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中国人想赚钱,却想绕过财商教育

作者|张雪玲  来源|黑板洞察(ID:heibandongcha)

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东北育才学校校长高琛建议对大学生展开金融知识普及教育。金融知识普及教育即财商教育,已成为与智商、情商并列的现代社会三大不可或缺的素质之一,目前中国市场内财商教育发展如何?我们离财商教育普及还有多远?

01“一切向钱看”?

财商(Financial Quotient,即FQ)本意指“金融智商”,最早由美国作家兼企业家罗伯特.T.清崎在《富爸爸穷爸爸》一书提出。他认为,财商是一个人在财务方面的智力,是理财的智慧,其主要包括两方面,分别是正确认识金钱及其规律的能力和正确使用金钱的能力。

结合诸多学者的研究,财商教育是指对教育对象开展相关财富知识的培训,提高财富认识的能力,树立正确的财富观,不断的提升受教育者的财商素养和综合技能,更好地适应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

在当前互联网浪潮带动金融经济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大学生存在盲目攀比消费、“月光族”“一切向钱看”等价值观念的扭曲,严重影响大学生对金融知识认知和良好消费行为的养成,也不利于大学生综合素质的提升;不仅如此,小学生重金打赏主播、充值游戏等不理智行为的新闻层出不穷;基金、股市小白盲目入市,被割韭菜;金融骗局层出不穷,让中老年人防不胜防。各个年龄层的人群均需要接受财商教育,提升自身金融风险防范意识与能力。

2020年被称为是财商教育元年,很多企业开始涉足财商教育赛道,未来行业竞争必然更加激烈,只有激烈竞争才能激发出更多市场活力,吸引优秀人才涉足财商教育行业。据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国民财商教育白皮书(2021年)》显示,仅2019年,我国新增“理财教育”“理财培训”相关企业近2000家,较10年前增长了800%。很多专家预测,财商教育将是一个达到百亿级规模的蓝海市场。

02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跟随导向投资成风

近年来,我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不断增加。自财商概念随《富爸爸穷爸爸》在 2000 年被引入国内以来,我国财商类图书的出版整体上呈现指数式增长,且仍然保持较快的增长势头。大众理财意识觉醒,保险、房地产、基金等理财方式逐渐进入人们的生活。无论是城镇居民还是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都在逐年增长。

与此同时,各大互联网平台上的理财大V纷纷晒出自己的投资理财收入,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将自己的一部分“积蓄”拿出,跟风致富。但问题在于,很多投资者仅仅是跟随导向,他们以为自己是“以结果为导向”进行投资,却缺乏理论基础。

消费理念盲目“升级”

人民生活水平富足之后,最直接的就是对一些奢侈品或高质量、高品质物品的疯狂追求。“没经住诱惑”、“女人一定要有几个奢侈品包包”、“男生必备球鞋”……尤其是在大学校园中,虚荣心作祟、攀比成风,社会经验不足的大学生们为满足当下一时欲望选择透支消费,与花呗、借呗成为“老朋友”。

2021年3月,中国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教育部等五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小额贷款公司不得向大学生发放互联网消费贷款。但如此就能杜绝校园贷、套路贷、甚至裸贷出现在校园中么?若想真正杜绝大学生互联网消费贷款横行,最重要的还是要从根本入手,向大学生、中小学生普及相关金融知识,培养财商意识,提升财商素养。

此前,由清华大学媒介调查实验室等三方合作发布的《中国青年财商认知与行为调查报告》显示,有62.2%的学生搞不清风险与收益的关系,认为世界上存在“利率又高、风险又低的理财产品”。几乎每一个大学生都是“金融小白”,针对此类问题,目前市面上的财商教育机构如启牛商学院专门开设相关课程,帮助大多数不懂金融理财行业的人群详细了解相关内容情况,规避金融陷阱。

校园财商教育暂时缺位

市场需求明显,但目前我国校园中对于财商教育的教学并不成体系。九年义务教育阶段通过典型案例和相关法治知识教育,重点增强学生对公民财产、家庭投资等相关金融知识的了解。如道德与法治课程要求学生“知道法律保护公民的财产,学会运用法律保护自己的经济权利。”结合学生家庭的投资活动,通过投资风险知识教育、诚信教育以及模拟简单的投资活动等,让学生了解投资可以增加财富,同时又具有一定的风险。但单一章节对于学生的财商教育并不系统全面。

2015年9月,广州试点开设金融理财知识教育课程,并向全省铺开。截至2019年底,广东省的金融教育课程累计覆盖中小学1698所,开课超过1万次,受益人数约92万人次。财商教育首次落实到校园当中。

