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年轻的白手起家女性亿万富翁诞生。

2 月 11 日,美版陌陌 Bumble 登陆纳斯达克。IPO 首日,Bumble 开盘大涨 77%, 最终收盘价 70.31 美元。截至北京时间 2 月 16 日,该公司市值已经达到 139.7 亿美元(约 900 亿人民币)。

Bumble 的上市,被视为女创始人赫德(Whitney Wolfe Herd)的一场 " 复仇 "。多年前,赫徳加入并共同创办了交友平台 Tinder,没想到几年后,她被前男友,也是 Tinder 创办人设计排挤,剥夺了联合创始人的头衔,赫徳愤而出局。2014 年,她再次创业,推出了以女性用户为中心的约会软件 Bumble。

时隔 7 年,Bumble 成功上市,年仅 32 岁的赫德持股市值超 100 亿人民币。而在 Bumble 背后,还出现了 PE 巨头黑石集团的身影。上市前,黑石集团拥有其 25.9% 的股份,这一笔两年前的投资轻松赚了三倍。

32 岁传奇女创始人:创业 7 年,坐拥超 100 亿身家

Bumble 的创业故事源于多年前的一次分手。

赫德(Whitney Wolfe Herd)于 1989 年 7 月,出生在美国盐湖城,小学时随家人移居巴黎。22 岁时,赫德回到美国,并进入 Hatch 孵化器。随后,她加入了 Sean Rad 和 Justin Mateen 的团队共同创立了 Tinder。当时,赫德是第一批员工,也是 Tinder 最初取得成功的关键人物。她在担任营销副总裁期间,成功建立了针对大学生的用户关系。

没过几年,Tinder 成为了这个行业的老大,作为早期员工的赫德却愤然离开。在创办的早期阶段,赫德与她的老板,即 Tinder 首席营销官 Justin Mateen 谈过恋爱。二人分手后,Mateen 不断在同事和首席执行官 Sean Rad 的面前贬损她的声誉。

2014 年,赫德一纸诉状将她的前老板兼前男友 Justin Mateen 告上法庭,表示她在公司遭受了性骚扰与性别歧视,还剥夺了她联合创始人的头衔。虽然该事件得到了解决,但也让她饱受舆论争议,许多网友涌入她的账号下发表激烈言论,迫使她不得不关闭了 Twitter。在感情、事业双重打击下,她也一度患上了急性焦虑症和妄想症。

不过,这次失败的恋爱并未击垮赫德。几个月后,赫德开始设计一个女性专用的社交网络 Merci,她说 " 在这个交友世界里,我们应该更关心女性的个人魅力,而不是外表。" 没过多久,赫德收到了一封来自俄罗斯人的陌生邮件,这个人叫做安德烈 · 安德烈夫(Andrey Andreev)。安德烈夫生于莫斯科,在伦敦长大,并于 2006 年创办了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在线交友网络 Badoo,注册用户超过 3.6 亿,遍及 190 个国家。

最开始,安德烈夫很欣赏赫德在营销和品牌塑造方面的天赋,想邀请她去伦敦做 Badoo 的营销总裁。但赫德一口回绝了,并表示:" 我不会受雇于人了,我要自己创办一家公司,我也不想搞什么约会内容。"

不过,安德烈夫却认为赫德应该把她擅长的领域和自己擅长的约会领域结合起来。多番沟通后,赫德接受了安德烈夫的提议,二人很快便投入在新软件的开发上。安德烈夫将 1000 万美元用于投放市场,接着投入了额外的资金来刺激增长,最终拿到了公司 79% 的股权。而赫德成为了公司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并拿到了 20% 的股权。

2014 年 12 月,一款以女性用户为中心的约会软件 Bumble 正式推出。此后几年,Bumble 迅猛发展。据 Sensor Tower 数据,在全球约会交友软件总收入排名里,Tinder 在三个榜单排名都是第一的位置,Bumble 和 Badoo 分列第二和第四。

2 月 11 日,Bumble 刚刚开盘股价便飙升,开盘价为 76 美元,远高于每股 43 美元的 IPO 发行价格。截至北京时间 2 月 16 日,该公司市值已经达到 139.7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00 亿)。按照其持股 11.6% 计算,年仅 32 岁的赫德便拥有 16.2 亿美元身家,成为世界上最年轻的白手起家女性亿万富翁。

凭什么撑起 900 亿市值?女版陌陌,拥有 244 万付费用户

Bumble,靠什么撑起百亿市值?

