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谁还去网吧?

作者 |  冯晓亭   编辑 | 赵 磊

来源|燃次元(ID:chaintruth)

“过年去网吧通宵打游戏,感觉又回到读书时候了。”

回老家过年的陈木华,初三和初四两天都在网吧度日,“高中同学难得见面,约来网吧一起玩游戏,现在县城网吧的环境和电脑配置都很不错,通宵打游戏也就适合春节期间搞,上班‘996’哪来的时间。”

许多像陈木华一样平日无暇来网吧打游戏的人,在春节假期都能抽空约上三五老友在网吧组团游戏,这也让平日里清冷的网吧生意好了起来。这种状况在李宇所在的网吧业主微信群里引起共鸣,“很多同行都说,春节期间网吧上座率都是满的。”

这样的好日子很难持续,眼看着春节假期就要结束了,网吧业主们也开始为节后的经营犯愁。

“大家都在交流怎么进行后续网吧经营的活动推广。”李宇告诉燃财经,网吧普遍不太好过,“要是平日网吧的生意能像春节期间这么好,我开的网咖也不至于挺不过2020年。”

随着电脑的普及,网吧早已是个夕阳行业,但是2017年“吃鸡游戏”大火,网吧里一半以上的人都在玩《绝地求生》,配置好点的网吧都得排队入座。那时李宇觉得网吧行业的转折点来了,于是不顾家人的劝阻,拿出全家多年积攒的220万元,投资开设了一家网咖。

可李宇还是有点过于乐观了,作为网吧的创新升级转型,拥有舒服明亮游戏空间和高端配置电脑的网咖,并没有扭转网吧行业的颓势。

一边是客户端游戏市场没有新的爆款游戏,来网咖打游戏的顾客越来越少,另外周边网吧也在升级配置,竞争越来越激烈,李宇感觉经营压力倍增,但网咖平均每月十万元的收入,持续经营还是没问题的。“当初设想三年时间回本也说得过去,我的设备配置本身不低,坚持个三五年没问题,等设备面临淘汰时再决定抽身不干或者继续投资。”

可现实就是那么戏剧化,2020年来势汹汹的疫情直接击垮了他,没有收入来源的同时还得支付房租、员工薪酬等固定支出。“2020年3月份说可以准备开业,结果没两天就被叫停,6月份正式营业,又基本没多少消费者敢上门。我又投了十几万,也于事无补,我也不想再折腾了,11月时40万全打包转让了。”

亏损了一百多万还搭上三年光阴,李宇悔不当初。

2020年对所有网吧行业从业者来说,都是艰难一年,这点毋容置疑。天眼查专业版显示,2020年,全国范围内网吧相关行业企业,新增2,796家,倒闭12,888家(其中吊销企业3,638家,注销企业9,250家),目前全国存续在业总量为124,818家。(数据截止2021年2月16日,以名称含“网吧”、“网咖”为筛选条件)

连天王周杰伦开的网咖,也没能挺过难关。2017年,喜欢玩游戏、客串各类电竞比赛和游戏直播的周杰伦在深圳斥资2000万开了一家“魔杰电竞馆”,各方面配置都堪称一流,但还是在2020年歇业了。

一年时间内近10%的网吧企业消失在市场中,对于像李宇一般割肉止损的创业者来说,他们的苦只有自己知道,但对于仍坚持的从业者而言,离场的供方所腾出的市场空间,一定程度上会让他们的日子好过些。

网吧需要更多的《绝地求生》,但也许等不到下一个,他们就倒下了。

想活下来,只能搞“军备竞赛”

“i7-8700K处理器、16G内存和GTX1060显卡,这是我网咖电脑的装机配置。不夸张讲,这些配置放在现在也算得上是中高端的配置了。”李宇提到筹办网吧时的硬件配置依然很激动,他觉得只有配置高的电脑才能为网咖带来源源不断的客户,才能打出“差异牌”。

2017年国庆开业期间,高配置的设备为李宇的网咖吸引了众多顾客,“《绝地求生》和《堡垒之夜》是那年最火爆的端游,因为游戏对电脑配置要求特别高,我网咖里的电脑配置绝对是当地数一数二的,顾客络绎不绝。仅仅半个月,入账的会员充值费就有50万元。”

