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自媒体 / 互联网那些事

继海外服装鞋类企业恶意抵制新疆棉之后,国产品牌成了国人的希望。

据数据显示,2021年3月26日,也就是今天,安踏体育大涨10%,而阿迪耐克却跌去5%,市值蒸发755亿。

即使安踏近十年来,通过大量的并购和整顿,已经是国内的体育运动企业稳稳的前三,但安踏长期被国际大牌耐克阿迪打压,股价也表现平平。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从二月开始,安踏已经跌去了24%,但在这次“棉花事件”中,安踏率先启动退出BCI(瑞士良好发展协会),十分硬气

而在此次事件之后,安踏或许能迎来机遇,更进一步,也说不定。

那么

能够率先出线的究竟是李宁还是安踏?

安踏的机遇能否抹去晋江出身的印记?

且看本文分解!

坎坷:安踏的进击

如果时间回到三十年前,来自晋江的安踏还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鞋厂,但三十年过去,安踏已经成长为鞋类领域的一哥。

在这次“棉花事件”中,安踏率先发布声明,旗下的斐乐中国退出BCI,并且还力邀其他中国企业携起手来,共同抗议。

或许安踏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一天走在舞台的中央,而这还要从安踏的创始人丁世忠和他的600双鞋开始说起。

1985年,晋江爆发假药案,此后的晋江开始转向制鞋,在之后的几年中,晋江涌现出了近3000家鞋厂。

1987年,17岁的丁世忠觉得晋江竞争太过激烈,于是背着自己的600双鞋准备北上,在北京的一家批发商城里,做着鞋子批发的活儿。

精湛的制鞋工艺,让丁世忠积攒了一定的口碑,此后的四年中,丁世忠赚了20万。

有了一点资金之后的丁世忠不甘于只做代工厂,他认为不论是国内高端鞋还是海外品牌,都极其注重品牌,至于制作环节他们基本上找人代工,于是在1991年,丁世忠注册了“安踏”商标,表示要“安安心心、踏踏实实”的发展。

1997年金融危机爆发,代工厂因接不到订单,资金断裂,接连破产。

不得不说丁世忠很有远见,靠着对品牌门店的提前布局,在这次危机中活了下来。

此后的安踏,逐渐从一个地方品牌迈向全国性品牌,开始追赶中国体育品牌第一人-李宁。

此时的李宁有着奥运冠军的光环加持,又拿下了多项大型赛事的赞助,逐渐成为国货之光,一时风光无两。

于是安踏效仿李宁,赌了一把,在1999年签了孔令辉,更是在当年花了300万做营销,要知道,当年的安踏利润才400万。

这一次安踏赌对了,2000年,孔令辉夺得奥运会男子乒乓球赛冠军,安踏因此大卖。

此后的安踏一路走高,从一众体育运动企业中脱颖而出,与李宁并称双子星,安踏和李宁的路线基本上保持一致,主打运动风,不停的开店,扩大规模。

但在2016年前后,安踏和李宁发现,自己已经陷入了瓶颈,于是两方开始探索新的发展模式,继续竞争。

李宁向左,安踏往右

安踏和李宁走了两条不同的路,如果说在十年前,李宁和安踏还是同价位企业,但如今的安踏的价格,还是那个安踏,但李宁已经快买不起了。

据数据显示,李宁在近五年内的平均价格上涨了57%,而且超过800元单价的产品的比例也在逐渐提高。

李宁在最近五年中,依旧采用营销为主的打法,进行“国潮”概念的挖掘,一款限定款的李宁球鞋,需要靠手速和运气来抢购,如果转手在得物、咸鱼卖掉,那就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李宁的成长也成功“孵化”了一群“鞋贩黄牛”,靠着李宁粉丝的狂热追捧,黄牛们倒是赚的盆满钵满,上一个这么做的选手还是耐克。

而安踏则选择了另外一种模式,如今的消费者对安踏的印象可能与十年前一般无二,安踏知道,如果继续选择专注于自身品牌打造,势必会陷入和李宁等品牌的拉扯之中,这有很大的库存风险。

于是安踏从2016年开始,不断的通过并购或者合资拿下国外知名品牌,2016年安踏和迪桑特建立合资公司,2017年与可隆建立合资公司,更是在当年收购了SPRANDI和KINGKOW。

安踏在2018年还花了重金拿下AWER SPORTS,而这家公司旗下包括始祖鸟、萨洛蒙、威尔逊等知名品牌。

安踏的信心来自于斐乐的成功。

早在2009年,安踏还在为如何提升自己的品牌高度发愁,但转念一想,何不重造一个“高端品牌”,于是安踏花了6.5亿港元从百丽手里拿下斐乐大中华区的商标权和运营权。

拿下斐乐的安踏,开始为斐乐重新设计和梳理运营,成功的将斐乐打造成了一个中高端品牌,即使斐乐在另外两个市场意大利、韩国也仅仅是“美特斯邦威”的程度。

经过收购细分品牌之后,安踏还有意识的降低和子品牌的关联度,让其独立运营。2019年上半年,安踏营收148亿,仅斐乐中国营收65亿,安踏自己的门店营收数据还不及斐乐。

你很难说安踏只是一家体育用品企业了,他也不再是那个有着“晋江印记”的鞋厂了,此时的安踏,不仅仅集中在中低端,而是逐渐从专业进步到时尚,从低端到高端全覆盖的品牌矩阵。

从这一点来看,安踏比李宁要稳的多,从二者的股价上也可以体现出来,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安踏市值常年在2000亿港元之上,而李宁却在1500亿港元附近。

安踏的一哥位置很稳。

后记

值得一提的是,不论是李宁还是安踏,依旧不敌耐克阿迪这种巨无霸企业,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李宁和安踏都是个是追赶者,但实际上,不论是在用料,还是在服务上,国产企业一点也不输国际大牌。

选用优质的新疆棉都能被抵制,新疆工人被污名,不分青红皂白诋毁中国的企业,这样的外企留在中国干什么?

而这次棉花事件,也正好揭开了这些企业的丑恶面目,我们在原则上问题上的坚持,也有助于推动更多国产企业的突破,也寄此希望有更多的安踏和李宁能站立起来。

而在国产体育用品行业,当下的基本格局已经形成,安踏一马当先,李宁随后,紧接着特步、361度实力也不俗,只是曾经的黑马贵人鸟、美特斯邦威,已然掉了队。

国产品牌的逐渐起势,让我们看到了他们在未来独当一面的可能。

参考资料:

数据来源:安踏、李宁官网,天眼查

图片来源:网络

龙潭资本论:迈过三座大山,李宁下一步往哪走?

21世纪商业评论:安踏年收入破355亿元,FILA贡献了174亿元

子弹财经:贵人鸟与安踏,“买”出来的反面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