但在全国范围内,校园财商教育依旧暂时缺位,需要社会力量补齐短板。同时,启蒙教育赛道火热,财商作为“三商”之一也确实需要从小培养。财商教育平台如启牛商学院、长投学堂等也专门开设亲子财商课程,帮助家长正确建立孩子的金钱观、价值观。截至目前,启牛商学院服务用户已达1000万,覆盖34个省级行政区教育场景。

03财商教育的面子与里子所有人的“小白训练营”

目前大多数财商教育机构都有针对所有人提升财商素养的公益课。但由于入门级理财行业知识大抵相同,所以给人们的感受就是“同质化严重”,如先推荐《富爸爸穷爸爸》、《小狗钱钱》,再简单介绍什么是基金、股票等等。

另一方面,就学习体验而言,有的学员在b站、抖音等互联网平台上观看过财商科普课程,就会觉得“明明有不花钱的视频,为什么要我花钱上课?”,但其实理财投资是具有一定门槛的专业学科,当没有平台约束和老师辅助跟进时,学员往往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缺乏持续的学习动力,浅尝辄止。

对于机构而言,免费课程只起到科普基础知识的作用,所有的财商教育机构基础课程都叫“小白训练营”,营内流程大同小异,要想为用户提供真正有价值的课程内容,切实服务用户,确实需要教育机构认真反思如何能在有限的入门知识中,教授出新意。

启牛商学院自主研发教材,以投资市场底层逻辑为切入点,紧扣用户学习知识、参与理财的实际需求,采用链条式授课模式,由浅入深讲解财商知识,为学员构建起一站式全链条的财商教育服务生态。

老师不是“领头羊”

“坤坤勇敢飞,iKun永相随”。在基金市场中,如张坤、葛兰等明星基金经理深受“基民”追捧,羊群效应明显。他们充当了一部分人的理财老师,但此前股市行情分化,其背负的骂声也不在少数。短期内盈利或亏损并不代表已经懂得、精通财商教育。财商向来不是单一的挣钱工具。

不管财商教育的课程框架搭得有多好,内容体系有多完善,最终还是要通过教师及其授课来落实,如果没有一支高素质的师资队伍来推动财商教育发展,那么提高学员综合素质就难免是空谈。优秀的师资是行业良性发展的绝对前提。启牛商学院汇聚来自全国重点财经类大学的专业人才、业界知名金融机构的资深专家以及具备多年经验的实战精英,为财商课程的专业度提供保障。

拒绝“野蛮生长”

财商教育在中国的发展,资本几乎全部都在后半程出场,融资轮次相对靠前。泰合资本董事陈仁川表示:“在机构化财富管理市场迎来拐点的大背景下,市场上仍然缺乏针对6亿泛互联网理财人群的财富管理服务,市场供给与用户对理财的认知存在极大鸿沟,用户面对各类产品无从分辨,难以实现资产保值增值的根本诉求。”尔湾科技以K12教育成熟的直播模式切入财商教育赛道,同步拓展1对1私教、AI互动课等多种内容形态,精准满足各类用户的财商学习需求,并通过社群与用户形成长期持续互动。

同时通过整理和财商教育有关的政策我们发现,如今的财商教育行业依旧处于发展阶段。对于处于崛起阶段的行业来说,行业监管非常重要,头部企业需要肩负起维护行业生态的重要责任。2021年初,由尔湾科技协助,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编写的行业首部《国民财商教育白皮书》发布,首次对我国财商教育行业发展历程进行详细梳理,且对当下财商教育现状进行深入解读和深刻分析。不仅为提高国人对财商和财商教育认知提供良好的参考样本,同时也为相关部门从顶层设计出发,提供前瞻性参考和指导性建议,有利于促进我国财商教育迅速发展,对财商教育行业的健康发展起到了重要行业规范性作用。

除此之外,以尔湾科技、学而思、猿辅导为代表的首批58家会员单位,面向全国在线教育企业同行发出《促进在线教育行业健康发展倡议书》,加入在线教育专委会,积极响应监管,为各领域教育头部企业标明红线,提示企业在引领行业发展的同时,也应肩负起企业社会责任。

结语

“投资有风险,入行需谨慎”,学过财商教育,明白其中逻辑道理,并不等同于获得致富密钥。财商教育的学习目的是形成自己对于理财、金融的认知体系,而不是通过“发财”盈利,来判定学成与否。

天使湾创投合伙人汪震宇曾表示,财商教育是另一条通往财富管理的道路,也是家庭资产配置重心转移时代红利下的蛋。火热+新兴,在一定程度上也会使得行业掀起波浪。财商教育的发展需要头部企业的带领,以及社会各界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