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里的二本生

来源丨直面派(ID:faceurhart) 作者丨蒋晓婷

拼多多23岁的女员工倒在了凌晨1点半的下班路上,再次让互联网大厂的超高劳动强度成为社会焦点。正如直面派在中所描述的那样,即使办公环境再舒适、薪水再丰厚,福利再优渥,也阻止不了一些年轻人离开大厂。

大厂对于名校生的吸引力也在减弱,《清华大学2020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显示,64.9%的清华毕业生选择入职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和国企,已经连续3年没有清华本科生入职阿里。

但作为二本生,张欢不这样想。

他打定主意,必须拼尽全力在大厂熬下去,“就算要离开,也是让人打死抬出去。”

对张欢这样的二本生来说,入职大厂是改变人生的难得机会。大厂不仅意味着舒适的工作环境,体面的收入,还是实现阶级跃迁的康庄大道。

中国互联网产业二十年的发展,造就了一个互联网新中产阶层。正如北大教授萧灼基所言,“科技从业者将自己的研究成果以技术入股的方式,投入到企业中,如果该企业上市,他们就可获得大量的分红。”

从二本生到新中产,这一步跨越不可谓不大。

拿到大厂offer的那一刻,李原感觉自己的人生起飞了。

他成了母校进大厂的第一人。李爸的傻笑在脸上挂了一整天,李妈第一次觉得儿子长脸。尽管她的第一反应是惊吓,忙问儿子,“是不是被骗了?”

此前在班里没有存在感的他,转眼间成了所有同学羡慕的对象,被同学围着打听在大厂实习、转正的过程。系主任则为他大开绿灯,允许他违反校规外出实习,毕业设计开题不需要回校,毕设只要按时提交,并以优秀毕业生身份顺利毕业。

张欢则看到了自己正走在通往财富自由的路上。毕业不到2年,他被某电商巨头大领导一路保送进集团核心部门。部门同事人均身价百万,有人27岁升职P7,在新一线城市买下学区房,开宝马车上班。

不懂互联网的张爸,介绍孩子工作时都透着骄傲:儿子跟“首富”在一家公司。

一个不言自明的现实是,二本生进大厂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小到什么程度,“低于10%”,二本生秦琴估计。不仅实习、面试环节要过五关斩六将,入职之后发现,大厂员工数以十万计,自己根本找不到校友。

为了拿到巨头公司的实习机会,3次面试前,秦琴会准备十几页的文档资料,想象自己和面试官对话的场景,排练自己面试的话术。甚至为了增加入选机会,秦琴提前武装朋友圈,目的是让面试官看到,自己是一个上进的人。

为了转正,李原不仅要通宵加班处理Bug,还得“狗腿”示好,迎合领导心意。如今3年过去,李原已经是部门领导岗,他依然没有随性的底气,“起点低,没有潇洒的资本。”

他打算考研,提高自己的学历,“日后走管理岗,学历不高是软肋。”

而随着第一批95后走入职场,往日贴在95后身上的“个性”、“肆意”、“一不高兴就裸辞”的标签在大厂二本生身上似乎换了颜色。他们不缺乏理想,但更注重现实,身段也更灵活柔软,不会动不动就提辞职——对于二本生来说,机会是不容许错过的。

张欢,某电商巨头程序员

25岁,毕业于东北某二本院校

“我要在大厂镀金,除非被人抬出去,否则不会离开公司。”

进大厂工作,是我之前做梦都没敢想的事情。

大学毕业2年多,我算是比较幸运的人,两份工作都得到了领导的青睐,误打误撞用第一份工作敲开了大厂的大门,目前在集团核心部门工作,升职加薪能走绿色通道。

但这份幸运的背后,离不开我的努力。

我本科学的是电子商务,这个专业出来找工作,养活自己都难。大学期间自学了一点Java,但学得不精,只会增删改查,这种技能在程序员里面,是底层中的底层。

东北没有互联网基因,2018年6月毕业后,我去了北京。刚北漂那会儿,月薪7K的工作都难找,好不容易找到工作,跟互联网产业没半毛钱关系,是在一家OA软件领域公司做程序员。

这份工作技术难度不高,不用考勤,但我不敢过这种舒服日子。我知道自己基础差,有时间就钻研技术,靠着我所学的java知识,自主研发了一个代码生成器和一个小框架,提高了公司产品的生产效率。

