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亿美元!张一鸣拿下字节版《王者荣耀》

作者|陈桥辉   来源|Tech星球(ID:Tech618)

字节为自己的游戏梦,豪掷千金。

字节跳动的《王者荣耀》梦终于实现了。

3月22日,沐瞳科技CEO袁菁发表全员信,宣布沐瞳科技与字节跳动旗下游戏业务品牌朝夕光年达成战略收购协议。此次并购后,沐瞳科技会保持独立运营,袁菁将继续作为CEO留任,沐瞳的各条汇报线保持不变。

沐瞳科技的代表作是《Mobile Legends: Bang Bang(无尽对决,MLBB)》,这是由沐瞳自主研发及发行的一款MOBA类手游,上线至今全球月活超过了9000万,成为全球(中国大陆除外)最受欢迎的 MOBA类型手机游戏之一。另据SensorTower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8月,MLBB的海外总收入超过7.3亿美元。

这款游戏的热度与吸金能力,在海外堪称国内版的《王者荣耀》。

《无尽对决》在海外收入和下载量双榜第一

据路透社报道,两名消息人士透露:字节跳动收购上海沐瞳这笔交易的估值约为40亿美元。这也是截至目前,字节最大的一次单笔投资收购交易,足以说明字节对该公司以及游戏业务的重视程度。

此次收购后,张一鸣也将如愿获得一款成功的MOBA游戏,为自己的在游戏发展历上程勾勒出浓墨的一笔。遥想当年字节跳动10亿美金收购Musical.ly,将后者从打造成风靡全球的短视频应用TikTok。不知未来,张一鸣收购的《无尽对决》,会不会成为字节跳动版《王者荣耀》。

张一鸣的《王者荣耀》梦

在国内,说到重度游戏可以想到腾讯的《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网易的《荒野行动》,这几款游戏也是目前吸金最为强大的手游。据Sensor Tower公布的2021年1月全球手游的相关数据显示,腾讯《王者荣耀》成为全球最能赚钱的手游,1月份收益高达2.67亿美元,《PUBG MOBILE(和平精英)》紧随其后。

要说字节对于这些吸金能力超强的重度游戏不动心,那肯定是假的。

字节跳动全球CEO张一鸣曾在内部的飞书《原神》游戏讨论群中,批评员工上班时间讨论游戏,一度登上了当天热点。曾有媒体报道,张一鸣不爱玩游戏。认识张一鸣近20年的创业伙伴梁汝波在一次采访中有提到,“他不打牌,不玩游戏,不看碟。”

虽然这是公司再正常不过的内部事务,但从侧面说明了张一鸣对于《原神》这款游戏的喜爱,也不难看出张一鸣希望字节跳动做一款属于自己的重度游戏。

早在2019年3月,字节跳动以1.1亿价格收购了三七互娱子公司上海墨鹍,上海墨鹍曾开发过月流水最高近2亿的小说IP游戏《择天记》,上海墨鹍的CEO杨东迈也一并进入字节跳动,他还曾在腾讯从事3D引擎开发工作,具有明显的腾讯游戏系背景。

随后,字节又全资收购了另外一家游戏公司上禾游戏,其代表作为MOBA类游戏《极限对决》,该游戏已停止运营多时,这家游戏公司的掌门人那拓,随后被任命为字节跳动深圳工作室重度游戏发行线总负责人兼电竞赛事负责人。

2019年6月,据《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成立了一个百人团队,挖了一些牛人,开始了以自研游戏为主的Oasis项目(绿洲计划),在内部这个项目也被称为“憋大招”。“绿洲计划”主要针对的是重度游戏的开发,也就是MOBA和大型战术竞技类游戏。

计划虽然完美,但字节在中重度手游的研发路上并不顺利。今年1月,据《晚点LatePost》报道,字节跳动位于上海的核心游戏工作室 “一零一” 负责人杨东迈已离职,字节游戏就此损失了一名核心业务管理人员,此后,又传出字节游戏的多个内部项目处于停滞阶段,其中就包括重度游戏,毕竟Oasis项目组建才一年多,想在一年多的时间内,赶鸭子上架出重度游戏是很难的一件事。

但字节顶住了压力,仍然还是陆续推出了多款中重度手游和重度手游。

去年9月,一款名为《终结战场》的“吃鸡”(大逃杀射击)类型游戏低调出现。据了解,该游戏的前身为网易自研的《终结者2:审判日》,系由字节改动后首次在国内推出的重度手游,但是自研属性并不明显,更多的还是在原作上进行改动。

