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布局新消费赛道

一年出手 7 个新品

《晚点 LatePost》获悉,过去一年,字节跳动(以下简称字节)至少出手投资了 7 个新消费品牌。2021 年初,4 个新消费项目获得字节投资,包括扫地机器人品牌云鲸、李子柒所在公司微念科技、口腔护理品牌参半、低卡气泡酒品牌空卡。2020 年,连锁火锅超市懒熊火锅、健康即食品牌鲨鱼菲特和新式茶饮品牌因味茶也获得了字节的投资。

2020 年是新消费 " 投资热 " 和 " 投资难 " 特性显著的一年:一方面二级市场出现了可供一级市场参考的优质消费品上市公司,资本涌向新消费品领域,天猫新消费负责人无封(花名)曾表示,截至 2020 年的前 11 个月,有 926 个新品牌获得融资;另一方面,好的消费品项目现金流充裕,对融资需求并不高,这也加剧了新消费品牌的投资难度。

云鲸是字节在新消费领域拿下的明星项目之一。知情人士称,云鲸产品有专利,消费电子壁垒更高,2020 年产品才上线,全年销售额约 8 亿元。字节连续两轮投资了云鲸,后者的估值在 2020 年初还仅为 3.8 亿元人民币,一年后已经迅速增长到 1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65 亿元)。

2021 年初,字节和源码资本两家老股东继续联手领投云鲸,而同样作为老股东的另一家头部基金也有意参投,但最终没能抢下份额。

参半也是销售额和估值增长很快的新消费品牌。2020 年 10 月,参半的口腔护理产品才上线,当年第四季度销售额已经达到 1 亿元人民币,字节在 2021 年初投资参半,占股 7.8%,估值达到 8 亿元。知情人士称下轮参半估值即可达到 20 亿元。

字节的新消费品牌投资均由其财务投资部门操盘,该团队最初由战略投资部门内部分化而出。字节的财务投资部门现有员工 12 名,其中 3 名聚焦在消费项目投资,另外还有 2 名员工在看消费领域时也会覆盖其他领域,该部门负责人为杨洁,其曾任红杉资本副总裁。

字节的财务投资不限定方向,可以投和字节主业无关的项目,知情人士称,财务投资部以决策快速、追求回报率为导向,整体的盘子和话语权都比较小。

战投部的项目则不同,经常需要业务负责人主导推进,以帮助业务部门通过投资手段做战略协同,比较典型的案例是字节收购 Face U,后者为抖音提供滤镜和特效的技术支持。

根据企名片,截至目前,字节已投项目 137 个,其中 22% 的项目已上市、被并购或进入下一轮融资,字节最密集布局的两个领域分别是文娱传媒和企业服务,均占比 26%。(张钦)

TikTok 直播电商新进展:

计划 4 月 13 日在印尼正式上线

《晚点 LatePost》获悉,TikTok 直播电商计划在 4 月 13 日于印度尼西亚上线,这一天也是伊斯兰教为期一个月的 " 斋月(Ramadan)" 起始之日。

这是一个特殊的时间点。在有将近 90% 人口为穆斯林的印度尼西亚,斋月是其一年中网购频率最高的时间段——在斋月期间,穆斯林在每天的日出与日落之间不会进食饮水,这导致线下商业的营业时间很短;此外,斋月的一个习俗是互相赠送礼物,因此线上购物成为了斋月期间印尼的主要消费方式。

当地时间 3 月 9 日,TikTok 直播电商在印尼完成了第一次测试。这次直播同时在线人数最高峰时突破 1 万人。当地一位 MCN 负责人评论道," 作为第一场,流量不错,但暴露了不少问题,尤其是支付功能使用不顺畅,主流的 Grabpay 和 OVO 都不支持,只能用银行转账和 DANA。"

DANA、Grabpay 和 OVO 都是东南亚当地主要的手机支付应用。

如今距离斋月还有不足一个月,接下来两周会是 TikTok 直播电商关键的调试周期。

TikTok 电商走到这一步并不容易。最早,《晚点 LatePost》了解到,TikTok 最初的设想是做跨境电商,从中国向海外卖货,业务代号为 " 麦哲伦 XYZ"。但去年 11 月,由于物流、海关和合规问题的复杂性超出预期,字节跳动的跨境电商项目一度暂停。

这之后,TikTok 就转向了国际化电商业务——在海外做本地的直播电商,连接本地 TikTok 达人与商家,依靠当地的物流产业。国际化电商沿用了 " 麦哲伦 " 这个代号。

一名了解 TikTok 东南亚电商业务的字节跳动人士表示,TikTok 新加坡(TikTok SG)是整个东南亚市场的总部,产品研发、招聘岗位的规划,都由 TikTok SG 决定。它也是 TikTok 在东南亚电商业务的运营主体。

