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苏宁手里还有哪些牌?

来源丨深燃(ID:shenrancaijing) 作者 | 黎明 编辑 | 魏佳

最近,苏宁易购很忙。自从2月25日公司“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股票临时停牌后,围绕苏宁易购的讨论就一直没有间断。

2月28日,苏宁易购宣布,引入深圳国资作为新股东。国资入股瞬间解决了苏宁易购的资金问题,而苏宁易购也变成一家地方国资持股但不控股的公司。

这两家国资背景的公司大有来头,深国际的主业是物流园区、高速公路等基础物流设施的建设和运营,是前海三大“地主”之一,深圳市国资委持股43.39%,为第一大股东。鲲鹏资本是一个战略性基金管理平台,深圳市国资委100%控股,此前华为出售荣耀业务,鲲鹏资本在新股东中扮演重要角色。

跟一般的财务收购不同,深国际、鲲鹏资本这次是作为产业投资人,后续将在商品供应链、电商、科技、物流、免税业务等领域等方面,全方位对苏宁提供支持赋能,也会保持苏宁易购核心管理团队的稳定。

消息出来后,3月1日苏宁易购复牌,股价开盘便一字涨停。

作为中国零售电商行业的重量级玩家,苏宁的一举一动牵动着市场的神经。外界关心的是,国资入股对苏宁易购究竟意味着什么?国资看中了苏宁易购什么,苏宁易购手中还有哪些底牌?作为公司创始人的张近东,又将把苏宁易购带向何方?

苏宁安全着陆了吗?

本次交易事件,市场讨论最多的是苏宁易购的控制权问题。

股权变更前,苏宁易购的股权结构是:张近东、苏宁电器、苏宁控股分别持股20%、16.8%、3.98%,加起来是40.78%,张近东是苏宁易购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另外还有个淘宝中国,持股19.99%,西藏信托持股3.07%。

股权变更后,这个格局被打破。西藏信托完全退出,按照股权关联方分类,张近东、苏宁控股、苏宁电器合计持股21.83%,深国际、鲲鹏资本合计持股23%,淘宝中国持股19.99%。

股份转让前后苏宁易购股权架构

在公司法上,要拥有上市公司控制权的条件是,要么持股超过50%,要么拥有超过30%的表决权,或者能决定董事会一半以上成员任选,但在A股,后两个条件往往由第一个条件决定。现在看来,交易完成后,任何一方持股都不超过30%,所以苏宁易购变成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也就是说,深圳国资并没有控股苏宁易购,只是入股成为投资人。张近东用出让股权的方式,为苏宁易购引入了战略投资方。

众所周知,苏宁是张近东在1990年白手起家创办的公司,过去30年经历和国美的电器大战、和京东的电商价格战、线上线下的转型变革,一直活跃在舞台上。然而跟很多在海外上市的互联网公司不同,苏宁过去没有用稀释股权的方式频繁引入风险投资方,张近东及其一致行动人一直是大股东。相比之下,阿里、腾讯、京东等大型互联网公司中,创始人的持股比例都不高。

这次深圳国资投资苏宁易购,在股权比例上保证了灵活性和自由度。一方面没有全资收购或者成为绝对控股,另一方面公司管理层也保留了超过20%的持股比例。苏宁易购成为国资背景的企业,能在政策层面获得更多支持和便利。

苏宁易购表示,本次股份转让完成后,深国际、鲲鹏资本还将积极推动公司治理的规范化建设,完善管理体制和激励体制,保持公司核心管理团队的稳定,促使公司进一步聚焦核心主业,实现整体业务的高质量发展。

有观点认为,公司资本与管理进一步有序分工,能帮助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将带来更加社会化、国际化的公司。这是公司治理结构不断优化的过程。

随着股权转让对象和交易方式确定,靴子落地,此前围绕苏宁易购控制权的争议也应该要告一段落。苏宁用一种巧妙的方式软着陆了。

国资能给苏宁带来什么?

深圳国资入股之前,苏宁最大的燃眉之急是资金问题,如今这个问题将得到有效解决,苏宁能腾开手去专注发展业务。从股价表现来看,资本市场将之视为利好。

光大证券发布研报,维持对苏宁易购的“增持”评级。研报称,本次收购,有利于解决短期公司及集团层面在资金链方面的困扰,尤其是集团层面2021年到期的债务压力或有一定程度缓解。深国际的加入,也意味着公司与深国际在物流领域将全面战略合作,公司物流能力、物流效益和价值得以被进一步加强。

而深圳国资,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投资苏宁易购呢?

