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荔枝创始人赖奕龙:未来几年内或将出现“国民级”语音社交产品

题图为荔枝创始人&CEO赖奕龙

作者丨韦物主义

快手抢在春节前上市,资本的嗅觉尤为敏锐,上市首日高开193.91%。

“短视频第一股”一夜化茧成蝶的同时,也带动资本持续涌入中概股。同样顶着中概股音频第一股头衔、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的荔枝,其股价更是在4天内暴涨了340%。 这支“音频第一股”的走火,直接原因要追溯到2月初,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在纯语音聊天社交软件Clubhouse上发起的一则会议。

这则诸多投资圈大佬参加的线上会议的内容,事后鲜少有人提及。人们只记住了一码难求的Clubhouse邀请码,以及声音社交赛道的其他选手,包括Yalla、Bigo等,还有和Clubhouse排名最近的Tiya。

Tiya的发行商账户原本是一家新加坡公司,荔枝在最近一封致股东信中“认领”了Tiya,此次股价大涨,似乎是对此前其股价低迷的一次“补涨”。

如何看待Clubhouse的爆红,优势在哪里?被视为“Clubhouse最大的竞争对手”的Tiya,其差异和优势是什么?中国企业出海产品如何适应海外市场,与国内相比,有哪些差异化打法?声音社交会有天花板吗?如何看待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出海潮?带着这些疑问,i黑马记者近日采访了荔枝创始人&CEO赖奕龙。

01

与Clubhouse的精英化不同,Tiya更年轻、大众

荔枝“认领”Tiya,让人意外又惊喜:一方面,以Tiktok、Tiya为代表的中国出海App,在持续引领全球互联网最新潮的玩法;另一方面,如果不是这次马斯克“助攻”,大众很难发现原来低调的荔枝已经在海外布局如此之深了。

App store美国免费社交应用排行榜1月30日数据显示,Clubhouse排名第9,Tiya紧跟其后,排名第11。尽管投资人对两款声音社交赛道的产品都青睐有加,但赖奕龙表示,与Clubhouse的硅谷精英社区的社区产品属性不同,Tiya定位更为“平民化”和“年轻化”,不强调身份等级,主打扁平的风格。

根据赖奕龙的描述,Tiya的发展也不是一帆风顺的。团队花了整整两年推出的Tiya,一开始也是基于声音匹配的陌生人社交,2020年10月低调进军美国,经过多次方向调整和打磨,才有了后来火爆的Tiya。

Tiya定义为“和朋友一起玩”。用户可以一键和熟悉的朋友语音连线,系统也可以给用户推荐陌生朋友。如果用户都不喜欢,可以选择进入公开房间聊天。公开房间有自己的主题,用户也可以自己开一个房间,和朋友在里面一起玩游戏聊天。

现在Tiya主要的场景就是游戏、唱歌等,譬如大家一起进行线上游戏后,可以继续进行声音社交,又或者大家在看体育直播,也可以通过语音聊天,这些场景化的声音社交都已经在Tiya上实现。

赖奕龙表示,Tiya是他们对语音社交理解的自然结果。这更像是早年的网络聊天室文化,i黑马记者在体验了这几款App后发现,Clubhouse的感觉更像是线下沙龙的线上化,Tiya却是多场景下的语音社交,不限定和场景和内容,更符合去中心化的发展趋势。

这种去中心化的发展趋势,看起来有机会打开一个全新的声音社交市场。“未来,人们会在洗漱间的镜子中,在自动驾驶的智能汽车中,在随身配带的智能耳机中,无时无刻地进行实时语音社交。”在致股东信中,赖奕龙这样描述。

目前,Tiya的用户遍及了200以上的国家和地区。Tiya最高在全球约50个国家社交排行榜达到前10,美国免费社交应用排行榜最高排名第4名。赖奕龙表示,Tiya未来的愿景是打破全球的边界,网聚全世界的年轻用户,满足各种场景的社交需求。

02

国内语音产品的技术、理念,都领先于美国

毫无疑问,声音是社交媒介不可或缺的形式。

美国传播学家艾伯特·梅拉比安曾提出一个公式:信息的全部表达=7%语调+38%声音+55%表情。这个公式的设定,还是在面对面沟通时的场景下。对于广泛的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社交,声音在沟通中的重要性和地位就更毋庸置疑。

尽管受制于上个世纪的技术条件,以电话、广播为代表的声音社交,在本世纪已经开始被视频节目、视频通话广泛取代。但是声音社交的需求依然存在,纯声音社交的行为依然在不断发生——当一位漂亮姑娘被搭讪,添加了陌生男子的微信,又或是通过了素未谋面的相亲对象的好友申请,大抵是不会愿意在当天夜里接到男生的视频通话请求的。

