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走红后,柠萌要上市了?

文 | 张嘉琦 符琼尹

编辑 | 何润萱

说起2020的年度爆款国产剧,《三十而已》必有一席。

以三位30+的女性成长故事为主线,从“拜金论”到“沪漂”,再到如何处理婚姻关系,《三十而已》不仅将触角延伸到热门话题,还给观众提供了声讨“渣男”和“绿茶”的空间。伴随着一浪高过一浪的话题热潮,《三十而已》以166个微博热搜的传播成绩收官,位列2020年剧集有效播放量第四位。

作为《三十而已》的出品方,“爆款”也吹响了他们在资本市场前进的号角。1月25日,经上海证监局披露,上海柠萌影视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柠萌影业”)已经与中金公司签订了上市辅导备案协议,计划在A股上市。

微信截图_20210129164323

电视剧《三十而已》

柠萌影业的创始人苏晓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柠萌影业在行业内最特殊的地方在于,他们搭建了一套适配剧集的工业流程系统。这种看似与剧集这种文化产品有所冲突的、“工业化”的体系,反而成为了柠萌影业内容制作的基础。

这种思路到底是否可行?至少,从柠萌影业此前交出的成绩单来看,他们似乎的确已经手握制造爆款现代剧的财富密码。

2021年的柠萌影业同样动作颇多。现代剧由《小舍得》领衔,包括《四十正好》《二十不惑2》《小欢喜2022》等等,都是对其优势题材的延续和强化。同时,《安魂使者》《猎罪图鉴》等悬疑短剧也出现在待播片单,昭示着柠萌进军新领域的野心。古装题材也并未被放弃,由周冬雨和许凯主演的《千古玦尘》即将播出。

更重要的是,柠萌影业的上市更像是一个信号。在欢瑞世纪、慈文传媒、华策影视等第一批影视公司上市的浪潮后,新一代互联网剧集公司已经开始具备冲击二级市场的实力。

“现实主义大户”

柠萌影业2020年的高光时刻发生在夏天,《三十而已》和《二十不惑》两部现代剧同时播出,分别以43.85亿和20.99亿的播放量进入年度有效播放榜单前二十。

现代剧的标签被贴牢在柠萌影业身上,是在2019年的“爆款”国产家庭剧《小欢喜》播出后。和《小欢喜》同系列的第一部剧《小别离》播出于2016年,豆瓣评分8.0,而《小欢喜》则再上一个台阶,来到8.4分。

由于延续了《小别离》的部分设定,两部剧的演员们也经常被观众一同提起。去年艺考成绩公布后,就有网友发微博统计,包括赵今麦、郭子凡、张子枫、周奇等年轻演员都名列前茅,#小欢喜小别离是什么神仙剧组#的话题以5.4亿的阅读量登上热搜。

微信图片_20210129164100

和《三十而已》的“爆款路径”类似,《小欢喜》直击亲子关系的痛点,随着剧情展开,单亲家庭、应试教育、“中国式教育”等话题不断被抛至舆论场,引起广泛热议。

同系列、同题材的剧接连成为年度爆款,在为柠萌影业打开了知名度的同时,不断强化其在现代剧中的特殊优势。但与之相比,柠萌影业的古装、玄幻题材作品的市场表现则有些“掉队”。

柠萌影业最近一部古装剧还要追溯到2019年的《九州缥缈录》。这部据传斥资5亿的大制作、大IP作品,自开机以来就备受关注,更是召集了何炅、袁弘等多位明星助力宣传。但是在经历了突然撤档的风波后,开播时变得悄无声息。

在同期《陈情令》《长安十二时辰》《亲爱的,热爱的》等热播剧的对比之下,《九州缥缈录》的数据断层明显。微博话题阅读量只有30亿,不足《亲爱的,热爱的》的六分之一。

尽管启用原作者江南出任总编剧,《九州缥缈录》依然无法打动原著党的心,被指有多处改编出现问题。比如主角吕归尘的年龄设定从幼年改成青年,以及对父子关系的弱化等等。

当时苏晓也表示,这种体量的剧未来几年内不会考虑再拍。“古装剧的投入比现实题材要高一些,像《九州缥缈录》制作成本大概是在70%以上。随着市场慢慢冷静,不仅柠萌不会再达到,市场也很难再出现这样高投入的剧集。”

微信截图_20210129164847

电视剧《九州缥缈录》

柠萌影业也曾经相信过大IP+流量的“爆款公式”。2015年,《花千骨》成为了国内首部突破200亿播放量的剧集,并开启了国产剧的“百亿时代”。在此之后,IP改编剧的风潮开始急速席卷市场。而苏晓也在此时确立了柠萌的超级内容战略,因为他认为超级内容引发的超级效应会导致平台对大剧有更强的采购意愿。

此后三年内,柠萌影业以每年一部的频率输出古装剧:2016年郑爽和刘恺威的《寂寞空庭春欲晚》,2017年鹿晗和古力娜扎的《择天记》,2018年杨幂和阮经天的《扶摇》,但这些改编自头部IP的、流量明星加持的古装剧,豆瓣评分均在5分以下。

上述作品某原著作者曾告诉毒眸(微信ID:DomoreDumou),这本书的影视化动作算是同期内比较晚的,因为原著世界观布局太大,之前有很多人来询价,但都不了了之。也正因如此,在改编时进行了较大的改动,自己并未参与其中。

对此,苏晓在2018年底也给出了自己的思考,“大IP、大明星是流量担当,但口碑往往扑街,说明大IP未必是好故事,大明星未必有好演技。”

