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左手腾讯、右手鹿晗,这家公司利润暴增有何秘密?

作者|王舷歌  来源|资本侦探(ID:deep_insights)

以主办演唱会起家的风华秋实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拟在香港主板IPO上市。

这家公司的收入情况很有意思: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前九个月,营业收入分别为1亿、5600万和 5900万元人民币,而相应的净利润分别为1863万、1881.8万和4501.8万元人民币。

一方面,这样的收入规模在水大鱼大的香港资本市场里实在是“不入流”;另一方面在线下音乐普遍遭遇困境的2020年,风华秋实收入不降反增,净利润更是出现了“暴增”。

如果说摇滚的“怒放”和汪峰“一起摇摆”是风华秋实的起势阶段,那么现阶段的关键词则是腾讯与鹿晗。随着风华秋实在这家在中国经营超过10年的音乐娱乐服务提供商走到聚光灯前,关于音乐生意的一些谜底也缓缓揭开。

从怒放开始

风华秋实的创始人是摇滚老炮儿李辉,他曾是轮回乐队的经纪人。轮回乐队成立于1991年,第一任主唱就是在B站晚会上吹笙的吴彤。2004年,轮回与主唱吴彤解除合作关系。更换主唱之后的轮回乐队一路下坡。

虽然“轮回”的人气逐日下降,但李辉在行业里的影响力却没有受到影响。娱乐始终是个“圈”。李辉在1999年就曾成立北京领先文化艺术有限公司,负责作曲、录音、音乐制作的业务。

轮回乐队代表作《烽火扬州路》(上) 吴彤在B站晚会(下)

2010年,李辉牵头创办风华秋实并在北京、上海举办"2010年怒放摇滚英雄演唱会"。

这是风华秋实的完美开场——2010年8月27日,北京工体举行的首场“怒放-摇滚英雄演唱会”让能容纳4.8万人的工人体育场爆满,创下工人体育场演出史上的最高上座纪录。崔健、张楚、何勇、汪峰、许巍、郑钧、朴树、黑豹、唐朝、信、齐秦、黄家强……摇滚领军人物齐聚,足以证明李辉的号召力。一遍一遍的全场大合唱,数不尽的热泪盈眶,给风华秋实以信心。

紧接着在2010年11月,“怒放”摇滚英雄演唱会登陆上海,许巍、汪峰、郑钧、朴树、何勇、唐朝、黑豹、轮回、黄家强、黄立行、罗大佑登场,曾经红遍全中国的摇滚乐能再次怒放。

怒放海报与三位主创李辉、谭韶远、何勇

在 “怒放”演出品牌取得成功后,风华秋实开发了“树与花”“新花怒放”“听说爱情回来过”系列演唱会,打造了多个演出IP。

之后,参考Live Nation与麦当娜签订的超级合约模式,风华秋实和汪峰签下了唱片、演出、经纪在内的四年全约,相当于从“下游”演出走向“上游”制作。这四年里,汪峰发行了两张专辑、举办了50场巡演,并成为第一个在鸟巢开演唱会的内地歌手。汪峰的《一起摇摆》也就是这个时间段里的作品。

这样一来,风华秋实的业务范围已清晰地浮出水面:演唱会主办及制作、音乐版权许可及音乐录制、艺人管理。

汪峰2017鸟巢演唱会

借力鹿晗与腾讯

尽管“发家”于摇滚,但风华秋实能走到今天,离不开的其实是鹿晗和腾讯。

2015年,风华秋实为刚回国的鹿晗举办了首唱会,并支持鹿晗发布了首张个人mini数字专辑《重启》。

2018年,风华秋实来自鹿晗的收入为7091万元,也就是说其整体收入的70.6%来自鹿晗。而为了进一步绑定鹿晗,2018年风华秋实和鹿晗成立了“东阳飞帆”公司,风华秋实占股51%,主要业务是做练习生培训和经纪。

