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地产商100亿入局新能源造车,能烧多久?

作者|傅林林  来源|界面新闻(ID:wowjiemian)

又一家地产商进入了新能源造车领域。

1月5日,广汽集团与珠江投资、广东元知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元知科技”)在广州举行“投资额超过100亿元”的战略合作暨智能汽车等项目签约。双方将聚焦广州智能网联新能源汽车产业,在自动驾驶、智能制造、信息智能化技术等领域加强合作。

在恒大、宝能等房企大手笔入局造车领域后,一种地产商“圈地造车”的模式横空出世,质疑声不绝于耳。

11月25日,一则由国家发展改委产业发展司盖章的《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及项目情况调查的通知》的文件流传出来,要求国内2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发改委全面清查恒大、宝能旗下的所有汽车整车及零部件项目。

此次珠江投资入股广汽蔚来,模式如何?前景如何?是否也暗藏“圈地”的小心思?

有意思的是,合作宣布刚两天,界面新闻独家报道,在广汽蔚来召开的全员线下会议上,现任CEO廖兵宣布离职。“战略投资者终于确定了!”廖兵在社交媒体写道,颇有如释重负之感。

双方合作消息发布,蔚来汽车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广汽蔚来是一家单独的公司,众所周知的蔚来汽车并不参与这家公司的具体运营。

实际情况是,广汽蔚来虽然集合了广汽集团和国内新能源汽车标杆蔚来的参与,但在量产车以及市场占有率方面一直表现低迷。

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表示,“没有200亿元不要来造车。”此次地产大佬朱孟依携长子朱一航高调入局,能否将这家企业从“濒临破产”中拯救出来,朱孟依能否逃脱开发商造车的“圈地”魔咒,前路充满挑战。

高调入局

这场签约会聚集了不少重要人物,广州市市长温国辉、副市长胡洪,元知科技战略委员会主任朱孟依,珠江投资董事长朱一航、总裁李志红,元知科技联席总裁余朝辉,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总经理冯兴亚等都现身站台。

根据相关报道,此次投资将以广汽蔚来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为载体,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新的伙伴,实现跨产业合作。项目首期合作预计投入30亿元,后续投资将超过100亿元。

同时,双方将整合广汽集团在整车研发、供应配套以及智能制造方面的资源,借助元知科技集团在AI技术、车路协同、物联网、智能驾驶等领域的经验,融合EDG电竞俱乐部用户基础,打造新一代智能汽车,以及建设EDG直营体验中心、充电服务中心及线上用户运营中心。

根据规划,项目初期将通过广汽现有智能制造能力进行代工制造,后续将按计划逐步构建自有的研发和制造体系,预计在2025年实现交付25万辆,总产值超400亿元。

广汽集团的公告称,广汽集团通过全资子公司广汽埃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增资约4.82亿元,珠江投资全资间接子公司广东珠投智能科技投资有限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增资约19.23亿元;完成增资后广汽集团及全资子公司广汽埃安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合计持有广汽蔚来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25%股权。

从股权关系来看,珠江投资其实控人为朱孟依的长子朱一航,而元知科技则成立于2020年1月,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为朱孟依次子朱伟航。再加上现场朱孟依也亲自到场,可见合生系对此次投资的重视程度。而有媒体报道称,合生系公司对广汽蔚来的持股比例为66.2%。

在新能源汽车领域,依靠着政策扶持和资本加持,这一概念一度吸引了众多企业入局,但实际上,国内能够走出来的企业甚少。随着补贴减少,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叠加,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竞争十分激烈。

目前,广汽蔚来的产品缺乏核心技术和设计特色。在销售方面,今年4月10日,广汽蔚来的首款量产车型HYCAN 007上市,5月正式交付。截至2020年10月底,合创007累计交付量为628辆,11月仅有3辆交付,这距其5000-10000辆的销量目标有不小差距。