类似的声音社交需求比比皆是,从Clubhouse爆火也可以看出声音社交需求的广泛性。对于Clubhouse产品体验的第一印象,赖奕龙用了“惊艳”两个字来形容。但是他也认为,国内语音产品的技术、理念,实际上都是走在美国之前。Clubhouse是用国内已经在用的方式,进行了精妙组合,去适应了美国市场的需求。

赖奕龙认为,社交是人类一种自然的状态,是与生俱来的、容易理解的、简单的。 而用声音进行社交的互动性更强,场景覆盖广。而在移动互联网技术加持下,声音社交不仅可以满足多场景下的社交需求,体验也已经迎来革新。尤其是AI+5G技术,对声音社交的驱动将更为明显。

艾媒咨询分析师在近期发布的《中国移动社交行业研究报告》中表示,5G网络带来的高质量、低延迟特性,势必会大大提升声音社交的产品体验和以及玩法的升级,而AI技术使得声音社交模式具有可行性。赖奕龙介绍说,Tiya产品功能都是通过AI在推动,并且通过AI的方式去测试,目前已经在做人跟人之间的AI分发。

从这一点上看,Clubhouse目前似乎还没有跟上。

03

打磨产品、做大规模,商业模式将会水到渠成

在对赖奕龙长达两个小时的采访里,我们把话题更多放在了声音社交的未来发展方向,并且总结出Tiya的三个产品逻辑:

1.围绕重点人群,尤其是年轻人的需求去打造产品; 2. 用最简单、最极致的产品,去呈现大众线下聊天的社交方式; 3. 围绕用户持续创新、快速迭代产品。

这一代年轻人,尤其是Z世代,已经突破了“颜值”的限制。他们在享受声音社交时,一方面对社交对象保留了对“颜值”的想象力,另一方面他们更看重社交对象在其他方面的过人之处。尤其是对于游戏、唱歌等多种场景下的用户来说,“颜值”只是加分项,而非首选项。

Tiya在海外的用户,目前也是年轻人居多,而Tiya正围绕他们的需求去打造产品。 已经具备娱乐化、大众化、年轻化特点的Tiya,是如何打动年轻人的? 在赖奕龙看来,声音跟很多的媒介可以融合,可以一起玩游戏,可以一起看电影,一起看体育活动,抓住了需求点,再把产品做最简单、最极致,把线下社交的自然形态,以最真实的形态转移到线上。

尽管已经具备了相当的用户规模和影响力,赖奕龙并不认为商业化是当下应该考虑的事情。他认为只要认真打磨和迭代产品、发展用户规模,商业模式的建立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尤其Tiya已经长期稳定在美国免费社交应用排行榜前10位,而美国及其他发达地区,用户付费意愿和习惯已经非常成熟。

从Tiktok、Tiya的身上可以看到,中国互联网公司早已不再是只会亦步亦趋的模仿者和跟随者。中国互联网公司通过快速迭代、模式创新、算法推荐等优势,已经开始引领互联网的玩法。其意义甚于公司的市值、估值、排名。能在各自赛道把握风向进行抢跑的选手,资本市场自然也不会错过。

在致股东信中,赖奕龙披露了荔枝2021年的战略:通 过在线声音连接,让人与人之间有更多的陪伴,让全球用户认可我们的服务和品牌。 当下,尽管资本市场已经给予了Tiya积极的信号,但Tiya会成为下一个风靡全球的Tiktok吗? 这条路显然还有很长。

以下是i黑马与赖奕龙的对话节选:

一、Clubhouse的创新非常值得赞赏

Q:Clubhouse在中国已经讨论了有一段时间了,身边也有很多人在体验。怎么看Clubhouse突然间就火了?

赖:Clubhouse没有刻意在中国或者其他国家发展,实际上它在美国、日本都很火。Clubhouse靠自传播比较多,因为它采用严格的邀请制,要有熟人的关系才能注册。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国内的出圈始于马斯克一个简短的Clubhouse直播。然后在中国掀起第一波体验的是疯狂的产品经理,再后来就有了病毒式的传播,速度非常快。

Q:你使用了是什么感觉?

赖:第一感觉是惊艳,我觉得他们是非常棒的一支团队。在中国语音社交产品已有的元素里面,他们的产品跟人、社会的行为结合得非常深。你可以理解为Clubhouse像是一个在咖啡馆聊天的方式,通过非常亲近的方式引入了语音房间的概念。

Q:咖啡馆这个比喻很形象,那么中国的语音产品呢?

