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风口上的思维教育,是不是智商税?

作者丨唐亚华,编辑丨黎明

来源|深燃(ID:shenrancaijing)

在线数理思维赛道成了素质教育的新风向。

网友调侃:“所有家长在孩子8岁前都认为自家孩子是个好苗子。”在“好苗子”的发展过程中,任何一个可能有助于幼苗成长的因素,家长都不愿意错过。低龄段素质教育、三年级以后学科教育,是大多数家长的选择。

但就是有这么一个科目,宣称具备了素质教育的启蒙作用,还将未来应试教育最重要的科目之一的数学前置,家长很难不心动。盯上家长焦虑的机构,借着数理思维教育这门生意走上了风口。

在这个看似很小的赛道里,有成立4年融资9轮、已经在上市边缘的明星创业公司火花思维,有不甘落后的豌豆思维、猿辅导旗下的斑马思维,还有不仅推出了瓜瓜龙思维,还收购了你拍一的字节跳动。从创业公司到巨头,一场数理思维抢滩争夺战已经打到了明面上。

数理思维指的是用数学思考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思维活动形式,包括观察、比较、猜想、实验、分析、抽象、概括、演绎等,实际上对于低幼的孩子来说也就是认识二维形状、认识颜色、理解空间里的上下左右、对物体进行点数、不同物体的分类归类,其本质就是提前学数学。

不少人疑惑,3-6岁还在幼儿园阶段的小孩,就能开始学数学思维了吗?即使是学,真的能做到孩子的数理思维启蒙吗?往远了看,做了数理思维启蒙,将来孩子的数学就能学好吗?我们今天从科学和商业角度,来看看数理思维教育有没有用,以及思维教育这门生意到底怎么样。

数理思维学得早,孩子数学不一定好

从朝阳区搬到海淀区后,北京家长静怡不由得焦虑起来了,因为还在上幼儿园小班的女儿同班同学几乎每个人都上一门思维课,还不是动画片类型的AI课,“都是正儿八经线下或线上真人老师教的那种。”

“我本来主张小学之前不给孩子上任何学科类课程,尽量多做素质教育,但这边家长的学科教育开始得非常早,一再强调数学一定要领先。”没办法,静怡压缩掉了孩子的一些纯玩课程,也开始上“你拍一”的思维课。

另一位北京家长小雨则是在给孩子尝试各类课程的过程中,发现小孩特别喜欢火花思维的课程,从2019年一直上到现在。“我家娃一周四节思维课,课程设计真有吸引力,我说少上一点踢踢足球,我娃都不同意。火花思维除了师生沟通跟进有待加强、APP不太好用之外,其他都很好。”

小雨告诉深燃,“火花思维是真人在线小班课,一般是一对四,课程内容趣味性比较强,比如‘小马如何才能通过这条河,请小朋友做路线规划’,是思维的启蒙,不是严格的数学。每个小孩都能被Cue到,也需要在iPad端操作,老师也能看到。还有其他小朋友一起上课,不会太无聊。”

在线课之后,家长需要给小孩录一段“小老师视频”作为作业,小雨认为这个环节设置很好,“让小孩输出自己的解题思路,家长和老师就能知道小朋友学会了没,问题在哪里,整个学习过程是一个完整的闭环。”

不过小雨也承认,学了几年,效果不太好判断,毕竟也没有考试。她的想法是,孩子喜欢就好了,每天玩也是玩,顺便学点东西也挺好,画画、英语、思维都行。

“既然没什么效果,为什么要浪费这个时间和钱去学?”这也是不少家长的意见。甚至在投诉平台上,也有家长对数理思维课程产生了质疑:“小朋友中班的时候,测评显示适合大班的S3课程,升到大班时发现在跟一年级的学生一起上课,中间我们多次对课程难度产生质疑,但(公司)一直未做调整,让小朋友产生了畏难情绪。”而另一位上AI思维课的用户指出:“由于小朋友跟不上,每次要看很多遍,导致视力下降。”

来源 / Pexels

2-8岁就进行数理思维启蒙,到底有没有效果?被称为奥数“新马甲”的数理思维课,真的能让孩子将来学好数学吗?

