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腾讯重拳出击!100余人被辞退、40余人被移送公安机关,37家公司永不合作!

来源丨每日经济新闻(ID:nbdnews)

“鹅厂”对集团内部腐败行为再次重拳出击!

2月2日,据腾讯集团反舞弊调查部微信公众号消息,腾讯对反舞弊调查中涉及职务侵占、收受贿赂等行为的典型案件进行通报。通报称,2019年第四季度至今,腾讯反舞弊调查部共发现查处违反“腾讯高压线”案件60余起,100余人因违反“腾讯高压线”被辞退,40余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此外,新增37家外部公司进入腾讯公司永不合作主体清单。

事实上,近年来互联网反腐已成为常态,据不全统计,先后有拼多多、阿里巴巴、美团、滴滴、百度、360等在内的多家互联网大厂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反腐“风暴”,上至企业高管,下至基层员工,都出现了不同形式的腐败问题。据第一财经,业内人士分析,互联网企业一直处于高速增长的阶段,公司发展往往快于企业管理体制的完善。与此同时,互联网本身的开放性和高利润,又为互联网企业员工提供了大量寻租机会。

涉案数量最多的事业群是PCG,占比超60%

据每经小编统计,腾讯此次披露的涉及职务侵占、收受贿赂等行为的22起典型案件中,被通报的部门包括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IEG(互动娱乐事业群)、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以及原OMG(原门户与视频业务)、原MIG(原移动互联网事业群)、原S1项目管理部、S1基建部。

截图来源:腾讯官网

其中,涉案数量和人员最多的为PCG(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共14起,占比超过60%。有26位员工因“为供应商/外部公司/外部人员谋取利益,并收取好处费”等原因被通报。涉及包括短视频、资讯运营、移动应用凭条、移动商业产品、浏览平台产品部等PCG的多个业务部门。

该事业群成立于2018年,负责公司互朕网平台和内容文化生态融合发展,包括整合QQ、QQ空间等社交平台,和应宝、浏览器等流量平台,以及新闻资讯、视频、体育、直播、动漫、影业等内容业务,推动IP跨平台、多形态发展,为更多用户创造海量的优质数字内容体验。

2020年9月30日,在腾讯PCG举行的成立两周年员工沟通活动上,该事业群1万名员工每人均收到一款华为Mate Xs折叠屏手机,这是PCG事业群给员工两周年的纪念和鼓励。

作为腾讯营收最重要的“现金牛”,IEG(互动娱乐事业群)共有5位员工被通报,原因包括“获取公司资源后进行售卖获利”以及“为供应商谋取利益,并收取供应商好处费”等。涉及部门包括IEG互动娱乐发行线/星辰游戏产品部、IEG互动娱乐发行线/游戏平台拓展部、IEG互动娱乐发行线/X9游戏产品部、IEG合作市场部、IEG平台营销部。

过去一年里,受疫情影响,居民户外娱乐方式受限,游戏行业表现强劲,腾讯游戏营收大幅增长。这也意味着,如果有人员私下将公司稀缺资源或权力公然市场化,无疑将形成巨大的寻租空间。

而CSIG则是承载了腾讯向产业互联网转型战略的对外窗口,共有两位员工因“为外部人员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人员好处费”被通报,涉及CSIG安全云部和CSIG智慧行业产品二部。

腾讯上一次发布反舞弊通报是在2019年,当时2019年前三季度查处违反“高压线”案件40余起,其中60余人因触犯“高压线”被辞退,10余人被移送司法机关。而这一次腾讯披露的案件从数量到人员规模都有所扩大。

什么是腾讯高压线?