赖:在中国,大部分的语音社交带有表演性质、娱乐性质。Clubhouse是一种社会性,大家聚在一起随便聊一聊,几个人在聊天,然后一堆人围观的状态。传播模式变了,整个产品意义就不同了。

Clubhouse不是一种表演,它可能信息传递得更及时、互动更有趣,兼具内容性和社交性,这点创新是非常值得赞赏的。

Q:以你的理解,Clubhouse在产品上有什么值得去说的。

赖:在产品上,他们做得非常极简,细节做得非常好。Clubhouse分了两种状态,一是公共的状态,你像在一个开放的咖啡室一样听旁边人聊什么,是开放的状态;二是你跟朋友聚在一起的时候,你可以跟朋友一起热聊,或者私密聊天也可以,Clubhouse把几个不同的状态定义得非常友好。

对比中国的语聊房,大部分是公开或者私密这两种。它没有熟人的中间状态,虽然有很小的差别,但是这些差别都是一个很好的想法,证明它对人行为的研究非常深入,把人类日常的社交,很无缝的对接到线上,大家都很自然。所以Clubhouse对用户需求的洞察,对人的社会性的了解,产品的细节,我认为都做得非常好,这个是他们走红的一个基础的原因。

二、线下聊天的社交方式会在网上自然呈现

Q:有外界评价,Clubhouse在欧美的语音社交圈里的直接竞争是Tiya,现在Tiya的情况怎样?

赖:Tiya及其相关的海外产品,我们花了差不多两年的时间,一直都在做各种版本的尝试,最后决定主攻美国市场,2020年10月份上线美国,我们在短时间内做到美国免费社交榜最高第4名,在全球约50个国家社交排行榜都达到过前10,用户已经遍及全国200多个国家和地区。

Q:进入美国市场不到半年,成绩还是很令人惊喜的。Tiya团队主要做了哪些工作?

赖:社交是人类一种自然的状态。我们相信大众在线下聊天的社交方式会在网上呈现。通常线下的社交,无非是大家聚在一起喝酒、吃饭、聊天等等,尽管这种方式以前在网上没有,但以后会延伸到网上去。声音可以跟很多媒介可以融合,我们利用了这一点,你可以在线上玩很多东西,可以一起玩游戏,可以一起看电影,一起看体育活动。语音社交可以把线下那种社交的形态转到线上,我们就基于这个出发点去做。

Q:怎么理解自然的状态?

赖:就是与生俱来的,容易理解的,简单的。Tiya定义为“和朋友一起玩”。这些想清楚之后,推出的版本和功能也是非常的简单。你跟熟悉的朋友语音连线,里面就可以一键连接;如果你不想跟熟悉的朋友聊,可以配对推荐给你陌生的朋友;如果你再不喜欢,你可以进一些公开的聊天房间聊,它有主题,或者你可以自己开一个房间,你可以跟你的朋友在里面一起玩游戏聊天。简单来说,把这种纯天然的方式转移到线上,让它变得自然、多元,这就是Tiya的想法。

目前Tiya受到了用户的大家的一点认可,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产品做到最简单。社交类的产品,纯从功能上讲,没什么好讲的。像Twitter,它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技术或者功能,但是Twitter的特点是做到足够的简单,然后转发方便。那么对于Tiya来说,有很清晰的场景,使用非常简单,找到声音这个切入点就很重要。

Q:能简单说说Tiya与Clubhouse的差异么?

赖:用户打开Tiya,一进去就是一个公众的房间,我们还有配对匹配,推送一些陌生人跟你一起聊,这一点是Clubhouse没有的。此外,两者私密房的结构也有一些不同。Clubhouse还有一个主要的特点,所有用户需要上传你的通讯录,Tiya是你可以选择你的通讯录好友,也可以选择陌生的好友。这两种从平台的角度来讲,带来的影响是,他们里面的朋友关系更紧密,我们是属于更开放的一种关系。

在Clubhouse里面,你可以听到很多名人的直播,使用的氛围是不一样的。 Clubhouse有很多名人在推动,通讯录邀请的方式也非常紧密,用户的增长也比较快。Clubhouse的结构更像微信,它是半封闭的,先把你通讯录的好友上传上来,再提供一些开放性的功能,像公众号,公众号或者视频号。由于Clubhouse底层有很多个人化的通讯录,它价值非常高也是因为这一点。

Q:产品理念的不同会造成怎样的分别?