中华教育改进社副理事长蒋永红对深燃说:“数理思维启蒙和能不能学好数学,两者之间没有必然联系。”

他指出,启蒙的原理是,比如一个小孩喜欢经常画画或看颜色,刺激大脑发育,大脑分辨色彩的能力就越来越强;数理思维也是一样,小孩做一些算术或者记忆数字,这种抽象的东西刺激大脑,大脑可能更适合识别这些抽象的符号,但是它还没有形成一种思维。从两岁开始做数理思维启蒙,往往形成的并不是数理思维,可能只是刺激大脑发育。

“幼儿阶段的小孩,大脑还没有发育完全,刺激大脑发育的途径包括运动、呼吸系统、循环系统、语言启蒙,没有办法保证某一个单向刺激会取得什么效果。类比到植物,小孩的大脑还只是个胚芽,在某一方面给了一点刺激,只是有了可能会朝这方面发展的一点土壤,但最后会不会朝这个方向发展,还很不确定。”蒋永红表示。

而数学是一种高度抽象的知识,在三年级之前,小孩的大脑发育远不能承担逻辑思维这么庞大的东西,所以提早进行数理方面的培训意义不是非常大。

甚至,强刺激的学科教育还可能会起到反作用。

蒋永红指出,如果硬要在这个阶段让小孩学会这些知识,可能会变成强刺激,挤压小孩活动、说话、玩的时间,对小孩的情绪、心理等可能产生负面影响。“小孩身体还没发育好就想培养思维能力,相当于用庞大的软件在一个配置很低的手机上运行,手机除了发热崩溃之外,没有什么结果。这个阶段的小孩应该跑着玩,让他的肢体协调、循环系统正常,身体健康大脑才能更好地发育。”

事实上,教育部已经明令禁止了在幼儿园进行学科教学,也就是提前进行学科教育的科学性已被官方否认了。

那为什么市面上的数理思维课程这么受追捧?

在春风时雨创始人兼CEO、在线教育专家王思锋看来,越早期的家长越盲目,他们对孩子的培养计划、消费习惯没有完全养成,这种时候花钱相对更容易。另外,还有一个“剧场效应”,家长会担心孩子占到了劣势的位置。

家长青睐数理思维,也是学科教育焦虑前置的表现。一些机构迎合家长的焦虑,找一些噱头,说孩子从小进行思维启蒙,能变得更聪明,为将来学好数学打好基础。他们不是严格的学科教育,但是为了照顾效果,前置一部分学科内容,另外增加趣味性,不影响小孩正常发育,正好打了学科教育和素质教育的擦边球。

事实上,蒋永红也提到,知识性的东西,提前学和别人没学,成绩肯定是不一样,但这只是时间差而不是最终的结果。

他举例,有一种评价方式叫增值评价,会有前测和后测,比如两个小孩,一个在幼儿园阶段学了数学,另一个没有学,上小学前测试,学过的成绩肯定会好一些,但到期末再测一次,发现成绩差不多,一定程度上这是一种自我欺骗,唯一的好处可能是小孩有点自信心。

“有的家长期望通过时间差卡到高考结束。但教育是一件漫长的事情,过程中的变数太多了,幼儿阶段的启蒙几乎起不到决定性的作用,反而小孩的身体、大脑的健康发育才能真正起作用。”

什么样的启蒙方式是真的有效的?蒋永红也给出了答案,人的器官越用越好,假如小孩对一个东西特别感兴趣,主动去玩和探索,这个时候会对大脑产生强刺激,发育出相关的大脑神经元来支撑它的进一步探索。

“像20分钟的外教一对一英语课,能产生作用的往往不是这20分钟,而是之后家长和小孩保持对话沟通交流,小孩学会了,家长表扬他,小孩更开心,经常去说英语。想发生效果,需要小孩主动去做这些事情,而不是做被动的信息接受者。”蒋永红说。