这意味着,TikTok SG 要面临新加坡政府的监管,包括需要持有由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 ) 所发的 " 支付机构牌照 "。

这名人士称,从 2020 年 11 月开始,TikTok SG 的法务和公共政策团队用了两个多月,解决了平台政策、平台 - 达人 - 商家三方协议和知识产权等方面的合规问题,但支付方面的合规问题,难度最大,耗时最久。

" 公司可以自己申请牌照,或者借助其他支付平台,取决于公司实力和时间是否宽裕 ",一名曾为中国互联网公司处理东南亚合规问题的律师表示," 但如果被监管机构卡住,3 个月都不够解决问题。"

目前来看,TikTok SG 与当地监管部门沟通比较顺利,合规障碍已基本解除,否则不会开始直播卖货测试并在 4 月正式推广。

筹备过程中,位于新加坡、印尼首都雅加达的 TikTok 员工和北京电商部门的员工需要保持协同。字节电商运营员工表示," 三个地方的员工会经常同时出现在一个飞书会议里,沟通国际化电商业务的战略和资源。"

据了解,印尼当地员工在筹备直播电商上线期间,对照 Facebook、Instagram 和 Shopee 的商家列表,调研了超过 2000 个潜在招商目标。

一名与 TikTok 印尼员工对接的电商部门员工告诉记者,TikTok 还没有为直播电商定下 GMV 目标,现在的主要任务是丰富电商内容,增加电商相关的短视频,引导商家做更多直播。

TikTok 直播电商在英国就没有那么顺利。由于欧盟、英国在隐私保护和电子商务方面的法律更严格,TikTok 面对的合规门槛更高、进展更慢。

一名 TikTok 英国的前员工称,目前在 TikTok 英国上购物的主要模式是,通过外链跳转到其他平台。当合规问题解决后,直播电商才在英国上线。

2020 年 12 月,TikTok 美国已经与沃尔玛合作了一次直播带货。在参与的 10 名主播中,至少两人的粉丝数量超过千万,但在线观看人数最高时只有两万。当地时间 3 月 11 日,沃尔玛在 TikTok 上做了第二场直播带货,为春季消费潮预热。(陈耕)

快手加注国际化

原 Bigo 副总裁危文将加盟

《晚点 LatePost》获悉,原 Bigo 副总裁、Likee 负责人危文在 2020 年 9 月离职后,将于近期加入快手,参与国际化相关的业务。

危文 2016 年加入 Bigo,此前曾在猎豹移动工作。一位接近危文的人士告诉记者,在加入 Bigo 时,他曾表示希望这是其职业生涯的最后一站。

2017 年,危文在 Bigo 打造了短视频社交平台 Likee,虽然 Likee 上线至今获得了超过 1 亿的月活跃用户(MAU),但仍没有达到 Bigo 预期,这也是危文离职主要的原因之一。相比之下,字节跳动旗下 TikTok 的 MAU 已经超过 7 亿。

对于准备加注国际化业务的快手而言,危文的入职正当其时。

快手正在积极从单一业务向多元业务扩张,但相比字节跳动,前者步伐仍相对谨慎。一位快手人士告诉《晚点 LatePost》,快手内部曾用 " 两条大腿 " 来形容公司的未来增长点——分别是游戏业务与国际化业务。

据记者了解,目前快手除了主产品的国际版 Kwai 以外,还有代号为 XYZ、X6、KT 等几支国际化团队,它们打造了包括 VStatus、MV Master、SnackVideo 等短视频与音乐类产品。

其中,Kwai 在 2018 年上半年登顶过俄罗斯与东南亚七国的 Google Play、App Store 双榜第一;VStaus 则在巴西市场一度受到追捧,于 2019 年多次进入巴西移动应用总榜前三。不过这些产品大多后劲不足。

一位抖音人士告诉记者,国际化是从抖音诞生之初就已经明确了的目标。而在快手,这是为了公司寻找新的增长点才开始尝试拓展的方向,这决定了双方投入时的决心、资源是不一样的。

随着国内短视频市场的饱和、外部竞争愈发激烈,2020 年开始快手整体的发展节奏正在加速,国际化也被摆在了更重要的位置。此前,快手已招揽了国际化业务总负责人仇广宇,他曾是滴滴国际化事业部 COO,加入滴滴以前他任职于摩根士丹利与贝恩资本。

根据自媒体《全现在》报道,快手国际化相关部门在 2018 年、2019 年没有年终奖,但在 2021 年初,所有员工都拿到了 2-4 个月年终奖,同时全员加薪 20%。在某种程度上,这是重振士气的举措。

《晚点 LatePost》了解到,快手在国际化项目上将会继续开拓多个产品与业务 " 赛马 ",而危文也会参与到这场内部的竞赛当中。

截至发稿,快手股价约 300 港元,市值达到 12559.97 亿港元。

来源:晚点Late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