蒙在鼓里买了“盗版”,但是正版娃妈维权也很难,最后闹得一地鸡毛。

棉花娃娃的价格其实不是很高,正常来说一只15cm或者20cm的娃娃价格在60元左右。与娃娃本体比起来,更“烧钱”的是娃衣。有些贵的娃衣会有一些独特的设计,用料很好,细节比较精致。

娃衣的价格浮动很大,有些实惠的40元一套,贵的“娃衣界的香奈儿”也能卖到150元乃至200元一套。一些热门的限量款娃衣,也会在闲鱼上被加价售卖。

入坑一年以来,我买了18个娃娃(目前还有8个娃娃还未收到货),娃衣也买了20多套,总共花费5000元左右。对于我这种经济独立且并非特别疯狂的成年人来说,这个数目并不算多,还是养得起这个爱好的。

来源 / 受访者供图

但据我观察,这个圈子里的学生党和未成年人还挺多的,他们为了购买心仪的娃娃或者娃衣,可能会省吃俭用攒钱,也可能会去使用“花呗”等提前预支。

我爸妈对我这个“爱好”也没什么意见,除了偶尔会吐槽说“你的同龄人都生自己的娃娃了,你还在玩儿棉花娃娃”,并以此为由头进行催婚教育。

现在95后或者00后的爱好越来越小众和独特了,像设圈、兽圈什么的。我觉得不管是大众的还是小众爱好,为其付出的金钱也好、精力也好,都不应该超出自身的承受范围。不管成年人还是未成年人,希望每个人都能过好自己的现实生活,在爱好中找到真正的乐趣。

混兽圈,最便宜只要几十,最贵没有上限

阿池,20岁,艺术系学生

我高二的时候就接触了兽圈了。

当时看漫画的时候无意中知道有这样一个圈子,随后又加一些QQ好友也是这个圈子的人,渐渐地就入坑了。

在兽圈,兽迷们可以自行设定“打造”一个虚拟的动物角色,通过创作画作、短视频动画,乃至穿上属于自己的兽装,表达对拟人化动物角色的喜爱。相当于你自己可以重新定义创造一个“自己”,你可以赋予它很多你自己喜欢或者期待的特质。比如说我自己的兽设是猫科和鱼类的结合,我给它赋予的意义是,一只在大海之间漂流的海盗,擅长捕鱼,很孤单但是内心还是充满阳光的。

除了像养孩子一样有成就感满足感外,加入这个圈子,对我来说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兽圈仿佛是一个庇护所,大家可以抚平在现实生活中的一些创伤。当时我马上快高考了,学业压力比较大,又非常地孤独,很难融入集体。但是在兽圈,我反而结交了一些可以真心相待的好友。因为在这个圈子里,大家都以自己所打造的兽设身份交流的,沟通起来相对简单真诚。

相比于其他圈子来说,兽圈其实是一个上限和下限都宽泛的圈子。也就是说,如果我资金不是很充裕,也可以加入,也可以在圈子里玩得很好。比如说最开始的设定图,其实是有模板的,几十块钱就可以拿下。但是要是想要烧钱,也确实是可以非常烧钱。比如说你想把自己设定的兽人实体化做成兽装穿在身上,这是需要定制,定制的费用甚至可以上万。

来源 / 受访者供图

我一开始接触的时候,都是自己攒钱。后来因为是美术生,也开始试着自己画图,自己做兽装。所以相比于圈子里的其他人,在这方面的金钱投入算是少的。平日里最贵开销的其实是买材料的钱,包括搭配武器等等,平均下来一年也会在这方面投入大几千。

但是如果不是自己做,找别人定制,确实是会比较烧钱。据我了解,在国内个人兽装制作师制作全套兽装,平均价格在8000元左右,知名工作室可高达13000元;国外知名工作室,如日本的天邪鬼工作室(A家)和Kemono-Line(K家)的全装,价格更是飙升到22000元以上。

最初,家里人知道我有这个爱好其实是在高考结束后。我当时一直隐忍,等到高考之后才开始鼓捣这些东西。高考都结束了,家里人也不好说什么。后来,因为想磨练自己的技术,到了大学的时候也一直沉浸其中,甚至开始自己做兽装。我妈的态度是保持中立,只要不影响我学业就好。

现在,妈妈反而支持了起来。因为我的技术越来越好,甚至慢慢地有人找我定制兽装,我也能慢慢地依靠我的爱好养活自己了。

奥特曼头盔一戴,我就不是卑微社畜了

Hulu,26岁,新媒体从业者

我待的圈子叫特摄圈。在圈外人看来,我们是一群老大不小还沉迷奥特曼的人。

特摄,字面意思就是特殊摄影,用特殊技术制作出现实中不存在的事物。当然,不是我们创作,我们喜欢的都是已有的特摄作品,比如说日本的三大特摄(假面骑士、超级战队、奥特曼)。

其实如果看剧的话几乎是0成本,但如果想有更多的体验,有的人会买皮套(服装),一套全套的泰罗服装得要1万多。我们被问过最多的问题就是——你这么大了怎么还看这么幼稚的东西。心情好的时候我可能会解释一下,说这些剧小孩和大人都可以看,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找个借口,糊弄他们说这是给我弟弟看的,我陪着他看一下。

