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市值跌掉30亿!对话丽人丽妆董事长妻子:网上寻夫未如愿

记者|白兆鹏  编辑|邓凌瑶

来源 | 红星资本局

近日,丽人丽妆(605136.SH)董事长黄韬的妻子翁淑华微博公开喊话“希望丈夫回归家庭”的新闻持续发酵。

当事人翁女士今日告诉红星资本局,发文的初衷就是想联系到丈夫,但目前并未如愿。她表示,公司是自己和丈夫一起做起来的,因为对丈夫完全信任才没有关心股权这些事。

丽人丽妆工作人员回复红星资本局称,董事长黄韬已知道此事,但暂无回应。

截至3月10日收盘,丽人丽妆跌8%,报27.65元/股。受该事件影响,两个交易日,丽人丽妆最高时市值跌去约30亿元。

妻子喊话:“希望他回归家庭”

公司回应:“董事长的事,不方便问”

三八妇女节当天,@丽人丽妆翁淑华在微博上以一个全职太太的身份,公开喊话@丽人丽妆黄韬,“想联系到他,想让他回归家庭”。

微博注册信息显示,@“丽人丽妆翁淑华”的账号注册于2020年2月4日,简介是“我是翁淑华本人,丽人丽妆001号员工”。而@丽人丽妆黄韬的微博认证信息显示为“丽人丽妆CEO”。

“作为丽人丽妆黄韬的太太,两人几个孩子的母亲,这几年身为丈夫与父亲的黄韬晚上从不回家。”翁女士希望在这个妇女的节日里,得到黄韬的关注和回复,“我不想再像以前一样隐忍了。经过一番思考,我想将心里藏了多年的话写出来。”

翁女士在文中圈了乡村教师代言人-马云、阿里逍遥子、罗振宇、papi酱、天下网商等人,称“如果您是黄韬的朋友或者客户,劳烦您将这段话转告于他,让他能认真倾听一个妻子与母亲的心声,一个全职太太隐忍多年的独白。我和我们的孩子,等待着他回家,等待他角色的归位,等待他承诺的履行。”

而贴在博文后面的是一张附照工作牌,职位是“丽人丽妆——销售行政部——翁淑华——销售行政总监”。

翁女士说,现在的丽人丽妆,是自己一边在家照顾生病的黄韬,一边从一家淘宝店经营起来的。

消息第二天(3月9日)一早就迅速在网络发酵,当天丽人丽妆股价低开后迅速下探,当日收盘封死在跌停板上。

红星资本局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丽人丽妆董事会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称,公司已经从微博了解到了这个新闻。该工作人员表示,这对于公司来说是一个突发事件,“这件事情现在对于公司的股票有影响,这个是可以肯定的。”

至于这件事情到底是否确如翁女士所说,对方称现在还在核实。他表示,他们已经把相关情况跟董事长反映了。

“但因为这件事情其实是属于董事长的个人事情,我们也不方便去问的特别多”,该工作人员说。

妻子称“黄韬已近两年没回家”

红星资本局今日联系到发帖的翁女士,谈到自己在三八妇女节当天发这个帖子的初衷,她说就是想联系到丈夫。

“黄韬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一两年都没有回家了。”翁女士说,2019年之后黄韬就不再回家,一开始她去公司找过黄韬,陆陆续续见过几次,“但他也是敷衍了事,后来慢慢的,基本上公司我都进不去了,他们(公司员工)就阻挠了。”

“他去哪,和什么人接触,都不会告诉我,也见不到他面,联系他也从来不回应”,翁女士说。

在相关话题下面,有评论提到“黄先生有小三”。翁女士对此表示,“至于网上什么小三小四之类的暂时不方便回答,您可以去问他。”

翁女士告诉红星资本局,现在自己很无奈,发布微博后,黄韬还是没有联系过她,自己也联系不到对方。“作为一个全职妈妈,压力肯定是有,公司和他基本上就是我们的生活来源。”

翁女士说,当初他们说好的是,公司交给黄韬,他好好做事业,而自己把家管好。“但从2018年开始,陆陆续续地,生活费他都不会准时给我,我时常去讨要的时候,他都是不理不睬,有时候还拖延。”

翁女士称,生活费数额多少都是黄韬自己规定的,都是之前他保证承诺的,“只是每一次去讨要的时候比较费劲。”

“夫妻10多年前白手起家一起创业”

我们是2005年生的孩子,然后2006年黄先生得了急性糖尿病回家休息,我一边带孩子、一边照顾他、一边经营淘宝店,2010年我们回到了上海。”翁女士说。

根据天眼查APP,丽人丽妆上海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是2010年正式成立的,法定代表人黄韬,总部位于上海,是中国知名的线上化妆品营销零售服务商。

公开资料显示,丽人丽妆是从经销知名护肤品牌相宜本草起步的。

“相宜本草是2007年下半年到2008年初开的直营店,那时候就开始起色了,基本上是我负责内部的一些运营,包括店铺运营、客服、进货、包装,小到员工吃饭,都是我一手抓的”,翁女士回忆。