赖:不同的地方是Tiya走向大众化、娱乐化,Clubhouse则是传播类、内容类。他们的路线是精英人群,我们大众人群多一点,大家走的方向不太一样。

我认为,在IoT时代,语音社交是一种主要的社交方式,以后不管你在洗漱间的镜子前,还是在车里面,或者在上班、走路的时候,都可以用语音进行社交。语音是无处不在的。我们也是往语音社交的方向走,我们非常坚信这个发展趋势。

Q:聊回 Tiya本身,目前用户群体是什么样的?

赖:Tiya在海外的特点是娱乐化、大众化、年轻化,然后是游戏、唱歌等各种场景下的用户,目前是年轻人居多。受众群体的画像是后天形成的,因为我们最早定义是“和朋友一起玩”,把最自然的语音社交方式引到网上来。我们推出的时候也做了一些调研,很多新来的用户都是年轻人,这也跟我们的切入点有关系。另一个原因,年轻人非常喜欢,也更愿意尝试新的东西。

Tiya用户用得最多的功能就是和朋友一起聊天,开一个房间,把各自相熟的朋友一起拉进房间里面,一起唱歌、玩游戏,娱乐性的这种比较多。产品刚上线时,我们选择了本身确实很火,影响力很大的 Among US 这款游戏来做产品启动。现在 Among US 的热度消退了,但Tiya 依然保持了相当的用户活跃量,各个场景下聚集的年轻人越来越多。

Q:目前开始着手商业化了吗?

赖:我们暂时没有考虑商业化,目前主要还是打磨和迭代产品、发展用户规模。未来可能会尝试虚拟礼物、订阅付费、广告等这些变现方式。我相信,只要产品做好,用户数量增长,商业模式的建立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尤其是在美国及其他发达地区,用户付费意愿和习惯已经非常成熟,我们还是挺有信心的。

三、未来几年内或将出现“国民级”的语音社交产品

Q:你怎么看待谈国内音频市场的发展?

赖:中国音频社交的市场,语聊房间、语音直播已经发展了好些年了,也有很多实用的创新。2016年,荔枝App做了语音直播,并做到了行业最好。可以说,国内语音产品的技术、理念实际上都是走在美国之前。哪怕是Clubhouse,也是用我们已经在用的方式,通过精妙组合适应了美国市场的需求,取得了目前的关注。

但在国内还没有一个“国民级”的音频社交产品。我想,在未来几年内肯定会有语音社交类的产品,能触及到整体用户的需求和使用的习惯。但这个产品的形态,有很大的几率不是Clubhouse目前这种形态,当然Clubhouse本身也会不断演变。在社交层面,接下来各个平台肯定也会去尝试。

Q:国内语音技术的沉淀,对出海有怎样的帮助?

赖:我觉得Tiya的优势,是我们对用户需求和语音本身的理解。另外,我们在语音AI上的应用走得比较前,譬如我们会做人跟人之间的智能分发,还有语音识别,通过AI的方式去测试,然后把它简化,这些都是我们的优势。大家对图片、文字、视频的了解已经足够深了,但是大家对声音的了解还没那么深,这个我们有先发优势。

Q:但出海还需要考虑别的因素么?

赖:当然。发展好本土音频社交软件,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要了解用户的特点和需求。音频社交最大的需求都是解决孤独感,就是陪伴。在中国,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选择面很广,真正做出一个吸引用户的应用也比较难。但是美国人的孤独感和中国人不太一样,中国用户比较欢迎情感类内容,但在美国,大家更多会去探讨人生,探讨事实。怎样把不同地方的线下的生活方式融入到线上语音,我们还需要做更多努力。

Q:是使用习惯的差别吗?

赖:美国用户的使用习惯,辐射能力很强,大家思维和使用习惯很像,这跟欧美地区文化接近有关。所以Tiya在美国火了之后,会带动我们50多个国家都火起来。在中国,跟世界其他国家都不太一样,文化比较独特,用户使用习惯也比较独特。并且中国用户已经习惯语音房间、语音直播、语音教育,对Tiya的新鲜感不像美国的用户那么强。

当时荔枝在美国上市,最痛苦是在美国没有任何的对标物,两个市场是非常不同的。美国市场他们还没走到这一步,他们在语音社交这一块也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

Q:你怎么看待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尝试出海?

赖:中国企业和产品出海是一个必然的趋势,也是很大的优势,中国现在有工程师红利,中国在产品上的运营能力也不差于欧美。我觉得世界上会看到越来越多中国公司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