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合并沃尔沃,吉利急进攻

作者 | 婷婷  来源|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

吉利想要合并沃尔沃的心越来越迫切。

去年开始,吉利就提起过将重新考虑对沃尔沃的合并重组事宜,两个多月前的新年致辞上,李书福正式确定了这一消息,称将在吉利成功登陆科创板后,重启吉利汽车与沃尔沃合并重组的讨论。昨晚,吉利科创板IPO还未有新一步进展,吉利已经等不及,先一步推进了合并事宜。

昨日晚间,吉利突然宣布与沃尔沃集团达成最新的合并方案。双方表示,将在保持各自现有独立公司架构、实现战略目标的同时,继续拓展合作领域,在汽车新四化方面深化合作,发挥协同效应,实现业务整合的最大价值。

吉利的心急也并不奇怪,在迈入2021年之后,苹果造车、百度造车、小米造车等消息,昭告着科技巨头跨界造车的时代正式来临,汽车行业变革行至一个更激烈、更混乱的阶段。

而在这场混战中,吉利并不是主角,甚至一度被忽视。

目前,在国内自主品牌中,吉利的估值只处于中下位圈。截至2月23日收盘,吉利市值为2705亿港元,而比亚迪的总市值达到6455亿港元,即使是“只差汽车”的恒大汽车,市值也比吉利高出近一倍。

在吉利这儿,新能源风口下造车的财富效应似乎失灵了。去年一年间,蔚来股价翻了十倍、比亚迪翻了四倍、长城翻了三倍、恒大也翻了近三倍,但吉利的涨幅仅为57%。即使到了今年,吉利成为百度、FF的造车伙伴这一消息,也并没能维持吉利股价的上涨趋势。

局势瞬息万变,加深了吉利作为传统车企危机感的同时,却也给吉利带来了机会,可以明显观察到,今年以来吉利的步子迈得又大又急,频繁刷起了存在感。在百度的造车计划、小米的造车传闻中,在贾跃亭造车圆梦之路中,在比特币、飞行汽车、商业卫星等热门概念中,全都有吉利的身影。

四面出击的吉利,究竟想做什么?与沃尔沃的合并,能让吉利在新造车浪潮中,重新赢回市场的期待吗?

富吉康

“有些专家说看不懂吉利的战略,我觉得看不懂也不奇怪。”李书福在20日的内部动员讲话中,称吉利的战略具有多面性、是创新思想,吉利是在探索。

不过,随着吉利与沃尔沃的合并计划正式开启,可以通过两条大的主线来拆分吉利的战略。

主线之一是从吉利到“富吉康”。

变革时刻来临,没有哪个传统车企想成为下一个“诺基亚”。想要不被时代所抛弃,传统车企就必须补足电动化、智能化实力,但具体怎么做,行业玩家的路径并不一致。

吉利旗下拥有新能源品牌“几何”,其首款车型几何A在2019年11月上市后单月销量曾达2500辆,但在进入2020年后,几何A的销量基本维持在两位数。去年8月上市的SUV车型几何C,市场表现同样不如人意。

几何在新能源汽车市场遇冷,吉利在汽车行业变革过程中的实力也受到质疑,这是其去年股价没能随电动车概念爆发的原因所在。步入2021年,吉利选择换个思路:自有新能源品牌发展欠佳,那就另辟蹊径去帮别人造车,以代工模式加入这一轮狂热的造车热潮。

短期来看,吉利的战略其实是围绕着代工模式在展开。

1月11日,百度正式确认了联手吉利造车的消息,其看中的是吉利整车制造能力。用百度造车CEO、原摩拜联合创始人夏一平的话说,选择一个汽车公司去做战略合作能够“很好地把你的软件能力产品化,迅速地推向市场”。

看上吉利代工能力的还有Faraday Future。根据FF招股书,其将与吉利和中国某一线城市建立合资公司,支持FF中国的生产。据吉利消息,其与FF签署了框架合作协议,计划在技术支持和工程服务领域展开合作,并探讨由吉利与富士康的合资公司提供代工服务的可能性。

吉利自身也在不断地强调、强化代工业务。今年1月,吉利宣布与富士康组建合资公司,为全球汽车及出行企业提供代工生产及定制顾问服务,此后,吉利关联公司还注册了“富吉康”商标。

微信图片_20210225174447

做代工,是汽车疯子李书福在行业巨变中最稳妥的选择,也是行业阶段赋予吉利的机会。

去年,特斯拉与丰田之间的市值差距,让人们回想起苹果对诺基亚的颠覆。诚然汽车制造的复杂性远超手机,但两个行业在发展上依然呈现出许多共通性。去年,这一共通性体现在新势力对传统企业的冲击上,今年初,这一共通性表现在代工模式对工业逻辑的改造。

回看手机行业,苹果的创新能力及富士康的制造工业,联手突破了诺基亚的防线,并且,伴随着智能化浪潮的到来及产业链的成熟,迎来了一波手机创业浪潮。

2011年小米宣布进军手机市场,同年OPPO、vivo推出首款智能手机,2012年华为发布P系列智能手机,此外,也有如360等科技公司跨界进入手机赛道。无论是苹果、华米OV,还是那些已经被遗忘的手机品牌,它们在2011年左右密集涌现,快速杀入手机市场并能够与诺基亚等大厂一较高下,这背后的行业底层基础是——彼时手机产业链走向成熟,为手机创业者提供将其创意与技术快速产品化的可能性。