翁女士称,自己在年纪比较轻的时候就认识了黄韬,并一起在北京开始创业。“我们创业是在2007年开始,我先生和我,还有另外一个伙伴,我们3个人从家庭作坊开始做起。”

丽人丽妆天猫店铺

提到公司相关的股权等涉及自己利益的问题,翁女士称都是交给丈夫黄韬的,自己基本都没有多问,“因为我们夫妻彼此都是共同体。”

翁女士称,她之后担任过丽人丽妆全资子公司上海丽人美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监事,但在2019年该职位变更为张志国,“后来为什么又不是我了,我也不知道。”

翁女士称,在丽人丽妆之前,黄韬和朋友还有一家叫做飞拓无限的公司,是做信息增值服务的,“因为他招人什么的都是我帮他一起,也可以说是我们一起把公司建立的。”

翁女士回忆,2012年他们有了第三个孩子后,黄韬想让她在事业和家庭中选一个,“他希望我回归家庭。当时他对我说,我在家里面把孩子教育好,这是首要的,他把事业做好。”

翁女士称“出于对黄韬的信任,至今没有股权”

红星资本局查询天眼查APP发现,目前,丽人丽妆的董监高、企业受益股东、招股书中均看不到“翁淑华”的名字。

翁女士告诉红星资本局,以前在丽人丽妆,自己是销售行政部总监,负责做大供应链和售后客服,但2019年左右就没有继续在公司了。

“2019年基本上是没怎么跟公司接洽了,之前陆陆续续还是会有一些需要我做的事情,我还是会去做。”

丽人丽妆在去年9月登陆资本市场。公司上市全程翁淑华是否参与?

“基本上上市没有(参与),但是需要配合都有配合”。至于需要配合的是哪些方面?翁女士表示不方便透露。

而对于自己为何和丽人丽妆没有任何权属上的关系,翁女士称完全是出于信任,“我非常信任他。当初没想那么多,我当初是想着说我们俩都是一体的,所以我没想那么多。夫妻白手起家,所以我的也是他的,创业的时候一直都是这样。”

谈到现在的打算,翁女士讲,“我还是那句话,我等他回来。他说他会全力为了家,所以我一直相信他的承诺。而且希望他是一个遵守承诺的,按照他自己约定的兑现。”

因为从一开始认识就一直很信任黄韬,翁女士表示,自己也不确定会不会走到离婚这一步,也没有咨询过律师等专业律师关于财产的事情。

翁女士结婚照 图由受访者提供

市值两日最多时跌去近30亿

公开资料显示,丽人丽妆主营业务为电商零售和品牌营销运营服务,天猫是丽人丽妆的主要经营平台,其运营类目涉及从美妆到母婴、服饰的多个消费领域。

丽人丽妆所有业务均通过阿里巴巴集团控制的天猫、淘宝平台开展,根据销售额支付相关的平台佣金、积分扣费、聚划算佣金等平台运营费用。

官网称丽人丽妆每年服务超千万级消费者,还于今年初获评“2020年度天猫优秀合作伙伴”。

黄韬作为最终受益人,持有丽人丽妆33.61%的股权。值得一提的是,阿里巴巴(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作为第二大股东,持有丽人丽妆17.59%的股份。

据丽人丽妆官网公司治理栏目的介绍,1973年出生的黄韬,是清华大学自动化专业的硕士研究生,1998年7月至2000年8月其曾任教于清华大学。最早在美国通用无线通信有限担任产品总监、上海公司总经理,此后创立飞拓无限并担任飞拓无限执行董事。北京丽人丽妆由其在2007年2月创立,目前是上海丽人丽妆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去年12月22日,由天下网商主办的2020新网商峰会在杭州举行,黄韬获评“2020新商业年度人物”。

丽人丽妆董事长黄韬 图据丽人丽妆官网

该峰会组委给予黄韬的评价则是:“他信奉长期主义,让生意更长远、更持久。十年前创办丽人丽妆,十年后登陆A股。他是线上零售营销的代表人物,执美而来,与美同行。”

2016年8月,丽人丽妆首次向证监会提交招股书,但在2018年1月被否。彼时发审委称丽人丽妆过于依赖天猫、淘宝平台,质疑其经营模式和盈利模式的可持续性。

2020年9月29日,丽人丽妆正式登陆上交所主板。

图中白衣男子为黄韬 图源丽人丽妆官网

其最新披露的三季报显示,报告期内其实现营收24.64亿元,同比增长9.72%;归母净利润1.92亿元,同比下降1.90%;扣非归母净利润1.63亿元,同比增长24.14%。

今日收盘,丽人丽妆继3月9日跌停后继续大跌8%,盘中一度触及跌停,两个交易日市值最多时蒸发近30亿元。

上述董事办工作人员称,“公告的话依据规定就是连续三个交易日累计跌幅偏离值达到20%才需要发公告。如果在资本市场这块有什么东西要回复的话,就是以公告为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