当然,风华秋实也给鹿晗了不少利益——2018、2019、2020年九个月,风华秋实支付给鹿晗的采购成本占其总采购成本的35.8%、46.1%及 22.8%。

也就是说,在两年九个月(2018、2019、2020前三季度)的记录期内,风华秋实以2004.8万元的成本用鹿晗换来了9230万元的收入。

2018年,风华秋实作为主办方,负责了在北京、杭州、深圳举行的三场鹿晗巡回演唱会《RE:X》,单这三场演出就为风华秋实贡献了5590.2万元的营收。

招股书明确写道其的业务很大程度上依赖若干主要艺人鹿晗先生,好在2019年鹿晗已经和风华秋实续约5年合作期。

过度依赖单一艺人,恐怕不是件好事,鹿晗个人面临年龄与转型危机,在音乐之外也没有太大突破。再看风华秋实管理的其他音乐人:黑豹乐队、许明明、杨嘉松、郝云、赵照、Hulu Boyz、魏大勋等,虽然都小有名气,但距“顶流”还是有不小差距。

鹿晗

风华秋实过度依赖的还有腾讯。2019财年及2020年的9个月时间里,“客户X”分别付款0.44亿、0.41亿,产生收益分别占公司总收益的约78.6%及70.7%。“客户X”即是腾讯音乐娱乐集团。

对于腾讯音乐依赖性的增强,主要是由于公司音乐版权许可和音乐制作收入占比的提升,而这部分业务主要是与音乐流媒体平台合作而来。

利润暴增的秘密

去掉明星光环,风华秋实的招股书可谓是平平无奇。

营收方面,风华秋实2018年、2019年及2020年前三个月收入分别为1亿元、5560.5万元以及5850万元人民币,从整体趋势上来看,公司营收在2019年出现了较大的下滑,而2020年前三季度则出现同步小幅上涨。

导致公司营收规模在报告期内出现较大幅度波动的主要原因是,公司业务组成的改变。

在2018年,风华秋实总营收水平为1亿元人民币,其中演唱会主办及制作相关收入达到6073.7万元,占总收入比例高达60.5%。而这一业务收入在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则下降为180.6万元和0元,占总营收比例低于5%。

演唱会相关收入大幅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公司旗下核心艺人由于身体原因及其他不可抗力,导致演唱会无法举办导致。这在很大程度上也体现了,演唱会受艺人及外界因素影响较多,对于收入贡献具有极大的不稳定因素。

除了演唱会相关收入,风华秋实音乐版权许可和音乐制作收入在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同比均呈现提升趋势,提升幅度分别为66.1%和19.2%。

在毛利方面,风华秋实在报告期内均呈现了较高的毛利水平,这与公司音乐版权许可及制作业务占比较高有关。音乐版权许可及制作业务对应的相关成本主要为版权摊销金以及音乐制作成本,而这部分成本总的占比相对较低。

而在2018年,由于公司演唱会业务占比较高,导致公司整体毛利水平整体较低。由于演唱会业务支付的歌手出场费较高,同时与演唱会相关的场地租金、舞台搭建、录音视效等相关成本较高,因此导致公司整体毛利率被拉低。

盈利方面,风华秋实在报告期表现出了非常高的盈利水平。公司2018年、2019年及2020年1-9月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1863万元、2329万元及4936.6万元的净利润,净利润率分别为18.6%、41.9%以及84.4%。

不过,2020年1-9月,风华秋实在疫情期间,经调整净利润不减反增,同比大幅增长76.6%,净利润率则高达惊人的84.4%。

而继续深扒招股书则发现,公司在2020年净利润大幅增加,主要是由于公司在2018年计提的巨额减值准备在2020年转回导致,并非业务侧出现什么新增长点。

风华秋实在2018年与一家第三方演唱会主办方关于共同投资产生纠纷,公司在当年计提了1770万元的减值亏损;而公司在随后对以上主办方进行了法律诉讼,在2020年前9个月收回了1720万元,因此导致利润大幅增加。

剔除掉以上减值损失转回影响,风华秋实在2020年前9个月经调整净利润约为3320万元人民币,净利润率为55%,与上年同期持平。

当然,风华秋实的数据也折射出整个音乐行业的现状。

招股书显示,按2019年中国音乐版权许可及音乐录制产生的收益来计算,风华秋实在中国所有音乐唱片公司中排名第18位,市场份额约为0.6%;在总部位于中国的内地音乐唱片公司中,排名第7位,市场份额约为1.5%。

内地音乐唱片公司的头部。收入水平并未过亿,还不如单个头部网红的收入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