据北京青年报,腾讯“高压线”主要指代腾讯文化和价值观所不能容忍的行为界线。“腾讯高压线”共有六条,分别是:弄虚作假行为、收受贿赂行为、泄露机密行为、不当竞争行为、利益冲突行为、其他违法违规行为。员工一旦触及高压线,轻则解除劳动关系,重则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据第一财经,一位腾讯员工接受采访时谈到,一直以来,腾讯对“收受贿赂或回扣的行为、“从事与公司有商业竞争的行为”、“与公司存在利益冲突或关联交易的行为”、“违法乱纪行为”等都有严格要求,形成了公司人人皆知的高压线,并经常在内部邮件中强调。

图片来源:腾讯官网

腾讯通报22起典型案例

腾讯表示,集团通过制定“腾讯高压线”等反舞弊制度和建立完善的风险管理体系,来预防、发现和打击收受贿赂、职务侵占等一切舞弊行为,以确保全体员工的行为符合其“正直、进取、协作和创造”的价值观中的“正直”。

文中写道:“对于违反‘腾讯高压线’的行为,腾讯一直采取‘零容忍’的态度,员工个人行为一旦触及此界限,一律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对于涉案的外部公司,也会列入公司黑名单,永不合作。一旦发现涉嫌违法犯罪的,将移送公安司法机关追究法律责任。”

根据通报,原OMG娱乐资讯部副组长丁晓娇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供应商好处费,并与供应商串通,侵占公司财物,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丁晓娇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和职务侵占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IEG互动娱乐发行线/星辰游戏产品部张琦伟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人员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人员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张琦伟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CSIG安全云部张文升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人员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人员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张文升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IEG互动娱乐发行线/游戏平台拓展部谭旭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人员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人员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谭旭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PCG腾讯视频游戏中心宋健利用职务便利,在合作中为已离职的原OMG在线视频部杨凯谋取利益,并收取其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宋健和杨凯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PCG资讯运营部付军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并收取供应商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付军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PCG短视频社区产品部冯文博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并收取供应商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冯文博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原S1项目管理部已离职总监于志强、S1基建部鲁崇心和景建兵利用职务便利,为多家供应商谋取利益,并收取多家供应商好处费,上述人员的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上述人员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PCG移动商业产品部助理总经理赵建伟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收取供应商好处费并多次接受该供应商出资安排的境内外旅游,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赵建伟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PCG浏览平台产品部已离职组长高智明、PCG腾讯看点李锋龙和PCG腾讯看点张晓雯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多家代理商(包括已离职的原MIG移动互联网市场部宋飞创办的公司)谋取利益,并收取代理商好处费,上述人员的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上述人员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PCG移动应用平台部陈旭钊、周锋 、已离职的原PCG移动商业产品部邹志斌、PCG移动商业产品部文韬、陈永鹏、姚嘉文、孙照东、尹裕心利用职务便利,为多家外部公司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公司好处费,上述人员的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调查还发现,已离职的PCG移动商业产品部袁洋存在帮助外部公司向上述人员行贿的行为。上述人员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PCG资讯运营部李博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并收取供应商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李博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IEG互动娱乐发行线/X9游戏产品部唐诗雨利用职务便利获取公司资源后进行售卖获利,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唐诗雨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IEG合作市场部助理总经理朱峥嵘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并收取供应商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朱峥嵘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PCG移动商业产品部王浩、彭健辉、已离职的原PCG移动商业产品部杜海滨和原MIG开放平台部温扬在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公司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公司好处费,上述人员的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上述人员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PCG NBA业务中心组长宋昊和PCG体育直播及节目部已离职组长刘家超在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公司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公司好处费,上述人员的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上述人员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IEG平台营销部蒙义樟利用职务便利获取公司资源后进行售卖获利,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同时,蒙义樟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PCG信息流平台产品部张玉磊存在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人员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人员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

PCG Scripted内容制作部邹通和CSIG智慧行业产品二部吕屹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人员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人员好处费,上述人员的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

PCG移动应用平台部副总监姜唯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公司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公司利益,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

PCG移动商业产品部曾文超利用职务便利,为外部公司谋取利益,并收取外部公司好处费,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

PCG视频商业化部刘婕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并与供应商存在经济往来,其行为违反了“腾讯高压线”,已被公司辞退。

在通报末尾,腾讯附上了2020新增永不合作主体清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