2018年,柠萌影业交付了《扶摇》和《南方有乔木》两部作品。前者以1.20%的市场占有率位列年度有效播放榜单第四位,并摘得微博话题榜舆情热度头名,但豆瓣评分只有4.7。后者则在热度和口碑两方面都表现欠佳,豆瓣评分只有5.3分。

尽管如此,柠萌影业还是动了上市的念头,而彼时,包括《小欢喜》《三十而已》等爆款剧集已经出现在了发布会的片单中。

微信图片_20210129164113

《小欢喜2020》乔英子一家 图片来源:豆瓣

自此,柠萌也逐渐完成在外界眼里的一个转向:从大IP战略转为现实主义大户。

成为5%

和内容转向同时进行的,还有柠萌影业的资本尝试。

2018年3月9日,柠萌影业宣布完成C轮数亿人民币融资,投资方包括汉富资本,五牛控股和千毅资本等机构,老股东腾讯、弘毅投资继续加持。除了自身完成融资外,柠萌影业也相继投资了哇唧唧哇、五元文化、豆瓣读书等公司。

融资4天后,柠萌影业举办了2018年度新片发布会,按惯例仍有不少“IP+流量”大作,如杨幂主演的《扶摇》,刘昊然主演的《九州缥缈录》,陈伟霆主演的《南方有乔木》,还有四部现实题材作品《小欢喜》《小舍得》《长大成人》《三十而已》——在《长大成人》改名为《二十不惑》前,它的编剧还是没有被封杀的咪蒙。

微信图片_20210129164119

图片来源:豆瓣

此时的柠萌影业,已接近文娱行业独角兽企业的标准。3月底,证券日报采访了负责柠萌影业投融资工作的执行副总裁周元,当被问及是否有上市计划时,周元表示:“现在还没有非常具体的方案,但可能会在今年启动这项计划。”这一计划也被许多人看成柠萌影业良好势头的证明,要知道,2018年之前的3年里,只有6家影视公司完成IPO。

一条微博改变了这一切。2018年5月末,崔永元在微博曝光“阴阳合同”事件,如灭霸打了一个响指一般,震动了整个娱乐圈——

伴随着无锡税务局介入调查范冰冰工作室的消息被曝光,九成影视股的股价持续下跌,紧接着,几大影视税收优惠地区开始调整税收政策,一些需要补缴大量税款的中小影视公司被迫倒闭。从2018年年底的数据来看,无一家公司市值增长,市值总蒸发超1600亿,跌幅在50%以上的公司就高达8家。

最终,2018年A股市场无一家影视公司IPO成功。

毒眸在采访过多位从业者后发现,崔永元的攻击对A股公司来说像是误伤,但是这场误伤,恰恰就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过去几年,大量热钱涌入市场,盲目追逐流量成为风潮,与之相伴的是诸多不规范操作。“影视行业里的绝大多数利润都被明星赚走了,剩下的人都不挣钱。即使没有崔永元,也会有别人来捅破这层窗户纸。”一位投资人告诉毒眸。 

震荡之后,行业迎来回调。大量影视公司在生死线上挣扎,柠萌也在此时暂停了上市进程。从现在来看,柠萌在过去几年做了两件事:一是内容转向,从大IP转为现实题材并重,而这也是行业大势所趋;二是梳理公司结构,做了一些小型对外投资,例如哇唧唧哇、五元文化和甘薇的乐漾娱乐,并在2020年宣布剥离掉了艺人经纪业务。但从天眼查数据来看,柠萌对外持股比例并不重,对上述的几家公司持股比距均未超过3%。

作为一家内容公司,在行业变化最激荡的两年,柠萌影业对头部作品的理解也发生了变化。在去年的采访里,柠萌影业联合创始人、CEO陈菲表示,初创之时,公司的作品是面向25~55岁网台用户的“大众头部”,而随着Z世代的崛起,柠萌在长剧之外会积极拓展短剧集题材赛道,定位“圈层头部”。

2020年,“IP+流量”的古装大作从柠萌影业播出片单消失,三部现实题材的台网剧《猎狐》《二十不惑》《三十而已》登上荧幕。最终,《三十而已》从“顶级太太团”的话题发酵后开始爆红,以166个热搜的“战绩”成为2020年最热门的电视剧之一。

微信图片_20210129164125

图片来源:豆瓣

在现实题材这一领域,柠萌影业也形成了自己的创作价值观。“现实题材剧的创新和突破,更多的是在于破题,你怎么来看待你生活的这个时代,你怎么来看待你自己的生活,或者你怎么能够看到一些‘观众想看到的表达’。” 柠萌影业执行副总裁徐晓鸥曾对媒体说。

在柠萌影业凭借现实题材闯出一条路子时,影视公司的资本市场冻土也开始松动。2020年底。11月,博纳影业IPO在A股过会。12月,稻草熊通过港交所聆讯,并于1月14日正式上市。1月27日,柠萌接受上市咨询。

对上市这件事,苏晓早已有了冷静的思考。自2014年开始,苏晓每年都会在柠萌发布会上发布“苏晓十问”,总结、探究行业过去一年发生的变化,以及变化中体现的行业趋势。

在2019年的新片发布会上,在回答“内容公司为什么要上市”的问题时,苏晓说:“事实证明,钱并不能帮你做出更多的好剧本,创作的想象力不是靠钱能推动的;事实证明,影视公司业绩增长靠产能扩张是很快见到瓶颈的”。

同时,他还现场算了一笔账——影视公司仅凭每年生产几部剧和电影,如何保证未来十年每年利润20%的持续增长?因此他得出结论——“95%的影视公司不适合扩张,不适合上市,美国内容公司的实力比我们强,但也没几家上市的。”

如今将要跻身这5%行列的柠萌,不知是否找到了实现“每年持续增长20%的利润”的路径?我们期待,苏晓在2021年的行业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