开业一个月净利润就超60万元,这样的业绩让李宇喜出望外,他甚至觉得原计划24个月的回本周期可缩减至18个月。但事与愿违,开业前两个月的火爆并没有延续下去,在2018年春节期间,连他这个不玩游戏的人都明显感觉到来网咖玩《绝地求生》的玩家越来越少了。

李宇的感受是正确的,据数据网站SteamCharts统计,自2017年3月《绝地求生》上线以来,2018年2月首次出现玩家数量负增长的现象,降幅高达12.23%。此后该游戏虽然火了很长时间,但一直在走下坡路,迄今为止该游戏同时在线人数的巅峰记录也停留在2018年1月。

数据来源 / SteamCharts网站 制图 / 燃财经(数据截至2021年2月16日)数据来源 / SteamCharts网站 制图 / 燃财经(数据截至2021年2月16日)

结束网咖经营的李宇重新将重心放回了他的老本行“办公设备供应”上,这个月他刚入伙了朋友开设的办公设备公司,该公司在2020年下旬就开始试水“设备租赁”业务,“虽说倒闭的网吧很多,但是行业内也同样有新人入场,我们主要给网咖、电竞馆等场所提供设备免押金租赁服务。租金按月付,售后全程保修。”

据李宇介绍,这种不占用前期资金压力的租赁方式在市场上挺受欢迎,其中愿意做尝试的大部分是开设电竞酒店、电竞网吧等对设备配置要求较高的公司。

电竞主题是近年网吧行业的“热饽饽”,如果说网吧转型网咖是大势所趋,那么现如今层出不穷的电竞主题也是网吧行业寻求的转型新路。“电脑配置越来越高,电竞显示屏成了现在网吧的‘标配’。”业内人士陈深说道。

李宇所在网吧业主群内不少业主表示,电脑配置不好都揽不到客,玩游戏的客户上门都会问店内设备如何。“上次一群小年轻准备来‘开黑’,一听说我店里都是普通显示屏,人立马扭头走了。”

愿意为体验感付费的消费者自然也不少,大头就是其中一位。即便大头每个月到手工资只有几千块,但月初他毫不犹豫在一家电竞馆充了两万元会员费,“i9-9900kf的CPU,240HZ的显示器,Hyperx的机械键盘……用起来就一个字,爽!”据大头介绍,他原本只是在团购平台上花低价购买了一张体验券,但由于体验极好于是便充钱成为该店的顶级会员。

大头告诉燃财经,这家电竞馆位于当地核心地段,占地2000平方米,老板斥资3000万元打造,除了传统的网吧所提供的上网游戏等服务外,店内还提供酒店、酒吧、VR全娱乐等业态,“简直就是电竞爱好者的天堂,设施服务都算一流,晚上过去包厢基本都是满人的,大厅上座率也超一半。”

大头透露,其实他原先也不愿充值两万元,但非会员要30元每小时,而会员也有分每小时12元、15元和18元三档,充值金额越高附赠的时长也越多,充两万元折算下来每小时只需要两三块钱,他觉得只有这样才划算。

但LOL游戏玩家薛力则对高额的时长费表示不理解,他觉得网费6元一小时是能接受的上限,“现在哪个游戏玩家不是家里有个配置高的电脑设备,去网吧玩主要也是为了方便和队友组团。”

总而言之,大头口中的电竞馆是当下一些网吧企业升级转型的缩影,但只能代表业内头部企业。目前网吧行业的从业者多为个体经营,抗风险能力弱,资金压力大是他们的共同痛点。李宇告诉燃财经,“能拿得出几千万开网吧的人可以不断用钱来完善配置设施,多方位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这种优势是我们这种个体户赶不上的,起码人家熬一下就能撑过疫情。”

2020年疫情造成网吧大规模倒闭,陈深对此则表示:“网吧倒闭潮其实在2011年和2017年都发生过。以最近2017年这次为例,当时倒闭主要受行业竞争所影响。此后几年,创业者对上网服务场所的投资变得极为谨慎,不再盲目开店,加上有关部门和协会都在积极推进网吧行业的转型,所以创业者更关注于设备配置升级、环境装修等利于提高消费者体验感的地方。”

说到底,网吧还是走在老路上,设备越好越受欢迎,能有一个健康的现金流,但不搞军备竞赛,很快就会被淘汰。

网吧,时代的“特产”

