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王健林的霉运还没有结束

来源丨雷达财经(ID:leidacj) 文丨李万民 编丨深海

王健林的霉运还没有结束。

今年2月1日,万达电影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其就《2020年度业绩预告》中计提商誉及资产减值准备40亿元至45亿元的具体情况作出说明。

此前于1月30日,万达电影披露《2020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20年归母净利润将亏损61.5亿元至69.5亿元,相比上一年同期的47.29亿元亏损进一步扩大。其中,拟对前期并购影城、时光网、新媒诚品、互爱互动(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骋亚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计提商誉及资产减值准备达40亿元-45亿元。继2019年首亏之后,大笔的商誉减值再度成为2020年大规模亏损的重要原因。

除了万达电影,万达旗下的地产、体育等板块,均不顺利。其中,万达体育在今年一月底已从美股退市,估值较上市时腰斩。

值得一提的是,王健林寄予厚望的儿子王思聪,在事业上也遭遇了滑铁卢。

商誉连续两年“爆雷”,减值总额或超百亿

对于文化产业的发展,王健林曾报以很大期望。2013年上半年工作会议中,他曾提出,房地产业在任何国家都不是百年行业,发展期只有40至50年左右,中国房地产业已经发展20多年,再有15至20年左右,这个行业就会萎缩。万达要做百年企业,就要拥有百年企业的物质基础,房地产无法产生长期、持续、稳定的现金流,所以必须向文化旅游转型。

"万达多年来把商业地产作为核心支柱产业,现在加上文化旅游,今后万达就是双轮驱动,商业地产和文化旅游两手抓,两手都要硬。"王健林当时如此表示。

言犹在耳,时移世异。作为文化产业中的核心公司,万达电影在多年发展过程中,通过不断并购,快速做大规模,坐上了国内院线龙头的宝座,但也因此商誉高悬。

2月1日,万达电影收到深交所关注函,要求其就《2020年度业绩预告》中计提商誉及资产减值准备40亿元至45亿元的具体情况作出说明。

在1月30日披露的《2020年度业绩预告》中,万达电影预计2020年归母净利润将亏损61.5亿元至69.5亿元,相比上一年同期的47.29亿元亏损进一步扩大。

亏损主要来源于两方面。一方面,公司经营业绩在下滑。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万达电影下属600余家国内影院停摆近半年时间,虽然自2020年7月20日复工以来国内电影市场逐步回暖,但由于部分疫情管控限制、优质影片仍供应不足等原因,电影行业尚未能完全恢复至同期正常水平。同时境外疫情依然严重,万达电影下属澳洲院线业务亦受到影响。再加上公司主投主控的电影均未能如期上映,部分影视剧拍摄制作进度亦有所延后。相比上一年同期,收入大幅下降。

亏损的另一个主要来源是巨额商誉减值。万达电影表示,2020年受疫情、宏观市场经济以及游戏行业发展趋势等影响,公司影院业务、影视剧投资制作与发行业务、游戏业务经营业绩不及预期,考虑到后疫情时代公司经营恢复仍需一段时间,以及国内游戏行业头部公司高位增长、中小游戏公司经营压力不断加剧的市场格局并未改变,公司本着审慎性原则,根据中国证监会《会计监管风险提示第8号—商誉减值》和《企业会计准则》等相关要求,拟对前期并购影城、时光网、新媒诚品、互爱互动(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骋亚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计提商誉及资产减值准备40亿元-4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已经不是万达电影第一次进行大笔商誉减值。2019年,万达电影出现上市以来的首年亏损,亏损的元凶便是商誉减值。当年度,万达电影计提商誉等资产减值准备59.09亿元。

至此,万达电影在两年时间已计提商誉约百亿元。

得益于深交所于去年末公布的《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新规规定,万达电影虽然连亏两年,却不必直面被ST的风险,但公司整体经营,依旧难言乐观。

流年不利,万达商管回A遇阻

作为另一大车“轮”,王健林商业地产也遭遇了困境。大连万达商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万达商业”)成立于2002年,2007年向万达集团收购27家地方公司后,成为万达旗下地产发展的唯一平台。王健林一直想推动其在A股上市,筹谋多年却始终未能如愿。