随后,《手游那点事》报道,字节在海外上线了一款名为《Strike Royale》的手游,糅合了MOBA+TPS的元素,主打3v3竞技玩法,自去年12月开始就在东南亚地区进行导量测试,并且在一些重点市场获得了较高的关注度。

进一步了解后可以发现,《Strike Royale》实际上就是字节在上禾游戏自研的《极限对决》上,进行了大幅度的改动而推出的手游,但这款游戏的核心研发人员来自那拓的团队,该团队的人员主要来自腾讯和网易,所以虽然名义上是字节研发,但仍然感觉到缺少了字节的研发基因。

目前该游戏在国内已更名为《火力对决》,今年2月,官方表示,国服版的《火力对决》即将上线。

另外,Tech星球独家获悉,字节还有一款名为《火力王牌》的重度手游,现已研制完成,或为首款自研重度手游。未来字节将有多款重度手游推出,为自己筑起重度游戏版图。

收购沐瞳科技,构建字节重度游戏版图

短时间无法看到自研重度游戏的出路,让字节改变了策略,采取了更为直接的收购方式,加速构建自己的重度游戏版图。此次对沐瞳科技的全资收购就是其关键的一步。

字节对沐瞳科技的收购,与当年腾讯对《英雄联盟》的开发团队“拳头”的收购如出一辙。

沐瞳科技最为核心的游戏为《无尽对决》,据SensorTower提供的数据显示,虽然《英雄联盟》手游于去年Q4陆续在日韩、东南亚和欧洲等地上市,但海外MOBA类手游霸主《无尽对决》依然表现强劲,光今年2月就获得640万次下载量。

沐瞳科技的成功并不是一蹴而就,2014年,拥有着多年游戏从业经验的袁菁和徐振华一起离开腾讯创业。初始团队只有20个人的沐瞳科技选择了“出海”,开发他们的第一款游戏叫做《Magic Rush:Heroes》(魔法英雄),Google Play 和 Apple store 都在全球进行了推荐,巅峰时期的收入达到了一个月900多万美金。这次的成功为沐瞳科技积累了不少的游戏经验。

随后于2016年推出了第二款手游《Mobile Legends:Bang Bang》,也就是《无尽对决》,这款游戏在海外推广费用,一天就要亏30多万美金,一个月要亏1000万美金。最困苦的时候,欠的广告费高达两亿元。袁菁当时算过现金流,最多能撑五十天,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是义无反顾的投入。“就是因为我们相信游戏获取了这样的用户,这样的用户喜欢这样的玩法,它最终是能产生商业价值和收益的。”袁菁说道。

如今,每个月海外已经有超九千万的用户在玩《Mobile Legends:Bang Bang》这款游戏。而且还有类似王者荣耀KPL的电竞赛事体系——印尼Mobile Legends电竞职业联赛(MPL)。这些都是字节跳动还未曾涉足的领域。

字节收购沐瞳科技,正是看中了其在海外游戏市场的重要性,因为《无尽对决》已经成为了东南亚的现象级游戏,收购沐瞳科技后,字节在其全球化的游戏业务的布局上会起到推进作用,符合字节的全球化战略。

收购后的沐瞳科技会保持独立运营,将不受字节的干扰,对于《无尽对决》在后续的运营上起到了稳定的作用,这与此前字节对上禾、上禾墨鲲等游戏公司收购后的管理形式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也是由于该款游戏已经成为爆款,保持原汁原味的运作将更加利于发展,就像腾讯收购“拳头”后,英雄联盟在保持独立运营的同时,通过腾讯资金的扶持和推广,现已经成为全球顶级游戏。沐瞳科技有很大的可能会像“拳头”一样,享受字节的特殊照顾。

此外,借助字节的TIKTOK的推广,《无尽对决》也将从东南亚走向更多的海外市场,甚至借助抖音和今日头条等国内顶流产品,将《无尽对决》引入国内,正面对决《王者荣耀》。而且,字节通过借鉴沐瞳科技的研发经验和技术,诞生一款自研的MOBA类手游也未尝不可,对于两者而言是双赢的局面。

沐瞳科技只是字节在重度游戏业务的一小步,字节游戏的下一个目标还是希望打造类似于光子、天美等拥有自研能力的工作室,通过各个工作室的游戏产品构建自身的游戏生态。字节游戏不缺流量,因为有抖音和TikTok;也不缺人力,因为2020年已在游戏领域已招聘超1000人,字节现在最缺的是技术和经验,然而这也是字节短时间内棘手的方面。

这次40亿美元的大手笔收购,让字节版的《王者荣耀》梦得以实现,但也让字节游戏站在了聚光灯之下,接下来,更加考验字节的是,其自研重度游戏能否砸出水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