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亿邦动力

如果顺利的话,快手会在本周上市。但会顺利吗?

作者丨老 Y

编辑 | 二爷

如果顺利的话,快手会在本周上市。

但会顺利吗?

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一纸公文,似乎向快手发难。

如此 " 节骨眼 " 的时间点,遭遇版权争端,快手如何招架?

根据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的公告,其对快手未经允许的使用的录音制品数量 1.55 亿个,涉嫌侵权的主要内容是短视频的背景音乐。涉嫌侵权短视频数量多达 1 万部。

该协会已经通过 "12426 版权监测中心 " 进行监测,并向快手发出要求,删除侵权视频,停止侵权行为,自查歌曲版权。

另有媒体称, 苹果商店官方已要求快手尽快与音集协解决版权问题,否则 App 将会被下架。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是经国家版权局正式批准成立,在民政部注册登记的中国唯一的音像集体管理组织,依法对音像节目著作权以及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实施集体管理。

快手正处于 IPO 的关键阶段。此举是否有针对性?其公告是否具有法律效应?快手是否会按照对方要求处理?

按图索骥,能看出两者渊源颇深。

实际上,据相关媒体报道,自 2019 年 9 月开始,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就与快手反复沟通要求停止侵权,对权利人进行赔偿及建立版权合作。随后该协会起诉了快手。

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方面指出,经第三方检测机构上海音乐版权服务平台对部分作品 ( 63688 首 ) 在快手 APP 上进行的版权监测显示:截至 2020 年 11 月 6 日,快手涉嫌侵权使用上述作品作为背景音乐的视频数量高达 8265 万个,总播放量达到 2.98 亿次以上。如许嵩演唱的《有何不可》有约 90 万个视频涉嫌侵权使用,王豆豆演唱的《小甜心》有约 450 万个视频涉嫌侵权使用,徐环、洛天依演唱的《1234567》有约 131 万个视频涉嫌侵权使用。

针对上述侵权行为,自 2019 年 9 月开始音集协曾与快手反复沟通要求停止侵权、对权利人进行赔偿及建立版权合作。音集协认为,快手反馈迟缓、拖延,不愿积极解决版权问题。对此,音集协起诉快手侵权案已于 10 月 12 日在北京互联网法院立案,此案于 2020 年 11 月 9 日开庭审理,音集协要求快手停止侵权,并赔偿人民币共计 13 万元。

此案至今尚未有结论。

此外,业界对于该协会的行业权威性难以判定。某个中小短视频平台高管表示,没听过这个协会。

据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介绍,其持有的著作权主要通过会员授权,即通过实行会员制,与会员单位和个人签订音像著作权合同,从而获取音像著作的管理权利。比如诸多音乐电视作品在中国大陆地区著作权使用费的收取、复制权、放映权诉讼维权等权利。

此前,西安一家 KTV 因未经依法授权,使用《分手快乐》、《可惜不是你》、《宁夏》、《你知道我在等你吗》、《最浪漫的事》等 313 首音乐,败诉于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并赔偿 9100 元。

快手离 " 短视频第一股 " 仅有一步之遥。

其在港交所发布全球发售的正式通告显示,快手计划 2 月 5 日于香港联交所主板开售,将全球发售 3.65 亿股,其中香港发售 913.05 万股,国际发售 3.56 亿股,每股最高发售价为 115 港元,股份代码 1024。

以此计算,快手对应股份市值在 4314 亿港元 -4724 亿港元之间(556 亿美元 -609 亿美元),加上超额配售股权估值最高可达 4813 亿港元(617 亿美元)。

数据显示,截至 2020 年 9 月 30 日的前 9 个月,快手平均日活为 2.62 亿、平均月活为 4.83 亿。平均月活跃用户中有 26% 的用户参与了平台的短视频制作,超 2000 万人获得收入。

短视频平台有效的通过技术手段打破视频内容制作的门槛,低成本、可复制、易操作,诸多众创的背后,则有可能暴露更多的版权风险。

例如在短视频平台,用户可自行选择一些平台提供的音乐作为背景。这些音乐往往是脍炙人口的 " 洗脑神曲 ",也有部分是知名的音乐著作。这些作品经过剪辑、加工后,伴随短视频的传播后,迅速扩大。

中国正在加大知识产权保护。随着监管趋严及用户违规将使得平台承担更多责任,个人信息、内容著作权将得到进一步重视。

中国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涉及到的司法案件多达 244 个,涉及侵权行为的为 51 个,著作权的 20 个。

截至 2021 年 1 月,快手累计清理违规短视频 134771 条,累计处置违规直播间 121162 个,累计关闭账号直播权限 6313 个,累计处置有效视频类举报 100717 条,累计处置有效直播类举报 31494 个,累计封禁用户 294571 人,黑产账号 17037 个

这类问题不仅仅是快手独有。

2019 年 1 月至 2020 年 10 月累计监测到 3009.52 万条侵权短视频。其中,独家原创作者被侵权率高达 92.9%。

相关法律人士指出,短视频侵权的形式主要包括直接搬运、音乐侵权、二次剪辑创作、字体侵权、网络主播带货侵权等,侵权形式多种多样。侵权范围广,而侵权线索定位难、诉讼周期长、维权成本高,这些都给原创保护带来了更多挑战。

去年 11 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修订的《著作权法》将于 2021 年 6 月 1 日起施行。新修订的著作权法将 " 电影作品和以类似摄制电影的方法创作的作品 " 的表述修改为 " 视听作品 "。这意味着网络短视频等新类型作品被明确列入《著作权法》保护范围。

与国内相比,海外对版权的保护更加严格,国外短视频产业已经进入版权时代,短视频原创内容有成熟的版权保护机制。以 Facebook 为例,其系统会对上传的每一个视频进行审核,只要重合度达到 4% 以上,就会被判定为侵权。

截止发稿时,快手尚未对此予以回应。

这仅仅是个插曲,还是一次关于短视频时代版权争端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