广汽蔚来在融资上也一直不顺,自成立两年多以来一直靠着广汽和蔚来早期投入的约5亿元资金维持,融资进度一直处于天使轮。

这就意味着珠江后期还需要进行大量的资金投入。

显然,短期内珠江投资很难在造车上获得财务回报。通过造车圈地卖房的套路,很可能无法避免。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李颜伟对此分析称:“地产商跨行业进入,并且以‘汽车投资+土地+上市融资’模式来获取支持,卖车对他们来说太慢了,只要在卖车之前把资金和规模搞定,先把坑搞大,地方政府+银行、各路资金进来,最后像地产一样,大而不死,政府接盘就成。”

目前,广汽蔚来还没有自己的生产基地,依靠的是广汽新能源智能生态工厂代工生产。

而此前,有消息称,北京市政府相关人员与广汽蔚来进行了接触,双方商讨对广汽蔚来的投资计划,如果谈判过程顺利,广汽蔚来总部和生产基地将北上迁往北京。

未来,广汽蔚来如果要实现量产,还需要建立自身完整的生产线,双方的合作也明确未来将逐步建立自有的研发和制造体系,而这其间势必会牵涉到拿地的问题。除此之外,双方规划中提到的建设用户运营中心、体验中心等等也都需要土地上的支持,由此看来,珠江要实现“圈地造车”,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朱一航难承其重

此次合作,不是朱孟依之子朱一航的首秀了。

投资广汽蔚来的广东珠投智能成立于2020年10月23日,由广东珠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股100%。而股权穿透之后,广东珠投智能的实际控制人为超竞集团董事长,EDG电子竞技俱乐部创始人朱一航。

王思聪被外界贴上了电竞的标签,而实际上,朱一航的起步也是电竞,只不过相比于王思聪,朱一航则低调许多。2013年,朱一航在广州创办EDG电子竞技俱乐部,在他的支持下,EDG发展的很猛,2014年,在国内英雄联盟比赛中,EDG八次夺冠。

他创立的超竞互娱集团业务包括电竞板块、泛娱乐板块、电竞教育板块和电竞园区板块。2017年,超竞互娱还与腾讯电竞达成战略合作,在全国打造不少于10个泛娱乐电竞产业园,朱一航称自己的电竞业务为“登顶世界的超级电竞俱乐部”。

在与合生系的关系上,2011年起,他被派往与合生创展独立的珠江商贸担任董事长,不过,2019年11月,朱一航全面退出珠江商贸,珠江商贸的法人代表和董事长变更为朱伟航。

另外,朱一航通过旗下的远富投资持有合生创展的17.76%的股份,位列第二大股东。2017年12月10日,朱一航为自己的第一个电竞创意园揭幕,作为扩张业务的重要一步,创意园落户北京朝阳区合生汇,其开发商正是合生创展。

除了电竞娱乐产业,朱一航还掌管着合生系的投资生意,目前在他旗下的珠投集团下属的投资版块设计了能源、基建、金融、物流、科技、地产等板块。

尽管在投资以及电竞领域有着不错的成绩,但对于造车,对既缺乏核心科技,也没有销售网络和生产能力的广汽蔚来,朱一航有些难承其重。

按照广汽蔚来此前的规划,广汽负责提供车型平台和制造、供应商等方面的资源,帮助广汽蔚来降低成本;蔚来负责在品牌打造和营销方面的经验,并提供自己所擅长的新技术。

但这种“轻资产”运营的模式让广汽蔚来的产品缺乏核心技术和设计特色。

而根据界面新闻此前报道,合创 007并不是一台不支持换电模式的蔚来ES6,而是一台装载了蔚来智能交互部件——Nomi的广汽埃安LX。

此前,广汽蔚来创始人廖兵公布了广汽蔚来首个整车物料清单,其内容包含了合创007车型的智能网联系统、三电系统、内外饰及车身+底盘的具体项目等一系列费用。综合各种发布信息来看,合创007整车总成本为300024元,而该车型最高配置补贴后售价为303000元,算起来利润率低于1%。