“现在网吧无论是环境还是设备配置都比我初高中时候去的网吧好太多了。”大头得意道,“虽然两万块花得挺心疼,但是折下来时长费和小时候去的‘黑网吧’没差多少,体验感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今年刚满18岁的00后林德则对大头所说的“黑网吧”毫不了解,林德对网吧的热情也不高,“我玩的都是移动端游戏,没必要去网吧。”

然而在70后家洛看来,90年代末的网吧才是行业的巅峰,他对学校小南门的“飞宇网吧一条街”记忆犹新。“飞宇网吧开业前一段时间试过早上七点到九点免费上网,我也试过在店门口排长队就为了上一次网。但是网吧收费对于我这种来自农村的学生来说还是相当高的,凌晨两点到九点的闲时是10元一小时,其余时段20元一小时,而我一个月生活费也才120元。”

70后家洛、90后大头和00后林德,对于网吧的认知和了解,可谓天差地别。

1996年前后,网吧开始在上海、北京等大城市出现,上海的威盖特、北京的实华开网络咖啡馆成为中国最早一批网吧。因收费高,所以到网吧的顾客多为海归、外企白领、教师等高收入群体。在当初,网吧还需要通过电话线实现互联网连接,网速之慢是现在网民无法想象的。

“利用连接互联网的电脑发送电子邮件、查询股票行情和网络信息,这是网吧最常见的用途。”家洛说。

多年从事互联网上网服务研究工作的莫知誉告诉燃财经,1997年前后开设的网吧地点还以大城市为主,但2000年后,受社会上“要想发,开网吧”口号鼓吹,全国各地网吧数量激增,没有营业执照的网吧涌现,“50万半年回本的创业故事流传大江南北,凡是有钱的都想来凑热闹。有的地方监管较宽松,十天就能办好全部手续,大家都跑去办手续;像北京等对电子行业管理较严苛的城市,创业者为了赚钱也要铤而走险搞非法经营。”

但2002年6月蓝极速网吧一场人为纵火事故,给野蛮生长的网吧市场踩下了一脚急刹车。同年11月,《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出台,网吧行业开始朝着规范经营迈进,网吧行业相关从业者必须取得相应牌照才能对外营业。

莫知誉认为,规范性条例的出台促进网吧行业企业有序发展的同时,几个爆款客户端游戏如《魔兽世界》、《热血传奇》等,也在给网吧带来源源不断的客户。“2005年前后的网吧虽然赚钱速度比不上2000年前后的网吧,但是网费、游戏推广费、游戏点卡出售等多方收入来源,还是让网吧从业者可以‘躺着’赚钱。”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和电脑硬件价格的平民化,越来越多网民能够拥有属于自己的电脑,网吧的作用逐渐被削弱,网吧生意开始下滑。2011年,网吧行业内刮起第一股倒闭潮。陈深回忆:“2011年前后多家网吧企业倒闭,是行业经过十年的发展,市场已经趋于饱和所致。但《英雄联盟》、《DOTA》等客户端游戏的面世又给行业带来生机。”

彼时,存活下来的网吧也在摸索着如何以“差异化”制胜。在当时,因清新优雅的上网环境、舒适的上网体验,在各地拥有60多家直营门店的连锁网吧“网鱼网咖”,成了网吧经营者争相模仿的对象。各大城市里的网吧经营者开始摩拳擦掌,纷纷重新装修,试图实现网吧到网咖的华丽转身。

2017年前后,随着《绝地求生》《堡垒之夜》等客户端游戏的流行,以及《英雄联盟》赛事的推动,电竞赛事逐渐变得商业化,“电竞”一词火爆起来。资本的反应速度历来是最快的,但闻风而来的资本机构更多持观望态度,电竞赛道上只有寥寥几家公司获得投资。

与此同时,在网吧与客户端游戏二者唇齿相依的关系之下,移动端游戏逐步取代客户端游戏,也让网吧的日子愈发艰难,可以说,除了人数很少的端游玩家外,几乎没有什么人会去网吧了。

网吧不适合“群众路线”

去网吧的多为年轻人,QuestMobile发布的《2020“Z时代”洞察报告》显示,Z世代用户在追求高品质高性价比的同时,也更为注重消费体验。同样,消费体验也是网吧消费者所关注的重点之一。