头部企业4年融资9轮,数理思维跑步入场

据不完全统计,2020年,少儿思维培训赛道融资额达到27.3亿元,行业内已获得融资的企业达18家。行业内数理思维最受追捧的企业,要数火花思维了。

最新的融资消息在2021年1月21日,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称,火花思维正在寻求赴美IPO,计划最多募资5亿美元,且已经找到瑞士信贷和高盛集团为IPO承销商。

刚过去的2020年,4月,火花思维收获来自快手的3000万美元D+轮投资,8月,完成E1轮1.5亿美元融资,10月,又宣布完成E2轮1亿美元融资。

而行业内另一大玩家豌豆思维也在跟火花思维“对垒”。2019年豌豆思维完成来自新东方、创新工场等的数亿元B轮融资,2020年9月,豌豆思维又宣布完成来自软银等的1.8亿美元C轮融资。

行业内,最早的数理思维课程是精锐教育创办的至慧学堂,但最知名的是好未来在2009年推出的摩比思维馆,以线下班课为主,但因为非刚需,这一业务一直不温不火。

到了2017年,火花思维作为这一领域的先行者之一,开始探索在线模式的数理思维教育。创始人罗剑曾任赶集网CTO,在赶集网和58同城合并后离开,并于2016年7月创办儿童玩具租赁平台“玩多多”。项目反响一般,随后他又探索起了思维教育。

火花思维吸纳了摩比思维的资深教研负责人闵锐,由他来担任火花思维的教研副总裁,加上互联网背景出身的赶集网班底,这个技术和内容兼备的组合出道了。

直接给数理思维教育加了“一脚油”的则是2018年7月教育部印发的《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监管层明确要求幼儿园“去小学化”。但家长对“幼升小”的需求仍然在,因为逻辑思维是很多小学招生中的考察关键。

来源 / Unsplash

再加上近年来国家要求奥数班停办,明确任何竞赛奖项均不能作为基础教育阶段招生入学加分依据,坚持素质教育是大的风向标。数理思维可以说是学科教育遇上素质教育的产物。

火花思维最早采用在线小班直播的模式,开创了“情节动画+互动游戏”的先河。公司对外宣称,2019年3月,在读正式学员已超过2万名,学员续费率接近85%,2018年7月至2019年3月9个月时间营收破1亿元。到2020年底,火花思维宣布累计超过30万在读学生,员工近8000人,转介绍率达到85%,2020年确认营收达15亿元。豌豆思维也不甘落后,两家呈你追我赶之势。

战火甚至弥漫到了两家公司创始人头上。2020年3月31日,先是豌豆思维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于大川在朋友圈宣布“最新单月营收突破8000万元”,一天后,火花思维创始人兼CEO罗剑在朋友圈宣布其最新单月营收突破1.5亿元,后于大川又在公开场合表示,3月实际月收入超过9000万元,且这9000万营收中现金流为正4300万,现金储备和预收学费比值超过1:1,有全额兑付能力。

2020年11月,豌豆思维自称学员数量达到25万,单月营收破2.2亿、首单UE(单位经济模型)为正、现金流持续正向,2021年1月,火花思维又宣称其付费学员数量已增长至35万。

这两家之外,猿辅导旗下的斑马AI课近年来大量广告营销,也在抢占市场,曾对外公布2020年3月单月整体营收达3亿元。

另外,高调进军教育领域的字节跳动在这一领域的品牌是“瓜瓜龙思维”,2020年8月,字节跳动官宣完成对数学启蒙教育品牌“你拍一”的收购。此前专攻K12一对一的掌门教育也推出了数理思维课程。素质教育赛道玩家贝尔科教于2020年4月宣布推出鲸幂数学思维,入局数理思维赛道。

从产品角度,不少用户的反馈是,火花思维的趣味性更强,而豌豆思维的知识点更密集,斑马AI课更适合孩子用碎片化的时间益智。

有业内人士指出,数理思维兼具学科及素质的属性使得其产品的延展性更好,较之一般素质教育产品的刚需性更强,未来市场空间的天花板更高,有望塑造继少儿英语后的又一条千亿级赛道。

陷入瓶颈,下一个增长点是什么?

