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熊挂牌在即,但刘诗诗5亿聘礼依然没那么好拿

作者 | 雨茜    编辑 | Amy Wang

来源|新文化商业(Ent-Biz)

近日,港交所网站显示,江苏稻草熊影业有限公司(下称“稻草熊影业”)正式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距离挂牌上市再近一步。

该公司背后股东众星云集。公司控股股东为资深制作人刘小枫,持有58.41%的股份;刘诗诗、赵丽颖分别持有14.8%、0.79%股份;而爱奇艺则是公司第二大股东,通过全资子公司Taurus Holding持有19.57%股权。吴奇隆作为创始人之一,并未直接持有公司股份,主要由刘小枫代持。而被娱乐八卦媒体津津乐道的是,按照发售市值估算,刘诗诗此次有5亿聘礼到手。影视公司在港股上市的消息可谓影视寒冬中的一抹阳光。回顾这几年,不少文娱资本已经退场,影视公司大批注销,正在创作的项目接二连三搁浅。而稻草熊的上市之路也颇为坎坷。5年前暴风科技拟作价10.8亿元收购江苏稻草熊60%的股权,如果成功,持股20%的刘诗诗将收到2亿元“天价聘礼”。不过,最终这场收购被证监会否决。如今,稻草熊影业能够逆市增长的重要原因是业务与爱奇艺关联紧密。招股书显示,自2018年爱奇艺投资稻草熊成为第二大股东后,就一直是稻草熊最大的客户。今年一季度,稻草熊影业的收入100%来自于爱奇艺。

稻草熊与爱奇艺这样的平台制作公司相互捆绑的案例并不新鲜。近年来,与平台联系紧密的影视公司数量逐渐增多。如去年8月,B站宣布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同在港股上市的欢喜传媒,持有欢喜传媒扩股后总股本约9.9%的股份,成为欢喜传媒的第四大股东,目的也是在相关影视作品上实现直接合作。今年1月4日,欢喜传媒又宣布与芒果TV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并在“芒果TV”APP及湖南快乐阳光运营的湖南省运营商互联网电视业务的全部终端设立“欢喜首映”专区,从内容专区所产生的收入经扣除相关成本后由双方进行分成,战略合作协议为期三年。

不知从何时开始,“内容为王,流量为王”已经变成“平台为王”。依靠实力雄厚的平台运转业务,平台方与制作方之间关系从早期版权采买的单一关系进化到如今投资、内容定制、版权交易的复杂关系。爆款影视剧制作通常不可复制,随着上游内容制作成本水涨船高与互联网业务规模的扩大,终端平台逐渐成为影响整个产业发展的关键。从这一层面来说,与平台方合作会降低制作公司的资金风险。而平台通过与头部制作公司的捆绑,可以保证自身在与其他平台竞争时,头部内容获取有充足安全感。不过,“成也萧何败萧何”,只依靠某家平台业务,加大了公司业务风险。因为一旦背靠的平台方不能提供新的或者核心业务给自己,公司便进入被动甚至瘫痪状态。

明星效应救不了利润走低2016年,暴风集团曾欲以10.8亿元人民币收购江苏稻草熊60%的股权。当时,这起收购案极大地满足了投资者的“追星梦”,因为股权转让,刘诗诗获益将达到2亿元。此举被认为是给刘诗诗、吴奇隆二人新婚送上的一份厚礼。而今年稻草熊挂牌在即,这份聘礼已涨到5亿。

但当时暴风集团对稻草熊也是有对赌协议的,稻草熊需要作出承诺,2016年的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2016年和2017年净利润累积不低于2.4亿元,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净利润累积不低于4.36亿元。但资料显示,江苏稻草熊2015年净利润仅2852.08万元人民币,证监会认为稻草熊影业盈利能力具有较大不确定性,并且名人IP在影视资本领域进入到了哄抢阶段,出现了较大泡沫,最终收购被证监会否决。在几年后,稻草熊的净利润并没有达到当年所承诺的对赌协议:稻草熊2017年至2019年,公司收入分别为5.43亿元、6.79亿元、7.6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6403.0万元、1051.3万元、5040.0万元;远远低于作出的4.36亿的业绩承诺。