Hulu和他的泰罗头盔 来源 / 受访者供图

特摄圈的粉丝群体很庞大,哪个孩子小时候没看过奥特曼呢?半个世纪过去了,还有那么多人喜欢,说明它真的不是一部给孩子看的剧那么简单。

圈外人可能看不出来,春节档的《唐人街探案3》就是一部“讨好”特摄圈痕迹比较明显的电影。在唐探3没有上映前,陈思成在接受采访时就提到过奥特曼,说“一个55年前的IP能让孩子们这么喜欢,这是创作者需要去反思的”,这段采访在特摄圈流传很广,陈思成也在特摄圈获得了极高的好感度。

而且唐探3还请到了维克特利奥特曼人间体的扮演者宇治清高客串,虽然只有短短几个镜头,但是让奥特曼的粉丝们特别满足。于是特摄粉给这部电影贡献了不少票房。

我不喜欢这个圈子的一点是戾气比较重,很容易引战。因为“谁的战斗力比谁强”这种问题就能吵起来,我觉得这种行为特别幼稚。而且不仅圈子里会因为一些小事吵成一锅粥,圈子外也经常会吵起来,比如特摄圈和漫威圈互骂,甚至特摄圈和肖战粉丝都能吵起来。

2020年的时候,几张肖战粉丝和特摄粉的对话广为流传。吵架的起因竟然是肖战的粉丝说肖战的昵称是兔子,而特摄粉对于奥特曼里赛罗的昵称也是兔子,所以肖战粉丝不允许特摄粉把赛罗称为兔子,气急了还说奥特曼丑。

小众圈子的人战斗力都比较强,可以一直吵下去,但我觉得这样特别没意思,也从来不参与这些。小孩子才有力气吵架吧,像我们这样的卑微社畜,下了班看看剧,有钱了买一些手办、服装什么的就很满足了。头盔一戴,我就是勇敢的泰罗。

在设圈,我见到了从小到大的“梦中情人”

努努,20岁,学生

受日本动漫影响,我小时候就幻想自己能成为大漫画家,脑海里就有一些角色形象,在长大的过程里,“他”一点点被丰满。我们称之为“oc”(指原创角色,original character的缩写),我期待我的oc被画出来,被拍成动画,受到大家的欢迎,但这些一直只是我的幻想,但在设圈,通过约稿,我见到了我心目中的“他”,比如这个“他”是一个日本黑帮老大,收养了一个男孩做弟弟。

画师 / 汤仔 设主 / 努努 来源 / 受访者提供,已获得设主及画师许可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特别特别开心,就像从小的梦中情人,你一直知道“他”在,但就像是梦一样虚无缥缈,突然“他”从梦里走出来了,你还可以为“他”花钱,找画师约稿,让“他”以不同形式出现。“他”独一无二,独属于我。我发现居然有这种方式,可以让幻想成为现实,然后我就疯狂为“他”花钱。

如果我足够有钱,我想自己拍部动画,但我还没有。不过通过约稿,让我的幻想离实现更近了一步。

设圈有两种玩法,一种是养oc,即人设被赋予故事、性格、背景等,一种是设定,虽然没有丰富的故事,但看起来美。我开始是第一种,后来我两种都喜欢。我去年年初买了很多设定,觉得好看,就买买买,花费总数没有算过,应该在2-4万,有一个定制人设是最高的,花了2200元。

我的家里人知道我玩各种圈子,但我比较少和他们解释,他们要理解起来确实比较难。这些钱有的是自己赚的(通过在其他圈子做一些简单的接稿,赚了2-3万),有的是零花钱,妈妈不管我这块,她觉得我花得值就好。

而我至于为什么喜欢,得举一些例子。比如每个艺术家(创作者)的艺术方式不一样,但我的动漫角色(或者oc、设定)被我喜欢的艺术方式呈现了出来,我就很开心。而这种开心,有欣赏二次创作的开心。

而我把oc实现后,还发现其他的乐趣。比如我把我的oc图片发给网络上的好友,大家夸好漂亮,我就得到了虚荣心上的“满足”,就很快乐。我们之间会交流oc的故事,比如我这是一个黑帮老大的故事,发现她也是,我们就会觉得很惊喜。我根据图片说出对她oc的理解,跟她oc很契合,那我们就会聊得很开心。设圈也有社交属性,我们可以遇到有相同爱好的朋友。

而当你有oc(或者设定),去构造“他”,这个过程其实就很美好。你的一个幻想,现在成为了“现实”。

大家可能会疑惑,为什么我们能接受一个虚拟的东西?我想可能是因为我们是在ACG文化(动画、漫画、游戏)下长大的,接触的就是纸片人,对我而言,我幻想的东西就在这张图上,我创造了“他”,“他”反过来也影响了我。我现实中可以懒惰,可以愚蠢,但“他”可以是完美的,是聪明的,但也可以是懦弱的。“他”每个地方都百分之百符合我的审美,每个地方都是我喜欢的。

大家对图片的价值争议比较大,在我看来,价格是买的人愿意花多少钱,“他”就值多少,有“富婆”为了她喜欢的oc,愿意花10万就真的是10万。设圈确实有不规范的地方,这次设圈的事件出来,我希望法律重视,但又不希望外人妖魔化这个圈子,比较矛盾。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马茗、晓欣、橙子、阿池、Hulu、努努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