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罗永浩专访:6亿债务年底还完!今年会推音乐节目

作者 / 杨雪梅  编辑 / 韩大鹏

 

来源|新浪科技(ID:techsina)

4月1日是罗永浩开播一周年的日子。当晚,他没有带货,而是在抖音上新开了一档情感类聊天节目“老罗和他的朋友们”。在这个新开的账号中,罗永浩与蔡康永、李诞、杨笠、呼兰几位脱口秀名人连麦,回答连线网友们的情感问题。

而满一岁的“罗永浩”直播间,则交给了团队年轻的主播来带货,罗永浩将一周年带货档期挪到了今天中午12点。

可能很多人想问:直播一年,罗永浩和交个朋友做了些什么?生意怎么样?债还多少了?

近日,新浪科技专访了罗永浩及交个朋友创始人黄贺。从巅峰到回落,走过三个拐点后找到节奏;从一位新手主播,延展出一家MCN机构;从前手机创业者,到成立乐队进军乐坛、登上脱口秀节目,大主播罗永浩和他的团队,都经历了怎样的一年?未来将向何处?

欠债年底还完,我压力不小

时光倒回到2020年的4月1日,前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联合抖音,高调宣布开启直播带货。

不是愚人节玩笑。当晚8点,罗永浩准时亮相抖音直播间,又卖小米产品、又是现场剃须,将“中年人的辛酸”演绎的淋漓尽致。

但是成绩不辛酸。这场直播最终创下抖音直播带货的新纪录:直播3小时支付交易总额超1.1亿元,累计观看人数超4800万人,音浪打赏收入3632.7万;期间粉丝数涨了200多万。

2020年4月1日罗永浩首播2020年4月1日罗永浩首播

那时的罗永浩直播表现有些生疏,甚至多次出错,以至于在直播间屡屡鞠躬道歉发红包。

如今一年过去了。罗永浩已成为抖音头号主播,面对镜头更自如了,也更谨慎和专业。这一年,交个朋友的直播间卖出1800万件商品,销售额30亿元。同时也经历了假货事件的冲击。

在过去的一年里,罗永浩也常常因为被限制消费登上热搜。他在微博吐槽:买不了机票,一直在还债,有事可商量。做生意欠下的债,很难纯靠打工来还,我们这些兢兢业业坚持还债且成绩斐然的非老赖,能否至少让我们为还债奔波时坐飞机经济舱或高铁动车二等座以提高工作效率?

但好在,那个有名的“6亿债务大项目”,已经在去年年底完成了4亿的阶段性“小目标”。

“今年我给自己目标是想争取在年底前把债还完,这其实压力不小的。给团队的目标,当然也是业绩上的大幅攀升,我们现在已经做到一周6播了,未来还会拓展到一周7播,以及开辟垂直品类的直播间。”

罗永浩告诉新浪科技,如果精力允许,上综艺、做音乐都会去尝试。可以说,这些事情也帮助他加速了“真还传”。

玩音乐,那是我年轻时的梦

“今年我会推出一档自己的音乐节目。”罗永浩透露,自己闲暇时间,会看书和练吉他,也会看一些综艺。

实际上,他本身就是个音乐迷。去年,就和音乐人左小诅咒成立了一个乐队“左罗乐团”,并于12月31日,发了第一首歌《凡人有光》。

“那些不谙世事的倔强,闪着渺小耀眼的锋芒;那些无路可退的坚强,撑着卑微沉默的希望;那些压痕斑驳的面庞,藏着无暇顾及的悲伤;那些历经风雨的善良,是我们和世界的合唱;普天下没有翻不过去的山,迟疑的勇气比勇气更有力量;回到路上,内心平静坦荡……”

一个独立另类的摇滚歌手和艺术家,一个成名已久的网红和创业者,两个看起来毫不搭界的中年人组成了一支似乎是来“打酱油”的乐团。他们并不开嗓演唱,只是包办词曲创作和一部分乐器演奏。

今年3月,左罗乐团的第二支单曲《江浦街的汉庭酒店只有雨季》也已在网易云音乐独家上线。

谈起对音乐的尝试,罗永浩说,自己以前就一直想搞个乐队,这也是年轻时的梦想。别人嘲笑,他就搬出那句经典的“不被嘲笑的梦想是不值得实现的”。

罗永浩跟很多音乐人的关系都比较好,他告诉新浪科技,和左小祖咒认识很久了,但前几年一块儿玩的时间和次数是相当少的,现在压力也没以前做手机的时候那么大了,见面的机会相对会多一点,“而且他工作室离我们公司还很近,于是就商量着要不搞个乐队玩玩,算是实现了年轻时的梦想。”