加上平时爱思考,领导们愿意把需求交给我做,我自然不敢让他们失望,所以进步越来越大。

去年11月,上海总部有高管联系上我,让我去上海工作,我的岗位职能也越来越重,经常需要出差做售前工作,要和甲方沟通产品框架等细节信息,过程跟面试差不多。

为了提高面试能力,我在BOSS直聘上投简历,纯粹去面试,没想过跳槽。就这样误打误撞被巨头公司HR看上了,给我打电话约面试。

我一直投的是上海的公司,以为是巨头在上海的某个分公司招聘,没放在心上,就当面试攒经验。

直到对方跟我约第三次面试,我察觉到不对,一般的公司不会面试这么多次,一问才知道,视频对面的面试官正在集团大本营。

这真是意外之喜。到第4面,面试官是部门大领导,对我特满意,直接把我保进了商品中台,我就这样入职了整个巨头集团最核心的部门。

拿到offer的时候,我都觉得不可思议。我工作不到2年,没有互联网公司经验,还是二本毕业,如果没有人保,根本进不来。一直到现在,我在公司没遇上一个校友。

园区一景

后来有师兄告诉我,好的面试官不会太关注技术细节,在乎的是技术人员对技术框架的理解,比较看重我们平常有没有思考。

所以我真的很幸运,碰到这么一位慧眼识珠的领导,给了我这么大的机会。说的俗一点,大厂的工作经历能让我的简历金光闪闪。

但我能坚持到现在,真的不容易。前来的3个月,我每天都想离职。

我在上一家公司,一直觉得自己技术牛逼,到了大厂之后,才发现自己真的渺小。部门16个人,除我之外,他们都是大牛。

我什么都不会,接的需求又是高风险、难度大的任务,我的日子过得特别痛苦,从身心到大脑都有极大的压力。加上我本身比较好强,觉得自己学习能力强,工作一段时间就能超过他们,后来发现:不可能。到现在工作了大半年,我依然看不懂很多业务模型。

心里落差太大,加上工作压力大,我每天去公司上班前,都要进行心理建设,感觉度日如年,时时刻刻想着离职。但心里不甘心,好不容易来了大厂,年入百万的梦想触手可及。我绝不能认输,就算要离开,也是让人打死抬出去。必须要拼尽全力熬下去。

张欢的工位

幸好那段时间,同事教我方法论,领导愿意指导我,帮助我坚持到了现在。前不久看到27岁同事升P7,我有预感,2年后我同样能升到P7,每年的薪水+股票激励至少上百万收入。

我现在年轻,还能熬夜,但是长久下去,身体一定受不了。我一个27岁的同事,腰已经不行了。但我必须要拼到升职P7,不管是技术、镀金还是title,大厂都是我最好的选择。

为了这个选择,我要好好努力,不然对不起老天爷对我这么好。

李原,某搜索巨头程序员

24岁,四川某二本院校

“低学历进大厂,没有发脾气的资格。”

很多媒体报道上说,95后敢怼领导,一不高兴就裸辞,我羡慕他们拥有这种随性、洒脱的个性,但我不一样,我有打工人的觉悟,知道权衡利弊。

我觉得职场人生需要经营,每一次跳槽都是财力、运气、人脉、资源的碰撞,可能带来人生截然不同的体验,可能是平步青云,也可能是断崖式下降。

我的起点偏低,思考、焦虑的地方自然会比较多。不像985、211这类高校优秀学子,能拿到各种大厂offer。我的学校没有竞争优势,在我之前,没有一位校友在大厂工作过。

为了进这家公司,我大三就来实习,花了5个多月才拿到转正的机会。

转正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一起实习的同事学历都比自己高,如果想要被领导注意到,我只能更加努力。那5个月时间,我几乎每天11点后下班,试过通宵处理Bug,2天工作36个小时。就算工作提早完成,我也会留下来,争取时间多学知识,争取下一次需求做得更好。

但在大厂工作,技术过关远远不够,人情世故同样要过关。

实习没多久,碰上管理层变动,我们部门领导层出现真空,大领导从别的团队找来了一个高级工程师来领导我们。

这个工程师在公司工作了很多年,一直没做过管理工作。新官上任三把火,刚来我们部门,业务还不算了解,就大刀阔斧要改革。

我当时也是不懂事,他刚布置任务,我就去他的工位提了一些建议。其实我的语气很和善,说的都是工作。

但第一次当领导的人,哪里能接受别人的挑战。我的话刚说完,就被他大声质问:我是领导还是你是领导?我们俩到底听谁的?