2014年7月,万达商业出现在证监会网站公布的首发终止审查企业名单中。万达随后在官网发表《关于万达商业地产A股上市终止审核的说明》,表示万达商业地产A股上市因未更新申报材料已终止审核,感谢4年多来在A股筹备上市过程中各方关注,今后将继续积极探索多种上市途径。之后,开始转战香港IPO。

2014年12月23日,万达商业以48港元/股发行价登陆港交所,创下2012年以来港股最大规模IPO纪录,但上市首日,股价就跌破了发行价,之后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最低曾跌至31.1港元/股,较发行价跌去35.21%。相比之下,紧随万达商业之后于2015年1月在A股上市的万达电影,却曾在上市后连拉十多个涨停,股价最高时曾涨至248.66元/股,接近21.35元/股发行价的12倍。

王健林随即谋划万达商业回A。2015年7月,万达商业公告称,将向中国证监会及其他相关监管机构,申请发行最多3亿股A股,预计总募集资金不超过120亿元。万达商业预计,将在未来1年内完成A股发行工作。后续实施的过程中,方案又变成了私有化,并于2016年9月20日下午4时正式从香港联交所除牌。

这场回A之路并不容易。根据证监会披露文件显示,早在2015年9月7日,证监会已经受理了万达商业的IPO申请,直到2018年初,万达商业登陆A股仍然没有丝毫迹象。根据此前在私有化时的约定,如果退市满两年或2018年8月31日前未能够在A股上市,万达集团需要以每年12%的单利向境外投资人回购全部股权,以每年10%的单利向境内投资人回购全部股权。

在这样的背景下,2018年1月29日,腾讯作为主发起方,联合苏宁、京东、融创与万达商业在北京签订战略投资协议,投资约340亿元人民币,收购万达商业香港H股退市时引入的投资人持有的约14%股份。此后,万达商业更名为万达商管,1至2年内消化房地产业务后,不再进行房地产开发,成为纯粹的商业管理运营企业。

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后,外界本以为万达商管的上市进程可以在各方合力下大大加快,孰料又遭遇了“黑天鹅”。2020年2月中旬,“中欧宋兴龙”在微博发布“实名举报大连万达商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不符合上市条件、董高监涉嫌犯罪”举报信。

次月,证监会更新IPO企业基本信息情况表时,万达集团的申请状态已经变为“中止审查”。当时有媒体报道称,万达商管中止IPO与举报有关。几天后,万达商管在官方微信回应了“举报”事件,否认了IPO中止与举报有关,还要追究宋兴龙的法律责任。但对于IPO中止的真正原因,公司并未提及。

筹谋多年,万达商管卡在A股上市的关口,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万达体育上市仅一年半即退市

王健林旗下的体育板块发展也不顺利。

"万达体育的目标是成为全球第一个体育产业收入突破百亿美元的企业。"2015年12月底,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在万达体育中国成立时说道。但从最新的财报数据来看,万达体育发展状况离王健林的设想越走越远。

上市553天后,万达体育在今年1月29日正式从纳斯达克退市。

万达体育传媒(香港)控股有限公司将收购万达体育所有A类股份,以2.55美金/ADS(1.7美元/A类普通股)的价格私有化。以此价格计算,万达体育估值3.45亿美元,相比上市时7.94亿美元的市值,已经缩水过半。

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上半年为准备上市,万达体育收购了100%的世界铁人公司股权和94.3%的盈方控股股份。万达体育的资产主要有三部分,分别是瑞士盈方(Infront)、世界铁人公司、万达体育中国公司。

2019年谋划上市时,万达体育股价的发行区间由12-15美元下调至9-11美元,募资金额从5.75亿美元降至3.08亿美元。在上市前12小时,将股票首发价再次下调为8美元,发行量从2800万降低至2380万份,募资规模最终缩水至1.9亿美元,被看做是"流血上市"。

“流血”上市背后,公司负债高企。

2017年到2019年万达体育资产合计分别为:18.22亿欧元、18.83亿欧元、17.96亿欧元。负债合计为18.82亿欧元、18.92亿欧元、15.68亿欧元。2017年和2018年两年资产负债率均高于100%,2019年同样高达87.30%。

公司最新财报显示,万达体育去年第三季度营收为9120万欧元,同比下降42%;归母净利润为160万欧元。前三季报(累计)营业收入为3.07亿欧元,同比下跌60.41%;归母净利润为-5205.20万欧元,同比下降212.1%。截至9月30日,公司拥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517亿欧元;计息负债总额为4.095亿欧元,资产负债率83.08%。

儿子不再是“投资天才”,创业失败后将子承父业?