火花思维团队是原来赶集网的班底,又挖了学而思摩比思维的团队,创始人罗剑有过创业的经历,经过一些风浪,这是一个典型的互联网团队,整体战斗力非常强。

豌豆思维创始人张洁是互联网产品出身,联合创始人于大川是销售出身,风格偏传统,团队比火花思维的组合差一些,不过他们抓住趋势从线下转往了线上,速度和效率都很可观。

从业者张宁告诉深燃,目前火花思维和豌豆思维都在调模型,他们在尝试小班课里面逐步去掉班主任这个角色,让老师去做获客,去做客户的维护。压成本调模型,说明现在还没达到一个稳定的模型。

数理思维行业发展火爆,但是疲态也开始显现。因为只是2-8岁的数理思维课程,相比K12教育的12年长生命周期乘以3个以上科目,数理思维的想象空间大打折扣。所以各企业目前在做的都是扩科。

此前,罗剑还称火花思维不做英语学科,但他们在2019年推出了大语文课程,2020年8月又推出了小火花AI课的英语产品。新的一年,罗剑表示:“2021年火花思维依旧会将数理思维课作为拳头产品,同时也会加大对语文课和英语课的课程开发投入,为孩子提供更多有趣有效的课程。”

不同于火花思维的内部孵化,豌豆思维扩科的首战,是在2020年10月收购在线英语小班品牌魔力耳朵。其创始人张洁在当时的全员信中透露,豌豆思维将在数学学习的基础上,实现让用户在这里学英语、学语文等更多学科的梦想,成为孩子一站式在线学习的平台。

科目限制之外,数理思维行业面临的第二大问题是用户增长瓶颈。

王思锋解释:“目前行业内主要企业的用户客单价在6000元左右,基本集中在一二线城市,学员主要是3-6岁儿童,这个阶段的用户群本来就没那么大,认可这个课程价值的家长更少,市场天花板偏低,而且,相比AI课和大班课,真人在线小班课价格也不低,基本上是高端家长的需求。”

来源 / Pexels

早期火花思维、豌豆思维等企业的主要获客方式是口碑获客,转介绍是主要的途径,但近年来,他们的广告也在车站、电梯、网络、电视上蔓延。这意味着企业们开始提速做增量了。

突破用户增长途径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扩展下沉市场。比如用AI课来降低成本,将目前的小班课价格降下来,以高性价的课程打入下沉市场。

但即使是扩科、发展下沉市场,发展成全科全用户群的启蒙产品线,依然不能高枕无忧。因为下一步,竞争会更加激烈。

“扩科以后,数理思维赛道其实和少儿英语赛道没什么区别了,只不过是从不同路径发展过来,除了思维领域的企业,他们和原本启蒙赛道上的企业竞争的是同一波用户。另外,下一步,新的企业入局,新的产品形态出现也都有可能。这又是一个红海市场,大家最终拼的还是产品力和组织能力。”王思锋说。

不过,在王思锋看来,头部企业的未来是明朗的,独立发展或被巨头并购,都会有不错的回报。目前来看,猿辅导投资了火花思维,新东方投资了豌豆思维,现在已经有了站队的趋势,将来即使模式受阻,并到K12巨头里,也是划算的生意,相当于巨头在前置年龄段上拿了一个流量入口。

但是,既然数理思维启蒙对孩子的逻辑思维能力培养不一定有效,孩子未来的数学成绩不一定好,那这一行业存在的根基还在吗?

“未来,低龄段数理启蒙在用户心目中会是什么地位,能不能支撑起来一个家庭对于这个事情的期望与投入,这是根本问题。”王思锋说。

注: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静怡、小雨、张宁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