当时我懵了。说实话,有点出乎意料,我一直觉得,在互联网公司,大家都在营造一种相对平等的状态去共事,而不是制造这种上下级关系。

因为这件事,他开始找我茬。自从他转到我们部门当领导,我所在的小组和她之前工作的小组合并,中间难免涉及到一些远近亲疏,厚此薄彼的问题。他还会找我谈话,说我的工作能力不行,不断否定我,说我再这样下去,会被公司淘汰。

我有想过辞职,但是没敢走。我不敢保证去了另外一家公司,会不会碰上一样的领导。我也不敢保证,我一个二本学校的学生,能不能找到比大厂更好的实习。

没办法,我索性改变自己的处事方式,拯救我在他心目中的印象。从那以后,领导说什么,我就做什么,绝对的服从;按照他的要求做出demo后,会乖巧的请他参谋,说出产品的一些亮点,然后再提出一些个人建议,用这种“欲抑先扬”的方式跟他交流;他在群里布置工作,我会第一个回应……

就这样坚持“狗腿”了几个月,他果然对我改观了,看到我会主动跟我打招呼,离开我们部门之后,给我留了一个好评,没有影响我转正。

2018年6月毕业之后,我顺利入职。现在回想起来,我真的是幸运。进大厂工作,跟各种牛人相处,是我提升技术能力的最好机会。大厂带给我的,不全是工作能力,我可以在公司健身房健身,一定程度上能潜移默化下提升我的生活品质,我可以跟各类名校学子打交道,能让我见贤思齐,不断提高自己,同时也在拓宽自己的社交圈。

公司健身房

目前在大厂工作2年多,我没有跳槽的打算。互联网行业太浮躁了,如果跳槽只是为了工资,这并不长久,万一35岁失业怎么办?

我想往技术管理方面发展,走上管理岗,能给我带来安全感。公司的领导们愿意帮我。工作这2年,我每年都有晋升,现在有开始带团队,管理部门的工作调配、新人培训和心理压力辅导等工作。

大厂薪水也不低,今年刚在成都买了一个小房子,顺利谈上了恋爱,我对现在的生活状态挺满意。

张非,某内容平台程序员

25岁,毕业于山东某二本院校

“学历就像标签一样贴在身上,HR有充分理由压我的薪水。”

我是一个务实的95后,北漂3年来,我只想赚钱,然后在北京买房,在北京定居。

但二本学历是我面试路上的大bug。

虽然我有技术底子,大学期间有2年创业经历,能做出成熟的软件作品。但毕业后出来应聘大厂,学历被卡了很久。

我来北京已经是2017年9月,之前没想过北漂,到8月份创业公司被并购,我觉得还是上班靠谱,就来了北京。

到9月,我的应届生优势早没了,一般公司愿意要有1、2年经验,或者还没毕业的实习生。我根本没底气。

所以我对公司没要求,不敢选岗位,只有有岗位需要,我就投简历。行业能叫出名字的大厂,或者不知名的小创业公司岗位,我都试过一遍。

第一个月,我没收到任何大厂面试邀请,只能面试小公司,快要确定offer的时候,才收到一家搜索巨头的面试邀请。我后来想过公司给我机会的原因,应该是创业经历帮了我,2年研发产品的经验在简历上好歹算一个亮点。

说起来也是幸运,如果刚开始就面试巨头公司,我一定不行,积累了一些面试经验后再去应聘大厂,会觉得自己有点底气。

互联网大厂的技术岗面试很麻烦,至少要走3轮,折腾了快一个月时间,我拿到了大厂offer,这也是我拿到的唯一一个大厂offer。

不可否认,在大厂工作,是我这种二本学生提升技能最好的机会。搜索巨头的技术是国内顶尖,之前在小公司面试的时候,HR都会拿公司有搜索巨头前高管带团队来充门面,说明公司有技术能力。

和我们同届毕业的同学,北漂的很多,很少有人能进大厂,现在3年过去,大多数人已经回老家,余下几个还在北京的同学,都是读完研究生才来的。研究生学历入职大厂或者国企,相对简单一些。

我也在准备考研,工作2年,虽然我明白程序员是靠技术吃饭,公司在乎的是我们解决问题的能力,但为了我的未来考虑,高学历至少能锦上添花。

面试大厂时,我经历过学历歧视。相对985、211的毕业生,HR和我聊薪水时能牢牢掌握话语权,我不想干,有的是人要这个岗位,给我的起始薪水是真的低,只够基本花销。

毕竟是第一份工作,当时没想存钱,就想提高技术能力,争取下一次找工作的时候掌握主动权。

但要掌握主动权,光靠技术还不够。在大厂,生存诀窍是:跟对人。跟对了人,就不会失业。

我的问题是跟不着人。入职之后,三任领导相继调走。部门核心位置被少数人把控,我在部门的位置越来越边缘,就是个无名小卒,看不见任何晋升空间。

唯一的收获是技术进步。在大厂3年,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技术成长了一大步,索性跳槽走人。趁着“金九银十”找工作,拿到了不少大厂offer,内容平台公司给的钱最多,薪水翻倍,我就选择来了。