“团队其实也希望我多做一些出圈的事,这样可以让更多的人关注到我直播带货。”罗永浩表示。

去年,罗永浩登上《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并献出了自己的脱口秀首秀。罗永浩告诉新浪科技,原本自己直播间的男女粉丝比例一度高达8比2,但是参加完《脱口秀大会》后,确实收获了更多的女粉丝,让直播间的男女比例达到了7比3。

此外,他还接了一些创意广告的代言和拍摄。

在他的微博评论里,很多网友调侃“龙哥,活全着呢”。罗永浩认为,粉丝也接受自己多做一些事情。

虽然忙着赚钱还债,但黄贺却说,一年下来,罗永浩整个人其实变得更加松驰了一些。

罗永浩自己也觉得,平均下来能睡到七八个小时,这是在锤科时代基本不敢想的事儿,“精神压力和原来做锤科时候完全没有可比性,虽然压力依然很大,但不是那种碾压式,相对精神面貌状态都好很多。”

“原来是自己做产品,又辛苦又累,但很享受。现在是自己不做产品了,每天选别人家的好东西。那个愉悦感觉是不一样的,整个人会很愉悦。”黄贺说。

在采访中,黄贺也复盘了交个朋友这一年来的风风雨雨。

追随我的人,都看中我的人品

回顾创业,从做手机、子弹短信,到做电子烟,再到现在的直播带货,罗永浩身边,总有一些“头铁”的追随者。

在交个朋友的初创团队里,秦延庆,是锤子科技的19号员工、厨师;周雁桥,锤子科技和小野电子烟的项目总监;草威,锤子科技首席文案;孙瑶,罗永浩在锤科时的助理;朱萧木,锤子科技0001号员工,如今是交个朋友副主播……

关于追随,流传最广的是朱萧木说的那句:他要创业卖尿不湿,我也就去卖尿不湿。

新浪科技问起原因,罗永浩的回答是,“这要问他们啊。如果非要我来说,我觉得是这么多年大家都很熟悉与了解,沟通起来比较顺利,大家合作起来效率非常高。同时,这些熟悉我的小伙伴,都知道我的人品,我们相互之间也非常信任。”

另外一点,他引用了前不久在一场品牌洗面奶发布会上的一段话回答“我虽然是一个中年胖子,但一直以来,在江湖上以没有爹味儿、没有油腻感著称。我和一些特别不油腻的中国成年著名男性,比如大张伟,比如朴树,比如李健,身上有一种非常可贵的‘少年感’,这在中国成年男性当中是非常稀缺的。”

黄贺也曾在锤子科技负责智能硬件,与罗永浩共事过很长一段时间。后来,黄贺先一步纵身直播行业,先后在陌陌和映客内部做一些秀场直播创业项目。2018年前后特别火的知识答题类项目,黄贺在映客内部也参与了。后来因为牌照问题停掉了。

罗永浩想做直播的时候,联系到了黄贺,一起来做这个事情。

交个朋友公司是黄贺注册的,源于罗永浩在2017年坚果新机发布会上的一句话:卖手机不赚钱,就是跟大家交个朋友!

黄贺当时觉得交个朋友这个名字特别好,就瞒着罗永浩,去注册了公司。

2020年3月,罗永浩有一段时间实在想不通要做什么了,那时候周围所有人都在说服他,“做直播吧”,“罗哥你就做直播吧,太适合你了”,“种草、安利、带货这件事真的太适合你了”。

那就成立一个公司来做这件事吧。罗永浩同意了。公司也沿用了“交个朋友”这个名字。

扭转局势,有三个重要拐点

公司有了名字后,团队就跟几大平台对接,最后用五天时间确定了和抖音的合作。

当时,他们认为抖音几乎没有什么头部主播在做直播带货,交个朋友去了后能吃到第一波红利。同时,通过抖音这个内容平台还能有一些新的粉丝进来。而平台也承诺了要帮罗永浩做成头部。

2020年4月1日愚人节,罗永浩准时开启直播首秀。

然而,正如外界所说,出道即巅峰。首秀之后,直播间GMV销售额不断下滑,这个新人团队有名气、有平台辅助,但还没有摸到门道,比如忽视了招商和供应链上存在的层层问题。

黄贺回忆,要在抖音卖货,品牌要先开抖音小店。这让招商变难了,因为很多品牌方可能没有品牌小店,要重新投入人力运营一个店铺;一些国际大牌则需要层层上批,甚至需要海外总部批准,才能新开一个渠道。