从某种层面来说,如果稻草熊当初加入了暴风集团,现在也可能走上疯狂拍戏完成协议的道路(案例请参考华谊与冯小刚),如今暴风集团也已经退市,稻草熊可谓逃过一劫。随后,稻草熊在2016年获得了阿里影业基金的投资。据说阿里影业基金只花了176万元就得到了15%的股份,因此稻草熊影业整体估值已缩水至原有估值的1/14。但不久之后阿里系便退出了稻草熊影业的股东行列。2018年稻草熊影业以对价人民币2.7亿元购回海南阿里巴巴产业基金所持有的15%股权。至此以后,稻草熊完全奔向了爱奇艺的“怀抱”。

股东、客户、供应商均是爱奇艺稻草熊的收入来源分为三部分:自制剧、买断剧以及定制剧的承制服务。自制剧方面,稻草熊影业的自制剧集有《蜀山战纪之剑侠传奇》、《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局中人》、《国宝奇旅》等,这些剧集绝大多数先从爱奇艺渠道播出,再发行于别的电视台。(先网后台的模式)而自制电视剧发行的盈利主要来自版权权利售卖后收益,包括成片后的版权销售收入,广告赞助等。

对于买断剧,爱奇艺则成为了稻草熊的供应商。稻草熊先买断爱奇艺的不是自制的剧集,并作为发行,再卖给电视台播放。如2018年的爱奇艺定制剧《凤囚凰》先被稻草熊买断,后又转售给湖南卫视,收入1.203亿。2019年的《招摇》被转售给湖南卫视,收入1.401亿。同时,爱奇艺也会直接给定主题定制剧集,交由稻草熊来制作。根据招股书显示,稻草熊已就剧集及网络电影版权授权、版权及剧集播映权购买、影视剧歌曲制作以及定制剧集承制及相关发行收入分成与爱奇艺订立多项框架协议。爱奇艺还与稻草熊合伙投资了一家公司。企查查显示,江苏稻草熊影业有限公司与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分别以18%,9%投资了一家名叫南京华文稻草熊文化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就是说,爱奇艺不仅拥有即将上市的稻草熊影业的20%股权,还和这家公司一起合伙了一家企业。

越来越多的制片方和平台方凝结成团,实现从制作到上映一条龙的完整产业链。同样的例子譬如腾讯控股40%新丽传媒,B站芒果TV与欢喜传媒达成合作。但这些为了资源和渠道而合作的公司们同样被限制了灵活性与议价能力。拿稻草熊来说,2017至2020年第一季度,稻草熊影业的毛利率分别为28%、30.9%、14.1%、29%,明显低于同行业的平均水平,尤其2019年度,较去年同期出现大幅下滑。换句话来说,爱奇艺给稻草熊的价格可能比行业价格低,一旦那些自制剧成为爆款,版权也都归为爱奇艺所有,稻草熊的处境则更加被动。而对于爱奇艺来说,稻草熊不是其投资的唯一制作公司,早在2018年,爱奇艺就对外投资包括工夫、华谊、华策等26 家头部内容公司,还与白一骢、南派三叔、Fresh 果果等共同成立灵河佳壹,投资白一骢的灵河文心等。此外,即使在港股成功上市,也不是一劳永逸。同样有徐峥、宁浩等明星股东加持的欢喜传媒,于2015年在港借壳上市,股价近几年一路走低,到现在股价仅为1.44港元。

去年6月,力天影业在港上市,截至今日,力天影业市盈率仅为4.8,股价为1.52港元,较其发行价2.56港元缩水41.4%。以上都说明,虽然一家影视公司背靠平台有着丰富的资源与渠道,但剧集的内容与火爆程度仍然是关键。由稻草熊出品的《一起深呼吸》、《三嫁惹君心》等新剧集均没有激起太大的水花,即将在1月9日上线的《灵域》或许成为了上市前的振奋剂。

当然,稻草熊影业也意识到了依靠平台的局限性,去年九月由腾讯视频,稻草熊影业联合出品的《我,喜欢你》受到了广泛的关注。短期内,稻草熊仍将严重依赖爱奇艺供血,也就是说,其很难摆脱业务单一性的限制。而不能持续端出爆款制作,资本市场就不会给出好脸色,爱奇艺也好,刘诗诗也罢,稻草熊挂牌后考验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