深圳国资是地方国资中很特别的一个存在。2020年,深圳市属国资企业实现营业收入7956亿元,利润总额135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9.9%、5.3%。在全国范围内,深圳国资的创收和盈利水平都是排在前列的。股市中甚至有所谓的“深圳国资概念股”。深圳国资选择入股苏宁,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以深国际为例。深国际的主业是物流、收费公路,综合物流港的建设是其正在全国范围推进的项目,苏宁的物流仓储和配送网络遍布全国,正是它的强项,而且新玩家要进场壁垒很高。深国际以投资苏宁的方式,借助苏宁现成的物流体系,可以延伸物流服务环节,由物流基础设施提供商向物流产业综合服务商转型。另外,苏宁是一家线上线下全场景覆盖的零售商,“商流+物流”的组合,可以帮助深国际在各个城市拿到更多物流土地资源。

放在长远来看,苏宁易购短期需要的是资金,长期需要的是投资人的产业支持和管理放权。这是一次带有战略意义的产业投资,双方都经过了仔细盘算,看重的是长期回报,而不是短期的财务收益。或许也是因为这一点,苏宁易购选择引入深圳国资成为新股东。

事实上,国有资本入股优质民营企业早有先例,尤其是在市场化程度很高的深圳,深圳国资过去几年屡屡出手,布局非常广泛。

当年的争夺万科控制权的“宝万之争”中,作为国企的深圳地铁在2017年先后从华润集团和恒大集团手中获得万科的股权和表决权,进而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入股万科后,深圳地铁并没有干预万科的经营和管理,万科重新步入发展的快车道。直到现在,深圳地铁仍为万科第一大股东。这一案例成为国资控股对企业发展形成助力的典范。

从中国零售的竞争格局来看,这对于苏宁而言或许是一次加快全国业务布局的机会。

深圳国资入股后,苏宁易购将在深圳设立华南地区总部,加大在华南地区尤其是在大湾区的经营能力和品牌知名度,提升华南地区的市场占有率。

而在地域布局上,过去中国主流的电商企业,普遍分布在北京、上海、杭州、南京、广州等地,深圳相对较弱。光大证券称,苏宁引入深圳国资优化股权结构,或带来电商区域格局形成北京京东,杭州阿里巴巴,上海拼多多,深圳苏宁的新态势。 

苏宁还有哪些牌可以打?

再回到这次收购。深国际及鲲鹏资本计划合计收购苏宁23%的股份,股份转让价格为人民币6.92元/股,合计对价148亿元,其中深国际支付51.54亿元,鲲鹏资本支付96.63亿元。

那么,这个价格是便宜还是贵了呢?

中金公司做了财务测算:收购价对应苏宁易购2019年市盈率7倍;根据苏宁易购1月29日的股权激励公告,预计2022年业绩扭亏,2022年扣非净利润目标为10-15亿元,若以中值计算,本次收购价对应2022年市盈率52倍。根据中金零售组预测,收购价对应2022年市盈率54倍。

54倍的市盈率已经不便宜。这说明深圳国资看好苏宁易购的发展前景。

苏宁是国内零售企业中,少有的既有线上业务,又有庞大线下资产,线上+线下全场景覆盖的公司。在线下,苏宁易购有苏宁广场、苏宁百货、家乐福、苏宁零售云、苏宁极物等各类门店;在线上,云网万店已经被确定为独立发展战略,苏宁易购线上通过自营、开放和跨平台运营的方式,全面对标头部互联网零售平台。

根据城市级别的不同,苏宁也采取了不同的策略。在一二线市场,苏宁易购更加注重“大店”布局,增强场景式布局。截至2020年底,一二级市场苏宁易购云店占家电3C家居生活专业店(不含商超门店)比例为46%。在三四线市场,苏宁易购主要靠的是零售云加盟店,2020年新开门店3201家,总数超过8000家。

通过这些遍布全国、规模不一、场景不一的实体门店,苏宁易购能够覆盖各种场景下的消费人群,实现“全场景”零售。这是市场上其他玩家不具备的一大优势。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苏宁零售云。这是目前苏宁易购内部发展速度非常快的一块业务,有望成为苏宁重要的规模增长点和盈利贡献点。苏宁易购预计,零售云业务2020年销售规模同比增长超过100%,并实现盈利。

另外还有深国际看重的苏宁物流。截至2020年12月31日,苏宁已在48个城市投入运营67个物流基地,在15个城市有17个物流基地在建、扩建。这套物流体系已经成为基础设施一样的存在,比如苏宁家乐福、苏宁小店新拓展的到家业务,可以通过苏宁物流实现1小时达、一日三送等多种服务时效。

物流体系的建设是需要长期巨大投入的,它本身可以作为一块独立业务,但也是其他零售电商业务的配套设施,对于整个零售体系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一旦建立起来对手很难复制。

对于苏宁而言,引入国有资本,填补资金实力,化解了一时的危机,但未来如何发展,张近东将把苏宁带向何方,还要看接下来的战略和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