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富二代都要当爱豆

来源丨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 作者丨毛丽娜 编辑丨李春晖

不知华为公关是否已提前做好准备,2021年华为的第一场舆论危机,竟来自“公主”逐梦演艺圈。

1月14日,#姚安娜出道#等词条迅速窜上微博热搜。这天是任正非二女儿姚安娜23岁的生日,也是其经纪公司天浩盛世精心为她挑选的出道日。按说这几年粉丝对于“大小姐”“小少爷”等富家子弟人设青睐有加,但姚安娜出道却遭群众冷脸,就连华为都被祸及。

在出道纪录片中,姚安娜讲述了自己为何要进军娱乐圈、掷地有声地表示“我不是公主”,并且献上舞蹈秀,以示“出道我是认真的”。可惜群众并不买账,直言若不是任正非这个老爹,妹子这资质连娱乐公司的门都进不去。

有意思的是,签下华为二公主的天浩盛世,还真是个富二代乐园。2015年归国发展的黄子韬签约该公司,3年约满后,自立门户创立龙韬娱乐;2020年星二代陈飞宇原合同到期,转签天浩盛世。

说真的,天浩盛世的新业务线其实是向豪门二代提供明星梦体验吧,这生意是不是稳赚不赔?

公主出道记

虽然12月22日才有人在豆瓣爆料,姚安娜与天浩盛世签约,且围观群众一致表示消息太假、姚安娜不会出道、签约也是做幕后。但这场出道大戏,至少从半年前就开始搭台了。

与香港人民热衷八卦城中富豪家族不同,我们这里虽然自改革开放也崛起不少新贵,但群众熟悉的也只是少数企业创始人。换言之,姚安娜虽出身豪门,此前并无知名度。

小学就读于英国,中学时代返回上海国际部中学学习的姚安娜,第一次被群众关注是在2018年的名媛舞会名单上。这个创始于1992年的名媛成人礼舞会,因2017年邀请赌王何鸿燊的小女儿何超欣,而被港媒大肆报道,时尚媒体也开始将该舞会列入常规选题库。

2018年,姚安娜作为舞会上唯三中国名媛之一,又因是任正非的小女儿而被特别提及。当时不少媒体甚至不知道她的中文名,只以英文名Annabel称呼。

2019年,华为和任正非一家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但群众只顾着声讨欧美国家之横行霸道,感慨晚舟姐姐的美强惨剧本,没注意姚安娜一只脚已试探着踏入娱乐圈。

2019年末,姚安娜受邀参加搜狐时尚盛典;2020年3月,姚安娜在ins发照片称:“March issue”,预告自己将登时尚杂志。

但截至此时,多数是外媒和聚焦于豪门那点事的港媒在报道二小姐。直到2020年7月,关于姚安娜的新闻开始频繁出现在国内社交网络。

7月底,姚安娜现身上海国际电影节,随即出现一批“华为二公主绝了”“蝴蝶背不输女星”的通稿。

8月初,就在《青你2》与《创2020》两大女团选秀尘埃落定后不久,一个“千亿女团”突然闯入群众视野。赌王幼女何超欣、三胞集团创始人袁亚非的女儿袁九儿以及姚安娜三人,身穿蓝白相间女团训练服,跳起了《创2020》主题曲,自称“创造营南京小分队”。因三个女孩都出身豪门,该小分队被称为“千亿女团”。

当时大概也是群众有钱人滤镜最浓的时候(各种老赖新闻还没出来),这么一个“家里有矿”的民间女团自然吸引不少关注,“姚安娜”这个名字越来越被大众熟知。

2020年9月及12月,姚安娜分别为《芭莎珠宝》《时尚芭莎》拍摄。12月底,在姚安娜签约天浩盛世的小道消息流出前一天,姚安娜在新浪微博开通账号。宣布正式出道后,出道纪录片、美照、黑白大片、专访、代言等统统安排起来。

养在深闺多年的华为二公主,用了半年多时间,完成了铺垫、预热、爆发的全过程。现在群众表示不买账,但谁知道会不会又变真香现场呢。

不签富二代的经纪公司做不好唱片

虽然姚安娜签约天浩盛世官宣不到一个月,但从二公主的出道全过程看,天浩盛世很是花了一番功夫。

这背后还隐藏着一个富二代朋友圈。姚安娜的好闺蜜袁九儿在2020年8月10日上传聚会照,照片中除了“千亿女团”三位成员外,陈凯歌的长子陈雨昂也现身其中,而陈雨昂的弟弟陈飞宇,则在2020年4月签约天浩盛世。

天浩盛世的二代军团还不止陈飞宇、姚安娜以及约满离开的黄子韬,2020年曾一度传出欧阳娜娜与天浩盛世接洽,打算将部分经纪约签在该公司,但因种种原因最终搁浅。

成立于2005年的天浩盛世原本是家以音乐为主的经纪公司,旗下歌手包括金莎、吉克隽逸、谭维维、沙宝亮等,并在2007年推出偶像男团Hit-5以及女团spy。

2015年,天浩盛世与回归发展的黄子韬签约,开始布局爱豆市场,并从单一唱片经济公司向全娱乐转变。在黄子韬签约天浩盛世的同时,黄子韬的老爹,真·霸总黄忠东两次收购天浩盛世股份,共计持股39.6%,并在2017年出任该公司董事长。2018年,随着黄子韬合约期满,黄氏父子陆续从公司退出。