“虽然我的网咖倒闭了,但我还是不后悔当初花那么多钱在设备配置上,如果不是这些配置,我觉得我的网咖都撑不过第一年。我的网咖要比周边网吧价格高20%以上,可客源依旧只多不少,因为消费者愿意为体验多付费。”李宇说。

在人人都有电脑的今天,网吧再也不用像当年那样走“群众路线”,依靠数量取胜。网吧完成了“普及”的历史重任后,开始向纵深发展,顾客体验成了唯一的目标,这让网吧的地段越来越好、装修越来越豪华、配置越来越高端,但投入也越来越大,利润也越来越低,单开这样一个网吧,基本没法赚钱。

网吧不再是一门好生意了。

2019年,市场没等来曾获王思聪、黄晓明投资的网鱼网咖赴港上市的消息,反而等来了网鱼网咖注册资本从5000万元缩水至4495.3万元的信息。“2019年至今,网吧赛道也只发生过零星几起投资事件,关注度太低了,网吧行业亟需‘自救’。”长期关注文娱板块的投资人马旷如是说道。

面对现实,网吧行业也在试图破局。莫知誉告诉燃财经:“网吧行业多为个体经营,2018年的数据显示,网吧行业连锁店占比不足20%。所以对于个体经营者而言,他们可以随时调整经营策略,既不需要对总部负责,也不需要对股东负责。”

据莫知誉介绍,下至提供收取快递、打印等便民服务,上至承包电竞游戏举办,当下的网吧不再局限于作为一个提供用户互联网上网服务的场所,“无论是早年‘网吧+水吧’结合的网咖,还是近两年以电竞为主题的电竞网吧和电竞馆,其目的都在于转型谋发展。”

与此同时,莫知誉也承认,网吧行业的转型效果并不好,甚至在电竞概念爆火之时,还不乏有鱼龙混珠的网吧,打着电竞旗号“招摇撞骗”。

“市面上‘挂羊头卖狗肉’的假电竞网吧还不少,老板以为将网吧内饰设计得炫酷些,将椅子清一色换成电竞椅,网吧就摇身一变成收费翻倍的电竞网吧。”莫知誉指出,电竞游戏对电脑配置要求高,玩家上机体验一下便能对网吧设备配置了然于胸,这类妄想瞒天过海的假电竞网吧最终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设备落后是网吧企业没落的一方面原因,而逐渐衰落的客户端游戏则是另外一方面原因。

数据网站SteamCharts的在线玩家数量排行榜数据显示,在位于排行榜前十的游戏中,《反恐精英:全球攻势》(英文名为:《Counter-Strike: Global Offensive》)以其超高人气一骑绝尘,在线玩家数量接近于排名第二游戏《Dota2》的两倍。值得注意的是,《反恐精英:全球攻势》全球发行时间为2012年,至今已有近9年历史。在排行榜中,也能看到两款于一个月内上线的游戏《Valheim:英灵神殿》和《鬼谷八荒》,但体量还是相对较小。

图源 / SteamCharts网站 燃财经截图(截图时间为2021年2月16日)

图源 / SteamCharts网站 燃财经截图(截图时间为2021年2月16日)

“疫情只是加速了网吧行业的洗牌。”马旷告诉燃财经,“投资一家网吧的回本周期越来越长,从二十年前的半年回本,到现在三年都不能回本只能割肉离场,行业竞争激烈程度可见一斑。”马旷认为,设备配置更新换代速度很快,主打游戏服务的网吧可能三年就得更新一次硬件,以保障消费者的体验不受影响。

“但成本自然也会增加,倘若成本全部转嫁到消费者身上,消费者肯定不买账。”

重资产、无壁垒、同质化是网吧行业始终绕不开的问题,同时,不断推陈出新的移动端游戏也给网吧行业施以压力。国家新闻出版署数据显示,2020年每月过审的国产网络游戏,其中过审的移动端游戏占比均在90%以上,而过审的客户端游戏却寥寥无几。

“目前网吧行业连锁化程度还不足,市场上连锁网吧最著名的网鱼网咖开放加盟,全球门店也才刚破千家。但是没有资本注入,要想提高连锁化程度也无异于痴人说梦。”马旷认为,网吧在未来会朝着线下娱乐综合体的方向发展,“目前市面上一些集多种娱乐业态的电竞体验馆就是一种好的尝试。”

文中陈木华、李宇、陈深、大头、薛力、家洛、林德、莫知誉、马旷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