王健林遭遇的困境,并不止于自身的事业。一度被其寄予厚望的独子,人称“国民老公”的王思聪,也在创业过程中惨遭滑铁卢。

公开资料显示,王思聪出生于1988年,自小即在新加坡、英国留学,毕业于伦敦大学学院哲学系。2009年12月,刚刚大学毕业半年的王思聪就创立了北京普思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普思资本”),注册资本2000万。

到2012年,“首富之子”王思聪拿到父亲给予的5亿元“试错钱”进行投资,几年时间就将5亿元启动资金翻倍成60亿个人身家,还曾在2017年位列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第37名。对于王思聪的成绩,王健林还曾表示,“2014年王思聪投资公司的回报率达到60%,如果做得好,不排除把万达整个投资板块交由王思聪负责。”

这也是万达和王健林过去最风光的一段时间。2013年,59岁的王健林以1350亿元身家登顶胡润百富榜中国首富,财富同比增长达108%;2015年,王健林又以300亿美元身家位列福布斯富豪榜中国首富;2016年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中,王健林以287亿美元身家一举超过李嘉诚成为世界华人首富。

在王健林二次登顶中国首富的2015年,央视财经频道播出的《你从哪里来》节目中,王健林评价王思聪,讲道 “他比较聪明,反正我允许你失败两次,但不能失败第三次,失败第三次你回来上班,老老实实到万达上班。”

节目播出2年后,王思聪成为中国顶级投资人排行榜排名第37位的“投资天才”,身家达到60亿。在他的商业版图中,有曾在TI2(dota2国际邀请赛)中夺冠的iG电竞俱乐部,有连续签下艺人孟佳、韩国女团组合Tara和EXID的上海香蕉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有与好友林更新成立的上海水晶荔枝娱乐文化有限公司,还有曾在直播领域火爆一时的熊猫tv。

转折很快到来。2018年夏天,王思聪在为熊猫tv寻找买家的传言流出,声称报价30亿元。很快,熊猫tv就被曝出资金链断裂、工资无法按时结算、大主播出走、大股东撤资等更多不利消息。2019年一季度,熊猫tv开始逐渐关停服务器;3月,熊猫直播COO张菊元遣散员工;10月,王思聪被上海市嘉定区人民法院限消,普思资本股权被冻结;11月,王思聪又连收三条来自上海静安区人民法院的限消令,其房产、汽车、银行存款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查封。

这时,王健林和万达的境遇也急转直下。一方面,如前文所述,万达商业私有化后回A遥遥无期,正面临对赌压力,最后在引入腾讯等战投的情况下才将危机暂时解除;另一方面,万达多年发展中积累了大量的债务,为了还债,从2017年7月开始,将旗下的文旅项目、酒店、万达商业广场等资产不断甩卖,全力断臂求生。

沉寂了一年多时间后,2021年1月14日,王思聪退股退股上海香蕉计划电子游戏有限公司,与王健林共同成立万达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一个亿。次日,王思聪出任英雄体育VSPN战略委员会副主席,而这家公司刚刚收购由王思聪创立的香蕉游戏传媒。联想起王健林在节目中对王思聪的评价,一时间传言四起,有猜测称,王思聪真的要回家继承家业了。

今年1月21日,企查查发布消息称,王思聪于21年1月11日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标的约为7701万元,同时还有三位被执行人。

1月28日,上海破产法庭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王思聪旗下熊猫互娱已完成破产清算,近9000件库存货品以3100万元成交。

王健林能否带领万达走出困境,迎来新的辉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