在艺人运营方面,天浩盛世创始人周浩曾提出“共享经纪约”模式,即理念相契合的公司之间可以“分享”艺人,以自己擅长的能力去运营艺人的某一个板块或参与艺人的某一阶段的工作。

《创2020》中因“站得还不够高”出圈,最后以第四名出道的陈卓璇陈姐,就是“共享经纪约”的一例。陈姐原本是新湃传媒艺人,两家公司合作,天浩盛世的女团缺Vocal,陈姐部分经纪约分到天浩盛世。

但天浩盛世在营销造势方面其实较弱,如陈姐、董思怡这样已经靠金句出圈的艺人,公司却没能借机推上去,粉丝骂公司不做人也是常态。

在这一点上,天浩盛世与于正的欢娱的无缝进组思维类似,演员有自制剧,爱豆则有自制综艺及外部选秀作为曝光渠道。从2017年开始制作投资影视项目的天浩盛世,具备自制剧能力。目前影视项目定位以青春、校园题材为主,和旗下签约演员邢菲、宣璐、牛骏峰等戏路也算是吻合。

有唱片制作发行的传统强项,有相对灵活的“共享经纪约”模式和自制剧能力,但娱乐圈毕竟还是个圈,圈子最重要。天津天浩盛世成立于2020年4月,由北京天浩盛世持股90%,陈红持股10%,陈凯歌夫妇、新丽、鹅厂之间又有相互绑定关系。从分工来看,北京公司更多是做音乐及偶像运营,天津公司则承担天浩盛世在影视制作方面的工作。陈飞宇和姚安娜先后签约天浩盛世,也算是一家人进一家门。

娱乐圈easy模式怎么走

富二代闯荡娱乐圈倒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远有赌王家的何超琼,近有虞书欣、周震南,有钱人逐梦娱乐圈越来越常见。

但明明半年前群众对富二代滤镜还深得要命,致力于为自家爱豆打造“小公主”“小少爷”人设,到了姚安娜这么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反而不吃香了?

天浩盛世为姚安娜安排这场华丽的出道大戏气势上是够足,却丢了人心。出道这件事,讲究天时地利人和。依硬糖君来看,姚安娜出道首先失了“天时”这一最关键的因素。

最近这段时间的热门新闻都是什么?超级大小周、加班猝死、员工跳楼,每个评论区都挤满了怒骂资本家的打工人。爱国企业华为当然在群众这里还是有几分薄面的,但此时姚安娜出道,仍是撞在了大众情绪的枪口上。

其次,从2020年下半年以来,圈内富二代艺人接连翻车。虽然“老赖”按说不株连九族,但群众对“有钱人”的滤镜也减弱不少,没事儿你和资本家共什么情啊?秀粉们也幡然醒悟:富二代只是为了出道玩玩,还是普通人家的小爱豆听话。

更何况,同样是富二代人设的虞书欣、吴宣仪,都是通过选秀被大众熟知,家里有没有钱也是群众、粉丝自己挖掘出来的。而姚安娜直接以富二代人设“空降”出道,这顺序是不是有点乱?

社交账号是拉近明星与粉丝距离的利器。虞书欣是如何一夜之间从全网嘲变成欣欣宝贝的?因为小号被翻出。小号中的虞书欣,抱怨自己喝水长肉,去剧组试镜希望能被选上,为了给自己带流量亲自做剧中穿搭等等。这些细节构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粉丝从细节上找到共鸣,继而入坑。

姚安娜以及与她玩得不错的一批名媛又都有同样一个问题,从小接受西方教育,有些人甚至回国的次数屈指可数,因此更习惯使用海外社交软件。

姚安娜去年12月21日才开通微博,且大部分内容都是硬照,缺乏内容延展性。其实她ins内容很丰富,能看到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是如何一步步成长起来,包括她对芭蕾的热爱,和朋友的出游日常等等,可惜翻墙不易。

此等萌照居然是ins特供

换言之,wuli二公主人虽然出道了,但还没彻底下凡。亡羊补牢,倒也为时未晚。

如今之计,唯有低调行事,暗中在什么小红书啊、绿洲上运营几个大号小号,分享分享穿搭和日常,先营造一波亲民形象;也千万别自称“公主”了,学学何超琼先从镶边角色做起,消弭群众心中“拼爹”的不公平感;最后参加个综艺,通过亲身故事和大胆发言制造共鸣,比如因为容貌焦虑选择整容啊、在财产继承上男女不平等啊。

当然,也没准姚安娜就是要做“喜欢你看我不爽,但我可以随便和你们任何一个人的哥哥合作”的反传统型爱豆。这个路线够独特也够爽文,硬糖君倒很期待后续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