相较于其他约会软件,Bumble 的独特之处在于:女性掌握约会的主导权。在 Bumble 上,碰到双方互相看对眼的人,必须由女生发消息给男方,双方才可以继续聊天。而在此之前,男生只能不停刷新页面,看着照片 " 干瞪眼 ",如果 24 个小时之内还没接到女生消息,就意味着你已经 out 了。

这款软件的模式是创始人赫德在一次鸡尾酒晚会上突然想到的。" 我一直设想有这样一种场景,对面的小伙子没有我的号码,但我却有他的。如果女孩子们有感觉,那就让她们发出第一条短信;如果她们没感觉,配对就在 24 小时以后自动消失。这就好比大家在跳 Sadie Hawkins,女孩子拥有优先选择舞伴的权利。" 赫德曾分享道。

靠着与众不同的设计理念,Bumble 很快打开了市场大门。招股书显示,截止到 2020 年 9 月底,Bumble 的年收入为 3.766 亿美元,净利润为 6860 万美元,2019 年就已实现盈利,收入为 4.89 亿美元,利润为 860 万美元。

与 Tinder 类似,它的大部分收入来自应用内部购买和不同的订阅服务,Bumble 还从广告和合作中获得少量利润。目前,Bumble 的主要收入来自于软件内的 VIP 功能,譬如,将自己的档案推广给更多人,让配对对象知道自己 " 超级喜欢 "TA,或是延长 24 小时过期的聊天。

不过,这种模式一定程度上提高了 Bumble 获客成本。投资机构 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 对 Bumble 的获客成本(CAC)和每付费用户平均收益 ( ARPPU ) 进行了计算,将卖广告等收入都算入其中的话,每月每个付费用户创造的收入是 3.04 美元,基础用户创造 0.98 美元,而 Bumble 每月需要花 1.9 美元将基础用户转化成付费用户,每月需要花 1.54 美元获取新用户。

目前,除了 " 约会 ",Bumble 还提供 " 交友模式 "(Bumble BFF)和 " 职场社交模式 "(Bumble Bizz)可供选择,在 Bumble Bizz 下,用户可以分享简历或工作样本,它已经成为一个招聘人员为潜在职位寻找女性候选人的平台。

不过,在男性用户主导的约会软件市场中,Bumble 的优势也很明显。根据 Bumble 招股书显示,与同类型应用平均水平相比,Bumble app 上女性用户与男性用户之比要高 30%。尤其在女性消费能力愈发凸显的今天,拥有高比例女性用户的 Bumble,在用户和营收持续增长方面更具优势。而且,这一模式的聪明之处在于:女性占比高,对男性的吸引力越强。

如今,Bumble 再度搅动起了社交市场的一池春水。

黑石为控股股东,斩获一个互联网社交 IPO

Bumble 背后罕见地出现了 PE 巨头黑石的身影。

根据 Bumble 提供的招股书,上市前,黑石集团拥有其 25.9% 的股份,是其控股股东。除黑石之外,Bumble 背后还站着一众风险投资公司,如 Lead Edge Capital、Greycroft 和 Accel 等。

黑石的入股要从两年前说起。2019 年 7 月,福布斯发表了一篇文章,直指赫德的合伙人安德烈 · 安德烈夫名下的另一家交友网站 Badoo,爆料了其总部伦敦办公室性丑闻和歧视女性的行为。这也使得一直标榜女性权利的 Bumble 大受影响。

2019 年 11 月,黑石集团开始介入。当月,黑石集团收购了安德烈夫手中所持有的大量股份,这笔交易对该公司的估值为 30 亿美元。随后,安德烈夫退出集团管理,赫德正式成为整个集团的掌舵人。

据悉,这次上市后,Bumble 共筹集了 22 亿美元资金。此次发行募集的大部分资金将用于从 IPO 前的所有者手中购买或赎回股票,包括黑石集团和赫德。

实际上,在黑石介入之前,与 Bumble 和赫徳时有纠缠的 Tinder,还曾妄图收购这家公司。Tinder 的母公司是 2015 年就上市的 Match Group,2017 年,Bumble 推出 3 年后,Match Group 曾试图以 4.5 亿美金的价格收购赫德的公司,但最终没有成功。

如今,随着 Bumble 的成功上市,赫徳的 " 复仇大戏 " 成功上演,但社交网络市场的竞争却更加白热化。

战火不断。在这个市场,巨头纷纷加入—— 2019 年 Facebook 也推出了相亲约会产品。而 Bumble 和 Match Group 也一直纠纷不断,互相起诉对方侵权,直到 2020 年达成和解。2021 年,始终未能将 Bumble 收入囊中的 Match Group,眼看竞争对手的崛起而毫无办法,转头宣布将以 17 亿美元资金收购韩国社交网络公司 Hyperconnect,从而扩大在亚洲市场的占比。

而不论如何,Bumble 这个由黑石加持的约会软件,已经获得了第一场胜利。

来源:投资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