下班路上

但是细算下来,我这次跳槽是亏了。

来面试的时候,面试官就跟我说,这儿的工作强度很高,可能是前公司的3倍。我之前的起薪本来就低,如果学历好,我的薪水可能要到3倍。

但我需要拼。除了钱之外,这家内容平台公司是目前国内互联网里面发展最快的大厂之一,我想看看他是怎么做到的,同时看我能不能在这儿开发出更大的潜能。

从当上程序员那一天起,我就很焦虑。各行各业向上走的路都是金字塔形状,互联网行业非常残酷,大多数时候,就算我每天认真工作,如果我在30岁、35岁没有达到高级别或者不可替代的管理岗位,我一定会被淘汰。

既然来了北京,我就要尽可能留下来。北漂3年,不少同学已经回老家,我能感觉到,他们中有一部分人,在家的日子比北漂更痛苦。

目前我能做的,就是不断提高自己的竞争力。不止是技术能力,学历也要跟上,争取30岁之前顺利考上研究生。

秦琴,某巨头部门设计师

22岁,毕业于湖北某二本院校

“为了拿到实习机会,我写了十几页的文档。”

别看95后生活离不开互联网产品,吃饭要用美团,社交要用微信、QQ,支付要支付宝,但是在我们学校,就业和互联网距离很远。

我的大多数校友毕业后都是进入传统行业,我的身边没有互联网氛围,我学的是设计,跟大厂的工作更加不沾边。自从大二从美术老师的朋友那儿知道,互联网行业工作薪水高,福利好,发展前景广阔,当时我就下定决心,毕业后要进入互联网行业工作。

现在回想起来,我算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我们学校进大厂的第一人。

我能进大厂,运气占了很大的成分。都说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我恰好抓住了某巨头抛来的机会。

去年3月我准备进大厂实习。国内所有叫得上名字的互联网公司,我都有申请。这家巨头公司是少数给我发来面试邀请的大厂。

为了拿到实习机会,我写了十几页的文档,想象自己和面试官对话的场景,包括他会问什么,我该怎么回答,都提前准备好,就怕面试过程中,两个人都没话说,我必须要去展示自己的能力,用作品、语言、思维能力打动面试官,让他看到我的优点,才能拿到这个珍贵的offer。

面试过程很麻烦,折腾了近1个月时间,除了和总监、设计师视频面试,最后一轮,HR给我打了3次电话,除了问基础的到岗时间,实习时长,还把我个人情况,包括性格、爱好、家庭情况,问得明明白白后,才确定下实习的机会。

入职之后,我也不敢掉以轻心,从我进公司那天起,我就没把自己当成实习生看,一直认为我是一名正式员工,在工作强度上,每天加班到晚上10点左右,基本上回到家刷会儿手机就要睡觉,根本没有生活。

每天做好本职工作之外,我会继续深钻专业,争取每次的表现能越来越好;处理一些日常工作,我会先观察老同事怎么做,然后自己再动手,这种先观察的方式能让我尽快适应工作节奏,不会露怯,同时帮助我跟同事打好关系。

去年9月,我在实习4个月后终于转正。大厂的实习转正特别麻烦。不仅要看平时表现,还需要通过部门的转正答辩。

带我的导师和善,我和团队的相处比较愉快,所以我的转正过程很顺利,答辩会上把自己实习期间的工作总结后做了汇报,就过关了。

今年6月毕业,我来公司入职,成为正式员工。但日子依然焦虑。同事们厉害,领导们都是行业精英人士,给我很大的压力。

在大厂工作,绩效是个坎。2次拿到两星就会被劝退。

但绩效不是只考查技术能力,但凡团队发生动荡,我们这些小喽啰的绩效都会受到影响。

今年下半年,团队出了点事儿,很多同事都选择了跳槽。幸好我是新人,没有受到波及,如果被波及,我就可能失业了。

平时跟同学聊天,经常会听到他们在抱怨,遇到一些不好的领导,分分钟裸辞。他们跳槽找工作特别频繁,会给人一种95后不安定,特别有个性的错觉。

我理解他们。小公司的待遇和工作环境相对较差,碰到不好的领导,自然会走人。但我的选择会理性一些。

对于我这种二本院校的学生来说,大厂提供的平台机会,给了我一个很好的职场起点。就算以后要跳槽,也要越跳越好,让自己的能力匹配上大厂的需求。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要不断积累自己的能力。我无法预知自己会遇上什么样的领导和团队,只能保持自己的能力能随时匹配团队。

毕竟,大厂员工跳槽成本真的高,想再跳进大厂,又是3轮面试。如果我的能力高,就是等着被挖,而不是辛辛苦苦投简历,等待被人挑选。

* 张欢、张非、李原,秦琴系化名

* 应部分受访者要求,部分公司名隐去