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 俞敏洪

整编 | 教培校长参考

素材来源 |蛋壳师训营、创业黑马学院、中关村互联网教育创新中心、教培校长参考

1、在线教育行业里,永远也不可能有一家公司一统天下。

2、做生意,就是要建立转移成本的高壁垒。但是无论任何在线领域,建立壁垒的难度都是非常大的,因为客户转移成本太低了。

3、在线教育的获客成本居高不下,如果停止营销,客户数量急剧下降,续班率不会超过70%,就只能依靠资本输血。

4、互联网教育在全世界一旦开始是不可能停止的,只会越做越大越做越好。

5、用互联网倒过来加教育,或者用资本倒过来加教育,这件事情在教育领域中间迟早会行不通。

6、互联网大的教育公司实际上到今天为止获客成本也居高不下。据我的统计,基本上一个正价班学生获客成本大概在4000元左右,但是每个学生每年的总费用也就是3000~4000元,而且通常退班率还会达到40~50%。

7、现在的培训教育已经被过度开发,形成了过度开发的需求。资本退潮后,会出现一地鸡毛的情况。今年到明年,教育领域会有更加复杂的情况出现,加上政策干预,局面会变得更加复杂。

8、我们之所以要拼命的做教育,不是通过贩卖焦虑或者说是超前教育,让家长陷入到一种囚徒困境的竞争中间去,所以希望我们在座的各位教育人不要抱着那么着急的心态,循序渐进,慢慢来,做教育是我们一辈子的事情。

01

在线教育永远不可能一家独大

商业模式的稳定,就是在合理投入的前提下,依然有利润,依然在发展。无所谓高大上,只要能够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就是好模式。

大家都在谈,在线教育到底有没有未来?

判断一个教育公司的商业模式是否可以持续,除了要看是否有持续的接近刚需的需求,还要看两个关键问题。

第一,客户转移成本有多高?

在线教育为什么如此困难?因为客户转移没有成本。家长打开电脑,进入新东方平台听课,先听免费课程,孩子说这个老师讲得好,家长就花钱报班;孩子说不喜欢,家长一分钱不花,直接去另一家平台,转移成本一点儿也不高。

所以我才坚持做地面教育。孩子走进教室,班里的一帮孩子跟他成为好朋友,他就不愿意离开;孩子对教学环境熟悉了,他就不愿意离开;家长对接送孩子上下学的道路熟悉了,他就不愿意换个地方上课——转移成本高了。

做生意,就是要建立转移成本的高壁垒。但是无论任何在线领域,建立壁垒的难度都是非常大的,因为客户转移成本太低了。

第二,客户续费的可能性有多大?

让客户买了你的产品之后下次还想买,这也很困难。而且,在线教育的获客成本居高不下,如果停止营销,客户数量急剧下降,续班率不会超过70%,就只能依靠资本输血。

在线教育行业里,永远也不可能有一家公司一统天下。谁也不可能搜集到中国所有最优秀的老师,谁也不可能满足中国所有地区的学生的需求,因为中国所有小学和中学都是地区化教材。

02

互联网教育只会越做越大越做越好

但是整体来看,我认为互联网教育在全世界一旦开始是不可能停止的,只会越做越大越做越好。

理由非常简单:先进技术跟产业的结合,如果我们把教育当作一个业务来看待的话,那么互联网跟教育结合的探索,现代技术互联网加在一起,包括人工智能与教育阶段性的探索,包括它的商业化路径的这样的探索,一旦开始是不可能停止发展方向的,全世界都在推动。

从互联网的发展角度来看,加上成年人利用互联网学习的话,中国已经有几亿人通过互联网来习得自己所需要的知识或技能,那么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非常有前途,而且是不可停止的这样一个行业。

但是,互联网教育应回归教育,尽可能摆脱资本和获利的影响。

我们也都看到了互联网教育的乱象,各种各样的流量竞争、广告满天飞、无序的扩大导致教学质量地急剧下降,这种乱象也导致了成本地急剧上升,互相的竞争也带来的各种各样、或多或少的问题。

那么这个问题可以说是部分影响或导致了今年国家要在这方面进行整顿的一个重要起因。我想说的是这种互联网教育的探索,资本的介入确实有点过头过火的现象,对于资本领域来说,这是一个正常现象,但是对于教育来说,我觉得这是一个不太正常的现象。

互联网大的教育公司实际上到今天为止获客成本也居高不下。据我的统计,基本上一个正价班学生获客成本大概在4000元左右,但是每个学生每年的总费用也就是3000~4000元,而且通常退班率还会达到40~50%。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个人认为即使国家允许你这么做,从商业模型上来说也不一定能够走得通。

都知道教育实际上某种意义上是要回归教育的,以教育为核心,把教育的内容、产品体系、教学做好以后,再加上互联网,这样是一个正确的路径。用互联网倒过来加教育,或者用资本倒过来加教育,这件事情在教育领域中间迟早会行不通。

03

退潮后,培训教育行业会留下什么

现在的培训教育已经被过度开发,形成了过度开发的需求。资本退潮后,会出现一地鸡毛的情况。今年到明年,教育领域会有更加复杂的情况出现,加上政策干预,局面会变得更加复杂。

学费和过度竞争问题会引发相关部门对于教育培训的进一步治理。新的教育模式在线、OMO等,不再会消失,会一直存在,趋于理性的发展,并购重组会进入一个高潮,不管是内部还是外部的。

优秀的产品和系统会存留下来,为中国教育继续赋能。

拥有可持续发展商业模式的公司会出现并稳定发展。商业模式到底怎么样的没关系,关键是你这个路要跑通,稀奇古怪不重要,重要的是稀奇古怪的也能到达目的地,这是最重要的。

资本和教育结合。第一资本教育结合将会一如既往持续下去,资本和教育结合还是有好处的。资本投入加快模式创新和科技研发,成果可以用于更大的教育领域,推动中国教育的均衡发展,教育的成本下降,家长孩子都是受益方,他们的交易成本一定下降。

资本和科技推动教育进步,但并不能完成教育的目的,真正能够完成教育目的还是靠人。你要考虑教育的目的是什么,要始终弄清楚教育的目的是让孩子成长,让孩子快乐的成长,让孩子快乐的学习,让孩子开心地得到好成绩。不要偏离本质,可能是比较好的。

04

我们该如何生存

如果能够融资,可能还能赶上最后一波浪潮,资本对教育领域现在依然很关注。

把钱花在刀口上,把手头的客户服务到最佳状态,近悦远来。认真的做,迅速降低获客成本,并提高续班率。不要求大求快,要求稳求长远。

我们做教育的目的确实跟政府的方向是一致的,我们之所以要拼命的做教育,不是为了给学生增加负担而是为了给学生减少负担。通过我们的新的产品、新的技术、新的方法,能让学生用更少的时间学得更多的知识,拥有更好的思考能力,这才是教育的最终的目的。而不是通过贩卖焦虑或者说是超前教育,让家长陷入到一种囚徒困境的竞争中间去,所以希望我们在座的各位教育人不要抱着那么着急的心态,循序渐进,慢慢来,做教育是我们一辈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