刨除其他因素,成立2年多的广汽蔚来,卖车实现的利润目前仅有188万左右。

廖兵的观点为不靠车辆硬件赚钱,大部分利润来源于服务。目前,没有任何关于其服务收入的数据。而在没有销量作为基础,通过软件服务盈利则更加困难。

珠江的投入无疑是给了广汽蔚来重生的希望,但面对这样一个既没有,管理效率低下的投资标的,朱孟依可能只有通过拿地盖房,才能保证这笔投资的短期回报了。

“孤儿”广汽蔚来

2018年4月10日,广汽蔚来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达到5亿元,广汽和蔚来将开展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制造、供应链体系建设以及销售、租赁等方面的资源整合、整车销售与服务、车联网和自动驾驶等合作。

资料显示,广汽蔚来的合创品牌并不归蔚来或是广汽集团所有。广汽和蔚来分别为广汽蔚来提供了各自的优势资源。广汽负责提供车型平台和制造、供应商等方面的资源,帮助广汽蔚来降低成本;蔚来负责在品牌打造和营销方面的经验,并提供自己所擅长的新技术。

但实际上,廖兵一直对外表示,“广汽蔚来既不是广汽,也不是蔚来,希望能吸取到这两家公司的核心技术,并在这个基础上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

也就是说,从广汽蔚来创立,这其中就有着诸多模糊的定位,这也使得广汽蔚来的多次营销事件,蔚来汽车都公开发布声明与其无关,另外,广汽和蔚来各自在新能源汽车方面有着明确的规划,也很难给予真正意义上的支持。

广汽有着自己的新能源项目广汽埃安,外界认为,朱孟依此次入股广汽蔚来意在加深与广汽集团的合作,实际上,在2019年7月23日,广汽新能源就与合生创展集团旗下汽车租赁公司链链好车,以及天峰集团旗下汽车租赁公司驭道天下达成了战略合作。

链链好车是合生创展于2018年投资5亿元注册成立,主要目的是为参与汽车融资租赁及新能源共享出行板块。

而对于造车新势力蔚来来说,更是有着一系列自我规划,1月9日,蔚来迎来了2020蔚来日(NIO Day 2020),并发布了首款轿车ET7,而在去年12月14日,蔚来与国网电动签署《充换电与能源服务深度合作框架协议》。蔚来与国网电动将在2021年在全国范围内共建充换电站100座。

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秦力洪曾向经济观察网表示,“对于广汽蔚来,蔚来就是一个投资人”。

廖兵曾透露,广汽蔚来此前并无COO、CTO、CFO等高级管理人员,相关事务仅由几位分管营销、研发和综合事务的VP和两股东方面派出的财务总监进行管理,而决策方面也需要广汽集团和蔚来两方共同商讨。

而近两年,广汽蔚来的融资困境多少也反映出这一点。因此,珠江投资的入股将面对的困难将是全方位的,而其很可能走上传统房企造车的老路上。

以宝能汽车为例,2017年3月,宝能汽车有限公司注册成立,之后两年,宝能集团相继在杭州市、昆明市、广州市和陕西西咸新区,建设了4个新能源整车及零部件生产基地,总投资额超过2000亿元,拿地数万亩。2018年11月,宝能又设立注册资金30亿元的深圳鸿鹏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至今,宝能已经在广州、昆山、昆明、贵阳、西安等地累计投资了2000亿元建厂,规划了近300万辆产能。

与工厂建设齐头并进的是宝能的地产开发。宝能集团原有两个地产业务平台:宝能地产与宝能城发。

宝能在西安的布局除生产基地外还包括汽车创新研究院、宝能健康城、西咸丝路汽车智慧谷,均落户在秦汉新城。

宝能城发曾介绍称其打造的产品线中,产业地产是物业开发的先行板块。西安工厂开工三个月后,即2018年6月,西安宝能弘石置业有限公司摘得秦汉新城1宗156.82亩的商业用地。

朱孟依会选择恒大和宝能的老路吗?100亿资金为他争取的时间并不多,朱一航或许很快就需要为广汽蔚来寻找其他投资方“续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