虽然后来一些品牌方陆续在抖音开了店,但还不够。4个月后,交个朋友想借平台之力来完成这件事情:平台有货,但流量稀缺。

当时,苏宁易购正好也与抖音电商达成深度合作,全量商品入驻抖音小店,向主播开放。

罗永浩直播间随后也开了个苏宁易购专场,那场的GMV达到2亿,一下子突破了此前的记录。

“这是我们的第一个拐点,终于出现了所谓的微笑曲线,一直下降,扬起来了。”黄贺表示,原来是引入品牌方,现在引进很多平台,从洋码头、唯品会、网易严选到小米有品等,做了N多平台专场,GMV开始慢慢上涨。

基于这样的逻辑,在此前“翻过车”的生鲜品类上,交个朋友有望重整旗鼓:去年的情人节期间,直播售出的鲜花出现严重的商品和售后问题,公司赔了100万。这被称为“520鲜花事件”。

“看样品真的非常好,电商评价也不错,我真的不知道它在路上通过冷链运输之后到用户手里会有那么大的瑕疵。”选品经理李正回忆。

罗永浩不会听这种借口,直接发飙。李正连夜赶到天津武清的商家工厂调查情况,半夜打电话汇报。

“不过接下来,生鲜和旅游马上要大肆地做了。”黄贺在采访中表示,生鲜找到了每日优鲜合作,旅游则跟去哪儿、携程和马蜂窝合作。有大平台作背书,负担一下子小了,敢卖了。

当然问题还有,比如像苹果、戴森这样的数码类品牌,以及大牌美妆品牌,主播是拿不到折扣的,但是经销商可以。“这个逻辑也是我们跟拼多多学的,它的百亿补贴就是找了经销商的货,在那个基础上再补贴。”黄贺说。

所以团队又找了美妆和数码品牌的大渠道商、经销商来合作,GMV曲线又有一定的上升。这是第二个拐点。

同时,交个朋友直播间也从一周一播,变成一周两播,从一场只卖20个产品,变成一场卖50个产品。增量上去了。

而第三个拐点,则直接拓展了公司的业务范围:从一个直播间,到一个机构;从经营罗永浩单个大主播,到服务戚薇、胡海泉、吉克隽逸、李晨等明星主播。

未来不带徒弟号,要培养垂类号

“我们发现抖音会更多向机构倾斜,既然罗老师可以,我们能不能整个机构?”

黄贺表示,去年9月份,公司就签了很多艺人,有戚薇,想在抖音打造女性向的头部主播;李诞,想复制再一个老罗出来;以及可以在某个垂类里面做得很好的,比如胡海泉、吉克隽逸、李晨。他们的加入,让整个公司的收入又往上扬。

这部分业务,被归到供应链机构及代运营机构星野未来里面,主要为明星艺人主播提供“拎包入驻式”的直播带货服务。

不过,罗永浩并不直接参与这部分业务。他表示,自己是交个朋友直播间的首席好物推荐官。关注选品、直播和市场营销等自己比较感兴趣和比较擅长的环节。供应链和代运营业务主要是公司CEO李钧在管理。

目前,交个朋友签约的主播主要分为三类,第一类是罗永浩和戚薇这样的头部主播,罗永浩的用户群体男女比例7比3,戚薇的恰好相反,正好在罗永浩卖不动的美妆品类上形成补充。

第二类是垂类达人主播,如美食主播麻辣德子,带有潮牌属性的主持人李晨,向着美妆垂类打造的吉克隽逸。

第三类是素人主播。“接下来我们会开办一个主播培训学校,这些主播也会输出给我们自己的直播间和代运营的机构。”

黄贺表示,交个朋友不想做成像辛巴那样带徒弟的模式,而是培养N多垂直类矩阵号。“‘交个朋友’就像一个综合的百货商场,以后会有‘交个朋友’美妆号、‘交个朋友’服装号,‘交个朋友’美食号等。”

结语:

“在我个人原来的规划里,可以做脱口秀,但有可能会晚一点,我特别热爱科技行业,这件事不能晚。”

在谈到如果不做直播了,会去做什么的时候,罗永浩表示,脱口秀一直都很适合自己,也挺喜欢,这也是不以其个人意愿为转移的公认的一件事。所有能给别人带去快乐的东西或多或少都会让他有满足感。

黄贺透露,音乐之外,今年罗永浩可能会参加至少三四个综艺,左罗乐团也会正式出道,这是在罗永浩计划之内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