苹果造车、百度造车、小米造车,如今科技巨头跨界造车的热潮与曾经的手机创业热何其相似,而底层基础同样是成熟的产业链带来的快速产品化能力,代工的重要性因此凸显。

微信图片_20210225174454

在新造车浪潮兴起的初期,就曾经展开过关于代工模式是否合理的讨论,有支持者,如蔚来曾先后选择江淮、长安、广汽进行代工,借此减轻资产负担与成本,缩短从设计到量产的时间。也有代工模式的反对者,如威马。吉利出身的威马创始人沈晖,对代工模式下的质量把控问题充满质疑。

第一批新造车企业对代工与自建工厂的选择存在争论,但对于苹果、百度等跨界玩家来说,在特斯拉已经跑通盈利模型、蔚来理想小鹏备受期待的情况下,如果要自建工厂,则意味着其正式加入市场竞争的时间还要再延后。

汽车行业变革已经行至爆发阶段,时间不等人。

从这一角度来看,代工厂在汽车行业变革中承担着重要且独特的历史使命。反过来,目前这一波造车潮越是火热、新入局者越多,在这些企业通过长周期的努力积累起足够的制造能力之前,代工企业都将是行业变革的重要参与者,并将一同分享造车红利。

从目前的情况看,代工厂能分享到的红利似乎相对滞后。在1月7日与百度造车的消息传出后,吉利盘中一度涨超17%,股价创历史新高,但此后股价逐渐回落,而百度却一路起飞。市场的目光仍然集中于台前的造车企业,对产业链的价值挖掘或许还需要一段时间。

吉利是国内最早提供开放的电动汽车纯电平台的公司之一,叠加其多年积累下成熟的汽车制造能力,成为了不少造车公司较优的代工选择。在独立的纯电造车计划还不明朗的情况下,抓住这一阶段的代工窗口期,是吉利最稳妥的做法,但长期来看,李书福更大的野心始终需要一个独立的纯电企业来支撑。

毕竟,连代工大佬富士康,也准备造整车了。

吉尔沃

吉利战略的主线之二,则是以独立品牌进行正面布局。

吉利并非没有在智能电动汽车上做过努力,但“几何”的失败,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吉利作为传统车企在“四化”变革中不占优势。因此,如果吉利还想作为整车企业在未来汽车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必须先要进行自我革命。

一方面,吉利决定区隔传统燃油车业务,组建全新的纯电汽车公司。

李书福在20日的内部讲话中,宣布了两个“蓝色吉利”行动计划。计划一主攻节能与新能源汽车,其中90%将为新能源混合动力汽车,计划二主攻纯电动智能汽车,吉利将组建全新的纯电动汽车公司,区隔于传统燃油车业务,正面参与智能纯电动汽车市场的竞争。

另一方面,吉利加速了与沃尔沃合并的步伐。

此次与沃尔沃的合并,聚焦于技术层面而非资本层面,也就是说,吉利瞄准的其实是沃尔沃在“四化”上的前瞻技术,比如动力总成、三电技术、自动驾驶技术等方面的实力。这显然是在为吉利自己的纯电智能汽车打造做准备。

总的来看,吉利的两条主线同时推进,一边用代工模式稳定基本盘,一边自我变革。对于更遥远的未来,李书福选择了广撒网:同时推进混动、纯电两个计划,成立区块链技术公司,启动低轨卫星互联网项目,拿下首张飞行汽车FAA适航证......所有前沿概念,吉利都没放过。

“进可攻退可守”,李书福用这六个字,回答了他想做什么。

微信图片_20210225174501

不过,即使是昨晚宣布了合并沃尔沃这一利好消息,今日吉利港股股价也并未有太大的波动。资本市场对吉利似乎始终缺乏热情。

从2018年到2020年,吉利的市值经历了约两年的低谷期,即使是在汽车板块火热的2020下半年,吉利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也乏善可陈,且始终未能冲破品牌低端化的困局。伴随着中国汽车市场的疲软,吉利在过去三年时间里毛利率、销量都在下滑。

品牌困境与销量困境是国内自主品牌面临的一个共通问题,但横向对比来看,吉利的市场表现其实处于行业上游水平。根据吉利科创板招股书,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吉利市占率从5.04%提升至6.67%,连续三年半均为国内自主车企销量之首。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2020年中国品牌车企销量排名中,吉利位居第三,次于上汽集团、中国长安。

微信图片_20210225174506

吉利一号,李书福造出的第一辆车

吉利高端品牌“领克”与纯电品牌“几何”市场表现欠佳,这让吉利在汽车行业的未来之战中不受期待,但随着其“扩大代工规模+布局前沿技术”策略推进,吉利“自主低端品牌”的既有认知也将成为过去式。

从资本层面来看,吉利在今年也将迎来一些不小的变动。

去年九月,吉利正式启动了科创板IPO的进程,招股书获得受理。按照时间表,吉利科创板敲钟的日子或许不会太远了,届时吉利有可能成为科创板整车第一股,这将对吉利现有的股价及流动性造成一定刺激。

那么,市值还徘徊在2700亿港元左右的吉利是被低估了吗?

如果从造车实力来看,吉利在未来的汽车行业中,如果想要以独立造车品牌的身份取得一席之地,还需要在软件技术、品牌实力等多方面投入长久的努力。但是,为巨头代工、打造独立的纯电公司、布局前沿概念、登陆科创板、合并沃尔沃,吉利的种种动作,都有可能让资本对其进行价值重估。

新旧时代交替之际,“汽车疯子”李书福走起了攻守兼备的稳妥路线,和市场情绪保持距离——“最终鹿死谁手还需要时间检验,希望大家要有点耐心,仔细观看这部百年汽车变革剧,好戏还在后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